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今夜無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內景地自動張開,縫隙越來越大,從裡面冒出一縷縷紫霧,還有銀光,這是接近真實的物質?和以前不一樣了!

  月光傾瀉,灑落在蘆葦湖中,草坪上,王煊心中不寧,靜靜地站在原地,根本沒有要進內景地的衝動。

  斬神旗暗中被他激活,藏在命土中,繚繞著淡淡的紅色物質,那是毀滅性的能量,他隨時會發動驚天一擊!

  這很不正常,內景怎麼會突兀的開啟?

  既不是他的超感所致,離神感更是很遠,現在沒有打開內景地的條件,是誰,什麼力量在主導?

  王煊的部分精神力量投映在命土中,抱起養生爐的蓋子,若有意外,那就孤注一擲,拼了!

  這個時間點很巧,四大高手才離去十幾天,他身邊就出現難以解釋的事件,他覺得有危險在臨近。

  這時,內景地漸漸露出全貌,大敞大開了,露出了真實的情況。

  王煊的精神天眼掃視,沒有生物在裡面,有的只是奇異的物質,像是紫氣東來,猶若生命之池的銀光蒸騰,和在飄渺之地所見到的兩種物質一樣!

  這就有些離譜了,隕石地的物質,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他無聲地凝視,沒有任何動作,內景地中,如同鵝毛大雪般飄落的神秘因子並未較少,依舊在從天而降。

  紫霧、銀色物質,很淡,像是零星的小雪花,細碎地從天空灑落。

  至於內景地的天空,一片漆黑,是那樣的深邃,幽寂,站在那裡,宛若立足空明時光河流中。

  淡淡紫色霧氣聚集,慢慢飄出內景地,擋在半空中,讓明月看起來都化成了紫色,有種神秘感。

  王煊強烈不安,最後更是寒毛炸立,這一切絕對有問題,可他的精神天眼看遍內景地也沒有發現什麼……

  他的右手用力攥緊鐵釺子,至於爐蓋和神旗,引而不發,靜待圖窮匕見那一刻!

  總體來說,王煊有種驚悚感,他頭一次遇上這種事,不是自己所致,而是有外力開了他的內景。

  越是琢磨,他越是發毛,這也太恐怖了,那是怎樣的一種力量,他能擋住嗎?

  最終,他感受到了危機的來源,竟在不遠處,在他左側,對方瞬移,剎那到了他的背後,距離很近,不足十米遠!

  有人?他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能無聲無息,接近他十米範圍內的生物,絕對強大的離譜,最起碼也是教祖層次的強者!

  客觀來說,從實力上講,他還不能力敵絕世生靈,但感知還是無比敏銳的,能做出某些判斷。

  王煊沒有轉身,有人能在十米內開他的內景地,這對他衝擊太大了,瞬間讓他缺少了安全感。

  他的精神天眼,沒有死角,以精神全覆蓋,全輻射方式,捕捉外界一切異常,自然看到了那個可怕的入侵者!

  那是一道影子,貼在地上,在王煊背後,在月光下,緩緩地接近,無聲無息,格外壓抑,讓人強烈不安。

  當然,如果王煊沒有精神天眼,不會有任何壓力,只有具備這種敏銳的感知,發覺到這樣的異常,知道死亡威脅正在一步一步臨近,才會讓人有種要窒息的緊迫感,陣陣發瘮。

  王煊以強大的意志保持呼吸平穩,精神寧靜,沒有出現異常,面對未知,可以嚴重威脅到他性命的怪物,他沒有妄動。

  他認為,這個生物比他要強,正常途徑的話,真要生死搏殺,對他而言將是一場莫大的危機。

  王煊想以爐蓋和帶著紅色物質的斬神旗為殺手鐧,在最後關頭發動致命一擊!

  當然,方雨竹、張道嶺刻在他體內的大神通,他也準備激活,全面扼殺詭異的敵手!

  「它為什麼先開我的內景地,這是先確定什麼嗎?」在最為緊張的時刻,王煊也在快速思忖。

  最近以來,惦記他內景地的只有一個人鄭元天!

  但是,老鄭被他打死了,死在了至寶下。

  即便有那麼一絲的可能,老鄭能還魂,也沒有能力來殺王煊,肉身都沒了,道行都被削,實力不允許!

  況且,他親手殺的鄭元天,驗證過了,確實已死。

  而且,王煊的精神天眼看的清楚,本能直覺也很強烈,能夠確定,這不是鄭元天的神韻,比他更強!

  那是一道頎長的影子,在月亮地上,竟然很飄逸,相當出塵,看樣子是個男子,給人超脫人間,無以倫比的神聖感。

  這十分古怪,沒有看到真身,地上卻有其影子在臨近,飄飄然,似要羽化登仙,實現真正的不朽,帶著接近真實的力量。

  越來越近了,驚悚感也越來越強烈,閉合精神天眼,風平浪靜,開啟後,驚濤拍岸,地獄級恐怖劫難在降臨。

  在最關鍵時刻,王煊嘗試切換這樣兩種不同的體驗,讓他有了初步踏足精神層面的古怪感覺。

  那個時候,常人看不到精神領域的神話現象,只有他這種開啟了精神領域的人才可見。

  現在更進一步了,沒有精神天眼,看不到危險,見不到那怪物,超凡者的強大精神領域都不夠看了!

