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結束夢魘魔化的曙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哈莉對阿奇洛說黃燈軍團沒存在的必要時,並非危言恫嚇,逼迫他主動投靠。

  是在他主動投靠後,她才想到「天龍七部」的計劃。

  與最開始用「天龍七部」裝比不同。

  在戴上橙燈戒指後,哈莉對「天龍七情部眾」又有了全新的認知。

  她的經驗等級已經快要116級,可她的魔法境界依舊困於大法師巔峰。

  夢魘魔化的臨終蛻變不完成,她無法領悟法則進入宗師境界。

  夢魘魔化持續到今日,她已經分裂出四十多個幻人。

  理論上早就該結束這一階段的臨終蛻變了。

  可哈莉不確定要如何處理掉自己的幻人。

  普通神靈巫師,乃至天境神王,祂們的選擇簡單粗暴:割掉情感幻人。

  沒了情感幻人,以情感幻人為主體的夢魘魔化當然會結束。

  只不過幻人不是敵人。

  它們是靈魂中代表情感的那一部分。

  割掉幻人會讓自己的情感變得殘缺。

  可能有神靈巫師巴不得「懶惰」、「貪食」之類的「人性的缺陷」消失。

  失去凡人的缺陷,祂們才算完美無缺的真神。

  哈莉願意克服人性中的缺點,卻不能接受直接用刀子割掉它們。

  也有神王同樣不想徹底捨去自己的情感。

  祂們將情感幻人儲存起來,封印進一個盒子裡,等未來需要時還有取回來的可能。

  那個盒子就是潘朵拉魔盒。

  更巧的是,潘朵拉魔盒現在就在哈莉的藏寶室。

  唔,之前潘多拉魔盒在天眼會的「超自然物品儲藏室」,是米國大兵從非洲某個部落搶來的。

  倒不是哈莉讓大兵去搶的,那時她還沒成為天眼會老大。

  更妙的是,潘朵拉魔盒已經空了,早被原始部落的小姑娘潘朵拉打開,裡面的七原罪魔被釋放了出來,現在被沙贊家族鎮壓。

  她若把情感割掉塞進魔盒,不用擔心自己的情感和別人的混雜在一起。

  但哈莉寧願一輩子不突破大宗師境界,也不願割掉自己的情感。

  她始終沒忘記自己的大道之基是防禦進化,而非魔法。

  不突破大宗師,她依舊能一拳打死十個大宗師。

  割掉情感,她便不再是之前的自己,本我被摧殘。

  哈莉也不是一直拖著,什麼都不做,她之前都在研究老上帝的經驗。

  臨終蛻變是危機,也是大機遇。蛻變的本質,其實是進化。

  如果夢魘魔化一無是處,上帝也不會分裂自己的情感,弄出一群小號了。

  事實上,夢魘魔化可以持續純化情感,讓靈魂進化到一個難以想像的高度。

  dc多元宇宙就來自區區一個善惡念頭。

  要「合道」,就得純化思想情感。

  反過來說,若能純化思想情感,就能「合道」。

  洪荒仙俠世界,三清四御,佛陀天帝,汲汲營營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合道?

  哈莉不一定對「合道」感興趣。

  但單單夢魘魔化帶來的靈魂力量的快速增強,就足夠讓她感到滿意。

  現在,哈莉在色光軍團身上找到了以「旁門左道」,渡過夢魘魔化的可能。

  旁門左道是相對割掉情感的「正統大道」而言。

  她戴上拉弗利茲的橙燈戒指後,並沒第一時間得到燈戒的認可。

  如果燈戒認可她,早就飛到地球選拔她做橙燈魔了。

  她的貪婪沒得到燈戒的認可,可哈莉又要掌控燈戒,並且需要極高的權柄,以燈戒控制橙燈中央燈爐,以及屬於拉弗利茲的百萬橙燈幽靈。

  正常情況下,她幾乎做不到。

  偏偏她早就分裂出了「七原罪」幻人,貪婪就是七原罪之一(ps)。

  貪婪幻人立即與橙燈戒指互生感應。

  有一瞬間,幻人幾乎占據了主人格。

  她的靈魂甚至扭曲成貪婪之魔的樣子,還被賽德用心靈之力「看到」。

  貪婪之橙燈對她的態度,立馬從堅決不從,變成主動投懷送抱。

  等她把貪婪幻人壓下去,燈戒雖沒飛走,可她對燈戒的掌控力度立即大減。

  當時哈莉便產生了一個念頭:如果她先使用夢魘護士阿薩的黑暗夢魘魔化(ps),主動與貪婪幻人融合,再使用橙燈本源強化幻人,能達到什麼境界?能不能渡過夢魘魔化的臨終蛻變?

