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生個超凡後代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小狐仙尖叫,它將元神探出飛船外,感覺如夢似幻,這樣的速度比駕馭她的法寶快多了。

  「我這是要成仙了嗎?古人所說,身入青冥,罡風煉體,采九天之精氣滋身養神,為成仙做準備,其實就是進宇宙中,搜羅各種奇異能量罷了。」

  小型戰艦衝破大氣層,離開密地,途徑飛船基地褐星,但並未停留,徑直趕向蟲洞那裡。

  趙清菡、吳茵坐在飛船中,看著處處都是科技感的布局,盯著大屏幕上的深邃星空,她們知道,終於要回家了。

  不過她們還不知道新星之變,她們的家人都隨艦群離開了,駛向未知的宇宙深處。

  「御劍沖霄,連破九天,一日游遍瑤池、不周山,也不過如此吧。」馬超凡看什麼都新奇,很想鼓搗下這艘飛船。

  王煊趕緊制止了它,他可不想發生深空事故。

  青木糾正,道:「錯了,這是御艦沖霄,橫渡星海,比飛劍快多了。」

  「青木大宗師,謝謝你來接我們回家!」吳茵笑著開口……

  「別這麼稱呼,我都想跳船了!」青木嘆氣,這種稱謂讓他覺得羞臊,現在一船人都是超凡者,就他還是個凡人。

  甚至,連那頭走路時扭著細腰的小狐狸,都超凡四段了!

  青木有些迷茫,這是怎麼了?身邊皆超凡,唯吾不忘本,凡身依舊在。

  他清晰地記得,當初吳茵和她叔叔吳成林一起去舊土請陳永傑出和他一起出山探索密地的事,現在連這個女子都是超凡者了。

  青木惆悵,這讓他情何以堪?

  馬超凡湊過來,道:「想超凡還不簡單,以後,你當我的御用馬夫,這船我徵調了,當馬廄用,我幫你……」

  「小馬,再給我去拿兩包薯片。」小狐仙舒服地坐在那裡,吃著各種不健康的食品,感覺味道好極了。

  「好嘞,姐!」馬超凡很勤快。

  青木話都到嘴邊了,想問一問它,怎麼讓他快速晉升超凡領域,結果發現這匹馬的地位似乎不高,他頓時不想伺候馬三段了。

  王煊安慰他,道:「老青,別急,現在給你挖地基呢,築基越是堅實,以後房子蓋的越高,也像是那彈簧,壓的越緊彈的越遠。」

  奶茶的濃香飄來,趙清菡和吳茵坐在一起,一邊聽歌曲,一邊在選影視劇,回歸現代都市生活。

  脫去古代衣裙,換上現代服飾,兩人華麗蛻變,如果回到城市中,自然是回頭率百分百的女孩。

  「王煊,你們什麼時候結婚啊?我爺爺說了,在神話徹底腐朽前,超凡者生下的孩子會異常健康和聰慧,可以得到父母超凡血液的最後一次洗禮,錯過的話,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小狐仙語不驚人死不休,原本很和平和,安寧的氛圍,被她投了個深水炸彈,連喝奶茶看影視劇的兩女都被嚇了一跳。