  王煊忍不住要出手,即將爆發,可是那怪物卻開始飄忽了,忽左忽右,很謹慎。

  這是挑釁,還是在愚弄他?

  忽然,他發現了一件恐怖而異常的事,他投在地上的影子被拉長了,變得瘦高,蔓延出去好幾米遠。

  然後,那個頎長的身影,有出塵氣韻的神秘生物,以影子的形態在快隨接近他的影子!

  頎長身影的形態有些變化,它鼓脹了起來,變得磅礴了,伸出雙手去抓王煊的影子,並張開嘴巴,真的張的很大,要去吞食他留在地上的影子!

  這極其古怪,那只是王煊投在地上的影子而已,能被吃掉嗎?

  一旦被吞了後,又會有什麼後果?

  王煊不能忍了,這種瘮人的景象,這樣古怪的經歷,絕對不能讓對方如願,怎麼可能放任那神秘生物亂來,先砸為敬!

  對付影子,不管有沒有用,先殺之!

  然而,在王煊身體發光,爆發強大能量,拎旗抱蓋,嘗試要激活方雨竹和張道嶺的神通時,那影子竟森冷的笑了,在影子的嘴巴那裡出現白生生的牙齒,半影半真實,十分可怖。

  而且,它更加的飄忽了,雙手去拖王煊的影子,拉到了十米長,忽左忽右,改變軌跡,太快了。

  王煊數次想轟砸,要激活大神通鎮殺,但都沒有能鎖定那道恐怖的影子!

  他頭皮發炸,這還是第一次遇上這種怪物,尤其是,對方沒有衝著他的真身來,在遠處的地面上橫移。

  突然,一聲低沉的吼聲,讓現實世界的人靈魂都顫慄,悸動,這片區域所有睡夢中的人都不由自主打了個哆嗦,身體發抖。

  王煊爆發了,斬神旗攜帶紅色物質飛了出去,轟向地上那個影子,因為這道影子也發難了,抱住王煊的影子,張嘴就要啃食。

  與此同時,爐蓋、方雨竹和老張的大神通也即將爆發,只要斬神旗觸及它,起了效果,那就能鎖定了。

  突然,那影子踉蹌倒退,鬆開了王煊的影子,發出更為沉悶的低吼聲,像是惡魔之主在深淵中自語,喃喃,恐怖無比。

  王煊的影子恢復正常,不再枯長,回歸到了他的近前,他愕然,不是斬神旗起到效果,旗子才飛出而已。

  刷的一聲,他第一時間又將旗子收回來,攥在手中!

  那個生物縮小,不在鼓脹,回歸頎長狀態。它對斬神旗以及旗面上的紅色物質有些忌憚,但是,並未過於戒備王煊這裡,而是看向另一個方向。

  蘆葦湖畔,竟多了兩道影子,沒有一點聲息,突兀冒出來,這就有些恐怖了,今夜接連三道了?!

  王煊毛骨悚然,今晚太特殊了,這是什麼節奏,都是些什麼樣的生物,讓人防不勝防!

  仔細看,那一對影子是一男一女的形態,影子拉的比較長,正在慢慢移動,朝著頎長的影子而去。

  女子手中出現一柄劍,直接斬向地上的頎長影子,迅疾如光,隱約間,在虛空中閃現出一道恐怖的劍光,讓真實空間爆鳴,塌陷。

  王煊瞳孔收縮,分明是地上的影子在交手,結果真實的虛空場景中,也有了這麼大的動靜!

  今晚所見又怪又瘮人,他百思不得其解。

  那女子進逼,持劍而行,導致那頎長身影倒退。

  同一時間,和女子站在一起的男子也動手了,如同雷霆般猛烈,追了上去,舉拳就轟殺地面上的頎長影子。

  「轟」的一聲,蘆葦湖上空,真實浮現出一道巨大的雷霆,擊穿了長空。

  就有些離譜了,地面上的影子對決,天空中竟有異常刺目的閃電炸響,驚心動魄,讓人靈魂難安。

  王煊很冷靜,並沒有動手,而是站在那裡靜靜地觀看,當然時刻也準備著入場,展開決戰。

  很快,他發現,那一男一女對他似乎沒有惡意,並未感覺到不妥,兩人轟得頎長的影子踉蹌倒退。

  陰冷的低語猶若地獄之主在冷笑,穿透無盡時空而來,那頎長的影子再次劇震,身體搖動著倒退,而後竟轉身逃走。

  他跑了,不敵那一男一女!

  那一男一女兩道影子,沒有任何遲疑,快如雷霆,追殺了下去。

  一眨眼,他們都不見了。

  明月高懸,月光如輕紗,罩在人間,朦朧而飄渺,只剩下王煊獨立蘆葦湖畔,他攥著斬神旗,死死地盯著三道影子遠去的方向,今夜註定難眠。

  感謝:陽春沙、清清leo、流雲之落,謝謝盟主的支持。前段時間盟主較多,有的盟主一直沒來得及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