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至寶對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咚!」

  不朽之地,大結界被打穿,至高規則蔓延,方雨竹在出手,祭出至寶,那枚鐲子化成璀璨神虹,焚燒著,讓大結界對應的外太空中,各種隕石以及行星等都在墜落!

  超絕世打出了真火,平和如方雨竹,也都殺氣沖霄!

  當的一聲劇震,黑底布滿晶瑩白色光點的手鐲,和宇宙同色,漆黑中繁星點點,直接撞在逍遙舟上。這一刻,至高規則浩蕩,諸神奔逃,不朽者喋血,大結界下無數神明恐懼和哀嚎。

  方雨竹一個人在對抗超絕宮和勾陳帝宮兩大鼻祖,幕天鐲轟擊逍遙舟,這是超絕世間的生死搏殺。

  遠處,道家與佛門聯手拿下神明宮,處境並不是多好,至寶居然反噬,若非兩家高手眾多,實在強大,險些就有佛血和道血染紅大結界。

  另一邊,不朽傘也在掙動,兩道影子手持舊約承載物,幫助妖主妍妍鎮壓,誰都沒有想到,到手的至寶又激烈轟鳴了,要掙脫離去。

  最為關鍵的是,至寶生命池也出現了,早先似友非敵,但是現在卻突然轟落下來,正是因為它,誘使神明宮和不朽傘作亂。

  「生命池,我掏空了你,看一看你當中到底藏著什麼鬼東西!」

  影子夫婦怒了,心疼妖主妍妍持續咳血。

  他們將舊約承載物纏繞在不朽傘的傘杆上,沖天而上,顯化出真身,直接輪動漆黑的大傘,殺向生命池。。

  這地方被打爆了,一片混亂。

  關鍵時,羽化幡也顯現蹤影,有恐怖的光華傾瀉,要謀奪第二件至寶到手!

  「誰敢作亂,我亦有至寶!」張道嶺滿頭黑髮飄舞,眼神凌厲無比,手持銅鏡,逼視諸神。

  他在另一片戰場,身邊有冥血跟著,兩人滿身是血,被頂級的神明和不朽者包圍了。

  老張不是說說而已,手中鏡子爆碎,最後只剩下一小片,有至寶的氣息,被他用兩根手指頭夾著,像是捏著飛刀般。

  嗖!

  他投擲出去,領頭的幾位神明中,一位幕天境界九段的高手,被他一刀洞穿眉心,元神被斬殺!

  眾人震撼,到了這個級別,哪個至強者能夠被直接滅殺?無不是連番大戰後才有結果,很難一個照面就被屠殺。

  現在,有至強神明的主身被人一刀斬了,偏偏他還嚷那是鏡子。

  「圍殺他,那柄斬神飛刀,消耗極大,他這樣秒殺至強神明,自身氣息也弱下去一些了。」有不朽者喝道。

  嗖的一聲,鏡子殘片,扭曲時空,再次出現在老張的兩指間,他逼視眾神。

  「別亂動,我手中也有至寶!」冥血教祖喝斥道,在他的十根指頭間,夾滿鏡子碎片,也被當成飛刀捏呢。

  諸神眼神異樣,而後……齊動,並沒有被鎮住,轟隆一聲,全都殺了上去。

  騙誰啊?幕天鏡碎片,就那麼幾塊而已,怎麼可能都落在他們兩人手中,所以諸神和不朽者要一起滅了兩人。

  「你們這群毛神,不知道張教祖是誰吧,我從來都是一個人可以打數十個你們,隻身面對爾等又何妨!」

  張教祖發威,全身發光,如果王煊在這裡一定會認出,老張動用的至強體術正是他早先得到的五頁金書上記載的搏殺術。

  老張全身金光大盛,像是一頭人形的怪物,橫推了過去,舉手投足,儘是殺式,再加上神通術法自動從他的身上冒出,頗有無匹之勢。

  「想圍毆我們,問過我了嗎?殺!」此時,冥血教祖的九大真命齊出,而後又化成一大群冥血,接著,又化出成堆的老張。

  張教祖感嘆,別人都冒充冥血,也是應該的,這傢伙不冤,他沒事兒的時候肯定也經常化成別人。

  此際,冥血教祖們,還有老張們,衝進諸神中,在混戰時,全部華麗的變身,成為不朽者,成為神明。

  儘管到了這個層面,至強者有手段可以分辨真偽,但終究要消耗掉一部分精神。

  「小張,老冥,我來了!」大方士徐福出現,手持半成熟的至寶——時空鐧,扭曲了整片天地,模糊了時光。

  剎那間,諸神喋血,有神明直接就被打沒了。

  但是,徐福才加入戰場,也遇上了麻煩,他寒毛倒豎,不遠處有一道光輪飛來,和時空鐧撞在一起,這裡有另一件半成熟的至寶。

  咚!

