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洛陽內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桃豹見得石廣這般污衊自己,不禁也勃然大怒,刷的一聲,也拔劍而出,直指石廣,怒聲道:「此書來時便是這般模樣,莫非你與晉人串通,前來陷害我?」

  兩人就此在大堂之中,互相用劍指著對方對峙著,身後的侍衛也紛紛舉著兵器,護衛在自己的主將身後。

  此時,聞訊而來的杜勛和汲魚,見得大堂之內的劍拔弩張,氣氛已僵到了極點,急忙前來相勸。

  石廣見得桃豹人多勢眾,而自己身後不過帶進來了十餘名親兵,擔心落單吃虧,這才收回長劍,冷哼了一聲,帶著親兵們揚長而去。

  桃豹望著石廣離去的背影,氣得臉上的肌肉都抽搐了起來,怒聲吼道:「豎子安敢欺我!」

  石廣臨走之時,將司馬珂給桃豹的那封書信,連通信封,一併也帶走了,更是令桃豹暴跳如雷。

  …………

  石廣恨恨的率著眾親兵,回到府上,當即便令人傳喚張虞前來議事。

  過了不久,張虞急匆匆的趕到。

  石廣見到張虞,當即屏退左右,只留幾名心腹兵將,這才對張虞說道:「桃豹老兒,意欲獻城投降,幸得被本將發現。本將意欲今晚起兵,突襲其府上,一舉將其殲滅,還請張公助我!」

  張虞見得石廣已上鉤,心中一陣狂喜,臉上卻露出震驚至極的模樣,聲音都幾乎顫抖了,問道:「此等大事,恐怕還須小心行事才可。聽聞桃龍驤乃開國元勛,理應不至投降晉軍才是。」

  石廣斬釘截鐵的說道:「證據確鑿,若不提前動手,必將被其所害,我意已決,還請張公務必相助。」

  張虞見石廣神情如此堅定,便也不再假模假樣的相勸了,否則適得其反,當即露出慷慨的神色,大聲道:「張某及洛陽城中士族,皆已跟定了將軍,但憑將軍一聲令下,只要用得上張某的,哪怕獻上張某之頭,也絕不退縮半分!」

  石廣見張虞這般表態,也露出了滿意的神情,激聲道:「好,本將果然未看錯張公。還請張公聚集諸士族之義兵,隨我起事。我將於今夜子時,帶本部騎步之眾六千餘人,急襲桃豹府邸。還請張公率眾,堵住東門杜勛之兵馬,不讓其前往救援,只需頂住半個時辰,本將便將斬殺桃豹。桃豹一死,杜勛與汲魚自然歸順,還請勿憂。」

  張虞神情凜然,堅定的說道:「一切皆唯將軍馬首是瞻!」

  石廣見張虞這般堅決,不禁哈哈大笑道:「我有張公相助,大事可成矣!」

  兩人接下來,便細細的商議了具體事宜,而後,張虞便告辭回府,準備組織兵馬事宜。

  …………

  夜色降臨,華燈初上。

  洛陽城內雖然不及當年為晉都之時的繁華熱鬧,但依舊是中原最繁華熱鬧的城池之一,城中尚有十多萬人口,城內的主要街道上,依舊一片燈火通明,人來人往。

  南門大營。

  中軍大帳之中,石廣手按長劍,跪坐在正中的案幾之後,滿臉的激動和興奮,又帶著幾分焦灼。

  所有騎步兵馬皆已暗中集結,只等一聲令下,便可直殺城中桃豹所住的府邸。對於石廣來說,時間似乎過得太慢,他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奔殺過去,斬下桃豹之頭,以泄杖責之恨。

  一名親兵將領急匆匆的奔了進來,低聲對石廣說道:「已遣人打探清楚了,張虞離開之後,便徑直奔回府上,並未去他處。而後各家士族家主皆乘車齊望其府上,約小半個時辰之後又相繼離去。據最新所探消息,各家士族果然已在聚集親兵私曲,皆在府內大門口集結待命。」

  石廣愈發興奮起來,哈哈笑道:「張虞果然沒有令本將失望!」

  在石廣看來,此時已是萬事俱備,只等時間一到,便可直殺桃豹府上,將其滿門抄斬。桃豹已是死到臨頭,即將成為冢中枯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石廣時而坐下飲茶湯,時而按著劍在大帳之內走來走去,對於他來說,時間太難熬了。

  「咚!咚!咚!」

  三更時分的更聲,一慢兩快,外加一句「子時三更,平安無事。」

  可是這一句平安無事,在此地,卻是顯得極其可笑。

  那更聲,對於石廣來說,便是征戰和殺戮的鼓聲。

  石廣一躍而起,刷的拔劍而出,對著跪坐在兩旁待命的將領高聲喝道:「出發!」

  …………

  三更時分的洛陽街頭,已經鮮有人影。

  除了幾家妓館,還有燈亮著,整個大街上一片漆黑和安靜。

  一陣人喊馬嘶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平靜,從南門方向,湧來一片通天的火光,那片火光越來越近,可見千軍萬馬,如同潮水一般涌了過來,迅速占滿了整個街道。

