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我即真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國外有這麼一個病例。

  一個盲人,患上了阿爾茲海默症,也就是所謂的老年痴呆症。因為痴呆忘記了自己是盲人,所以視力恢復了。

  這個病例非常的神奇,就像是在卡BUG一樣。但實際上是有合理的理論支持的。

  簡淵在很久之前就提出過一個觀點:人除了因為身體損傷而產生的疼痛是真實的,其餘的一切痛苦其實都是思維模擬產生的。

  更簡單粗暴的說,除了生理上的傷痛,那些只要失憶技能瞬間忘掉的事情產生的痛苦,其實都是大腦虛擬出來的。比如分離、背叛這些痛苦,也是如此。

  而實際上的一些病也是如此,只要不是因為生理受損、非感染類的疾病,產生原因都有可能是身體的「代碼報錯」,本質上說只要重啟就可以了。但是這種身體「重啟」卻沒有人會。

  不過已經獲得潛意識權限的簡淵,卻覺得自己可以試一試這種重啟。

  所以拜託心理研究所,找到了一位先天性的失明患者。他的檢測結果都是正常,但就是無法恢復視力。

  得知簡淵可能會讓他恢復視力,這一家人直接從外地過來,等簡淵來治病。這反而把簡淵弄的有些壓力山大。

  雖然學術上的成績在這,但是想在國內行醫,還是要有一些資格證的辦理,這就是為什麼心理診所暫時無法開業的原因。這次的治療,也只能以「研究」的名義進行。

  簡淵在自己的心理診所里,對著失明的患者進行了催眠。這一次的催眠就是通過夢境,觸動患者的潛意識,達到生理重啟的目的。

  整個過程大概用了十分鐘。

  十分鐘後,患者醒來。

  簡淵和患者的家人都等待這個時刻。

  終於,患者睜開眼睛,露出了狂喜的表情:「我能看到了!我真的能看到了!天啊,天啊!」

  聶遜在旁邊瞪大了眼睛,原本他覺得簡淵所說的「生理重啟」就是科幻,身體怎麼可能會「代碼報錯」,但是親眼看到盲人復明之後,他是徹底沒脾氣了。

  「怎麼做到的我?我能學嗎?」聶遜忍不住問道。

  簡淵把要下跪的患者家人扶起來,說道:「學不了,重啟的按鈕掌握在潛意識的權限里,你得不到的。而我是一個黑客,我黑進了潛意識的權限了,才可以做到。」

  然而在這個時候,患者看到靠近的自己的父母,卻嚇了一跳:「你們怎麼忽然變大了!」

  簡淵快步過去:「怎麼回事。」

  「啊,你也變大了!怎麼做到的!」患者看著簡淵,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變大?」簡淵看到患者的表情不像是玩笑,於是退了幾步,說道:「這樣呢?」

  患者說道:「縮小了。」

  患者的父母連忙過來:「醫生,這是怎麼回事?」

  簡淵沉思片刻,說道:「我明白了,他是先天性盲人,也就是說從小到大都是盲的。所以在他的視覺里,是沒有空間感的。所以他恢復了視力,但眼中的世界和我們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樣的。因此,看到人走遠就覺得是縮小,靠近就是變大。」

  「因為在人類觀察世界的過程中,除了眼球獲取視覺信息之外,還需要大腦的視覺皮層來處理這些視覺信息。但大腦的這個功能不是先天就有的,需要在小時候慢慢學習發育。比如一個嬰兒爬向一個物體,嬰兒眼中的東西是慢慢變大的,這樣就能理解遠近和大小的關係。」

  「先天失明的人,就會錯過大腦視覺皮層的發育期,所以恢復了視力,也無法在大腦處理視覺信息,他眼裡的世界是平面的,沒有近大遠小的景深概念。」

  簡淵對著患者問道:「你能分辨我們的不同嗎?」

  患者看了看簡淵,又看了看自己的父母,說道:「你們的聲音不一樣,但是你們長得差不多,我分不清。」

  簡淵嘆了口氣,說道:「連帶著視覺能力都沒有發育,所以無法分辨出五官的不同,也不能理解交通的動向。因為他的大腦無法把散亂的圖像,和視野的不同位置組合到一起。雖然恢復了視力,但是對於世界的理解,還是有很大的困難啊。」

  患者有點崩潰:「那我怎麼辦啊?」

  簡淵說道:「其實大腦還是可以通過後天訓練理解的,只不過底層作用機制可能跟人不同。我曾經有個同學,在學習數學坐標的時候,把X軸和Y軸弄反了,但是她的答案卻是對的。原因就是她在填寫答案的時候,把X軸和Y軸的填寫位置也弄反了。但是兩個錯誤結合一下,她的回答就是對的。如果不是偶然談起,她都不知道自己的這個錯誤。所以她的答案是對的,但是她的底層作用機制卻是相反的。」

  聶遜卻有些擔心,說道:「就算這樣的提升,也是有限的吧?」

  簡淵說道:「人錯過發育的關鍵期,其實就失去那一項功能,這部分大腦空間確實會被占據。但這只是理論,不能代表全部。因為人是可以擁有無限發展可能。在發展心理學中可沒有過『停止』的概念。只能說一但錯過了,發展將變得緩慢。比如五歲前的孩子即使言語相關腦區受損,也會可能轉移到另一個腦區。大腦神經元的連接,只要活著就一直在建立新的連接。年紀大了,晶體智力還是在累積的。心理學不存在定論,這個就要看個人對潛力的發掘了。」

  聶遜說道:「所以你剛剛是重啟,現在就需要更新顯卡驅動,打個補丁了?」

  「可以這麼理解吧。只不過後面,就要看你自己了。」簡淵點點頭,對著患者父母說道:「最近不要讓他去太高的地方,他暫時理解不了透視景深的概念,所以我不知道他對高度的理解是怎樣的,沒準會有危險。雖然錯過了大腦皮層的發育期,但是後期通過不斷重複不斷學習還是能慢慢理解的,人類的潛能還是很牛逼的。總比什麼都看不到要強很多。」

  病人千恩萬謝的離開,簡淵在門口揮揮手,最好才對著聶遜說道:「看來以後不能隨意嘗試這種重啟了,雖然他恢復了視力,但實際上這個世界變得更危險了。因為他不能理解這個世界的很多東西了。」

  聶遜看了看簡淵,說道:「可以了,你的殘忍實驗比這個還嚇人。還記得你之前提出的手指起皺,是因為身體本能加大摩擦力的理論嗎?最近國外有個神經學家因為這個理論,做了一個殘忍的實驗。他把一個人手腳上的神經,全都挑掉。然後再把手腳泡到水裡,果然就不起皺了。這說明這種現象如你所說,是由內而外的保護機制。」

  「手腳神經全都挑掉?」簡淵皺眉:「看來以後確實要謹言慎行了。現在的我一言一行,影響力已經超過我自己的掌控了。」

  「畢竟你現在的學術地位,已經無人可撼動了。但你太年輕了,有太多的人想踩著你奠定自己的名氣了,所以你的話都會被無數人論證。一方面稱讚你,一方面找你的漏洞。」聶遜拍了拍肩膀,說道:「高處不勝寒。」

  簡淵倒是無所謂,畢竟他們不可能找到自己話里的漏洞。

  因為自己的話,就是真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