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殺生之夜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安城外,王煊左手中斬神旗裹住那些元神碎片,一震再震,來回絞殺,旗面蒸騰金霞,內部淒烈慘叫。

  穆姓女強者徹底絕望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崽子?才多大年歲,在舊土上,竟然可以強殺她!

  她奮力掙扎,最後一衝,想要從旗面中逃離,只要給她機會,就等待地心強者的死亡報復吧。

  旗面抖動間,金色網格消融她的元神,但其部分元神之光真有要衝出來的架勢。

  王煊給她「機會」,主動放開一角旗面,部分元神之光帶著惡狠狠的冷意沖了出來,然後她就看到平淡無奇的爐蓋到了。

  一聲悶雷般的聲響震出,王煊一蓋子將她砸沒了,最後掙脫出來的精神碎片暗淡,永遠熄滅。

  大雨傾盆,滾滾雷聲炸四野,不時有銀蛇裂開夜幕,王煊轉身離去。

  在這樣極端的天氣下,安城一片恐慌,發生了太多的事,絕世高手接連斃命。

  仙界大幕轟鳴,連手持至寶的人都手臂斷落,正在被人收割,這一日很多超凡者都在心顫不已。。

  普通人感覺壓抑,胸悶,因為很多都是在發生精神領域的神話事件。

  當然,那些喝喊聲,雷霆,戰鬥等,也有部分是在現世世界真實映現的,仰頭觀看夜空的人可見。

  安城外,山地中,沿著黑袍男子開闢出的通道,有兩個腐爛的人從地心出來了,探查情況。

  此外,這片山地中還有人,早先自仙界被送出,是黑袍男子的門徒,和半腐爛的兩人匯合,緩緩臨近安城。

  ……

  恆均走投無路,身體被殺爆過四次了,他確實很強,但是被人有意圍獵,失去至寶怎麼可能擋得住?

  他覺得悲涼,一路逃亡,捨棄羽化幡,不再有那種念頭了,可還是要失去生路了。他滿身都是血,陰陽神火蠶絲編織的仙衣早已化成破布條。

  仙界河山,壯闊而又秀麗,入目所見,大河遠去,紅日如煙如霞。恆均長嘆,這一切都要與他無關了,以後可能再也欣賞不到了。

  尤其是現在,又有新的冥血加入追殺隊伍,非常強大,上來就要人命,而且很「不專業」,雖然那個人血光沖霄,冥血味道十足,但是手裡拎著個破鏡子,在那裡猛砸。

  遠處,真冥血教祖看得眼睛都在冒綠光,嚴重懷疑是老張也跑來湊熱鬧了,他很想熬嘮一嗓子,都這麼熟了,你也冒充,好意思嗎?!

  恆均開口:「張道友是你嗎,我以前也欠過你一些人情。不對,你不會是故意假冒張道嶺吧?」

  他又突然警醒,這個時候,群魔亂舞,徹底亂了,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誰敢再冒充我,回頭我去殺誰,降妖除魔!」遠空有人喝道,張道嶺出現。

  這讓人們露出異色,連他都在背鍋?不過也有個別人認為,兩個都是他,老張故意混淆視聽呢。

  顯而易見,各路強者為了至寶,都下了狠手,不止是要殺恆均,主要也是想得到他部分身體,從而去接引那斷臂,得到羽化幡。

  恆均竭盡所能的一次大逃亡過後,短暫擺脫露出獠牙的各路強者,他……化成冥血教祖的樣子,快速潛行匿蹤,想趁亂消失。

  「我……!」真冥血教祖擁有極限神速,跟的很緊,現在看到這一幕後,目瞪口呆,讓他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恆均,你虧心不虧心,這種關頭還想冒充我!」有人震怒了,血光沖霄,引發人側目,霎時殺了過去,要絞殺恆均。

  真冥血教祖就在後方,見到這一幕後,心中滋味難明,他自己還沒跳腳呢,有人替他先怒了,在那裡怒懟恆均。

  這一役,恆均非常慘,他自己也知道活不成了,前段時間不是很低調,在強勢下得罪了部分人。

  而且,他也有對頭,今天他們怎麼可能會放過自己?