  等黃燈阿奇洛「主動」提出學習「哈莉思想與精神」時,哈莉又想到另一個可能:夢魘魔化中誕生的幻人,本質上是靈魂中的情感具現。對情感的理解與感悟,能不能幫助它修煉?如果吸收了別人對此類情感的理解與感悟,她能不能「幻人神功」大成?

  踐行神靈理念之人,是神靈最虔誠的信徒。

  虔誠的信徒會向神靈提供自己的信仰。

  那麼,踐行「哈莉思想與精神」的黃燈魔,也等於是「哈莉神」的信徒。

  他們又是恐懼情感的人類化身,他們供奉的信仰,能不能幫助恐懼幻人成長進化?

  能不能成,得試一試,反正哈莉不用付出多大代價。

  凱爾看了眼在遠處休息的眾燈俠,面帶憂色地問道:「哈莉,你真要收編黃燈軍團?「

  「我對統治他們不感興趣,我只是為黃燈軍團豎立全新的『恐懼理念』,把他們改造成對社會、對人民有益的有活力組織。」

  哈莉表情認真地看著他,「如果在此次『守護者危機』中,綠燈軍團不能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或者表現稀爛,帶給宇宙的傷害遠大於增益。

  我也會代表全體宇宙人民,強制對綠燈軍團進行整改。」

  「你憑什麼代表全體宇宙人民?」凱爾皺眉道。

  「呵呵.」哈莉笑了,譏笑道:「你們能代表宇宙人民,自認宇宙警察,守護宇宙和平。

  為什麼我不能代表宇宙人民,以審判官自居,對你們這群宇宙活力組織進行監管?」

  邊上的賽德輕咳一聲,提醒道:「凱爾你是來找『橙燈之主』學習『貪婪之道』的,別東扯西拉耽誤時間。

  另外,哈莉奎茵你得給他一枚橙燈戒指。

  當初拉弗利茲以一個橙燈幽靈偽裝成燈戒,讓我的七燈融合計劃沒能完美實現。

  現在凱爾雷納的燈戒只融合了六種燈戒,還缺一枚貪婪之橙燈。」

  接著,她又遲疑道:「你能控制中央能量電池嗎?不是誰都夠資格成為貪婪之主的。」

  賽德有理由懷疑。

  橙燈戒指戴在哈莉手指上,完全沒有屬於拉弗利茲的那種「霸道」氣勢。

  哈莉完全沒被貪婪影響,神志十分正常。

  這十分不正常。

  哪怕強大如拉弗利茲,也無法遏制心底的貪婪。

  哈莉沒廢話,直接把靈魂中的貪婪幻人釋放出來,以貪婪情感能量防禦專長為繩索,輔以另外11防禦專長,將惡魔化的幻人牢牢捆縛。

  接著,她再將被控制住的貪婪幻人的一部分,融入主意識。

  嗯,沒完全融合,只融合了一條「手臂」。

  「BOOOM!」

  如果貪慾快速膨脹的過程,如同炸彈爆炸,那麼此時哈莉識海就像引爆了一枚核彈。

  一朵橙色的蘑菇雲在識海升起。

  貪婪如同電梯間裡的臭屁,瞬間占據了全部空間。

  「我的,一切都是我的,我來,我見,都屬於我~~~」

  識海中,幻人哈莉扭曲著臉吶喊。

  現實中,哈莉嘴巴和臉頰肌肉不受控制,想要大喊。

  她使勁控制,讓表情變得有些扭曲。

  「嗡嗡————」

  電飯煲大小的橙光燈爐,從大地深處飛出來,「嗖」的一下來到哈莉跟前,還有意識般,往她身上蹭。

  宛若流浪半個月的狗子,終於找到回家的路,終於見到天天餵它大雞腿的主人。

  「燈戒!」哈莉艱難地下達了命令。

  「叮~~~「燈口噴出一枚橙光戒指,徑直飛向凱爾雷納。

