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忍不住摸狗頭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究竟是巧合,還是說你們也是一部連續劇,我來時才上演,展示給我看?」王煊的臉色從未有過的凝重。

  界壁那一邊,「兇殺案」現場的人能看到他嗎?

  此時,隨著「兇手」拖走停止哭泣的「屍體」,那邊安靜了下來,火堆只剩下餘燼中微弱的光,以及裊裊輕煙飄起。

  王煊靜立不動,默默思索,特殊的內景地都說是最大的機緣之一,更是超凡誕生的源頭之一,也是先民能在萬類競逐中超脫出來的底牌,但是,他為什麼覺得有些不安?

  他轉身離開,不想呆在界壁這裡了。

  接下來,所有人都在「盜取時光」,王煊修行各類經文,重點參悟幾部至高典籍,但是,對於踏出神話邊荒區域,闖出現有的理論範圍,他依舊沒有頭緒,很難邁出那一步。

  縱然數部至高經文都擺在眼前,他也無法可施,十二段似乎不應該存在,超出了這些經文的範疇。

  最後,他又開始練金蟬功、化蝶法、螻蟻望龍篇、羽化返源經,他對這些可以讓人脫胎換骨的功法很看重。

  因為無論在什麼境界,練這些特殊的蛻變之法,都能讓人完成一次涅槃,實現生命本質的提升。

  但是,這種奇功很難練,尤其是王煊將數種功法同練,野心勃勃,想要實現最為驚人的一次新生。

  內景地中,不同境界的人感覺渡過的時光也是不同的。

  很難說清究竟過去了「多少年」,王煊睜開眼睛,站起身來,體悟自身變化,感覺幾種經義在交融,這次大概率不會出成果……

  他輕語道:「我倒是要看一看,我若是徒蛻變,會發生怎樣一種質的變化。還有這裡,當神話徹底腐朽後,是否依舊有超凡物質飄落?」

  內景地中,光陰流逝,伴著青木一聲低吼,他喜悅到顫動,在那裡施展大金剛拳,虎虎生風。

  「我超凡了!」他激動無比,人生的一個夢想,在神話末年實現了,他終於踏足這個領域中。

  外面,他的肉身和精神共振,也在被超物質滋養,發生變化,他滿身都是汗液,激烈的新陳代謝,讓他濕漉漉。

  「大叔變大哥了!」小狐仙開口,看出青木的變化,踏足超凡領域,這是質的改變,生命層次的拔高。

  現在的青木,如同逆生長,曾經他很羨慕王煊脫皮,這次輪到他自己了,臉上有皮脫落,讓他成為二十七八歲的青年。

  「嘿,我也是馬四段了!」馬超凡遍體金光,它這種賣相確實很脫俗,比神話中的天馬還稀有,金色羽翼流動電光,獨角上閃爍著深奧而繁複的雷文。

  「你還是個弟弟!」小狐仙俯視,她依舊穩穩地壓了馬超凡一頭,她踏足五段領域中。

  她認為,這次能夠順利而快速的突破,和王煊內景地中這類接近真實的物質有關,對元神以及外面的肉身無比重要。

  趙清菡來到四段領域,她的天賦確實很強,原本為了保持好身材而修行舊術,現在她竟有了這樣的成就。

  吳茵兩段,心滿意足,她可從未想過能走到這一步。她最大的心得體會就是,皮膚越發緊緻,身材曲線弧度更驚人了。

  內景地中,光陰又流轉了「半年」,超物質開始變少了,王煊知道,這裡要關閉了,他帶著幾人飛離此地。

  「王哥,十二段了嗎?」馬超凡問道,頗感興趣,想問一問王煊破限後再不斷破限,到底什麼感受?

  王煊搖頭,道:「沒有。」

  馬超凡頓時哦了一聲,道:「我們都突破了,只有內景地之主原地踏步,沒什麼長進啊。」

  小狐仙鄙視它,道:「你知道十二段是什麼層次嗎?古往今來,很有可能從來沒有人踏足過。最起碼我爺爺說,他不知道有人走到過這種領域中,那已經在神話理論之外了。」

  「這麼厲害?」馬超凡終於意識到,這個果位多麼的高不可攀,目前還是一朵虛幻的花,疑似從未有人採摘到。

  「超越神話,不存在的境界,你在追求這種領域?」趙女神都很驚訝,雖然是為美麗而修行,但是,不意味著她不重視超凡領域,她一旦下定決心做一件事,都想做到最好。

  「暫時試試看,我不會一條路走到黑,既然還有時間,還有曙光,我還有些想法,就想接著去驗證。」

  「超凡要消亡了,你這樣會不會……很辛苦?」吳茵說道,她和趙清菡都已經知道未來的大趨勢。

  現在她這樣說,也是在提醒王煊,這樣走下去,未來很有可能會一無所獲,擔心他有落差感。

  「回去後要做些準備,這註定是一個大時代,會有驚濤,有會巨大的變革。」趙清菡也輕語。

  「糟了,航線詭異,我們這是要去哪裡?」青木失聲驚呼,從滿滿的成就感中醒了過來,他盯著屏幕,又看向主控室,飛行很平緩,讓人感受不到飛船在遠去,但是,他們的確早已離開蟲洞,不知道要駛向哪裡。

  宇宙浩瀚,誰都不可能探索到盡頭,在星空中旅行,最為可怕的就是迷失!