  「欠了很多道友人情,這是拿命來還啊!」他自嘲,不久前,他有至寶在手時,誰敢來殺他?

  當然,這段日子他也有風光過,敢威脅超絕世——方雨竹,而且是四大高手同時在場的情況下。

  噗!

  恆均解體,被群狼轟爆,元神也炸開了,一些人捲走他部分血肉,轉身就走,去接引羽化幡。

  恆均死了,很慘,而至寶爭奪戰還未落幕!

  安城,王煊回來了,早已脫下甲冑,收起至寶,在瓢潑大雨中,行走在空曠的大街上,他蹙眉想著一些事。

  那個出塵的影子實在強大的離譜,那一對男女追殺下去了,卻不見得能徹底將他格殺,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他想了解的更多,研究下歷史上有特殊內景地的三個人,向著黃銘的茶社走去。

  人口接近千萬級的安城,此時徹底被水幕覆蓋了。

  暴雨中,有人在逼近安城。

  「我師傅可能死了,被那一對影子男女擊斃!」黑袍男子的門徒開口。

  「我師傅凶多吉少了,第一時間就被他們重創!」來自地底巨宮的人沉聲道。

  共有六人,眼底皆寒光閃耀,他們沒什麼不敢做的,現在入城了。

  都是曾經成過仙的人,敢跟著各自的師傅出來,踏足現世,身陷風暴中,那就說明早有心理準備。

  「我們兩人身體腐爛了,長駐人間很多年,到了現在實在熬不下去了,今夜捨命來個痛快,殺生,為我師傅報仇!」

  「我也是個有血性的人,當年是我師傅給予了我這一切,帶我成仙,進入大幕中,今天為報師恩,殺個痛快!」

  兩個陣營共六大高手,邊走邊有人低語,在加強自己的意志,要在這個雨夜大殺一通,將性命豁出去了。

  「王煊,今晚的第三目標嗎,被那位神秘的大人選定為肉身鼎爐,邀我師傅相助,現在從殺他開始!」

  一個人忍不住了,低聲咆哮了起來,哪裡還管那個神秘影子是否需要這個年輕人,他們的師傅都因此死去了,要報仇報復!

  「殺不了那一對男女,就殺舊土這個崽子,現在是絕好的機會,沒人阻止我們!」

  「師傅,我們沒有那麼大的本事,遠不是那一對影子男女的對手,今夜先殺這個人間的年輕人,燒了他祭奠你!」

  天地黑暗,雷鳴陣陣,暴雨如同天河之水垂落下來。

  王煊駐足,緩緩轉身,看到了身後的幾人,再次回頭時,另一邊也被人堵住了。

  不是他沒有提前發覺,而是有感後,主動放慢了腳步,等在這裡。現在距離謫仙茶齋不是很遠了,他不想將黃銘、孔雲等人卷進來。

  長街,空曠,王煊沉靜如雕像,寬闊的街道上兩端都被人擋住去路。

  六大強者中,有兩個是腐爛人,四個中年男女,殺氣澎湃,不加掩飾,驚的雨幕都倒卷了起來,掀起陣陣濃濃重的白霧。

  沒有任何話語,到了這一刻,這六人都早已做了選擇,化成六道刺目的光束沖了過去,要絕殺那那個年輕人。

  他們知道,那一對影子男女隨時可能會回來,給他們的時間不多。

  這是昔日真正成仙了的人,是從很多競爭者中殺出來才崛起的,都有強大的意志,今夜豁出去,不在乎生死。

  當然,最為關鍵的是,他們有真正的實力!

  大雨中,七道身影遭遇,激烈搏殺,在雨幕中,有血水濺起,有低沉的吼聲震碎附近大樓的玻璃!

  在這現實世界中,一切超凡者都被最大限度的壓制了,他們不是絕世人物,不可能動用得了殘餘的規則,但依舊可以超凡之力扭曲空間,無比可怕。

  他們屬於絕世強者的門徒,已經算是很靠前的梯隊中的超凡者!

