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老鄭至寶恐懼症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眼冒綠光,這是天賜良機,逍遙舟出現了,鄭元天不止被新約猛斬,還被某些人暗中捶了!

  他不急了,坐等老鄭暴斃!

  「想殺我,老天都收不了我,一張廢紙,打上印記,就以為能斬天了?根本不是真正的新約!」

  老鄭發狂了,滿身血跡,秩序如虹,從毛孔中射出,他在對抗金色圖卷,也是在展示決心,誰再敢對他下陰手,先掂量下殺不死他的後果。

  然後,他剛說完,一團血光便快速出現,像是大日降臨,那是一個巨人,帶動滔天血海,從域外而來,一腳向著他踩去。

  血色巨人與天地齊高,法相雄偉,頭顱都頂到蒼穹中去了,大腳落下,虛空崩塌,鄭元天的道場崩潰,大地下沉。

  正在對抗金色圖卷並嘗試煉妖皇法體的鄭元天,手中的皇血轟鳴,迸濺起來。

  「你……」鄭元天怒了,那隻大腳將他遮蓋在下面,不止是要重創他,還在羞辱他。

  「那是冥血教祖?他對鄭絕世下手了!」

  「是下腳好不好,太強橫了,鄭仙祖的道場徹底崩滅了,可惜了一片浩瀚仙山,爆碎為齏粉!」

  遠方,列仙驚呼,深感太震撼了,意外連連,有人要趁機奪了鄭元天的性命?

  「藏頭露尾,你究竟是誰?」鄭元天一掌轟出去,將高天都打爆了,抵住那隻腳,但是,噗的一聲,沒擋住金色圖卷,被腰斬,接著又被大腳踩著落下,差點被跺爆!

  他吃了大虧,怒不可遏,誰在羞辱他?

  「那不是冥血教祖嗎,鄭仙祖怎麼還會那樣喝問?」有人不解,在遠方小聲議論。

  「你們不知道嗎,近古以來,有些絕世高手不方便露真身時,都是以冥血教祖的形象出現。」

  列仙中有很多人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秘辛,頓時愕然,想笑又不敢,老冥這是背負了多少口黑鍋?

  「據悉,主要是冥血教祖有九條真命,當年過於張揚了,著實得罪了不少人。」

  列仙在以神識交流,不敢高聲談論。

  「鄭元天,你有也今日?當年你謀害了一個名為鄭元天的絕世奇才,不僅奪了他的血肉之身,還奪了他的名姓……你是誰,一個練魔胎大法的惡徒而已,甚至,有可能是上古皇道餘孽!」

  有人大吼,那是……另一個冥血教祖,這個人穿著血色甲冑,比剛才的老冥還像一教鼻祖。

  他氣吞天下,手持**,轟的一聲,將鄭元天給砸沒了,血液四濺!

  鄭元天一聲慘叫,主要是被他金色圖卷給纏住了,沒有能夠躲避開那個**,身體破碎,炸了個稀巴爛。

  「你又是誰?!」他驚怒交加,在遠處凝聚身體。關鍵時刻,又有一人來殺他,這是想終結他的性命,真正送他上路嗎?

  他害怕了,今時不同往日,他很虛弱,正在遭受新約反噬,很可能會被這些居心叵測的人幹掉。

  「老夫冥血!」那人大吼,手持**,再次轟砸下來。

  「本座也是冥血!」另一邊,那個與天齊高的巨人再次抬腳踩下來。

  「妖皇殘丹和真血,你拿來吧!」追逐逍遙舟的人中,也有一人突然殺了個回馬槍,給鄭元一劍。

  「啊……」鄭元天慘叫,被三大高手攻擊,又被金色圖卷絞殺,他四分五裂,直接開始土遁。

  但是,其中一位冥血教祖以血海又將他逼了出來,最為重要的是金色圖卷如影隨形,在地底斬他更容易。

  鄭元天又驚又懼,今天他真有可能會死去。

  舊土,安城,謫仙茶齋,冥血教祖像是吃了人參果,數萬個汗毛孔全都張開了,感覺從頭爽到腳。

  「哈哈,全是我,嘿嘿!」他感覺,心中舒坦到要冒光。

  這麼多年來,鄭元天、妖祖祁毅等人沒少冒充他,屎盔子不知道扣到他頭上多少盆了。

  最可氣的是,上次在精神世界,那幾人當著他的面冒充,和他爭鬥,差點將冥血教祖氣的咳血。

  今天終於輪到他出氣了,尤其是,他以自己的本來面貌去轟殺鄭元天,結果對方依舊覺得是別人冒充的。

  可想而知,這麼多年以來,究竟有多少人在頂著冥血教祖的法相行事。連鄭元天剛才被暴揍了,卻依舊在認為,是別人冒充的。

  「教祖,味道怎麼樣?」黃銘滿臉是笑,親自在雅間伺候著。

  「微苦,濃香,有點甜,還行。對了,你給我喝的是什麼?」冥血回過神來,放下杯子問道。

  黃大仙詫異,道:「咖啡啊,我剛才不是問您了嗎,您在那裡笑著不斷點頭。」

  「什麼咖啡?」冥血教祖剛才走神,心思根本沒在現實中,哪裡記得自己說過什麼。

  「天使咖啡,雖然名聲臭了,但味道還行。」

  「我……打死你!」冥血教祖一聽那個招牌就有些過敏,實在是上次黃銘的仙使咖啡策劃方案給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重口味讓他都受不了。

  「教祖息怒,他們其實沒用我那套方案!」黃銘慘叫。

  ……

  依附於舊土的半物質半能量化的宏大仙界中,鄭元天幾乎被人殺死,身體破破爛爛,像是個滿身都是裂痕的瓷器。

  最起碼,曾有四個人對他暗中下過死手,都頂著冥血教祖的樣子,讓他又氣又怒。

  冥血教祖起初很爽,但是,看到真有人冒充他來干鄭元天,讓他又不爽了,他成專業背鍋的了。

  尤其是,他向遠空望去,那裡還有五個冥血教祖在廝殺,爭奪逍遙舟呢!

