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又震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臉上掛著笑,確實有些巧合,但是,他絕對不會認為與自己有關,根本沒那麼離譜。

  現在,大環境一天一個樣,連幾件至寶都出來了,誰知道是不是與它們有關?

  「老陳,奮起!」王煊給他鼓勁兒,然後又道:「我在下一個境界等你!」

  然後他果斷掛了電話,準備去修行了。

  青木看著他,很想問一問,你這真是在鼓舞人心嗎?然後,他就收拾行裝去找他師傅了。

  陳永傑拿著電話,眉毛直跳,眼神嗖嗖冒神芒,他覺得,真不能被拉下太多,得想辦法沖關了!

  「金丹仙命,舍利佛性精華,兩者交融能否誕生出新的超凡物質?道家的天人合一,佛家的阿賴耶識,是否可以混元歸一,精神共振,產生驚人的質變?」

  陳永傑被刺激到了,不滿足只在境界上繼續攀升,也想踏出一條可行的路,在枯竭時代來臨後,還能接著走出神話道路。

  「現實世界的能量物質沒有一樣能為我所用嗎?」他走出房間,盯著天上的那輪耀眼的太陽。

  他又想到核輻射等,他現在有各種念頭涌動,如果可以化那些存在於身邊的能量物質為己用,前景將廣闊無邊。

  王煊養精蓄銳,讓自己達到最理想的狀態。

  他準備挖一株天藥,帶進虛無之地,移栽在銀色池子邊上,看一看效果。

  最為重要的是,他要帶上養生爐!

  「希望這件至寶可以助我一臂之力!」他眼神燦爛。

  但是,當想到一些事,他心中又有些沒底了,這麼遙遠的距離,他能扛得動爐子嗎?

  對於這件至寶,他相當的沒脾氣,沉重如山,當初在密地時,差點將他累死,才艱難的將蓋子扔出內景地。

  不過,養生爐的威力真的很恐怖,僅是一個蓋子而已,就將一群採藥境界的高手都給砸……沒了!

  命土中,仙霧瀰漫,斬神旗插在地上,三棵天藥各自占據一地,破土出來沒多久,但嫩芽擁有無限的生機。

  養生爐不大,爐口也就能塞進去一個拳頭,它很古樸,帶著蒙濛霧氣,爐體寂靜無聲。

  王煊的精神體立足在命土中,用盡力量去搬養生爐,轟的一聲,艱難的搬離地面,比過去強多了。

  這是他第一次搬起主爐,但是,實在太沉重了,他累到精神體要崩開了,無法長時間抱著它。

  他竭盡所能,輕輕放下,可整片命土還是顫動了,仙霧擴張,越發的朦朧,宛若仙境。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我帶不動它!」他有些沒轍,所謂至寶,連搬離地面都要將人累吐血,怎麼帶著它上路?

  他決定只帶蓋子試試,依舊沉重如山,壓的他精神疲累,沒入命土中沒多久他就停了下來,沿路返回。

  蓋子也沒法帶,拎著它前行的話,真成龜速了,何年何月才能抵達飄渺之地?

  王煊站在原地沉思,這件至寶什麼狀況?天生這麼沉重,還是需要他慢慢祭煉,可每次進來煉化它,都沒什麼反應。

  「不管怎樣,我還是要去蹚路,將境界提升上來,實力不斷增長,後面自然就能動用養生爐。」

  他沒有沮喪,總的來說,任何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尤其是關於修行,更不可能因為一件至寶就能開天闢地,再塑一個新的神話體系。

  路,是他自己慢慢蹚出來的,沒有至寶相輔,他一樣要堅定不移的走下去,而且要成功!

