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暗中行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錄製完節目出來,坐上馬車,君臨扶著伊恩的胸,將自己的判斷告訴麥子。

  麥子還沒有多大反應,伊恩卻是率先不好起來。

  「仰慕你?你在開玩笑?」伊恩憤怒的表情仿佛剛吃過一坨大便。

  我會仰慕這個傢伙?

  這個混蛋就是個自戀狂!

  麥子到是點頭贊同:「這的確有可能。諸神搜集信仰之力,信仰本身就是通過崇拜實現,而仰慕正是崇拜的前提。」

  「我絕不會仰慕他的。」伊恩轉過頭去。

  「是與不是,等節目播出後就知道了。時間不多,讓他們多錄製幾期。」君臨道。

  「已經在安排了。」麥子道:「最近幾天你會比較忙。」

  「閒著也是閒著。」君臨無所謂道。

  「我恐怕你閒不下來。」麥子道。

  「怎麼?」

  「有人在暗中盯著我們。」

  「誰?」

  「不清楚,不過可以肯定是衝著我們來的。目標在半個小時前出現,然後直朝這邊過來。」

  君臨一怔:「位面先知?」

  麥子點點頭。

  「難得你位面先知有這麼靈的時候。」

  「是以後都會這麼靈。」麥子笑道:「我好像發掘出信仰之力的一些用法了。」

  君臨吃驚的看他:「你是說……」

  麥子點點頭:「位面先知的範圍擴大了,消耗的積分減少了,好像只要是能為我提供信仰之力的人,我都能通過他們感受附近的一切,不過可惜,暫時只是廣度提升,精準度還不夠。」

  「會進步的。」君臨掃了眼外面,沒看到什麼可疑的人,令他驚訝的是,就連自己的敏銳直覺都未能生效。

  這意味著要麼對手有遮蔽直覺的能力,要麼就是暫時不會有任何事發生。

  事實很快證明是第二點。

  馬車一路嘚嘚回去。

  路上卻沒遭遇到任何危險與襲擊。

  這讓君臨有些遺憾:「你確認不是當地負責盯梢我們的士兵?」

  他問麥子。

  麥子搖頭:「源國盯咱們的人一共十二個,兩個大師階,八個鑽石階,還有兩個黃金階負責跑腿。他們的盯梢只是例行公事,甚至會和我們打招呼,沒必要藏著掖著。我說的那幾個,連源國的人都沒發現他們的存在。」

  「幾個?」君臨問。

  「兩個。而且我有種感覺……應該是幻想生物。」

  「埃迪莫拉的人?」

  「有這個可能。」

  君臨想了想,道:「先不用管他們,我們把眼前的事做好。如果他們要做什麼,那就讓他們來好了。」

  伊恩冷笑:「小心陰溝裡翻船。」

  君臨回答:「那我可就期待著了。」

  不知不覺,君臨也有了一些尼古拉的習慣——他渴望有人能給自己好好上一課,畢竟這年頭,能給你帶來幫助的人,往往就是能給你帶來教訓的人。

  尤其是在已經知道有人暗中窺伺自己的情況下,要是還能被他們算計到什麼,那就有趣了。

  可惜的是,儘管是這樣,但最終什麼也沒發生。

  一連數天,君臨他們就在強化,競技和錄製節目的簡單生活中度過。

  這樣的日子一連過去數天。

  今天是君臨他們最後一次去錄製,錄製好這一期後,君臨他們基本就算完成任務,然後就可以離開了。

  和往常一樣,下午君臨來到電視台。

  首先見到的就是吐槽大會請來的編劇們。

  這些天為了給君臨他們趕稿,這些編劇們可也算是死了無數腦細胞。

  而趕完稿後還要對稿,一些想法必須提前有所溝通,以避免不和諧的事發生。

  來對稿的是布羅。

  在這些天的合作里,布羅對君臨的性子也稍微有所了解,對於傳說中君臨與麥子的「敵對」更是瞭然於胸,知道根本就是兩人搞出來的幌子。

  儘管心中鄙夷這幾個貨色為了成名不擇手段,布羅還是很有職業精神的對君臨建議道:「我們有個想法,君臨先生。」

  「什麼?」君臨問。

  「為什麼不考慮把德拉克斯也請過來參加大會呢?」

  「德拉克斯?不,不,這傢伙腦子不好,他參加吐槽大會可說不準會胡說八道些什麼。」君臨笑道。

  「我認為您沒必要在意這個。德拉克斯先生其實很有幽默天賦,您知道同樣是一些段子,不同的人說出來就有不同的效果。我們的編劇寫出了一些很有趣的段子,但是我們覺得如果由德拉克斯先生來說,效果可能會更好一些。再說這是錄製節目。」

