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神話慘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離開舊土,進入宇宙深處,有意思啊,在這個時候,還敢脫離那對夫妻的庇護,到處亂跑,想釣魚嗎?」

  舊土,外太空中,惡龍游弋,他想的很多,第一時間認為這是個局,那一男一女拋出香餌在釣他。

  「既然是香餌,很可口,為什麼不吃呢?去查,他去了哪裡,找人給他『安排』上!」惡龍嘶啞的聲音響起。

  他很冷靜,不介意吞了餌,折斷釣鉤,顯然他不是孤家寡人,有十分強大的陣營聽從其調令。

  甚至,現實世界中,有些事也瞞不住他,時間並不是很久遠,他就得到了想要的信息。

  「比鄰星b、新星所在宇宙、密地,呵呵,原來是跑到那顆荒蕪了很長一段歲月的獸場去了。」

  ……

  密地,這顆星球再次浮現在大屏幕上,對王煊而言,熟悉又陌生。他在這裡正式崛起,雖有各種流血戰鬥,面對無盡的怪物,以及其他星球的對手,異常危險,但他也是在此地踏進超凡領域。

  終於,他們的戰艦臨近了,現在這顆超凡星球和以前不同了,不再被色彩斑斕的超物質所覆蓋,沒有再強烈的干擾戰艦……

  王煊道:「穩妥起見,還是不要降落了,老青你就等在外太空,我坐逃生艙下去找人。」

  青木搓手,道:「第一次來密地,也可能是最後一次了,如果不登陸,實在太遺憾,我還是陪你下去吧。」

  「我是怕你有危險,下方那頭老狐當初多半是地仙,強橫的離譜,現在被震落的話,估計也很不好惹。」王煊確實要防著點,最起碼,對方當初信誓旦旦說會送兩女很快回來,結果始終不見影子,食言了,是敵是友很難說。

  「沒事,我先放下去一批『探測蜂群』,檢測這顆星球的虛實,如果沒有超物質干擾源,那麼身為艦修一脈的副門主,我的用處很大,可以幫你御艦戰鬥。」

  青木辦事還是很老練和穩妥的,第一時間放出許多小型飛行器,類似蜂鳥,梭鏢等,各種類都有,屬於「探測蜂群」。

  「經檢測,超凡輻射很弱,意味著超物質極其稀薄,沒什麼大的影響了。」青木收回「蜂群」,確信沒問題。

  王煊出神,超凡星球也枯竭了,規則斷裂,超物質消散,曾經的神話之地居然在短時間內走到這一步。

  「上一次,的確是迴光返照,正如白孔雀所言,屬於燭火熄滅前最後一次閃耀。」

  他俯視這顆星球,很難想像,昔日,超凡之力驚天動地,至強者徒手就可摧毀星球,可是,一旦落幕,神話竟又是如此脆弱,一切偉力都不見了,寂滅了。

  「清菡,吳茵,好久不見,我接你們來了!」他心緒起伏,終於要再次見到熟悉的人。

  青木很謹慎,並未直接降落,掃描外太空,檢測地表,查找異常,避免失誤以及有意外等。

  「有一艘……飛船!」不久後,他吃驚了,立刻嚴肅了起來。

  「怎麼回事?」王煊也露出訝色,居然還真出現了異常。

  青木快速調取畫面,浮現清晰圖景,那不是一般的飛船,樣式有些熟悉,和古飛船相近。

  不過,它並不陳舊,冰冷的船體流動著金屬光澤,其設計有些像機械鳥所在的那艘古飛船。

  「它距離不是很遙遠,像是一顆衛星在環繞密地飛行。」青木開啟能量盾,怕被突然襲擊。

  「除了它外,還有金屬碎片,以及骸骨,那是……飛龍的屍體嗎?」他震驚了。

  在那艘飛船環繞密地飛行的軌道相鄰處,還漂浮著一些東西,有銀色的大鳥屍體,有飛龍的殘骸,有破碎的飛舟,還有斷掉的巨大飛劍……雜七雜八的東西較多。

  「曾有一群超凡生物,和那個飛船發生衝突,慘敗。」

  那些漂浮的屍體和武器等,一看就屬於神話文明,所謂的大型飛舟,銘刻著符文,屬於神魔的手段。

  他們著實有點慘,被科技文明消滅了,血染太空。

  這是什麼時間段發生的事,古代,還是近代,亦或是不久前,無法判斷。

  「它……來了!」青木神色變了,頗為緊張,那艘飛船在向他們靠近,他有點忍不住了,想先一步開火。

  「別,它的火力與防禦等級遠超我們這艘中小型飛船,不見得能打得動它。」王煊讓他穩住。

  但是,他最好了最壞的打算,爐蓋在手,超凡飛舟祭出,萬一對方帶著濃烈的惡意而來,無情下手,他準備動用至寶。

  果然,那艘樣式復古,但是艦體並不陳舊的飛船有恃無恐,就這麼直接臨近了,不怕青木開火。

  青木嘗試傳訊,和對方通話,可那艘飛船根本沒什麼反應。

  「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幽靈飛船吧?」青木心頭一沉,想到了關於深空中的一些傳說。在宇宙中,某些未知而死氣沉沉的飛船,有時候表現的很可怕,哪怕是飛船殘骸也極其危險。

  它到了眼前,比這艘中小型戰艦大上四五倍的樣子,依舊寂靜無聲,甚至可見飛船上染著血。

  王煊蹙眉,難道是舊地外太空古飛船事件的重演?他現在還真不怵。

  無限接近後,王煊他們的戰艦中,突兀地出現幾道身影,而青木對此卻是無知無覺,還在那裡盯著大屏幕呢。

  這是直接入侵,無視艙壁,居然直接降臨在主控室中。

  王煊盯著他們,幾人都是類現代服飾,反正和古代的著裝不符,有男有女,看起來都還算年輕,沒有超過三十歲的,最起碼外表如此。

  「你能第一時間感應到我們,著實不簡單,你想改變人生嗎?」一個銀髮青年直接開口,當然,這是以特殊的的精神在傳音,而非什麼共通的語言。

  「你想改命嗎,你將因此而見證一個多姿多彩的大世界。」他繼續開口,上來就突兀地說出這種話。

  「怎麼改命?」王煊平靜地面對,直視幾名年輕男女,而在此過程中,青木依舊無覺,他像是脫離在這個場景之外。

  銀髮青年點頭,道:「很好,你沒有什麼廢話,沒問我們什麼來歷。自然是我們幫你改命,可實現你心中的願景,實現你的理想。」

  短,還有另外一小章。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