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情侶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傍晚,落日餘暉灑下,映紅落地窗外的蘆葦小湖,幾隻水鳥撲稜稜,在水邊展翅,在晚霞中劃出優美的軌跡。

  方雨竹換了一身居家服飾,用一根絲帶紮上長發,雖然依舊有仙道氣韻,但是卻離紅塵近了一些。

  她在廚房中一邊看菜單,一邊研究各式菜餚的做法,不時還用手機上網查下資料,看同一道菜怎麼做才最佳。

  王煊看著她柔和的側影,實在有些覺得不真實,一位至強者,列仙中的難尋對手的仙子,竟下廚房了。

  她很專注,瑩白動人的面孔上帶著淡淡神聖光暈,像是在研究修行的經文,認真看做菜的步驟。

  然後,方雨竹就開始展現她的廚藝了,手臂輕搖,白皙好看的手指輕靈的動作,非常自然,嫻熟地翻炒一道家常菜,有種美感。

  王煊確信,成仙后方雨竹絕對沒有下廚過,動作這樣的流暢,完全是修行高深,身體和精神的反應等遠超常人理解所致。

  她邊看菜譜邊炒,教科書級的還原大廚級的手法,看起來有種特殊的空明感,連做菜都給人視覺上的享受。

  「我現在相信了,原來廚藝也可以升華為一門藝術啊。」王煊開口,發自真心的讚美……

  方雨竹明明是在煙火上做菜,但偏偏卻給人不染煙火氣的意境感。

  她背對著王煊,黑色的絲帶扎著秀髮,在展現廚藝時,青絲跟著晃動,腳下穿著人字拖,潔白腳趾像是水晶般有光澤。

  方雨竹笑了笑,在廚房中,她亦能自成一景,淡淡光雨消散,她越發的真實,成為接近現實的女子。

  「柴米油鹽,對很多人來說就是生活,換個角度看,你覺得它是藝術,可能是不同的心情映現不同的景吧。」

  說話間,她將一道尖椒肉絲炒好,手腕輕輕一揚,菜已經落入盤中,滑落的軌跡自然,賞心悅目。

  「這說明我心態好,善於發現生活中的美,當然,也得有廚藝的美感可尋才行,不然我光夸也沒用。」王煊靠在門那裡欣賞,沒當她是絕世真仙,看她忙碌,空明的韻律富有美感。

  很快她就做好了,都是家常菜,青椒肉絲、番茄炒蛋、糖醋排骨、拍黃瓜、小蔥拌豆腐,還有一個海菜湯。

  簡單的菜式很普通,但被方雨竹送上餐桌後,給人的感覺有些不同了,出自方士中第一強者之手,估計她兩千多年沒下廚了吧?

  「我竟然有些捨不得吃了,總覺得這些菜中蘊含著大福氣,大運氣,讓列仙知道的話,一定會無比羨慕吧。」王煊笑著說道,他估摸著,真沒幾個人有這種機會享用。

  有的話,應該也是方雨竹在紅塵中認識的人,但想來近三千年過去了,人間舊事皆成過往。

  「還不知道怎麼樣呢,嘗嘗吧,我也只是照著菜譜做的,回歸現世初體驗。」方雨竹笑了笑,髮絲在絲帶下搖動,明艷出塵。

  王煊覺得,她的確有融入現實世界的心境,很隨和,沒有一點絕世高手的架子,在向普通人過渡。

  不是誰都可以這樣放下,畢竟,她很有可能是列仙中最厲害的兩三人之一,甚至有能就是第一強者。

  「好吃,很久沒有吃過這麼地道的家常菜了。」王煊誇讚,感覺比他媽做的好吃多了。

  方雨竹笑著,自己也夾了一點嘗了嘗,閉上雙目,和紅塵舊事中一些情景聯繫起來,似看到了親人、故友等,可惜,他們都在歲月中逝去了,化為黃土,不可能再出現。

  王煊取來一瓶果酒,為她倒了一杯。

  「我不適合喝酒,容易醉。」

  「沒事兒,你當它是飲料就行了。王煊說道。

  說是容易醉,但她怎麼可能醉得了,修行到了這種境界,人間烈酒亦如水。

  「老張沒福氣,我邀他來做客,還跑路了,註定風餐露宿,去當他的出家人。不過,他也沒準聞到香氣了,說不定躲在遠處咽口水呢,已經忍不住要過來蹭吃蹭喝了。」王煊說道。

  莊園外,張道嶺正朝著這邊望呢,鼻子翕動,很想過來,畢竟,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方仙子親自下廚,沒幾個人有這種機會。

  但是,他的耳朵也在動,聽到了王煊的話語,這叫一個膩歪,真要過去的還,不是被那小子說中了嗎?

