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月亮上打窩的釣魚佬要破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月光如水,從落地窗流進王煊的房間中,淡淡白光蕩漾,雖是午夜,但並不黑,房間中很朦朧。

  他滿身都是藍色物質,接近真實的能量潤進身體,讓他精神旺盛,此時,他有所感,倏地睜開眼睛。

  什麼狀況,一個大鉤子到了身前,那麼的明晃晃!

  他有些愣神,是陷入夢境了嗎?

  然後,他眼神就變了,怎麼可能在沉眠中,他現在精力充沛的要爆炸,哪裡需要入睡,惱了,竟有人這麼明目張胆來釣他?!

  這也太肆意妄為了吧?這是在他的家中,是在他的寢室里,結果,鉤從天上來!

  「太張狂了,真不將我放在眼中,釣到我家裡來了。而且,這麼的小氣,都不帶放餌的,直接來錨我?!」

  王煊怒了,不能忍啊,對方赤裸裸,都不帶掩飾的,拿那麼大的鉤子,好幾斤重,正在錨他呢!

  他躲避過冰燦燦的大鉤子,想口吐芬芳,問候一下那個釣魚佬,誰啊,在哪,非拖下來打死不可!

  釣鉤無聲無息,再次飛了過來。王煊並指如劍,劍芒飛射,直接去割線,然而劍光竟無聲地沒入線中,被吸收了!

  這讓他的眼神變了,來者不善,很兇,實力極強。他的精神天眼睜開,頓時警醒了,這大鉤子內部混有八成太陽金,不是凡物,這是神鐵!

  這種材質一下子讓他想到了逝地的經歷,當時月亮上的神秘生物就是用這種太陽金鉤釣他。

  還有那種絲線,晶瑩透明,但是這次非常粗,和手指相仿,而且內部刻著密密麻麻的紋絡,像是繁星般,材質也相仿。

  「逝地生物,怎麼來舊土了?」他的神色頓時無比凝重,透過窗戶,抬頭望向夜空,月掛中天,帶著淡淡的血色!

  細看的話,今晚的月亮像是一個充血的眼球,有些妖,有些另類,看起來不是多麼的明淨。

  嗖!

  大鉤子又來了,明晃晃,帶著寒光,險些就錨中他的嘴巴。

  「欺人太甚,餌呢,以前還有經文,現在你連一部秘籍都不捨得了,看不起誰呢?!」王煊再次避開……

  並且,他的手中出現一口短劍,類青銅,但絕對不是,巴掌那麼長,毫不猶豫的向魚線斬去!

  當初,他就是這把短劍割斷垂落在逝地中的魚線。

  月光淌落在房屋中,照亮他手中古樸的劍刃,現在王煊催動斬道劍經的秘篇,和手中實體劍合一,短劍像是有了生命,嗡嗡顫動,剎那變得極為刺目,若一輪大日騰起,化成劍輪。

  哧!

  劍光划過,橫掃手指粗的透明魚線,沒有聲息,線就這麼斷了,但王煊的心中卻不是多麼踏實,他沒有斬中實物的感覺。

  虛空中,釣鉤發光,嗖的一聲,沒入夜空,但斷線沒有離去,裡面密密麻麻的符文亮起,屋中柔和了起來,像是有很多雪白的羽毛在漂浮。

  那是能量光雨,像羽毛,像潔白的鵝毛大雪,就這麼飄落下來,恍若美麗的夢境。

  並且,王煊的精神飄飄然,要被一股神秘力量吸走,強行拉扯著他,要從肉身中掙脫出來了。

  情況很不對勁兒,這次,似乎是要釣走他的元神?

  瞬息間,王煊便武裝了自己的精神,以防萬一。

  他的元神身披白袍,是那銀色獸皮書,頭裹被燒出兩個窟窿的金色獸皮,手持斬神旗,並暗藏鐵釺子。

  今夜這是來者不善,連斷線都這麼波瀾不驚,這是非要將他釣走的節奏,不過他還算平靜。

  畢竟,方雨竹就在隔壁,今天晚上真要是來了一個超級狠茬子,那就請方士的中第一強者出手。

  現在他沒喊人,這才剛開始,不拼一下,怎麼知道自己應付不了?畢竟,男人求女人幫忙,一般都拉不下面子。但是,他……其實不怎麼在意。

  只要不對勁兒,他就會大方的招呼方雨竹,聯手殺敵,誰殺多的誰殺的少,關係不大。

  「牽引人的元神,力量這麼強!?」王煊蹙眉,事態比他想像的要嚴峻,周圍虛空都要扭曲了。

  他精神出竅,是被強行拉出來的,被吸到窗前,接著又快速被拉到明月下的如水夜空中!

  他猛然一震手中的斬神旗,金色紋絡交織,定住了自身的元神,不再向上而去,來者不善,極強,他可沒那麼憨,主動跟著魚線跑。

  夜空下,蘆葦小湖上方,像是有大片的羽毛,又像是在下大雪,光不斷落下,糾纏著他,要將他的元神抬走,前往那淡紅色的月亮上。

  王煊靜心,鎮住自身,定住虛空,元神像是紮根在這裡,盯著釣線的源頭,那輪像是充血眼球的月亮真的是越來越妖異了。

  「是真實的月亮嗎,該不會是一輪能量圓月,遮住真月,橫掛在那裡吧?」他不怎麼相信有人在月球上錨他。

  他堅定的立身在這裡,以斬神旗對抗,不想走了,並且鄙夷,道:「摳摳索索,連個像樣子餌都不捨得投,瞧不起誰啊?早晚人腦袋給你打成狗腦袋!」

  「嗯,有草木的清香?」他一怔,現在是元神狀態,居然聞到這種氣味兒,他不禁抬頭向上看去。

  錯怪對方了,其實,一直有誘惑,但是較遠而已,在魚線上空,有懸浮的藥草,必然是精神大藥。

  「一株藥也想引誘我,連天藥我都採摘過!」王煊不屑,輕視誰啊?真當他沒見過世面。

  不過,他很快動容了,並不是因為他的話語而改變,他早先沒注意,其實上方一直有各種物件。

  飄渺的白霧中,很高的夜空處,有經書,有疑似聖獸的蛋,有玉石塊,有兵器,有一些瓶瓶罐罐,有許多藥草!