  「智慧生命已鎖定,來自2814扇區的地球人凱爾雷納,你——」燈戒說了一半,卡殼了,也懸停不動了。

  「凱爾,激活你的貪婪情感。」賽德提醒道。

  「我不會」

  「你有貪婪情感要素,怎麼會不懂貪婪?仔細回憶從小到大你對物質,對人,對情感的渴望。」賽德道。

  「凱爾雷納,你慾壑難填,你屬於橙燈軍團!」下一刻,燈戒便有了反應。

  凱爾雷納也有了巨大反應。

  「我的,是我的,就是我的,是我的,不是你的。」他歪嘴斜眼,流著哈喇子癲狂大叫。

  待看到哈莉身邊的燈爐,還眼睛冒橙光,怒吼著撲過去,「這是我的燈爐,魔女哈莉受死——啊呃~~~」

  哈莉念頭一動,情感防禦力場覆蓋防禦金膜,金膜再摺疊成一個透明的大手,一把抓住凱爾的喉嚨,像提小雞般將他拎到半空。

  或許凱爾是生命的化身,還覺醒七種情感要素,手持七枚燈戒。

  可哈莉白光防禦專長9級,綠燈、紅燈、黃燈防禦專長也都九級。

  橙燈、紫燈、青燈、藍燈差點,也有七八級。

  別說他這會兒還沒完全掌控白光。

  即便他化身白燈俠,哈莉依舊死克他。

  開啟全色光防禦的哈莉,就是燈俠們的「爹」!

  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凱爾才恢復理智。

  哈莉以切身感受為基礎,陪著他訓練了三個小時,凱爾才勉強控制住燈戒。

  「橙燈怎麼比紅燈和紫燈兩個極端情感還要極端?」凱爾心有餘悸地說道。

  「你還沒學習紅燈與紫燈的控制技巧,怎麼知道它們比貪婪更輕鬆?」哈莉道。

  賽德嚴肅道:「七色光各有特點,掌控它們的難點也各不相同。

  橙光容易讓人失控。

  綠燈不影響人的情感,可要撬動意志情感能量卻非常困難。

  紅燈會抹殺理智,紫燈讓人沉淪。」

  「唉,你只是有白光天賦,要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

  就像綠燈俠進入綠燈軍團,會有半年的培訓時間。

  你的天賦只是讓培訓時間縮短,卻不能完全跳過訓練的過程。」她嘆息道。

  片刻後,哈莉看著天空練習橙燈戰鬥技巧的凱爾,好奇道:「賽德,如果我沒殺拉弗利茲,你會怎麼說服他送出燈戒,還教凱爾領悟貪婪之道?「

  賽德眼底閃過一道寒光,「我會讓凱爾先掌控另外六種燈戒,把橙燈留在最後。

  如果大災難降臨,拉弗利茲還不肯大局為重,我會殺了他,取走他的燈戒。」

  哈莉側過頭,「你發過誓,永遠向橙燈之主效忠。」

  「為了甘瑟,為了宇宙,我連死都不怕,何況背誓。」賽德表情堅定地說。

  哈莉擺手道:「賽德,你自由了。」

  「嗯?」

  「你現在不再是橙燈守護者,可以隨意行動了。」

  「可我發過誓。」

  ——shit,你還有臉提誓言?!

  想到自己也經常見利忘誓,哈莉也沒嘲諷她,只說道:「我之前沒開玩笑,今天之後,橙燈徹底成為歷史。」

  「你要毀掉橙燈戒指和中央燈爐?」賽德驚訝道。

  哈莉搖頭道:「毀掉不僅浪費,還嚴重污染環境,我要帶回家收藏。」

  賽德小圓臉上的肌肉一陣抽搐。

  「對了,拉弗利茲做了幾千萬年的搶劫犯,搶來的財寶都藏在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