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剖開大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傳說中,她的父親是三千年前的絕頂方士,掌控雷霆布雨,道行高深莫測!」

  迷你版劍仙子講述紅衣女妖仙的根腳,剖析她的強項與弱點等。

  雖被稱呼為妖仙,但她有人族血統,她故意隱藏了真實來歷,她走過的路上細雨濛濛,宛若江南水鄉的女子,只是表象,她一旦催動天賦能力萬妖渡劫雷霆,能轟殺成群的列仙。

  「她的母親是十二尾白狐,超越九之極數,還多出三尾,據說比她父親還要強。她繼承兩人的各項優點,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王煊動容,紅衣女妖仙來果然有來頭,皺眉道:「這意味著,她背後可能還有兩大強者?」

  劍仙子搖頭,道:「那兩人進入大幕後,就沒有了音訊,徹底消失了,據推測可能出了意外。」

  「看來大幕中競爭異常激烈啊,能夠活到現在且名氣極大的人都不簡單。」王煊警醒。

  尤其是紅女妖仙,親手格殺過絕世強者,這是殺出來的戰績,王煊得到養生爐時,曾看到過昔日列仙大戰的部分烙印虛景。

  「她對外稱是妖仙,但其實她生下來就是人身,有半妖血統而已,疑似學過先秦方士的一部金色竹簡,要是將她當成純妖來對付,那肯定要吃大虧,當然她的妖族手段也很厲害。」

  接下來劍仙子告知他各種詳情,王煊了解了到很多。

  他總覺得紅衣女妖仙不會放棄自己,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出現,現在做足功課,提防起來很有必要。

  「仙子,你和她有什麼過節?」王煊問道。

  「她很霸道,很久以前,擊敗了我們劍仙門的祖師,搶走了劍典,可惜,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出生。」

  劍仙子說道,一副很不甘心的樣子,覺得要是和紅衣女妖仙同處一個時代,修為不會弱於她。

  她發誓要擊敗女妖仙,拿回劍典。

  「那部經文很重要嗎?」王煊問道。

  「我們這個門派的最高典籍,當然重要了,有很多東西我都沒學到,只能自創。」她沒精打采地回應道。

  「自創,說不定讓你更強了。」王煊安慰。

  「如果有原本劍典,在此基礎上自創,我會更強。」縮小版的劍仙子咕噥,看起來年齡實在很小,面孔稚嫩,氣質略嬌。

  「簡單,我送你幾部劍經吧,想學什麼?御劍術,還是古典仙劍,元神養劍術,亦或是是無量仙劍。」

  劍仙子露出疑惑之色,道:「你看過這些劍經?」

  王煊點頭道:「即便是先秦金色竹簡中的劍經篇斬道劍,我也有。」

  這一刻,劍仙子出神,有些劍經早就失傳了,她不禁神遊太虛,又一副呆萌的樣子了。

  ……

  新星,大幕籠罩天宇,大片的列仙、妖魔等一起出現,像是天兵天將臨世,引發巨大轟動。

  各方都有些不安,不過沒有流血事件發生。

  天空中,手持羽化幡的男子,滿頭白髮,眼角略有幾條皺紋,雙目深邃,身穿陰陽神火蠶吐絲編織的仙衣,立於高空中,俯視天下。

  他名恆均,在大幕將熄前,是第一個得到至寶的絕世強者,雖然還沒有完全煉化,但也大體掌握羽化幡了。

  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這麼多人追隨他,包括兩位同級數的高手,真的無法與他對抗。

  但恆均始終都沒敢輕易劃開大幕走出來,他心存懷疑,為什麼幾件至寶在這個枯竭時代突然出現?

  破開大幕後,他真的能擋住舊約嗎?

  同時,他也不想離開呢,仙界中的有些造化,他要取到手中,還要殺掉一些死對頭。

  大幕壓落,貼近地面。

  刷的一聲,恆均動手嘗試,要做試驗,用羽化幡在大幕上劃出一道口子,的確可以剖開舊約鎖住的結界!

  在他的身後,列仙驚呼,無比眼熱,但是沒有人妄動,他們也是有些遲疑的。

  「你們進入現世中,和這顆星球上的各方陣營好好聊一聊。」恆均開口,點指一些人。

  瞬間,有十幾位成仙者走出,從大幕被剖開的地方穿行而去。所有人都在盯著他們,想看結果。

  他們沒有爆碎,元神並未被撕裂,似乎安然通過了,但是很快他們的臉色變了。

  身體靈性消失,元神暗淡,他們所掌握的規則等在這個世界根本不適宜了,就像是水中的強橫生物來到陸地上,撲棱著身體,卻越來越虛弱。

  「這片天地不適合列仙了。」跨界過來的一人苦澀地說道。

  他是一位真仙,原本很強大,但是現在,超凡本源從他體內逸散出去,想攔都攔不住,元神中他構建的那些秩序符號迅速模糊,不斷消失。

  這很恐怖,原本出去時他們都很完好,沒有什麼不妥,但頃刻間而已,一身道行竟消散了很多。

  恆均雙目幽邃,握緊羽化幡,他就擔心這種事情發生,跨界後無法避免的墜落,淪為凡人。

  「舊約雖然沒有針對我們,但這片天地中確實沒有超凡規則了。」一位妖仙苦澀地說道。

  直到很久後,他們才穩定下來,都在逍遙遊初期,算是突破了「天花板」,這殊為不易。

  這麼長時間以來,即便是絕世強者庇護,送列仙過來,也都要出問題,會被撕裂肉身與元神,實力從五段到八段不等。

  而以妖池庇護,以靈山阻擋,也不過是讓個別人可保住九段的成果,依舊破不了天花板。

  而且,那樣的代價很大,動輒就要消耗妖池的祖血,靈山的偉力等,那是妖祖、釋迦等為自己跨界時準備的。

  「很逆天了,不用耗費絕世強者的真血與道行,就可以送所有人以破板的實力跨界,不愧為至寶。」

  有人嘆道,對於這樣的結果已經很滿意了,列仙沉默後也覺得這種局面完全可以接受。

  「兩位道友要過去嗎?你們大概率能保住地仙道果。」恆均開口,看向左右兩側的兩大強者,都是仙界的絕頂人物。

  兩人沉默,最終搖頭,暫時不想跨界,再等一等!