  王煊無喜,反而臉色微冷。

  真將他當魚了,撒下各種餌料,像是在這裡打窩呢,純粹找死!

  他目光爍爍,自身沒動,晃了下斬神旗,金色紋絡擴張,快速向上捲去,成功將最近的那株藥草給捲住了,刷的一聲帶回來。

  「遠無法和天藥比,但畢竟是精神藥草,還算過得去,送青木和秦誠,對他們來說便是大造化。」

  他不動了,直接喊方雨竹,上面有個釣魚佬願意扔好東西,那沒什麼好客氣的,找絕世仙子來護航,全給撿走!

  「方仙子。」他輕聲傳音,估摸著,夜空中的動靜早已驚動方雨竹。

  果然,清輝繚繞,方雨竹出現,也是以元神的狀態飛上夜空,在如今的枯竭時代,她的肉身未必不能上來,但是會有諸多限制。

  此時,她看起來和肉身狀態區別不大,白襯衣,筒褲,清爽利落,身材好可破萬法,穿什麼都驚艷。

  衣服自然是精神力化成的。

  即便是這樣的現代穿著,她依舊有仙氣,在月夜中,青絲飄動,瑩白的俏臉,美目深邃,整個人帶著淡淡光暈。

  最近,人字拖成了??她較為喜歡的舒適選擇,現在化出來的也是,在月光下,有些另類,腳趾白皙晶瑩有光澤。

  她來到王煊身邊,沒有說話,只是身上浮現淡淡霧絲,以及點點光暈,可蒙蔽自身的氣機。

  顯然,她不想月亮上的生物發現她,讓王煊眼睛賊亮,這是要悄悄的接近,去打爆那個生物嗎?

  「方仙子,對方來自逝地嗎,什麼狀態?」他問道。

  方雨竹點了點頭,道:「在神話漸漸腐朽的時代,他們一樣要衰敗,但是,有一線希望熬的久一些。」

  具體她沒有細說,因為,逝地對於大幕後的生靈來說,也算有些神秘感,只有她這種高層才會接觸。

  在絕世強者眼中,逝地是幾個備選方案之一,但這條路也希望不大,崎嶇艱難,尤其是逝地背後有些莫測,水很深。

  「未來有人會拿下一個逝地試試看。」她平靜地說道,如果傳到外界,一定會引發軒然大波。

  逝地,自古以來,都強大的離譜,不可想像,甚至有人說它們是大幕的前身,也或許是未來。

  「走吧。」她和王煊並肩,在夜空中,整個人空明出塵,向月而去。

  王煊沒客氣,開始在路上撿各種「奇物」,經書、藥草、兵器等,真不算少,但是在他看來,也就那麼一回事兒。

  直到一顆蛋出現,注入能量後,它略微發出淡金光華,這讓方雨竹都驚異了一下,道:「鵬鳥蛋,罕見,但在這個年代孵化不出來,況且它本身也先天不足。」

  王煊動容,這釣魚佬也不算小氣啊,連這種神禽聖獸級的蛋都放出來了,這實在太……可恨了,覺得他這麼禁不起誘惑嗎?

  「你收起來吧,雖孵不出來,但回頭可以番茄炒蛋,或者蒸著吃,都可以。」方雨竹說道,明眸皓齒,卻說的……這麼接地氣。

  王煊點頭,有道理,勤儉持家好品格,不能浪費。

  「那個生物受限,處在特殊的能量月環中,他出不來,暫時沒什麼危險,你可以隨意撿。」方雨竹告知。

  那還講究什麼,搜刮就是了,全部帶走!王煊動用斬神旗,一頓橫掃,近前的,上方的,全給收了起來,絕對不會客氣。

  他發現,隨著登高,環境早已改變,現在沒有魚線,有的只是一掛藤梯,綠瑩瑩,帶著葉子,從不遠處的月亮上垂落。

  方雨竹道:「這是精神天藤,如果是你自己,沒有斬神旗的話,大概難以逃脫,今夜註定會被藤梯接引走。」

  王煊臉色微變,道:「真是……吃定我了?幸好,我室友……我好友是天仙!」

  「不太對,不見得是正規逝地降臨,有些意外。」方雨竹看著上方的血月,離的似乎很近了,天藤梯在那裡晃動著。

  王煊想了想,再次喊話,這可恥的釣魚佬,付出的還是太少,他站在這裡不走了,喊道:「還有經文嗎,還有至高寶典嗎,還有天藥嗎,沒有的話,我走了!」

  ……

  「嘿,張教祖,有意思啊,你看,有釣魚佬在打窩呢,我們也去,讓他破產!」

  安城中,酒店樓頂,冥血教祖和張道嶺違規越過欄杆,來到天台,正在喝酒,整片城市夜景都可入眼底。

  張道嶺抬頭,灌了一口酒,道:「逝地,是他們嗎?當年也釣過我。走,真要是他們,我非把那顆大紅眼珠子打爛不可!」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