  現在,他們不知道身在何方,也不知道路的盡頭有什麼,最為關鍵的是,這艘飛船的操作台面等,和他們以前接觸的不一樣。

  「出來吧,狗子!」王煊突然喝道,手指發光,朝著一個地方點去。

  那裡有個金屬雕像,像是小狗,又像是迷你的小熊,王煊感覺領它有靈性,認為它應該類似於機械鳥,屬於飛船的管家。谷

  「偶們搭嘎!」果然,它睜開了眼睛,並快速開口,一臉茫然的樣子。

  「你再給我裝,我直接捏死你!」王煊一把抓住它的狗熊頭,稍微用力,頓時讓它嗷嗷直叫。

  他威脅道:「說我們的語言,我知道,你資料庫中肯定有,再說亂七八糟的話,我讓你變成爛西瓜。」

  「逆娃拉嘎瓜!」它大眼眨動,一副無辜的樣子,依舊在那裡說著聽不到的異星語,還攤了攤肥呼呼的熊掌。

  砰!

  王煊用力,真就給爆頭了,將它給捏碎,金屬塊散落一地,迷你小熊挺屍,沒了動靜。

  「我去,王哥,你真下手啊,它死了以後,我們怎麼辦?」馬超凡嚇了一大跳。

  「你誤殺了吧?」青木也急的直搓手。

  「沒事兒,它是機械智能,也帶著超凡屬性,軀體中蘊含活性金屬,能快速活過來。」王煊盯著地面,道:「你再裝死,我準備以三昧之火將你煉化,當作材料去修補其他超凡寶物。」

  「別,我剛才走神了。」地上的金屬塊化成液態,快速重組在一起,成為憨頭憨腦的小熊。

  「真可愛!」吳茵說道,這頭小熊已經口吐人言了,它的資料庫中收錄了舊土語。

  「狗子,將權限交出來,並講出你的來歷,不然讓你徹底消失。」王煊冷淡地說道,恫嚇小熊,給它施壓。

  趙清菡則在摸「狗頭」,溫和地安慰它,道:「不要撒謊,他是魔修,不然真會將你煉製成他的戰靴。」

  「我臣服,我服輸!」小熊很乾脆,放棄反抗了,然後就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放開機械之心,將權限交出。

  王煊獲取權限後,又讓青木、趙清菡、吳茵也都獲取,最後摸了摸小熊的頭,道:「別不高興,你比厲害的多機械鳥,大狼狗,我都教育過它們。」

  「行吧,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小熊服帖,眨巴著大眼,開始賣萌。

  啪!

  王煊拍了它後腦勺一下,他不吃這一套,主要是機械鳥沒給他留下好印象。

  「別打了,多可愛的小熊,別人養小老虎,養熊貓,我養一隻金屬小熊,多好玩。」吳茵說道,笑嘻嘻。

  「返航,去新星!」王煊說道。

  小熊搖頭:「回不去了,離開前,我們正在被追殺,衝動那邊有大批的戰艦,混戰呢,現在調頭的話我們會被打成殘渣。」

  「現在要去哪裡?你該不會想坑我們吧?」青木冷聲道。

  「我將權限都交出去了,生死掌控在你們的手中,怎麼敢,現在我們要去一片宏大的戰場,關乎超凡,關乎未來。原本這艘飛船也是要趕往那裡,跨域征戰。可是我們綠嵐星的人被沿途截殺,船上的最強者更是被一頭深空幽靈幹掉了,我們艱難逃出來,還碰巧遇上你們擋路……」

  小熊說明情況,所以,他們就先下手為強了,沒有想到,卻被王煊反殺!

  「跨域征戰?!」王煊當即就吃了一驚,對這幾個字很敏感,當初在逝地中的經歷不會忘記,老陳和徐福將來可能要為他背鍋。

  「遠嗎?」他快速問道。

  機械小熊一副憨厚相,告知情況,道:「很遠,要離開這片神話大幕所統馭的地界,出現在遠方的全新文明所在地。」

  王煊心動了,想去看一看,但是飛船上有趙清菡、吳茵、青木等人,不宜跟著他一起去犯險,要是能將他們送回去就好了。

  「停下來,找個地方藏身,等蟲洞那裡安靜了,我們返回。」

  「大概,停不下來了,後方戰艦群出現,我們……只能逃!」小熊急了,銀白飛船掃描到了遠方的情況。

  王煊蹙眉,道:「那行,先避險,逃出一段距離後,等風頭過去再返航。」

  小熊弱弱地開口:「很有可能無法避開,他們本就是在追殺我們,要為他們的同伴報仇,周邊屬於他們的勢力範圍,如今大概只能向前,再次穿越蟲洞,逃向那片宏大的戰場方向,尋求庇護。」

  「你們到底做了什麼?」趙清菡問道。

  小熊心虛,道:「和他們意外相遇後,我們先下手為強,幹掉了他們四艘大型戰艦。」

  這口黑鍋背的,讓馬超凡都忍不住亮蹄子了,連小狐仙都伸出了她肉呼呼小爪子去摸狗頭了。

  趙清菡和吳茵也是無言,原本還想養只特殊的金屬寵物呢,現在看熔掉算了!

  「選擇最優路線,避開他們,快!」青木催促,因為飛船已經報警,發現敵蹤,很有可能被鎖定與攻擊。

  「那就先跨域吧,脫離這片神話地界,擺脫惡敵,前往新宇宙,按照原路線去那片神秘戰場。」小熊拍板。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