  「等著,下次非收拾你不可,竟敢編排張教祖。」老張鬱悶,很想把王煊拎出來打一頓,他不舍地看了一眼,轉身走了。

  「既然選擇接受平凡,那麼,我就要去親身去經歷,去體驗,近期我準備全面融入這個社會。」方雨竹說道。

  她讓王煊幫忙,她第一站想去安城的大學,在那裡學習半個月。

  她想沉靜下來,系統而認真的地看下這幾千年的人間變遷,不止閱盡那座最大的圖書館的藏書,還要以在校學生的身份去體驗現實中的一切。

  當然,這個時間會很短,以她的超凡能力,閱讀與記憶以及學習那些東西,沒有什麼難度。

  「天仙,大學生。」王煊一愣,很難將她這兩種身份對接在一起。

  「我已經在現實世界中走過一遭了,學到了很多,但還是覺得,像是隔著一層霧障,我可能需要一個身份,真心投入進去。」方雨竹開口,所以,她以學生為切入點。

  王煊露出異色,接著道:「我已經能夠想像,過段時間後,會出現的各種段子。」

  比如:仙在人間,我的室友是天仙,和仙子同堂學習是什麼體驗,我與天仙有個註定無法相遇的約會……

  「既然要融入,我肯定變得普普通通,不會讓人看出異常。」方雨竹微笑道。

  此時,她喝了兩杯果酒,雖然未醉,但是她的體質確實不擅飲酒,白皙的臉頰上已經出現淡淡的紅暈,美艷不可方物。

  這種姿態的女方士,估計罕有人看到過。

  王煊看的一怔,既有視覺上的美感盛宴使然,也有歲月流淌三千年後,神話中人竟要落幕的一些感觸。

  列仙,也註定會死!

  有部分超凡者,比如方雨竹,這樣的絕世人物,掙扎無果後,也要淪為普通人,有可能會孤獨落幕,亦或者嫁人。

  那些畫面,那些場景,讓他心情複雜,三千年流轉,無論是絕代教祖,還是驚艷了時代的仙子,都要暗淡,沒落收場。

  「很多人會不甘心,最後關頭,可能會抗爭的愈發激烈,但超凡之火該熄滅時還是要熄滅,誰也阻止不了。」方雨竹平靜地說著。

  在溫和秀雅的氣韻下,她自然也有不甘的心,但她也很無奈,能找的路都找了,可想的辦法都想了,除了幾條沒有希望,可以略微抗爭的崎嶇小路外,眼下誰都無力。

  在這種情緒下,她不免多喝了幾杯果酒,玉容生霞,

  吃過晚飯後,王煊提議去看夜景,去安城轉一轉,觀賞真正的紅塵煙火。

  不久後,他們從青木的莊園,也就是秘路組織的分部,乘車進入霓虹閃爍、摩天大樓一棟棟的安城。

  他們在街上開始步行,王煊介紹各種夜景,又指向一處校園,道:「讓青木幫忙安排,你去那裡吧。」當初,他便就讀於那裡。

  「看燈光表演,去酒吧?算了,乾脆去看電影吧。」王煊提議。

  單看夜景,各座城市都差不多,沒什麼新奇,他覺得,方雨竹對人間的各種劇,大概沒怎麼看過。

  「前邊有個劇院,路上還有各種特色小吃,走,我們過去看看。」王煊建議。

  「不久前,吃飯的時候,張道嶺拿銅鏡照過我們。」方雨竹在步行街上笑著告知。

  此時她左手抱著個大布偶,右手拿著一串冰糖葫蘆,這種新奇的體驗,讓她頗為滿意,始終掛著笑。

  王煊不滿,道:「老張,這個偷窺癖就不能改改嗎?天天拿鏡子照我。現在,說不定也在後面跟著呢,簡直是特大號電燈泡,沒事兒總跟著我幹嘛!」

  步行街後方,老張的臉頓時黑了,這小子在背後就沒說過他好話,欠打一百遍!

