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爭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立身在陳舊的街道中,這座城市中只有他和圓臉少女是活人,其他妖魔,還有列仙后人都隨風飄動,吊在建築物上,瞪著眼睛,舌頭全部伸出,死的相當不體面。

  他沒有立刻出去,附近還有更多的人在埋伏,有人盤坐山頭上,有人站在密林中,都在安靜地等他出現。

  顯然,他在廣場中的火堆前,手持斬神旗,以它庇護己身,泄露了的身份。

  「王煊道友,我與你一見如故,請出來一敘。」祁連道再次溫和地開口。

  「你是誰?」王煊看著他,這個人身上難道有什麼古怪的器物,他心中有些猜測,剛才居然讓斬神旗異動!

  「我名祁連道,你我天生有緣,註定會在修行界的史書上留下一段筆墨。」妖祖的次子微笑,他的身份很敏感,在場沒有誰比他的來歷更驚人。

  他的父親是與張道陵、苦修士、魔祖並立的人,是妖族最古老的巨頭,在大幕後方威名赫赫,稱尊做祖。

  「哦,是你,我知道了,大侄子。」王煊點了點頭,面色平靜,心中有譜了。

  老張說過,在來舊土的路上時,曾在飛船上遇到過此人,開始這個瘋狂的祁連道還想生吞老張呢。

  但張道嶺是什麼人?一把攥住他的脖子,讓他當場改口叫張叔。

  王煊和老張關係不錯,雖然沒有稱兄道弟,但他覺得,每次談話時,也差不多是平輩論交。

  所以,他給自己升格了,看著這個瘋狂的妖族親王,理所當然的認為這也是自己的大侄子。

  附近,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後眼神詭異,麵皮都在抽動,表情那叫一個異樣,都憋著呢。

  祁連道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這麼和顏悅色,面帶微笑,誰敢不給面子?

  事實上,身為妖祖親子,很少需要他動手,無論走到哪裡,各方都要躬身見禮,對他敬畏無比。

  他麼的,現在有一個不識好歹、不知死活的舊土獵物,上來就喊他大侄子?

  「你找死吧!」祁連道聲音冰寒,再也沒有興趣掛著笑容,眼神冷酷,露出瘋狂的殺意,顯現本心。

  「你不是妖祖的兒子嗎?前不久剛和他見過,共同簽署了粗糙版本的新誓約,我和你父親平輩論交。喊你大侄子,你有意見?」王煊平淡地問道。

  他自然不會慣著這個祁連道,管你是不是妖祖的親子,他早就得到老張預警,這個妖魔就是衝著他來的,要奪斬神旗!

  王煊冷笑,此人要壞他性命,奪他的絕世異寶,註定沒法善了,他哪裡還會有什麼好言語。

  雖說他的境界沒祁連道高,但該有氣節還是要有,不能因為這是一個妖魔親王,就不喊他大侄子。

  「哇了個雞!」祁連道想一把拎過來他,直接掐斷他的脊椎骨,一個人世間的小修士也敢作死,一會兒直接打死就是了。

  「折斷了你全身的骨頭,一根都不給你剩,我拿去餵狗!」祁連道冷漠地說道。

  他本就不正常,是真正的祁連道斬出來的一團瘋狂的意識,有以各種天妖之血培養出不死肉身。

  「白虎真仙何在,去把他給我拿下!」王煊開口。

  眾人面露異色,這傢伙……擺譜呢?還真是淡定,在這裡調兵遣將,可是哪裡來的真仙?

  然後人們就看到,一個尺許長的小白虎蹦蹦躂躂,從後面跑來,而後光影一閃,化成圓臉少女。

  「是你,白玉仙?!」祁連道一驚,真是那頭白虎?

  其他人也都驚的不輕,白玉仙,大名鼎鼎,妖主身邊的親信,實力極其強橫,赫赫有名的白虎天妖。

  許多人臉色都變了,看向王煊時露出驚容,他還真是和一群大人物走的很近?連白玉仙都出現在他的身邊!

  王煊詫異,小白虎這麼厲害?看那群人的樣子,圓臉少女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蠢萌,似乎是個狠茬子?

  「祁連道,你果然元神有病。」白虎真仙開口,圓臉帶著嫌棄之色,開口就給妖祖的次子扣了頂帽子。

  王煊異樣,不久前她自己還沉浸在那部精神病重度患者留下的經文中呢,現在居然奚落別人精神有問題。

  顯然,無論是祁連道還是白玉仙,都知根知底,妖祖與妖主不睦,後者席捲天下,要取而代之了。

  「白玉仙,你想與我為敵?」祁連道寒聲道。

  「我想打你就打你,不服嗎?」圓臉少女揚著下巴就向外走,並示意王煊看著點,把她送出去。

  王煊發現,低估這隻大貓了,看樣子離開這座舊城的火堆後,她還真能在這片異域中橫衝直撞。

  「祁連道是吧,我和你切磋。」魔四忽然開口,純淨的笑容下,是鋼鐵般的意志,還有異常強大的自信。

  他居然要和妖祖的親子動手,他雖然是魔修中的第四代核心人物,但終究還只是後起之秀,兩者間的年歲差的非常大。

  許多人都深感意外,頗為吃驚,連王煊也詫異,這個魔修怎麼要替他出手?

