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吐槽大會(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布羅下來後,就是麥子上場。

  整了整衣領,麥子走上台:「我知道很多人都會奇怪,為什麼我好好的畫不去畫,非要搞這個吐槽大會。呵呵,笑話,要是我的畫好,我還用這麼做嗎?」

  笑聲起。

  麥子:「我們都知道藝術是需要獻身的,繪畫是藝術,綜藝也是藝術。達文西用生命畫出了巡禮者的葬禮,我也不介意用生命去做好一檔節目。這就叫為藝術獻身。」

  他看看君臨,然後笑道:「當然,有人可能不是這麼想,也許他過來就是想撕我。但我不得不說,君臨先生您來錯地方了。這裡是用嘴來決定勝負的,不是拳頭……哦,忘記了,您可能也比較擅長口活。」

  笑聲再起。

  君臨搖搖頭。

  這破位面的娛樂管制有點松,黃段子說出來都沒人過問。

  而君臨和麥子之間的恩怨,和德拉克斯之間的「孽戀」,無疑是最值得大吐特吐的,所以每個嘉賓上來,都要以此為由發難,吐槽一番。

  麥子之後就是克拉麗絲。

  站在台上,克拉麗絲道:「作為給君臨先生做過專訪的主持人,我必須在這裡強調一件事。麥子先生有一句話說錯了,那就是君臨先生不僅拳頭硬,口才也很強大。畢竟能夠完美回答我所有問題而不尷尬的採訪對象並不多,對於這點,我想布羅先生一定深有體會。」

  她看向布羅,她也曾經採訪過布羅,那場訪談里,布羅被她問的尷尬無語。

  於是笑聲再起,布羅做了個我已經淡忘過去的手勢。

  克拉麗絲繼續道:「雖然這是個吐槽大會,但我還是很想發揮我專業主持人的習慣,問一下君臨先生,當您受邀參加這個節目的時候,您的內心就沒有過猶豫與掙扎嗎?您確定您能控制住內心的怒火,笑面迎對麥子先生?您確定您不會一時失控,把這裡變成角斗場?如果您覺得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可以提前通知我一聲,我好提前離場。哦對了,還有布羅先生,不過通知他估計來不及,畢竟他的腿腳不怎麼靈便。」

  君臨揚聲道:「我能控制我自己。」

  克拉麗絲回答:「真的嗎?我不信。」

  ————————————————

  終於輪到君臨出場了。

  站在台前,他看了一下邀請過來的觀眾,還有最遠處的提詞器。

  不過對他來說,提詞器是不需要的。

  所以目光重新回到攝影機前。

  君臨道:「很多人說我到這裡來是個錯誤的選擇,畢竟搞體育的怎麼能和耍嘴皮子的坐在一起。但如果一個不會畫畫的畫家都可以跨界,那麼角鬥士憑什麼就不能跨界?」

  「當然我也能理解某些人的做法。畢竟沒有才華的人要想上位,有時候就必須採用一些特殊手段。曾經少年時我們也做過這樣的事,因為不需要承擔什麼後果,就隨便的斥罵,造謠,發泄心中的戾氣,通過展示內心的惡來獲得關注。」

  場下爆發掌聲。

  「而如果一個以抄襲,指責謾罵,譁眾取寵成名的小人,都能上到台前,那我又憑什麼要畏懼面對大眾?」

  「哦吼!」下方再度爆發出一片鼓掌聲。

  麥子指指克拉麗絲和布羅:「他在說你們。」

  兩人給了他一個白眼。

  笑聲再起。

  君臨繼續道:「現在在網上經常有人說我和德拉克斯的故事,說我們是一對好基友,說我是躺贏人生,畢竟他是大師,而我是鑽石,我們經常聯合角斗,每次我都靠德拉克斯才能取勝。但我要說,我真的不是他的女朋友……他那話兒太大,我承受不起。」

  笑聲再起。

  君臨繼續:「但是關於躺贏的說法,我到也可以認可,畢竟有個好搭檔的確會方便很多。其實誰又沒有夢想過躺贏的人生呢?只不過夢想終究是夢想,隨著一路走來,我們都會發現,原來躺很簡單,贏卻很難。我們經常就是只做到了前面部分,做不到後面部分。」

  大家同時沉默了。

  無論是哪個位面,生活乃至是生存的壓力,都是存在的。

  君臨的說話也切中了大家的心聲。

  「然而最可怕的還不是這個。你們知道是什麼嗎?是你發現就算你不躺,就算你爬起來努力辛苦的去拼搏,你依然贏不了這個世界。然後你會發現,我還不如回家躺著,然後繼續等待奇蹟。」

  場中再度掀起鼓掌聲。

  君臨回頭看看麥子:「如果你願意回去好好躺著,我可以給你機會。」

  笑聲再起。

  「但如果克拉麗絲小姐也願意躺,我會毫不猶豫的拋棄你。」

  「哦!!!」歡呼聲四起。

  克拉麗絲無奈搖頭。

  ——————————————————

  場上,君臨還在滔滔不絕的說著。

  君臨的口才本來就很好,在有備而來的情況下,現場氣氛又已經被預熱調動,所以時不時就引來掌聲連連。

  隨著一通吐槽完畢,君臨漸漸感受到一絲異樣。

  那是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狀態。

  君臨能感受到,現場觀眾好像隱隱的有些東西和自己連接在了一起。

  一如伊恩弗萊克絲。

  信仰之力。

  不多,只是寥寥數人。

  下了台,坐回位置上,君臨循著這感受,找到為自己提供這份信仰之力的觀眾。

  他很快就注意到,這幾人竟然都是女性,她們看自己的眼神,滿是期待與仰慕。

  唔,這是收穫了幾個仰慕者嗎?

  可是不對啊。

  伊恩對自己可是極度反感的。

  如果說仰慕會提供信仰之力,理論上到是說的過去,可伊恩算什麼。

  等等!

  難道說,是伊恩表面恨自己,其實仰慕自己?

  只是她自己都不知道?

  想想還真有可能。

  人的感情是最奇特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本身就說明很多問題。

  沒準伊恩就是自以為憎恨自己,卻在接觸中暗暗仰慕上了自己——老實說以現在君臨的身份,地位,能力,獲得仰慕也不奇怪。

  可這也不對啊!

  因為如果是那樣的話,其他位面的人呢?

  在其他位面,尤其是安妮,還有那些火影忍者,都是自己忠誠的屬下,為什麼他們就沒有提供信仰之力?

  沒道理第一天命在這裡做研究,這裡就可以獲得信仰之力的。

  不,也許是反過來。

  是因為這裡信仰之力獲得的最容易,所以第一天命在這裡做研究。

  獸魂……這個位面的魔獸死去後,靈魂輕易不散,和信仰之力又有什麼關係?

  靈魂?

  君臨心中忽然一顫,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已經觸摸到了那神秘途徑的某道門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