  「這次我要帶上斬神旗,帶上一株天藥……」王煊進行各種準備,很快,他的目光投在銀色獸皮書上。

  他的心頭為之一動,其材質特殊,和斬神旗的旗面一樣,帶著神秘的紋理,他決定也帶上它。

  最起碼它很結實,關鍵時刻裹在身上能進行防禦。

  他的精神恢復過來後,離開命土,與肉身合一,要將自己安頓起來,畢竟他要無知無覺半日左右。

  萬一在他的精神前往虛無之地時,外在的肉身出問題,那麻煩就大了。

  「老陳在修行,讓他順便幫我看顧下肉身?算了吧,他被逍遙遊境界的人盯上了。」

  他決定效仿劍仙子,將自己埋進地下算了,白天種下一個定路境界的自己,晚間收穫一個更高境界的自身。

  「要不我去和劍仙子做個鄰居?同埋那片山中,萬一出大事兒的話,她估計能甦醒,幫我警戒。」

  這時,青木突然來電,告訴王煊,他師傅瘋了!

  「好端端的,怎麼突然瘋了?」王煊吃了一驚。

  「他要坐非常飛船去外太空,逐步接近太陽,說什麼要以太陽火煅燒元神,熬煉自身,踏出他陳教祖的無敵路。」

  王煊啞然,陳永傑這是拼了,也在找路呢。

  他安慰道:「沒事兒,你別跟著瘋就行,在旁邊看著點,萬一他自焚,別忘了拿水澆他。」

  王煊就動身,來到荒山中將自己埋進地下!

