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樹人?樹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763章 樹人?樹貓?

  也不怪他們目瞪口呆,因為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棵樹,或者說是樹人?樹貓?

  因為這棵樹不但有著四肢,樹幹上還長著一張活靈活現的臉,這張臉糅合了斐許人形態和貓形態的特徵,但是更偏向於人類的模樣一些。

  當然,眼睛仍然還是那對猶如綠寶石一般的貓眼。

  除此之外,這棵樹的樹葉都是貓爪狀的,而且顏色是類似於斐許發色的銀白,樹皮則是像白樺樹一樣呈黑白兩色,只是黑色的占比更多一些,紋路也和斐許貓咪形態下的皮毛很像。

  最有趣的是,在貓臉正後方,靠近樹根的位置上,有一根單獨的、長長的樹枝延伸出來,並時不時地甩動兩下。

  眾人一看就明白了,那是斐許的尾巴。

  「教、教授,斐許這是變成了什麼?」赫敏磕磕巴巴地問道:「難道是……變異版的護樹羅鍋嗎?」

  斐許這時候也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由樹枝形成的雙手,黑白相間、直溜溜的樹幹身體,以及兩條粗壯的、由樹根纏繞而成的雙腿。

  「喵哈哈哈哈哈!斐許變成樹了喵!」

  |≧≦|

  貓貓不但沒有驚慌,反而覺得自己的這個形態很有趣,他邁著樹根形成的小粗腿,搖搖晃晃地在校長室內跑來跑去,頭頂上的貓爪樹葉被搖得沙沙作響。

  「斐許的身上,總是能發生一些奇妙的事情呢。」鄧布利多最先回過神來,他笑眯眯地說道。

  其他人在震驚過後,也都接受了斐許居然變成了一棵樹的事實,赫敏好奇地上前撫摸著斐許的樹幹,問道:「斐許,你能感覺到我在摸你麼?」

  「可以喵,不過感覺不是很明顯。」

  |ω|

  貓貓摸了摸頭上的樹葉,解釋道:「感覺有點像是斐許身上穿了很厚的衣服,或者是蓋了層……不對,起碼是蓋了三層的被子喵。」

  眾人圍著斐許好奇地討論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麥格教授先反應過來。

  「等等!你不是還要替阿不思治傷麼?!」

  「對哦!」斐許這才想起了正事,然後看向一旁樂呵呵地研究著自己頭上樹葉的鄧布利多,責怪道:「阿不思伱自己也不提醒一下,難道你受傷了都不會感到難受的喵?」

  |ω|

  「呵呵呵,因為斐許你的新形態太有趣了,反正我還有兩個月的時間不是麼?」

  「應該是不足兩個月的時間。」斯內普在一旁嚴謹地拆台道。

  「怎麼樣,斐許?你能治好鄧布利多教授麼?」哈利則是在一旁緊張地詢問道。

  「當然沒問題!斐許這次可是學會了好幾個治療法術喵!」貓貓將身子轉向了鄧布利多,兩隻木頭手臂高高舉起,輕喝道:「看斐許的自然之愈喵!」

  |ΦДΦ|

  鄧布利多的身上浮現出一層淡淡的、彩虹一般的光芒,光芒在持續了三秒鐘左右後,就黯淡了下去,然後……

  鄧布利多的身上並沒有出現什麼明顯的變化。

  他的臉色依舊蒼白、手指依舊漆黑,甚至在斐許的感知中,鄧布利多的生命氣息也還是猶如風中殘燭,隨時都可能消散。

  「難、難道說……斐許你失、失敗了麼?」哈利小心翼翼地問道。

  「當然沒有喵!」斐許瞪了他一眼,氣呼呼地說道:「阿不思身上的詛咒已經被斐許解除了!」

  【自然之愈】

  移除目標身上所有有害的魔法、詛咒和中毒效果。

  大家將目光轉向了鄧布利多,想要在他這裡再確認一次。

  鄧布利多微笑著點了點頭,「是的,我能感受到那個詛咒已經消失了。」

  作為受術者的他和其他人不同,能夠清晰地察覺到自身的情況。那股一直頑固地盤踞於體內的詛咒,隨著那道彩虹光芒亮起,立刻就仿佛冰雪消融一般消失不見。