  遠方,最激烈的戰場,方雨竹周圍儘是羽化神竹虛影,漫天金色光雨,她催動至寶,再次硬撼逍遙舟。

  在那寶舟上,除了超絕宮和勾陳帝宮的兩大超絕世外,還有其他至強者跟隨,立身至寶上,共同催動。

  儘管如此,這一次幕天鐲飛來後,還是讓他們心顫,那像是一片漆黑的宇宙帶動漫天星斗直接砸過來了。

  轟隆一聲,逍遙舟動盪,被砸的飛了出去,險些傾覆,有兩名至強的不朽者墜落了出去。

  噗!

  至寶的光芒照耀外太空,諸天星河在它面前都無比暗淡,那兩位至強者連哼都沒有哼出,就爆碎了,元神和血肉都被至寶之光震散,形神俱滅。

  「逍遙舟,無處不可去,世間至高速度,可追溯時光倒流,以此鎮殺她!」兩大鼻祖驚怒,全力搏殺。

  然而,在這番交手中,他們的口鼻都有血跡流出。

  「她怎麼會這麼強,直追那個瘋子,和他站在同一個高度不成?!」兩人有些難以置信。

  大結界中,羽化幡不時隱現。

  更遙遠的域外,有一個瘋子手持人世劍,一點也沒有瘋狂之意,相反,眼神無比冷冽,渾身的血氣翻騰,簡直可以淹沒一整片大結界。

  他在無聲的接近,血氣內斂了,一人一劍跨域而行,接近那片正在激烈大戰的大結界!

  ……

  不朽之地,大戰驚天動地。現實世界,凡人無感,神話強者卻顫慄,完全是兩種不同的反應。

  一彎新月下,荒山之上,瓦礫,蒿草,青松,清泉,很幽靜,姜清瑤背負仙劍,站在養生爐之畔,遙望星空深處。

  「果然又加速了,估計只剩下數十天了,神話將不復存在,永寂!」她輕聲嘆道。

  王煊倏地睜開眼睛,聽到她的話語,終結之日快到了,提速這麼猛烈嗎,上一次聽聞還有三個月左右呢,將近百日。

  現在,按照劍仙子的推斷,只剩下四五十日了,一個半月的時間,超凡消退的太快,不給任何人機會。

  早先的所有判斷都錯了,誰都沒有預料到,仙道崩塌的這麼恐怖,讓人措手不及,就要完了。

  「你怎樣了?」縮小版劍仙子湊過來小腦袋,看著王煊滿身焦黑下露出的部分新生肌膚,有些嫌棄,道:「你屬蛇的嗎,每次見你出關都脫皮!」

  「十三段大圓滿了,但我嘗試衝擊逍遙遊,結果沒進去,反被我的新元神所阻,古怪!」王煊皺眉。

  這個結果確實太出乎他的意料了,破限的生物,十段以上的生靈,想進逍遙遊的話,一步邁出,就能破關。

  然而,他體內最深處,元神、血肉、內景地相對應的三粒光點,劇烈震動,釋放的力量,遠超他的外部的元神和血肉以及內景地。

  這叫什麼事?蟄伏的光點更強,比十三段元神和肉身更可怕,但始終沒有蛻變出來,而且還阻路。

  「果然,你踏上了歧路!」小東西起鬨,再次嚇唬他。

  「應該不是壞事才對。」姜清瑤開口,她是真的頗有感觸,道:「我以十一段之資,踏族逍遙遊領域,已經算是這個神話時代少數幾人之一,因為,人世間這個大境界從來沒有過十二段,而你現在居然十三段圓滿了。」

  這件事如果傳出去,恐怕諸神、列仙都會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這簡直沒有道理。

  劍仙子道:「你在這條路上走下去,看一看三粒光點最終會怎麼變化。我覺得再一再二不再三,養生爐讓你外部枯竭的元神、血肉、內景兩次新生,第三次應該不至於了,不可能始終違背常理。」

  小東西睜大眼睛,道:「那豈不是意味著,十三段還不是他的盡頭呢,三粒光點究竟要怎麼蛻變?」

  姜清瑤道:「按照你所說,三粒光點積澱了濃郁的精神血池的本源力量,以及其他能量精粹,這難道是真我潛意識預感,超凡寒冬過於恐怖,在準備熬過神話枯竭時代嗎,還是說,三粒光點其實在積聚最後的底蘊,準備真正意義上的涅槃?」

  縮小版劍仙子有嚴肅起來,道:「大勢不可逆,你外部的元神、血肉、內景,或許是渡劫之物,順應這個特殊的大時代,終究會腐朽,但是,三粒光點卻已在等待新生了。」

  說到這裡,小東西和姜清瑤都睜大了美目,道:「這該不會是在適應特殊的大時代吧,三粒光點就是要在那種最嚴苛的大環境下出世,然後,在萬古黑夜到來後,你或許可以繼續修行,具備超凡之力?!」

  王煊自身沒有過於樂觀,而是在認真思忖這件事。

  然後,他感受到了超凡餘韻還在震動,心頭微驚,這得是多麼激烈和殘酷的大戰,才能導致至寶對轟個沒完。

  「不知道精神血池對影子夫婦、方仙子、老張、妖主、冥血是否有用。」他想那些人試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