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願同年同月同日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什麼是真,什麼是幻,人生就是一幕幕影音,所見,所聞,所感,交織出悲喜,映現出過往。

  方雨竹身穿女褲,高跟鞋,T恤,黑髮自然垂落,說女神范只會顯得俗。雖然很現代,但她深邃的雙目,卻像是投在古代舊景中。此時,她無聲,如楓葉,寧靜迎秋風,艷麗靜美,卻也有幾許孤涼之意。

  王煊意識到,她有自己的故事,即便是絕世真仙,也有無力時,有不曾釋懷的過往。

  「我失態了?」方雨竹側臉,雙目靜如水,清澈晶瑩。

  「沒有,你看的很專注,我便沒有打擾。」王煊搖頭。

  另一個放映廳中,張道嶺看了一眼冥血,道:「你多想了,方雨竹是什麼人?隻身連殺絕世古修,以一己之力,終結了上古輝煌。這樣的人,豈會被外感所觸?她現在是真心接近紅塵,想融入現世中……不是每個人都具有這種心境,真正拿得起放得下。比如,在這個社會,你冥血教祖能放下自己的架子嗎?」

  「我……在努力適應。」冥血教祖思忖,讓他過平凡普通的生活,現在真有些接受不了。

  在他的規劃中,未來最差也要成立一家畜牧集團,為一些弟子徒孫解決生活所需的問題,不會看著身邊的人去適應九九六工作制。

  「嗯,是我多想了,那個人雖然是個很好的人,也想接近方仙子,可被她婉拒了。但顯然方雨竹也是有遺憾的,那個人為救她,死在她面前,被人轟碎。如果是妖祖狼心也就罷了,如果是魔祖絕情也就算了,可她無論如何,都必然會感恩,可惜,終究錯過,沒能救活那個人。」

  冥血教祖說道,以方雨竹的性格,如果不念舊,不記得恩情,那和祁毅、魔祖沒什麼區別。

  「這麼說來,王煊真有特殊的內景地,方雨竹看到後,心有感觸,這是有意庇護?怕鄭元天真身降臨?擒殺他。」冥血教祖笑了起來。

  張道嶺掃了他一眼,道:「小冥,知道太多的人,往往會死的很慘,我恍惚間看到了你悲涼落幕的那一瞬間。」

  「小明?!」冥血教祖想噴他一臉口水,過分了,這比小張可難聽太多了,然後他又道:「我壽與天齊,爭取和你同年同月同日死。」

  張道嶺這叫一個膈應,你變向誇我長壽,與天齊就行了,但憑啥和你一塊死?很想給他一銅鏡。

  ……

  方雨竹依舊在看劇,平靜地開口:「我想到了一個朋友,救了我兩次,但我卻挽留不住他的生命。」

  王煊道:「人生在世,誰沒有幾許遺憾,要不然,怎麼好意思說,明明白白在這世上走一遭。」

  他補充道:「當然,沒心沒肺的人例外,還有老張這樣被人開出診斷書的人也除外,屬於非典型人類。」

  「張教祖,我好像聽到有人議論你呢。」冥血教祖直笑,現在,他們兩個談論時,都以精神力場隔音,傳不出去,但王煊沒有意識到,有非典型人類在監聽他。

  「又黑我,找機會,我打他一百遍!」老張神色不善,殺氣騰騰。

  「舊時有燦爛,也有血在染,有些事難以彌補,皆成過往。」方雨竹開口,話語雖然平靜,但是,卻也有種傷感,那個人死的太慘了。

  她即便連殺四大絕世高手又能如何?改變不了一個人的命運。

  接著,她又投入到最後的片尾中,直到放映結束,燈光亮起,她才道:「我發現,多看劇也不錯,雖然誇大了,但也有現實的縮影。不過,我看劇有些投入了。」

  王煊覺得,這劇多半和她的經歷有相近的地方,讓她有些感觸。

  他開口道:「生活的走向,本就是情緒的起伏。你看的出神,我就沒出聲,覺得挺真實的。專注的人最真,不管是活在當下,還是沉湎過去,都是各自心中映現的態度。」

  兩人向外走去,很快就擺脫了電影的劇情問題,恢復正常,還不算晚,兩人在步行街上著,吃過特色小吃後,這才返程。

  老張和冥血教組在街邊一個小店裡擼串,啤酒喝的很痛快,在初夏季節,兩大教祖居然如凡人般,看街邊美女,霓虹閃爍,暢聊大幕後方上下五千年。

  「我去,那不是張教祖嗎?還有……冥血老魔!兩人吃烤串呢,真接地氣啊!」街上,黃銘在遠處吃驚,簡直要張口結舌。

  「閉嘴!」孔雲開口,趕緊拉著他就走,怕被聽到。不過,他也很震驚,那可是兩位教祖,居然在街邊擼串喝扎啤,此情此景,太另類了。

  「我好像聽到有人念叨我的名字,你,還有你,都過來。」冥血教祖開口,聲音不高,但是卻清晰地響在黃大仙和孔雲的耳畔。

  黃銘苦著臉定住身形,但轉過身去時又已經是滿臉笑容,和孔雲一起過去,就要施大禮參拜。

  張道嶺立刻阻止,在街邊這樣,被人看到會引發圍觀,道:「以後在人間就按普通人的禮儀來。」

  「是,張教祖!」孔雲點頭道。

  「你們兩個轉悠什麼呢?」冥血問道。

  黃大仙略有拘禁,但還是認真地回應,道:「我們在選地段,挑商鋪呢,想在舊土這邊創業。」

  冥血教祖無語,下面的人比他更積極,他雖有想法,但還沒行動呢,結果人家都要開業了?