  魔四向這邊看來,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然後再次面對祁連道時,有股無比強大的氣勢升騰而起。

  他宛若一尊絕世真魔走來,壓迫的人要窒息,讓周圍的許多超凡者都不由自主的倒退。

  所有人都不理解,感覺他沒有必要同祁連道對抗。

  王煊雙目深邃,發現絲絲縷縷的痕跡。剛才魔四在盯著他的眉心凝視,以特殊的魔眼觀察,想要看透他的靈魂最深處的景象,其眼中有莫名的光彩,笑的意味深長。

  別人感應不到這些,但是王煊的精神天眼捕捉到了!

  他心頭一動,若有所覺,剛才魔四似乎動用了某種異術,在試探著什麼。

  王煊有了聯想,他這次身披重甲,化身為古代將軍,曾以金色竹簡上的元神古法遮掩自身,同時借鑑魔修的無上經義元神棺槨法。

  「他該不會誤會了吧,認為我的元神中沉睡著魔修一脈的古老強者?」

  事實上,王煊猜對了。魔四踏足現世某座城市時,第一時間便有感而發,懷疑他們這一脈有前賢沉睡在精神力天生強大的人的意識深處。

  魔四認為,當年他們這一脈消失的魔皇可能回了人間,一直在蟄伏。

  直到在這片空間入口那裡看到王煊裝扮的古代將軍,感應到他的元神深處有魔修無上功法的氣息,魔四立刻就多想了。

  現在近距離內,他又一次觀察,並且他通過斬神旗判斷出此人是王煊後,他越發覺得,猜測成真。

  當他思及王煊的種種異常,擁有特殊的內景地,可以在這片枯竭的舊土中修行,晉升速度非常快,那麼一切就能解釋的通了。

  魔四不認可魔祖,認為他這一脈才是正統。

  現在,他絕不允許王煊出事兒,誰都不能打擾那個在王煊意識深處休眠的前賢。

  「乳臭未乾,一個毛頭小子為了所謂的名望,也敢來挑釁我?」祁連道臉色陰沉,他很不高興。

  魔四笑了笑,一語不發,隻身向前走去,而後便出手了,轟的一聲,驚天動地。

  所有人都驚悚,他的力量太強大了,可以和妖祖的親子硬撼,不弱下風,一隻潔白的手掌抵住了祁連道的恐怖拳頭,他紋絲未動。

  「殺!」

  兩人爆發大戰,所有人都動容,他們摧枯拉朽,撕裂前方的山頭,隨著他們的動作,整片山地都在起伏動盪。

  王煊凜然,逍遙境界的生物異常強大,太危險了。

  他暗嘆,自己晉階了,這次並沒有將這群人震落下來,果然是老陳多想了,並不是因為他破關,撼動了別人的境界。

  「也或許,我不是在虛無之地突破,回頭去那裡再試試看。」王煊心中琢磨。

  然後他伸手,向著圓臉少女索要,馬上就要出去了,留影水晶說拿到手就拿到手,不能遺忘。

  「不給的話,你就自己在這裡呆著吧!」

  「給你!」小白虎瞪著眼睛,不開心,心中咕噥,妖主,對不起了,我不是有意的!

  刷的一聲,一塊水晶一閃而沒,被王煊收了起來,他帶著白玉仙走出這座古意盎然的城市。

  「王兄,我對你沒有任何成見,相反很欣賞,但是,斬神旗關乎我的道途,我不得不下場,這不是你我個人間的恩怨,這是關乎前路的道爭。」

  齊成道走來,雪白戰衣一塵不染,帶著歉意,氣息強大懾人。

  「我去對付他,你將留影水晶給我!」小白虎低聲說道。

  「那篇經文……我傳下後半篇。」王煊說道。

  「也行!」小白虎覺得,帶回去一篇無上經文,妖主肯定不會責罰她,說不定還會很開心。

  當然,最重要的是,如果能得到完整的無上經文,她自己也會非常開心。

  圓臉少女沖了出去,如同一道白光和齊成道碰撞在一起,咚的一聲,那裡的山崖爆碎了。

  她的真身若是來到現世,自然比齊成道境界高很多,但是,受限於天花板,她只渡過來部分元神和仙命,實力越強的人,舊約針對的越厲害。

  原本和齊成道站在一起的清麗出塵的女子明曦,此時微笑,向前走來,面對王煊。

  她一身月白長裙,超凡脫俗,頗有不食人間火的出世風韻,她淺笑道:「王兄,對不住,我對你沒有意見,只是涉及到前路,免不了爭道,成道他需要斬神旗,得罪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