  他想了想,在泥土中又動作起來,取出一塊仙骨,用斬神旗撬開,浮現出腐朽的內景地。

  他不是要進去修行,而是以斬神旗為橋樑,瘋狂吸收腐朽內景地中的神秘因子,而後注入進命土中。

  這是超物質的大挪移,現實世界中幾分鐘而已,那個內景地就腐爛了,崩塌了,超物質枯竭乾淨。

  王煊的內景地中,神秘因子沸騰,濃郁的化不開,三株天藥吸收了大量。

  剩餘的超物質則被王煊不斷導入「渾厚」的命土深處。

  上一次遠行,他險些將自己消耗乾枯,這次要保證無後顧之憂。

  「它果然異常神秘!」他發現,銀色獸皮卷居然也能存儲大量的神秘因子。

  王煊沒有遲疑,選擇挖走九劫天蓮這株藥,移栽進虛無之地,它的那粒嫩芽綠蒙蒙,帶著柔和的光輝,新生的氣息太濃了,蓬勃有力。

  飄渺之地很神秘,他到現在都不知道,究竟是每個人都有,那裡專屬於他自己,還是說其他人也都能抵達。

  當日,蓮蓬中共有五顆種子,送給凌薇一顆後,王煊與老陳平分。眼前這株蓮藥如果出了問題,他還有一顆備用的種子可以埋下,等待將來發芽。

  他小心翼翼挖出嫩苗,帶著一大抔命土,然後以銀色獸皮書包裹起來。

  「出發!」

  王煊與斬神旗合一,駕馭它,如同一道光電,沒入命土深處,眨眼間便不知道衝出去多少里了。

  期間,他偶爾會停下來補充超物質,以精神天眼把握好方向,踏上了枯燥而單調的旅程。

  「我的命土變得渾厚了,比以前更磅礴!」他臉色微變,這意味他要趕更多的路,耗費更長的時間。

  他認為得將這個問題解決,不然的話隨著境界提升,命土愈發的渾厚,它等於是在堵路。

  藉助斬神旗,將速度提升了十倍,王煊耗時十五個月,離開愈發龐大的命土區域。

  他一怔,所用時間和上次相仿,自語道:「看來從採藥境界邁入定路境界後,實力全方位提升的很驚人,速度拔高了一大截。」

  他沒有急著離開,而是開始挖土,從命土區域中截斷下小山般的特殊土質,準備帶上路,培育天藥用。

  斬神旗獵獵作響,旗面放大,兜住大量的命土。

  「命土所至,天藥所至,是否就是我的足跡和我的印記所至,以後能更方便?」

  就這樣,王煊扛旗上路了,這將是一次修行之旅,也將是一次實驗之旅。

  前方幽冷,黑暗,空曠無垠,寂靜無聲,像是來到了宇宙深處,又像是陷落在巨大的深淵中。

  唯有精神天眼可見,絲絲縷縷的迷霧從遠方飄來,追溯它前行就是了。

  這一次的消耗,比上一次略微要快一些,因為王煊揮動斬神旗,使旗面放大了,裹著大量的命土。

  該來的還是來了,數日後,遠方紅霧瀰漫,越來越亮,驅散了黑暗,宛若晚霞般的紅光擴張而至。

  王煊帶上包在銀色獸皮中的天藥,揮動斬神旗將自己裹在當中,保護了起來。

  旗面鼓盪,金色紋絡交織,將王煊還有那小山般的命土卷在當中,護的嚴嚴實實。

  紅色霞光很可怕,一旦被觸及,可以灼燒意識,滅掉人的精神,絕不能暴露在外,不然必死無疑。

  不久後,紅光遠去,雲霧蒸騰,消失在漆黑的虛無之地深處。

  王煊再次上路,接下來的三個月里,他多次遇到紅艷艷的霞光,每次都帶著大片的雲霧涌動。

  它看起來神聖而美麗,是黑暗中僅有的燦爛景色,但卻極其危險,能輕易絞殺元神。

  王煊謹慎無比,在他精神疲累時,終於到了第一個目的地,前方迷霧較為濃郁,有光透出。

  終於到了,迷霧深處有一個池子,內部銀白炫目,有大量的神聖液體,瀰漫出濃郁的生之氣。

  王煊將這個地方叫做生命之池,第一次到來時,竟讓人的精神重塑,新生,是一個非常神異的所在地。

  而且紅色霞光不接近這裡,非常安全。

  他準備將天藥栽種在池子旁邊,看一看他的某些猜想能否成真。

  大旗抖動,命土簌簌的落下,堆成一個小土山,緊鄰生命之池,這裡多了一景。

  王煊取出獸皮書,包在裡面的九劫天蓮稍微暗淡,離開渾厚的命土過久,對它還是有些影響的。

  不過,當將它栽進土山中,它就立刻水靈了起來,當王煊嘗試以池中的生命仙液澆灌一點後,它頓時爆發出點點光雨,生機驚人,有長出第二枚嫩芽的跡象。

  「它可以在這種環境中紮根生長!」這下王煊放心了,以前還擔憂天藥有可能會死在這裡。

  緊鄰生命之池,九劫天蓮自身就可以汲取到這裡濃郁的銀色光霧,確保所需,實在是理想之地。

  至於直接栽種進池中,他暫時沒這想法,萬一這是關乎他自己生命的池子,那容易出事情。

  「如果與我無關,其他人足夠強橫,也能踏足這裡,我可能會損失掉一株天藥。」

  現在的王煊兩眼一抹黑,所知信息太少,還無法判斷虛無之地的真實情況。

  「該輪到我了。」一路風塵僕僕,對抗紅色雲霞,他早已精神疲累不堪,噗通一聲進入生命之池。

  下一瞬間,他舒服的險些叫出來,渾身發光,他又……裂開了,脫下一層精神胎衣般的東西。

  在這裡,他再一次獲得新生!

  王煊吃驚,連著用此地仙液的話效果不明顯,可相隔一段時間後,今日再次到來,居然又一次讓他元神新生了?

  這就有些驚人了,堪稱瑰寶仙池,效果無比的恐怖!

  他雙目熠熠生輝,這次進來,自然不止這點訴求,他還想打那些紅色雲霞的注意呢。

  ……

  外界,黃銘、孔雲、曹清宇、周詩茜等人剛下飛船,來到舊土。

  「怎麼又震了?!」黃大仙瞪圓眼睛,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事實上,也有妖魔偷渡過來,現在也震撼了,毛骨悚然,他麼的……又震了!

  舊土,恆均派過來的那兩批人,都在逍遙遊初期,實力不可謂不強大,是真正的「破板級」生靈。

  現在,他們的臉色也都變了,什麼狀況?他們心悸不已,心中竟惴惴不安,而後……道行居然不穩固了。

  「又震了?!」他們顯然知道現實世界的情況,第一時間做出精準判斷,頓時驚悚,沉不住氣了。

  現在還是月票雙倍期呢,向各位書友求下月票,感謝大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