  轟隆隆~

  石廣一馬當先,手中的青龍單耳戰戟高高的揚起,向桃豹的府邸疾奔而去。在他的身後,一千五六百名騎兵,蹄聲如雷,無數的馬蹄踐踏得地面似乎都震動了起來。

  兩個晚歸的夜行人,點著火把,正沿著大街而行,突然見得前面火光通明,疑惑的朝前望去,看到無數的騎兵轟然而來,如同滔天巨浪一般將整個街道都擠滿了,驚得魂飛魄散,撒腿掉頭就往旁邊的巷子裡跑。

  桃豹府門口,只有十名守衛,分成兩排,肅然列在兩邊。

  府邸主要是防盜賊和刺客的,桃豹身為洛陽城主將,全城兵馬盡皆在其掌控之中,哪裡會想到居然會有軍馬突襲自己的府邸。

  而他更沒想到,石廣居然會如此沒有底限,外面有晉軍攻城的情況下,居然敢以下犯上,領兵斬殺自己。

  然而石氏宗室,是出了名的嗜血殘忍,形同野獸,父子兄弟都能互相殘殺,他桃豹一個外人,其實是有點托大了。

  前面街道上,巨大的馬蹄聲和喊殺聲,引起了守衛們的注意,紛紛抬頭望去。

  那一片如同繁星一般閃耀的火光,凌亂了他們的雙眼,而那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喊殺聲,更是令他們不知所措。

  很顯然,他們還沒意識到,這隻兵馬是沖桃豹府上而來的。畢竟那疾奔而來的騎兵,從衣甲和模樣來看,都是羯騎。

  直到有人聽清楚了石廣的喊聲「擊殺逆賊桃豹,賞錢百萬!」

  「快,有人叛亂,速速傳報龍驤將軍!」府邸門口的守衛急聲喊道。

  咻咻咻~

  話音剛落,一陣箭雨襲來,門口的守衛慘叫聲四起,轉眼之間,便被射倒了一片。只有一名悍勇的羯人守衛,腿部中了一箭,依舊頑強的打開了小門,踉踉蹌蹌的奔進府內去報信。

  然而,此時再來報信,為時已晚。

  只聽得轟隆隆的馬蹄聲響起,奔到桃豹府前的騎兵,在石廣的大聲的吆喝之下,迅速的向兩旁涌去,將桃豹的府邸團團的包圍了起來。

  而其餘的數千兵馬,則分別守住桃豹府前的大街的前後的方向,迅速排列出防禦的陣列,以防杜勛和汲魚的兵馬前來救援,只有中間數百精銳甲士,跟在石廣的身後,準備攻襲桃豹的府邸。

  石廣見一千多騎兵已將桃豹的府邸團團圍住,手中戰戟一揚,高聲吼道:「破門!」

  嘿~

  隨著一陣整齊的喊聲,七八名精壯的士卒,抬著一根巨木,惡狠狠的朝那朱紅色的府門撞去。

  砰!

  砰!

  砰!

  一連狠狠的撞了三次,那門栓喀啦一聲,終於被撞斷了,朱紅的大門被撞了開來,露出裡面的空間。

  石廣一提韁繩,縱馬飛上石階,又越過門檻,如同旋風一般,朝府內衝去。身後百餘騎也跟著縱馬沖了進去。

  迎面趕來數十名聞訊而來的親兵,手執長槍大盾,急匆匆的奔來,正遇上縱馬奔來的石廣。

  噗~

  石廣一個俯衝,便一戟將刺中前頭的一名桃豹親兵的面門,刺得那人仰後就倒,又被石廣縱馬踐踏而過。

  殺~

  在石廣的身後,上百名騎兵滾滾而來,手執馬刀,對著那群步卒就是一通亂砍亂殺。

  …………

  洛陽東門,趙軍中郎將杜勛的府邸。

  一名文士模樣的騎者縱馬疾奔而來,門口的守衛,急忙舉起兵器相迎,攔住那名騎者,厲聲喝道:「來者何人,此乃杜將軍私宅,休得靠近!」

  咴咴咴~

  那名騎者一勒馬韁,指著城中方向,高聲喊道:「我乃龍驤將軍麾下幕僚張雲,今龍驤將軍所住府邸被鎮西將軍石廣圍攻,特來向杜將軍求救!」

  眾守衛順著他手指過的方向一看,果然見得城中的大街火光通天,又隱隱有無數的喊殺聲傳來,知道事關重大,不敢怠慢,急忙入內稟報。

  不一會,杜勛披著甲衣,策馬急匆匆的奔了出來,認得果然是龍驤將軍府的幕僚,又抬頭朝城中方向一看,不禁驚得魂飛魄散,急忙喊道:「快隨我去城東大營,前去召集兵馬!」

  說完便鞭馬如飛,率著數十騎親兵和張雲朝城東大營疾奔而去。

  隨後,城東大營之中,號角聲和金鼓聲沖天而起,將眾趙軍從睡夢中驚醒。隨著杜勛的吆喝和怒吼,上萬的將士迅速集結起來,來不及列隊,便跟著杜勛一窩蜂的向城中涌去。

  這樣一來,整個城東大營頓時一空,只剩下數千輔兵,依舊駐守在東門城樓上的千餘名將士。

  就在城東大營里的趙軍離去之後,那桃豹的幕僚也打馬離開,直奔自家府上而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