  接下來,他只要安心地接受治療,身體狀況就能很快地恢復過來。當然,那些被詛咒消磨掉的生命力就沒有那麼好恢復了……如果沒有斐許的話。

  「接下來是……生命綻放喵!」

  |ΦωΦ|

  一團翠綠色的光芒從鄧布利多的身上猛地爆開,大家隱約在光芒中看到了某種植物將枝葉舒展開來。

  這團光芒來得快去得也快,斯內普都還沒能辨認出那株植物到底是什麼,光芒和其中的植物幻象就都已經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一個紅光滿面的鄧布利多,他右手那根烏黑的猶如焦炭的食指,此時也完全恢復了原樣。

  鄧布利多甚至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況比受傷之前還要好上許多,感覺就像年輕了好幾歲一樣。

  【生命綻放】

  將目標恢復到最佳的身體狀態。

  「治好了喵!斐許果然超厲害的!」

  |`|

  貓貓得意洋洋地搖晃著腦袋,又是引得貓爪樹葉一陣簌簌亂響。

  「這葉子好討厭喵……」

  作為一個貓科動物,在行動時儘可能地減小自身的動靜是一種刻入骨子裡的本能,所以斐許對於這些一動就響的樹葉,可是一點兒也喜歡不起來……即便它們的形狀很像自己的爪子。

  並且……

  它們在自己眼前一晃一晃的,讓貓貓的爪子有點兒癢。

  於是斐許下意識地伸出了他那由樹枝形成的手,一把抓住了幾片在自己眼前晃蕩的樹葉,然後猛地一用力,就將它們給揪了下來。

  「好痛喵!!!」

  ∑|QДQ|

  「你這個小笨蛋!」麥格教授哭笑不得地拍了斐許一下,「雖然你現在變成了樹,但不管怎麼變,這都是你自己的身體啊,樹葉多半就是你的頭髮,你這麼用力地去扯,不痛才怪了。」

  「什喵?!這是斐許的毛?!」

  ∑|ΦДΦ|

  貓貓頓時就抑鬱了……他平時可寶貝自己的皮毛了,每天都要仔細地打理,現在他居然自己把它們給揪下來了?

  斐許立刻恢復了人形,將腦袋湊到了麥格教授面前。

  「米勒娃,快幫斐許看看,我頭上的毛是不是禿了喵?」貓貓帶著哭腔,急哄哄地詢問道。

  麥格教授裝模作樣地翻看了一會兒他的頭髮,才拍了拍斐許的腦袋說:「沒有沒有,你的頭髮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

  斐許還是不放心,又變成了貓咪讓她檢查了一番,最終確定了自己的腦袋沒有禿後,這才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鄧布利多笑眯眯地看完了斐許和麥格教授的小劇場,然後才對斯內普說道:「西弗勒斯,我們的計劃還要繼續進行,伏地魔那邊就拜託你了。」

  斯內普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然後就離開了校長辦公室。

  「米勒娃,最近鳳凰社估計會很忙,所以接下來學校這邊就需要你多費心了。」鄧布利多又對麥格教授說道。

  麥格教授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我費心的還少嗎?」

  「就是喵!阿不思你總是把自己的工作丟給米勒娃,太過分了喵!」

  (`н)

  斐許在一旁替媽媽打抱不平道。

  鄧布利多乾笑了兩聲,然後又繼續對麥格教授說道:「另外,接下來的計劃也需要你在學校這邊配合。」

  「你和西弗勒斯的那個計劃到底是什麼情況?我一點兒都不了解,又該怎麼配合你們?」麥格教授皺著眉頭,不滿地說道:「起碼告訴我需要做些什麼吧?」

  「別著急,米勒娃。」鄧布利多溫和地說:「這個計劃,得從盧修斯·馬爾福通過西弗勒斯聯繫上我說起……」

  ……

  推薦票月票

  奶德貓上線!

  ……

  今天是七夕節,為了照顧單身讀者,我就不祝你們節日快樂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