  張道嶺感嘆,大幕中走出來的這些人,越是年輕適應性越強,這是要毫無隔閡的融入了,要在紅塵中工作。

  「你們……靠譜嗎?」老張問道,怕他們違法作亂。

  「放心,合法的生意,開咖啡廳,休閒而寧靜的茶室。」黃銘說到生意,眼中有神。

  孔雲補充,道:「我們從新星過來後,調研大半個月了,了解了各種市場行情,而且早已順利拉到投資人。」

  冥血教祖暈菜,他也有心開個公司,並且是集團性質的,現在還兩眼一抹黑呢,結果這兩個小子都有人投資了?還裝模作樣的調研,騙鬼吧?

  老張對人間比較了解,道:「你們兩個,不會想坑蒙拐騙吧?」

  黃銘叫屈:「怎麼可能,我們得對投資人負責,放心,我們開的咖啡廳和茶室都很有特色,主打仙家風韻!」

  「行了,你們兩個走吧!」老張擺手,真要違法,會有人收拾他們,現在各方簽訂了人間行事準則,誰要過界,必然會被處理掉。

  兩人沒有立刻離開,黃銘開口,死活要給張道嶺和冥血教祖一人一成乾股,這讓老張無語,這兩人融入的太快了吧?入鄉隨俗,這種烏煙瘴氣的事,都學會了?地氣接的過分了。

  冥血教祖出神,大受觸動,他覺得自己效率太低了,思想過於守舊,他也得大刀闊斧,趕緊運作起來畜牧集團公司。

  「兩位教祖,過段時間我們就開業了,到時候一定要來啊,捧捧場!」黃銘最後還不捨得離去呢,在這裡套近乎,直到被孔雲強行拉走。

  「你別說,這黃鼠狼以後說不定會混的很好,反倒是一些老實本分的修仙天才有可能不如他。」冥血教祖感嘆。

  「優勝劣汰,真到了那種大環境下,修行中的天才肯放下身段,憑他們的能力做的也不會差。」

  張道嶺搖頭,擼完最後的串,喝下最後的酒,兩人一起起身離開。

  「走吧,暫時在安城先住一段時間,老冥,你去找家酒店訂房,不過,我警告你,你這次如果敢訂一間,我保證打死你!」老張嚴厲警告,晃了晃手中鏽跡斑斑的破銅鏡。

  冥血教祖覺得不能忍,道:「呸,你以為你是絕世仙子,我樂意和你一個房間?想什麼呢!」

  兩大教祖就是這麼的接地氣,步行去了酒店,這次沒有繼續跟蹤王煊。

  王煊開車,載著方雨竹回到了秘路組織的分部這裡,莊園很大,房間不少。

  青木早有安排,後院,靠近蘆葦小湖那裡,有聯排別墅,相鄰在一起,一棟是王煊一直以來的住處,另一棟收拾乾淨後,成為方雨竹的居所。

  回來後,王煊將方雨竹送到門口,轉身就進了挨著的住所,至於和方仙子一起進去,愉快的晚聊,他想都不去想。

  今天,他已經夠大膽了,各種自作主張,都沒有問方雨竹,直接就各種決定了,不過這些都是小事兒,他覺得無所謂。

  至於再過近,那就算了。這可是赫赫有名的方仙子,殺過不只一位絕世高手,對她該有的敬重還是要有的。

  他覺得,從傍晚到現在,看著他各種「安排」,方雨竹肯定不在意,一笑了之,但如果自己太隨意的話,那肯定不適宜。

  至於什麼天仙下凡,親近紅塵等各種旖旎念頭,他壓根就不去想,那是什麼人?先秦方士中第一強者,看著溫和,秀雅,那是她心性隨和,在釋放善意,心境放的下,想積極融入現世,沒有什麼架子。

  如果誰真不自量力,有雜七雜八的念頭,那純粹就是想多了,會碰個頭破血流。方雨竹修行這麼久,怎麼可能在這麼的短的時間就會「墮入」凡塵?

  最起碼,現階段,她依舊是絕世仙子,空明無暇,如立身在神月中,很難徹底化為普通的女子。

  回到自己的房間,王煊就開始修行,運轉至高經文,研究身上藍瑩瑩的造化結晶,這東西對他很重要。

  半個小時內,第二章大概也能寫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