  這場面讓青木都出神,暗自感慨,妖族就是爽快啊。

  馬超凡在那裡點頭,道:「是啊,萬一剛出生就有接近超凡的血脈,正好可以和青木大宗師一起進化,一起成長,踏足超凡領域。」

  青木張了張嘴,很想打這匹馬,他竟這麼不堪嗎?要和一個幼兒比較。

  毫無疑問,趙清菡和吳茵暗中對小狐仙傳音了,堵上了它的嘴,這是在回歸現代社會的途中,有些話不能亂說。

  這兩日,總的來說,趙清菡和王煊關係較近,但也沒有什麼過於親密的舉動,介於朋友之上,又低於戀人的關係。

  「哎呀,我最愛看的《完美世界》,積攢了這麼多劇集,真是太幸福了。」吳茵開口,戴上耳機,開始享受新劇情。

  這部劇從少年出大荒開始,被翻拍很多遍了,吳茵很喜歡最新的一部,一時間沉浸在當中。

  趙清菡則在看《遮天》劇,也是追新番,看的十分投入,她最喜歡狠人大帝這個角色,偶爾和吳茵有交流。

  「趙趙,陪我一起完美世界。」

  「不,你來和我一起看遮天。」

  兩人追劇都在討論與爭執,和平日她們冷靜處理家族和公司事務的氣質完全不一樣,生活狀態中的她們非常青春跳脫。

  最後,這種爭執連累到了王煊這裡,被追問道:「王煊,你喜歡看完美世界還是愛看遮天?」

  「我最愛看聖墟!」王煊果斷回應道,然後又趕緊補充:「都是一個人的作品,沒必要相愛相殺,我覺得,真要起紛爭的話,就一起組團去打作者好了。」

  青木悠悠開口,道:「除非作者是一位超凡者,不然都過去一兩百年了,上哪裡去找他?」

  簡短的爭執後,飛船中又安靜了,喝奶茶的喝奶茶,追劇的追劇,王煊則透過大屏幕看著無垠的星空。谷

  這浩瀚的宇宙有著太多的秘密,沒有誰能探索到盡頭,他很想去那些新奇的世界走一走,看一看。

  比如,有龍和巫師的世界,有俠客和武道聖者的世界,或許,當神話遠去,那些接近超凡、屬於低武的世界,才是他以及不少超凡者的最好的選擇。

  但他又搖了搖頭,他是一個現代人,雖然兒時有武俠夢,對劍仙傳說感興趣,但是,人終究要活在現實中。

  就如同這超凡大退潮,神話世界不過是一場大夢,連列仙都要夢醒了,在這個時代,他去求索這些東西,去踏足那些星球,能有什麼意義?

  「大宇宙糾錯,打破了所有夢境,喚醒所有沉睡的以及裝睡的人,我是想續夢嗎?我所追求的最終會是虛無飄渺一場嗎?」

  王煊放空思維,眼中只有星空。

  等他回過神來發現,青木在研究星圖,小狐仙在吃各種膨化食品,馬大宗師則變成醉鬼了,偷喝了很多好酒。

  平日幾乎不抽菸的他,來到一間靜室,默默點燃,接回趙清菡和吳茵後,短期內他失去了方向。

  關於超凡路,他必然要走下去。可是,為什麼總有種預感,在大宇宙面前,他個人的力量會顯得十分渺小,探索所謂的真實的源頭,在未來能成功嗎?為何有種前路暗淡,未知,一切不可預測的荒寂感?

  房門被打開了,吳茵走了進來,換了一身白色的練功服,很寬鬆,但依舊能體現出她的好身段,腰肢纖細,雙腿筆直修長,但該豐滿的地方此生不會弱於任何一位熟人。

  她長發自然披散,面孔非常精緻美麗,平日笑時頗有些妖嬈,但現在沒什麼笑容,只看了一眼王煊。

  她徑直走了過來,不抽菸的她也取出一根,直接點燃,吸了一口後嗆到自己了,一個勁兒的咳嗽。

  王煊從出神狀態回歸,看到她這個樣子,有些想笑,幫她奪了下來,掐滅了香菸。

  這次重逢,吳茵和他交談比較少,和當初離別時不太一樣,如今非常內斂,連小王這兩個字都沒喊過,只稱呼全名。

  「喂,我不主動和你說話,你和我的交流就變得這麼少了?」吳茵開口,一副鄙視他的樣子。

  王煊道:「我是想和你說話啊,但看你在追劇,享受回歸的狀態,就暫時沒打擾你。」

  吳茵白了他一眼,道:「你是想避嫌吧,你和趙趙是不是確定有什麼狀況了?」

  「清菡一直很冷靜,理智,我和她聚少離多,交集有限,始終缺少更進一步的迸發感覺,未來會怎樣,我也說不清。」王煊掐滅了煙,不喜歡這種味道。

  吳茵瞥了他一眼,道:「你也是過於理性了吧,你是覺得,神話消亡後,一切歸於正常,以後會有各種可能和變數,看不清前路吧?」

  「說不好。」王煊搖頭。

  吳茵道:「我看你們兩個,像是有什麼,又像是沒什麼,有些客氣和生分了,你不會主動一些嗎?」

  「順其自然吧。」

  「我是個感性生物,謝謝你在密地不顧自身安危去救我!」吳茵說道,然後站起身來,走到近前,給王煊來了非常熱情而有力的擁抱,一時間沒有鬆手。

  王煊很意外,坐在那裡,雙手不知道怎麼放才好,最後輕輕放在她的腰肢上,心有波瀾起伏。

  「你想說什麼嗎?」吳茵問道。

  「快被你憋死了。」此時,他感覺到的只是她身體的柔軟,屬於被動包圍狀態。

  砰!

  吳茵用雪白的拳頭砸在他的頭上,快速鬆開,臉略微有些紅和發燙,覺得王煊心中肯定在用大吳稱呼她。

  稍微平復心緒,她快步向外走。

  她剛打開房門,就發現趙清菡走到門外,來到了這裡。

  「有煙味,你抽菸了?」趙清菡驚訝地問道。

  吳茵回頭看了一眼,道:「王煊在抽菸,你去將他憋死吧。」她轉身離去,繼續追劇。

  趙清菡也是怎麼舒服怎麼穿搭,在飛船上是一身運動服,更是難得的扎了個馬尾,清爽,乾淨利落,瑩白的瓜子臉極美,她看著兩支熄滅的香菸,又看向王煊。

  「你以前不吸菸,怎麼了,在想什麼?」她坐了下來,某些禮儀習慣成自然,即便是平日休閒時光,她也坐姿優雅,長腿盡顯美感。

  王煊道:「我長時間沉浸在修行中,吸一口煙,想感受下紅塵煙火氣。」

  「警報!」青木拉響警報,他們接近蟲洞了,那裡一片狼藉,各種血液,還有飛船殘骸遍布,景象有些可怕。

  感謝:滷鴨,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