  他們看向羽化幡,持有這件至寶,多半可以讓恆均保住地仙以上的部分道果,境界肯定高過他們兩人。

  他們沿著大幕間的特殊通道遠去,次日來到舊土對應的大幕!

  原本有些道路都斷了,但是借羽化幡之助,恆均帶著追隨者打通道路,帶著光雨,一天的時間就到了另一片仙界。

  當日,大幕臨空,猶如天兵天將要降臨,讓舊土各方都心驚,普通人更是震撼莫名。

  「那些古人要回來了?」

  「都是神仙啊,密密麻麻,漫天都是!」

  恆均揮動羽化幡再次剖開大幕,送過來兩批人,其中第一批是六人,向著平城而去,要找相關方高層談判,詳細聊一聊。

  第二批共十八位高手,跨界後立刻就分散了,有的前往崑崙,有的前往地心,有的趕往秦嶺,有的則直接出海……

  第二批人都屬於恆均的弟子門徒,是他的嫡系,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王煊,大幕後的生靈過來了,兩批人啊,全都是逍遙遊初期的強者,這是變天了,打破平衡了。」陳永傑第一時間告知。

  第一批負責談判的幾人,很強勢,去了平城後,又去其他地方轉了一圈,在各地見了一些重要人物,始終都沒有笑臉。

  「談了什麼,你最好躲避出去,別拿你開刀。」王煊深感問題嚴重,逍遙遊境界的生物居然出現了,他壓力很大!

  大幕籠罩高天時,他也看到了,這絕對是羽化幡的功勞,最大限度的保住列仙的實力跨界。

  「他們胃口很大,要歷代典籍,要翻看各地縣誌等,似乎在找什麼東西。」陳永傑壓力巨大,面對逍遙遊的境界的人,他真打不過。

  王煊已經和青木回到安城,種種消息傳來,形勢不容樂觀,舊土明明被挖空了,那些人想找什麼?

  那位絕世強者掌握羽化幡,依舊在惦記某些東西,讓王煊意識到,舊土還有秘密,極其不簡單。

  「他們都去哪裡尋找了,既然都有肉身,天眼能監測到吧?」王煊問道。

  「什麼時候了,你還想虎口奪食不成?別多想了!」陳永傑提醒他千萬別亂來,但還是告知了那些人的行蹤。

  王煊記下那些地方,崑崙,秦嶺,青城山……當聽到這裡時,他心頭一動,想到一件東西,不管有沒有用,先拿回來再說。

  「老青,當初我在青城山挖到的那件奇物呢,有沒有破譯出來?」

  那是王煊第一次參與探險,共得到兩件奇物,其中之一是五頁金書,疑似老張傳承下來的道教祖庭的體術。

  還有一張銀色獸皮卷,更神秘,被藏在五頁金書下方那座更為隱秘的地宮中。

  當時,有個絕頂級的方士盤坐,黑髮光亮,面色紅潤,目若星辰,栩栩如生,手持銀色經卷

  直到有人接近,他無聲的羽化成塵埃,同時讓所有觸及那裡的人變成血霧,原地只留下一張帶著淡淡銀輝的獸皮書。

  當時他們就有推測,能讓一個羽化的方士那樣痴迷,看的如此投入的獸皮書,一定有了不得的來歷。

  方士的心神沉浸當中,連大限到了,該羽化登仙了,似乎都遺忘了,眼中只有那銀色的經書,不知道他的元神最後是否進入大幕中。

  「那東西,現在關乎很大?」青木吃了一驚。

  「不知道,先收起來比較好,你找人破譯有結果了嗎,會不會走漏風聲?」王煊問道。

  「沒什麼結果,那種蝌蚪文,鬼畫符,沒有一個人認識。」青木無奈搖頭,然後又道:「放心,我沒給他們整張獸皮看,每個字都單獨拆出來,描摹在其他紙張上,送過去研究的。」

  「那就好!」王煊點頭。

  青木很有效率,時間不長,他親自將銀色獸皮書帶回來了,遞給王煊去研究。

  「什麼年代的產物,我一個字都不認識!」王煊嘆氣,他也算是見識過不少特殊的文字了,可是現在看了又看,依舊是毫無頭緒。

  關鍵是,這銀色獸皮也沒什麼烙印留下。

  成為超凡者後,無論是先秦金色竹簡,還是五色玉書,都有精神印記可以共鳴,知曉其意。

  獸皮書歷經數千年不朽,始終帶著淡淡銀輝,但就是寂靜無聲,沒有一點線索。

  王煊翻過來調過去的看,甚至想用手撕開,檢查內里,結果扯不動,結實的邪乎。

  他以精神天眼觀察,內部確實沒什麼東西。

  嗖!

  在他各種嘗試下,他竟將銀色獸皮書收進了命土中,這讓他心頭狂跳不止。

  能讓他帶進來的東西真不多,各個都是頂尖異寶,比如他的斬神旗,以及老鍾家的往生池。

  斬神旗一直插在命土中,王煊心頭一動,招手接引了過來,和這銀色獸皮書放在一起,對比材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