  「讓我看看。」君臨接過本子。

  仔細翻閱了一下,不由搖了搖頭。

  不得不承認,布羅說的沒錯,有些關於身材與力量的段子,由德拉克斯來說,的確效果會更好。

  不僅如此,編劇們還惡搞式的加了一些德拉克斯對藝術的理解。

  幽默的一大特點就是反差——顛覆期待,從而製造出笑料。

  這刻君臨點點頭:「不錯,有點意思。不過麥子這邊是怎麼回事?他說他能畫出巡禮者的葬禮?」

  布羅笑道:「我們聽說你取走了那幅假畫?」

  「是的。」君臨承認。

  布羅道:「麥子先生當眾說他能完美臨摹巡禮者的葬禮,然後放出假畫,巨大的差異應該會帶來不錯的效果。」

  「這樣麼?」君臨摸了摸下巴。

  他點頭:「我看可以試試。麥子,叫德拉克斯過來背稿子。」

  君臨說著把巡禮者的葬禮交給布羅。

  畫就被他收在次元皮膚里。

  兩個小時後,節目錄製開始。

  大家再度登上舞台,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坐在嘉賓位置上,聽著麥子等人大放厥詞,君臨的心神則微微飄向其他人。

  他在感受。

  感受信仰之力。

  因為自己還沒上台的緣故,君臨暫時沒有感受到更多的信仰之力。

  但他卻還是能感受到,自己似乎的確可以從某些對自己擁有信仰的人的身上,感知到他們身邊所發生的一些事。

  雖然模糊,但確實存在。

  感受信仰的同時,德拉克斯上台了。

  粗獷的面容帶著憨厚的笑意,他說:「來的時候他們讓我少說別的,多念稿,就好像我念稿子的效果會有多好似的,真是太看不起野蠻人了……」

  爆笑。

  這話還真不是編劇給的,是德拉克斯的臨場發揮。

  這貨是第一次登場,卻全然沒有怯場的意思。他就象是大鯊魚奧尼爾,一本正經的說話,卻總能引來如潮的爆笑之聲。

  布羅說的沒錯,這貨就是個天生的搞笑角色。

  不過想想也是,漫威公司製作這個角色的時候,就是朝著逗逼搞笑的路線發展的,幻想法則在身,他的確有這個天賦。

  等等……按照這一點,那麼關於信仰之力在這個位面的特殊性,是不是也存在幻想法則的支撐?

  君臨想起了永恆位面。

  當初為了支撐時光輪迴,沃茲可是找了一大堆和時光輪迴有關的幻想生物。

  那麼第一天命為了信仰之力的搜集,是不是也應該找一些和這方面有關的幻想生物?

  他正想著,忽然心中一動。

  這時剛下來的麥子也有發現了。

  他側過頭來,低聲道:「暗中盯著我們的那批人進來了。」

  「嗯,感受到了,能確定是誰嗎?」

  「不行,他們好像也有能力,我無法精準感受。」麥子道。

  「我到好像知道是誰了。」君臨的目光落在後台一人的身上。

  那是一名女性,看起來像是司儀,正在後台等待著什麼。

  這時候德拉克斯剛拿那副巡禮者的葬禮說完一個段子,他大聲道:「這種畫我三歲時用尿就能完成,拜託誰把它拿下去好嗎?別放在這裡丟人現眼了,如果你們有誰想要,我可以現場創作。」

  下方便是一片噓聲。

  那女人已走上台,微笑著將畫取走。

  看到這一幕,君臨和麥子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我操!」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