第三百零二章 迷失大時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各種探測器在遠方跟著,如實報導了前方的戰況。

  可惜,妖魔多為精神體,人們只能通過山頭的炸開,以及一面倒的追殺,來判斷這次大勝。

  古代傳說中的生物,以人類為血食,在一些特殊年代將大地都染成了血色,如今正在被清洗,讓現代人心驚的同時,也感覺異樣。

  「劍仙來了,依舊這麼的絢爛,列仙的後人出現後,他居然還能和這群人比肩,在殺妖魔!」

  很快,有人看到王煊,見他彈指間,不斷有火光飛出,有閃划過山地,頓時引發熱議。

  孫家,一些人都皺著眉頭,盯著前沿陣線上的畫面,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王煊越來越強。

  各方都在盯著,皆動容,在大幕後的生靈回歸的時期,王煊居然沒有掉隊。

  哧啦!

  王煊以元神鎖鏈束縛住一頭銀色的獅子,其元神在異寶下顯形,銀白光華如火光燃燒,非常凶暴。

  即便隔著屏幕,人們都能感覺到它的猙獰,在它掙扎間,將腳下的山頭都蹬的龜裂了,巨大的山壁崩塌。

  「那就是妖魔?我居然看到了。這種東西寄居人體內,專門吃人的精氣神,原來真的是各種凶禽猛獸的樣子,可怕啊!」

  王煊再次擊殺掉一位厲害的妖仙后,退出了戰場。

  他殺的足夠多了,這批妖魔中的高層分五路逃跑,他殺光其中一路後,現在又殺光了第二路。

  可以說,他在真實的殺妖,並未划水,其他幾路就不好說了。

  但他覺得,今天的效果達到了,他親手殺了一群妖魔,杜絕這個陣營的怪物大範圍的混入人類社會中。

  不管怎樣說,他問心無愧。

  同時,他也算是為錢安報仇了。

  「這次讓莫海、曹清宇、周詩茜等人都參與了進來,他們的身後對應著強大的道統,現在……局勢因此而亂。」王煊轉身離去。

  大幕後的絕世妖魔祁毅,如果想清算的話,無法繞開這些本就與他對立的陣營。

  ……

  「公子,我們發現周沖,他自身實力不怎麼樣,但是他有鎖魂鍾,我們擋不住他,又死了兩人!」

  鄭家仙人聯繫王煊,有些焦躁,今天他們真的損失慘重,到現在為止,共有八位高手斃命。

  周沖並沒有在蘇城,而是一直在數百里外的牧城中,現在被發現了。

  王煊得到稟報後,第一時間追殺了過去,無論如何都不想放走周沖。

  在路上,他安慰鄭家的仙人,道:「可惜可嘆,我族竟死了多位前輩,我必誅殺周沖,為他們報仇。」

  他發誓,一定會拿到那件最頂級的上古神物鎖魂鍾,彌補這次行動的損失。

  「他們都是為我而死,我不能辜負族中的期望,我要在這個枯竭的時代,竭盡所能,為超凡者找到一條活路。」

  他嚴肅地提及,儘快仙漿、五色土送過來,現在一天一個變化,超凡退潮的越來越快了。

  「在這種特殊的時期,如果真有那麼一線生機,我想準確的把握住!」

  鄭家的仙人聞言後,有些激動,道:「公子有大氣魄,今夜,那批資源應該就會從大幕後送出來!」

  王煊心理略微有些愧疚,但是,想到這個陣營在金頂山讓黃琨以天藥釣他,將他當成血肉通道,想踏著他的屍骨跨界過來,他就沒有任何同情心了。

  當日,如果沒有木頭小人替他受死,他的下場會很慘。

  王煊按照指引追殺了下去,鄭家剩下的幾人心有懼意,不敢再跟進,因為真的擋不住鎖魂鍾!

  「你們在遠處等我,我有最頂尖的異寶元神鎖鏈,還有其他一些神物,組合起來可以擋住他!」王煊追進一片山脈中,不久後發現周沖。

  現在的周沖,血氣濃郁了很多,真骨長出血肉,這段日子他都在努力重塑根基與真身。不過,這遠未達到他的預期,畢竟他的仙骨曾斷掉過。

  山勢險峻,古木狼林,飛禽走獸感受到危險都提前逃走了,這裡十分安靜。

  「斬神旗落在你手中了吧?」周沖陰沉著臉問道,他逃的十分疲累了,不再遠遁。

  上一次他和五號機械人打生打死,結果竟被截胡,孫家秘庫中的最強異寶不翼而飛。

  此刻,他手中提著一口銀鍾,正是赫赫有名的上古異寶鎖魂鍾,如今徹底煉化,那個鬼先生逃走了。

  王煊沒有說話,盯著他看了又看。

  數日前,在坤城外有人擺祭壇要殺他,就是此人授意,這次妖魔入侵財閥時也想順便殺他,也有他攛掇的成分,可謂陰魂不散,這個人相當的危險。

  「當!」

  周沖瞬間震鍾,銀色的鐘波快速蔓延,像是一片漣漪擴張,看似美麗而又柔和,但極其危險。

  到現在為止,這件異寶對付現世中的超凡者,還從未失手過。不管是跨界時撕裂元神的仙人,還是強大的妖魔,都擋不住它!

  霎時間,王煊身前金色紋絡交織,像是天網,又如流光,瞬息卷了出去,擋住了那銀色的鐘波。

  轟!