  他氣的七竅生煙,天上地下,到處都是他,合著他是這片天地的主角,都快上演獨角戲了。

  這要是被某個老陰賊真的奪走至寶,最後,卻由他背負因果,被人惦記,那豈不是冤死。

  他趕緊也加入混戰,爭奪逍遙舟。然後,列仙就看到,很多個冥血教祖在和自己打,特別熱鬧!

  關鍵時刻,恆均再次出手,幫助鄭元天抵住了金色圖卷,不然的話,他真的危矣。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缺少至寶地抵禦,逍遙舟從虛空中模糊下去,而後咻的一聲,出現在天邊,成功突圍遠去。

  嗖嗖嗖!

  多位「冥血教祖」和恆均都第一時間追擊,尤其是恆均,臉色有些不好看,後悔幫鄭元天了。

  鄭元天臉色發苦,他是不知道該慶幸那些人遠去,還是該覺得失去恆均的照應後而無助。

  他嘆氣,拖著根基嚴重受損的傷體,再次隻身對抗金色圖卷,並想嘗試在生死絕境中煉出妖皇身。

  「我是誰,連擁有絕世天資的鄭元天都能輕易吞噬,我之真身比你們想像的都要逆天,我怎麼會死!」

  「如果不是你們胡亂猜測,我都快忘記我是誰了,此生我註定要在超凡領域開天闢地,重塑神話!」

  他壓抑自己的情緒,低沉的聲音在命土中迴蕩,他要活著,要崛起,要逆天,沒有人能阻擋他。

  當然,他也在遺憾,滿心苦澀,至寶出現他的地盤上空,如果沒有出事兒,他正處在巔峰狀態,他以從不示人的魔胎出擊,說不定就真的能得到逍遙舟這件至寶!

  不得不說,此時散發魔性光輝的鄭元天很強,在瀕臨死境中,他暫時抵住了金色圖卷,而且還在煉妖皇法體,有成功的可能!

  一個時辰後,那些人去而復返,無比遺憾,顯然將逍遙舟給追丟了,一位又一位「冥血教祖」各自離去。

  恆均也回來了,第一時間幫老鄭抵住金色圖卷,道:「新約粗陋,最多會糾纏你一天,便會散去,我幫你擋住。」

  他很遺憾,手持至寶,占盡優勢,但是接連數次了,卻始終無法獲得第二件至寶。

  「難道真的是天數,最多只能得到一件,世間沒有誰可以承受雙至寶歸於一身的大因果?」恆均嘆氣,心中不甘。

  真要是雙至寶落在他的手中,即便是超凡寒冬黑夜來了,他也有底氣,有足夠的信心去對抗!

  「多謝道兄庇護!」鄭元天露出感激之色,他知道,自己沒事兒了,可以熬過這次大劫了。

  同時,他並未放棄煉製妖皇法身,下次可以藉妖皇之體去人間完成自己的心愿!

  遠方,一座巨城中,王煊琢磨,真是他敲擊養生爐所致,引來了逍遙舟?

  若是這麼看的話,幾件至寶間有莫測的聯繫,這就有些驚人了,一件至寶代表了一個超級神話文明,是他們的心血結晶。

  「再試試看,不能讓老鄭喘過氣來,即便不徹底熬死他,也要折騰他到半死不活!」王煊決定再試試。

  然後,他就在繁華的巨城中,在摩肩擦踵的人海間,不動聲色的敲起爐蓋,驗證是否真的還會有至寶出現。

  不久後,養生爐的蓋子脈動,像是在向外界傳遞訊息,以超凡者難以理解的方式進行!

  這讓王煊心頭震動,幾件至寶背後的文明極其神秘,其心血結晶並非想像中那麼安靜。

  他快速停止了,怕被人覺察到這裡異常。

  不久後,一道刺目的劍光斬破天地,劈開了鄭元天所在地界的虛空,劍光無匹,映照古今。

  「人世劍……它居然也出現了,依舊是在鄭仙祖的地盤上!」列仙吃驚,眼神火熱,但沒人敢去爭奪。

  然而,正主,鄭元天自身,卻是一個激靈,身體都發抖了一下,他不是興奮,而是有些恐懼。

  他認為,這不是好事,剛才已經已經過一遭了,現在他這個狀態,至寶撈不到,還可能會被害死。

  果然,恆均第一時間扔下他不管了,任金色圖卷降臨,轟在他身上。老鄭還在煉妖皇法身呢,根本還沒準備好,直接慘叫,身體破碎了。

  與此同時,「冥血教祖們」又回來了,去爭奪至寶的同時,也有人給他來了幾下狠的,打的鄭元天爆碎。

  「我……!」老鄭悽慘,看到至寶橫空,他真心恐懼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