  砰的一聲,張道嶺的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冥血教祖轉了出來,熱情地打招呼,道:「好巧,張教祖,在這裡和你偶遇。」

  毛的偶遇,老張瞥了他一眼,腹誹,你一直跟下來,以為我不知道?

  「我剛才好像看到方仙子了,和王煊走在一起,在前邊逛街呢。還別說,男的英俊,女的如同畫中神女,兩人在一起還挺般配。」冥血教祖笑眯眯地開口。

  然後,他又神秘兮兮地低語道:「你說,方仙子,這是不是觸景生情,想到那段舊事了,所以才來這裡,和王煊走的這麼近……」

  「怎麼說?」張道嶺詫異地問道。

  「哦,忘了,小張,你才兩千多歲,對於有些事也就是有個耳聞,沒有見證過那個驚天動地的大時代。你對很多事不清楚,對於一些蓋世風雲人物的過往了解的不是那麼清晰,比如和方仙子有關的那些。」冥血教祖笑著說道。

  張道嶺這叫一個膩,一教之祖被這個老傢伙倚老賣老強行降格到小張了,不過他出道確實稍晚一些。

  銀月高掛,人間煙火璀璨,步行街上非常熱鬧,人來人往,夜晚充滿了紅塵氣。

  方雨竹自然早已換下了她的古代長裙,現在是很現代的初夏服裝,女褲,T恤,身材極佳,一縷長發在微風中揚起,膚色如象牙般雪白晶瑩,明眸燦燦,路人回頭率高的離譜。

  她咬著冰糖葫蘆,抱著大布偶,和王煊走在一起,讓後者也被人矚目,不過都是各種不善的目光。

  「哥哥,買花吧,送給姐姐。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姐姐,簡直和仙子似的,美的不真實。」

  電影院旁邊,有賣花的小女孩,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方雨竹,眼神有些移不開,手中的花朵鮮嫩欲滴。

  「唉,買花太俗了,配不上這位姐姐啊。」王煊笑著,蹲下來,道:「我買下來賣花的小女孩吧,讓她捧著花,一起送給漂亮的姐姐。」

  「啊,我不賣自己,你要是敢拐走我,我……喊我媽媽,她在那邊呢。我只是為了體驗生活不易,才來這裡賣花的,我不賣自己!」小女孩當真了,大眼警惕,向後退去。

  看到王煊嘿嘿直笑,她都快哭了。

  方雨竹笑了,越發融入夜景紅塵中,白了他一眼,嚇唬小女孩做什麼?她出聲安慰,告訴她,沒事的,這個哥哥在開玩笑。

  王煊摸了摸賣花孩子的頭,道:「那就都買了吧,嗯,不買你,把花都買了,送給這位姐姐。」

  小女孩看到他人臉識別付錢後,將花向他懷裡一塞,轉頭就跑了。

  王煊側臉,道:「看到沒有,這個時代的小孩子都早熟,鬼精的很,想拐走都不容易。」

  小女孩憤懣,在不遠處指著他,那意思是,你還真想拐走我啊?

  王煊帶著身著現代服飾、青春靚麗的方雨竹,走進電影院,在看各種片子的介紹時,果斷選了一部非常應景的劇《家有天仙》。

  方雨竹沒說什麼,只是瞥了他一眼。

  王煊大大方方……沒看到,購買了爆米花都各種吃的,帶著女方士進入劇場。

  「神操作啊,這是幾個意思?帶著方仙子看那什麼……怎麼稱呼,哦,看電影?」冥血教祖在後面一副很無言的表情,感覺不可思議。

  接著,他又道:「小張,你是不是也心有所感,所以一直跟在後面?」

  「你再敢稱呼我為小張,當心我立刻降妖除魔!」張道嶺警告他,他一教之祖的排面能隨便被人這麼稱呼嗎?

  「行,張教祖。」冥血教祖改口,然後,在老張的示意下,快速去買票,不過沒跟進王煊他們那個劇場。

  他們兩個也只是想體驗下,在這個時代,要跟上形式,各種事物都要積極接納。

  然而,當張道嶺接過冥血教祖的票後,只瞥了一眼,就要砸回去,道:「你買的什麼破座次,我和你,適合這種嗎?」

  冥血教祖瞥了一眼,道:「哦,你說這個啊,我照著王煊和方仙子那兩張票來買的,結果人家就賣這種給我。」

  老張麵皮抽動,道:「這是情侶票座,這個你也學?不仔細看看,要和我坐一起?!」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