  虛空中,迸發出刺目光芒,震的遠方許多飛鳥、野獸都剎那失神,魂魄被震出了軀體,而後被絞碎了。

  這次,無論是鎖魂鍾,還是斬神旗,都不是被動發威,而是被人初步煉化後,第一次這樣猛烈對轟。

  即便有肉身,有血肉保護精神體,可是在兩件大殺器的碰撞過程中,附近的生物依舊被誅殺了!

  王煊手中持著金色的小旗,他聽到了要撕裂精神的雷霆聲,如海嘯,似山崩,這是最強異寶的碰撞嗎?

  此地有真正的精神雷霆划過,在人的精神領域響起!這是鎖魂鍾與斬神旗的一次大對決造成的結果。

  山脈外,鄭家的幾人剛趕到,頓時頭疼欲裂,隔著很遠他們都覺得驚悚,他們自然聯想到,這是鍾波,是鎖魂鍾綻放的精神雷霆,誰擋得住?!

  他們迅速遠去,心頭沉重。

  「鎖魂鐘不愧是上古赫赫有名的神物,沒有幾件兵器可以比肩,公子不會出事兒吧?」

  他們都露出憂色,在這個時代,鎖魂鍾很難有神物可以匹敵,鄭武身上的底牌能擋住嗎?

  「山中有金光蔓延,公子應該動用了老主人賜下的絕世真血!」一人神色凝重地說道。

  深山中,王煊手持巴掌大的金色小旗,立足原地,他擋住了銀色漣漪的衝擊,金色紋絡覆蓋了前方。

  周沖眼神黯淡,嘆道:「不愧是斬神旗,疑似有天大的來歷,可能是殘器,但鎖魂鍾依舊擋不住它。」

  銀鍾縮小到拳頭大,漣漪在迅速消退。

  周沖像是精緻的瓷器被一柄巨錘砸中,精神體全面龜裂,被金色紋理淹沒,頃刻間,被絞殺成飛灰。

  砰的一聲,暗淡銀色小鍾墜落在地。

  周沖的血霧消散乾淨,連真骨都毀掉了,內景地崩塌。

  王煊走過去,撿起鎖魂鍾,道:「你一直想謀害我性命,而且很有希望得手,也該送你上路了。」

  鎖魂鍾並未破損,只是超物質全部耗盡了,王煊皺著眉頭,這說明超凡大環境一天比一天惡化。

  「公子你沒事吧?」鄭家的人進山,遠遠地看大他立在林中,頓時露出喜色。

  王煊道:「我動用了遠祖賜下的一地金色血液,即便這樣,元神鎖鏈依舊被毀了,而我自己也負傷了,需要休養一段時間。」

  「公子,好好養傷,晚間那些資源就會送到。」幾人都很緊張。

  王煊點頭,道:「嗯,我知道。我現在是王煊,還是要以他的身份來行動,你們不要總是跟著我。」

  他獨自離開山脈,得到一件上古神物,在精神武器中排名前幾的異寶,他卻沒有過於激動。

  因為,他早就有斬神旗了。最為重要的是,天地在變,所有異寶都要失去威能了,他心頭沉重。

  超凡不斷崩壞,絕世強者也要回歸了,他能擋得住嗎?

  他感覺前路暗淡,神話還有未來嗎?有種迷失感,雖然他一直很樂觀,有種燦爛的自信,但是隨著現世大環境的惡化,他也沒底了。

  畢竟,連絕世強者都在考慮後路,讓後人儘快融入現實世界中,怕將來淪為凡人,沒什麼好下場。

  絕世妖魔祁毅,確實很強勢,對財閥下手,想取而代之,這何嘗不是在恐懼未來?想拿到先手,將來在現實世界中有立足之地,神話徹底結束後不至於太慘。

  「看來,絕世強者中,無論是天仙之祖齊騰,還是鄭元天,亦或是絕世妖魔祁毅等,他們其實都很悲觀,並不看好未來啊。」

  連這種人物都找不到出路,他只是憑著信念,能看到希望嗎?

  王煊審視自己的內心,他確實沒有那麼樂觀了,在這個大時代,他覺得自己站在大霧中,看不到前路,有些迷失了。

  至於他現在所取得的一些成就,他並不覺得有什麼,能殺妖魔,可殺列仙的元神,一切都是因為,那不是他們的完整體,都被大幕撕裂了,早已不是仙。

  甚至,連列仙那些跨界過來的後人,都骨斷筋折,精神體有傷,贏了他們並足以說明什麼。

  下午,陳永傑和他通話,很激動,道:「找到線索,確定了位置,甚至,我都聞到藥香了。」

  王煊回過神來,道:「在哪裡?」

  老陳道:「在你前岳父家,速來!這裡佛光澎湃,形成聖境,淹沒了整片莊園,我感覺要出事兒,火速支援!」

  ……

  一片特殊的大幕,名為極樂淨土,內有宏偉的靈山,乃是仙佛棲居之地!

  此時,宏大的寶殿外,芝蘭芬芳,天龍遊動,佛音繚繞,禪唱聲不絕於耳。

  主殿中,釋迦不在,由其大弟子主持靈山事務,此時他睜開眼睛,道:「世尊當年登臨最高等精神世界,曾採得九劫天蓮,卻被絕世凶人所阻,有蓮子墜落人間。現在有人觸動佛禁,蓮蓬將出世,這是莫大的機緣,靈山可有佛子、天女、八部眾入世?」

  另一片大幕中,巍峨的大山,壯闊的山脈,絕世妖魔祁毅,隱伏山脈最深處,吐納間,風雷震耳,血氣化作厚重的雲朵,籠罩整片天地!

  「和尚當年失手墜落的天藥出世了,派人去取!」祁毅的次子開口,他盤坐在妖宮外,睜開雙目的剎那,有兩道恐怖的光束撕裂天穹!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