  黑夜伴狂雨,長街上,七道身影太快了,同時無比的凌厲,動輒一腳落下就踏斷寬闊的道路。

  今夜,超物質但凡釋放,就會剎那消散開去,這是舊約和羽化幡以及養生爐共同出現過的結果嗎?王煊嚴重懷疑,提前體驗到了超凡寒冬黑夜到來的可怕環境。

  他發現,一拳打出去,本應無比絢爛的拳光,今夜沒有那麼刺目了,更多的是近身搏殺。

  在這種大環境下,他們還有驚人的破壞力,足以說明了實力的強悍。

  一個接近腐爛的男子,如同魔猿在暴雨中橫空而起,向著王煊踏來,王煊四面都被封堵了,只能以拳,以手臂等格擋。

  砰砰砰……

  接連六腳落下,那個人凌空而行,力量巨大無比,讓王煊的手臂和手掌都微麻了。他雙目深邃,暗自驚異,這不愧是長駐現世的成仙者,儘管神話消亡了,他們也同時在腐爛中,但依舊有著比其他超凡者更驚人的力量。

  他退無可退,那就前進,和所有人硬撼!王煊衝起來了,身在夜空中,向著那凌空不斷攻擊他的人發出最猛烈的反擊。

  對方有血勇,在搏命,盡最大程度的動用超物質,向王煊衝擊過來。

  「轟!」

  兩人在半空中,全力以赴的一次大碰撞,超凡波動有些可怕,王煊墜落了下去。而那個人身上半腐爛的血肉,全面炸開,成為一具白骨架落在地上,踉蹌著。

  「師兄!」終於有人出聲,另一個半腐爛的人拼命沖了過去。

  大雨中,沒有人喝斥,也無過多的話語,雙方都在搏命,王煊沒有一絲保留,想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生死搏殺,檢驗自身。

  璀璨刀光如虹,突兀的爆發,照亮夜空!

  有一個紫發中年女子,目光凌厲無比,蓄勢很久,養了很長時間的殺生刀出鞘,帶著刺目的光華,蒸乾雨幕,讓閃電都暗淡了,向著王煊劈去,像是一掛彗星划過雨夜。

  王煊的雙手化成了淡金色,手指間刀氣激射,兩條手臂連帶十根手指都仿佛演變為長刀。

  他避開對方的刀鋒,側擊女子的殺生刀,震的刀體劇顫,嗡嗡而鳴,刀上的殺氣在減弱。

  在間不容髮間,王煊欺身上前,手掌多次與那長刀碰轉,鏗鏘震耳,快到不可思議,兩人像是兩道光在糾纏,在移動,連戰場中的幾人都有些參與不進去的感覺。

  在刀光中,兩人激烈搏殺,幾乎化成了一個人,要分不清那兩道光影了,實在太猛烈與迅疾了。

  噗的一聲,王煊的右手划過,將女子的持刀的手臂劈的斷落下來,血液暴涌。

  與此同時他一腳側踢,將那女子踹飛出去數十米遠,在此過程中,那個女子全身骨頭噼啪聲作響,幾乎全部斷裂,元神都被震開了。

  仔細看,女子身上出現一個巨大的血洞,整具身體幾乎斷為兩截,砰的一聲摔倒在長街上。

  她的雪亮長刀被王煊奪在手中,在錚錚的刀鳴聲中,刀光璀璨,極速飛了出去。

  那女子原本要掙扎而起,甚至元神要凝聚出來,去撲殺王煊,可是已經晚了。

  凌厲的刀光飛來,長刀戳進她的頭部,將其元神和肉身一齊釘殺!

  地面,一個金屬井蓋正好掀開,周青凰拉著顧明霞剛從地下回來探風向,結果頓時看到這一幕,被近在咫尺那戳穿的頭顱濺起的血液染紅了衣襟,連臉上的都有滾熱的血落下。

  「啊……」兩女失聲驚呼,太突然了。

  長街上,王煊搏殺,又是凌空一腳,將另外一個半腐爛的強者踢向半空中,身上的血肉炸開,飛離骨架。

  王煊跟進,一拳落下,整具骨架都被他的拳頭轟擊的爆開了,在雨幕中飛散!

  長街大戰,雙方殺到白熱化,沒有人開口,有的只是生與死的最後對抗。

  感謝:浪跡天涯、夢田daddy、貓小染、做夢,有的書友是前段時間成為的盟主,差點遺漏。還有,dydydad又多次發盟主。謝謝各位。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