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血陽天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誰料不等二人離去,那程世飛卻是追了上來:「前輩等等!」

  其人臉上擠出笑臉,而後慘兮兮地指著地面上仍然這火光的飛舟,無奈道:

  「前輩此去也是要穿過這魔鬼峽,去往中域的吧,不知能否捎上我們一程……」

  說著其人也是神色一正:「當然,我們也會付出足夠的報酬,一定讓前輩滿意。」

  陳凡微微挑眉。

  旁邊的駱訪煙也是不由得看向陳凡。

  若是以駱訪煙的性格指不定直接就答應了,可畢竟戰舟是陳凡的,她自然不可能越俎代庖,替陳凡答應。

  陳凡並未立刻答應。

  而是扭頭看向其人。

  那錦衣青年不是傻子,也是當即咬牙一翻手,竟然拿出了一個血色竹節。

  竹節之上散發出一股血腥氣息。

  陳凡不認得這東西,駱訪煙卻是驚叫出聲:「血陽天竹?!」

  那錦衣青年也是看了駱訪煙一眼,臉上露出肉痛之:「姑娘好眼力,這正是一節血陽天竹!」

  陳凡好奇問道:「血陽天竹是什麼?」

  駱訪煙道:

  「是一種很珍貴的煉器材料,我手中這柄劍的主體材料便是這血陽天竹。這東西極其昂貴,這一節竹子的價值怕是堪比一般虛聖級丹藥了。」

  陳凡恍然點頭,倒也沒有太過驚奇。

  堪比一般虛聖級丹藥,怕也是只能比擬一些價值較低的虛聖級丹藥。

  無非是值個幾萬元晶,還沒有太被陳凡放在眼裡。

  至於煉器,這節天竹著實太短,恐怕也很難練出什麼厲害寶物。

  程世飛見陳凡一副不在意的模樣,倒也沒有多麼驚奇。

  畢竟陳凡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卻是相當強悍,不在意一個天竹也在他預想之內。

  其人卻是搖頭晃腦說道:

  「若這只是一節普通血陽天竹,我怎麼可能拿得出手,這血陽天竹並非死物,仍然還活著!」

  「若是前輩你,在一靈氣氤氳之地,將其種下,好生看管,其是能夠再次生出根來,繼續生長的。」

  陳凡聞言眼睛卻是一亮。

  這一節天竹,估計也不夠煉製武器的,可是若能繼續生長,自然又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陳凡再有錢,也早晚有用完的一天。

  可是有了這天竹,不斷生長下去,卻是可以用錢生錢。

  旁邊駱訪煙卻是搖頭道:「血陽天竹哪是那麼容易種活的,就算能夠種活,生長速度也會讓人絕望……」

  那青年訕訕一笑,臉上也是閃過一抹尷尬,顯然被駱訪煙說中了。

  陳凡倒是並未多麼失望。

  他星辰殿裡那片藥田,周圍靈氣便異常恐怖,而且有藥王坐鎮,能夠加速藥材成長。

  這血陽天竹也是植物,藥王當然能夠加持。

  陳凡對其活下來和成長,卻也並不擔心。

  只不過,等到收穫之前,恐怕也要消耗不少元晶。

  他當即點頭:「我答應了。」

  那錦衣青年也是喜不自勝。

  當即獻出血陽天竹。

  陳凡意識一動將血陽天竹收入星辰殿裡,同時也是暗中聯繫白大人,讓其將這血陽天竹種入藥田裡。

  帶著幾人返回戰舟。

  那鍾離弘毅父女卻是已經離了戰舟等在其下,當看到陳凡二人返回,後頭還跟著三人,也是詫異不已。

  駱訪煙上前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

  而當看到這戰舟上的圖案、印記之時,程世飛也是眼睛一亮:「前輩……你莫非是東南域大乾王朝的武者?」

  陳凡一怔,也是沒想到這程世飛竟然能夠認出來。

  這戰舟乃是大乾結合機關術,自主建造出來的,其上處處都有著大乾皇室的印記!

  因為距離大乾夠遠,陳凡才無所顧忌的使用,沒想到這就被認出來了。

  他心中也是打定主意,日後要想辦法把大乾留下的這些圖案、印記去掉了。

  此言一出,駱訪煙倒沒有什麼異常。

  鍾離弘毅父女卻是表情奇異,努力想要拜表現得平靜,實際雙眼中卻是寫滿了不安。

  陳凡依舊一副淡然模樣:「程小兄弟你看的不錯,我的確出生大乾,只不過卻是被驅逐的武者……」

  程世飛表情一滯,也是尷尬地擺了擺手:

  「那是大乾有眼無珠!」

  駱訪煙聞言也是看向鍾離玉茹:「我記得玉茹你不也是出身東南域麼,你可知道這大乾王朝?」

  鍾離玉茹表情微妙地點了點頭,卻也並未多說。

  那程世飛倒是眼睛閃爍:

  「前輩是被大乾驅逐的武者,可有安穩去處?要不加入我白雲會如何?我白雲會可是中域數得上號的大商會,中域九州都有分會……」

  陳凡卻是擺了擺手,「這倒不必程兄弟擔憂了,我自有去處!」

  若是某個大宗邀請,陳凡說不定就加入,一個商會,再怎麼大,陳凡也沒有足夠的興趣。

  程世飛表情遺憾,卻是翻手拿出了一個玉牌,贈給了陳凡,卻是某種通信的寶物。

  陳凡接過令牌,隨意寒暄了幾句。

  一行人上了飛舟,繼續前進。

  不過一天便順利離開了魔鬼峽。

  周圍環境瞬間亮了起來,風沙也是小了許多。

  「穿過魔鬼峽,便算是進入了中域範圍,不過卻也還要半天路程,才真正離開大漠。」

  眾人興奮不已。

  陳凡卻是突地扭回頭去。

  深深皺眉,然後看向程世飛:「你們到底對沙族做了什麼?」

  程世飛一愣,卻聽到外界轟鳴聲響起,卻是狂沙捲動,沙塵暴激盪而起。

  他表情凜然一變:「這是……」

  陳凡點頭道:「是沙族中人,而且不是普通人,恐怕已經接近我人族長生高手了……」

  駱訪煙聞言也是瞪大眼睛。

  那程世飛滿臉不安地看了眼窗外滾滾沙暴,臉上閃過一抹畏懼,卻是無奈道:

  「我們之所以遭到沙族武者追擊,卻是因為我們誤入了沙族聖地,拿走了他們幾樣祭祀的東西……」

  陳凡也是不由得挑眉。

  卻見程世飛翻手,拿出了七八樣物品。

  有碧玉權杖,紅色寶石,還有仿佛黃金鑄造的酒杯,每一個都散發著神秘、強大的氣息……

  其中那碧玉權杖氣息最為凜冽,陳凡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而這時,白大人急切的聲音突然從陳凡心中響起:

  「陳凡,那黃金酒杯之上有太陽神庭的氣息,你一定要拿到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