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277章 大理王朝滅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許秀接到朱天命消息之後,也分別派出了軍隊中的元嬰期強者前去三朝詢問是個什麼態度。

  回來的元嬰強者一五一十的把朱溫、袁紹、郭威的態度告訴了許秀,

  許秀也乾脆,直接派這位出使的元嬰將士回朝復命。

  大衍皇宮,御書房。

  朱天命聽完這位將士的報告之後,手指不停的敲著龍案,一副沉思的模樣。

  良心,朱天命才說道:

  「回去告訴許秀,後漢、大梁、袁紹三朝出兵的時候,我們也出兵,要出動精銳。」

  「諾!」

  大衍發展到現在,六個集團軍,除卻禁軍之外,每個集團軍都是四百萬兵力。

  禁軍只有三十萬,不過全部都是先天期,還有三千金丹將士。

  大理王朝,皇宮。

  段正淳一臉愁容,大理內部的底蘊都基本消耗得差不多了,

  還是止不住潰敗的局勢。

  現在佛門的人已經十分不耐煩了。

  靈吉菩薩的分身,語氣十分不善的說道:

  「大理皇帝,你們的將士也太無能了,脫脫帖木兒的幾次疑兵之計,

  你們的將領都看不懂,甚至聽到脫脫帖木兒的名字都怕,這等將軍是怎麼身居你們大理高位的。」

  段正淳十分無奈的說道:

  「菩薩啊,不是我們的將士無能,是脫脫帖木兒太厲害了,而且大元軍卒的修為普遍高我們大理軍卒3-4重,

  加上我們的軍陣、陣法、禁制、風水陣也都只是玄級上品,大元最次都是地級巔峰,我們實在是盡力了。」

  靈吉菩薩冷笑道:

  「脫脫帖木兒三次疑兵之計,兩次聲東擊西,把你們打得猶如喪家之犬,就算是各個方面不如人,配合城牆,配合我們佛門強者,也不可能如此潰敗,

  大理腐朽不堪,我佛門已經決定要放棄大理了,段皇帝,你做好準備,

  三日之後,佛門將會退出大理。」

  段正淳雖然早有預料,但是還是一臉絕望,苦苦哀求道:

  「菩薩,朕的大理願意將每年80%的氣運送給佛門,求求你們不要離開,祖宗打下的基業,朕不能丟啊。」

  靈吉菩薩此刻十分無情,一臉戲謔的說道:

  「區區一個王朝,消耗了我佛門多少有生力量在這裡耗著,段皇帝,祝你好運。」

  說完,元神巔峰的靈吉菩薩瞬間消失。

  留下一個人的段正淳,在金碧輝煌的皇宮苦惱。

  就在這個時候,段譽走了進來,看見一臉絕望的父皇,大概也猜到了什麼,安慰說道:

  「父皇,我們在大秦的產業已經置下,皇宮中的太監,只要是副職業師,全部都悄無聲息的送到了大秦,

  煉丹大師3個,高級煉丹師20個;煉器大師五個,高級煉器師30個,其餘不計。」

  段正淳聽到這裡,瞬間好受了一些,至少,大理段氏未來還有崛起的機會。

  段正淳說道:

  「派人去聯繫朱天命,要快,朕要親自見他。」

  「父皇?」

  段譽皺著眉頭,不解的問道。

  段正淳說道:

  「趁著大理還有11州地盤,我們把他賣給朱天命,換取幾門仙經,仙術;

  在換一些凝嬰丹、結金丹,上品靈晶石,成為我大理崛起的底蘊;

  至少也要讓我大理段氏成為一方修仙世家。」

  段譽黯然,但好奇,為啥不賣給大宋,問道:

  「父皇,為何不賣給大宋呢?大宋是帝朝,而且十分富有,大衍只是王朝,朱天命才成立不到一年,有那麼多錢嗎?」

  段正淳恨恨的說道:

  「大衍肯定有錢,就算沒錢,朱天命也會想盡辦法滿足我們的要求。」

  段譽說道:

  「哦,兒臣還是不解,與其這麼麻煩,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賣給大宋帝朝。」

  段正淳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痴兒啊,大衍王朝雖然才建立,但是從始至終都是按著大元天朝打,要是朱天命獲得了我們大理現在的地盤,

  就會對大元形成三個方面的包圍,大明、大宋、大衍,三包一;這樣一來,我們等於給大元埋下了一個亡國的伏筆,也算是將來為我們大理出了一口惡氣。」

  段譽這才明白過來,說道:

  「父皇,兒臣這就去大衍。」

  段正淳說道:

  「這封玉簡給朱天命,他就會見朕。」

  段譽說道:

  「是,父皇。」

  大衍皇宮。

  李清照已經從大宋回來,子嬋也竟然同李清照來了大衍,並且準備在大衍開一間銀月閣的分店。

  朱天命這個時候正在陪二人在皇宮遊玩,

  李清照正在一旁說道:

  「子嬋姐姐,怎麼樣,皇宮是不是跟大宋的差不多了。」

  子嬋還未說話,

  謝道韞此刻匆匆走來,看見朱天命,恭敬的說道:

  「陛下,大理段氏太子段譽求見。」

  朱天命正準備回絕,一旁的李清照卻說道:

  「天命哥哥你先去忙,政務要緊,我陪子嬋姐姐玩一會。」

  朱天命點了點頭,說道:

  「好。」

  不一會朱天命就到了御書房,

  段譽也被小宮娥待到了御書房。

  朱天命看著風朗俊雅的段譽,問道:

  「大理段氏找朕有何要事?」

  段譽說道:

  「這是孤的父皇讓我親自來送給陛下一觀。」

  朱天命疑惑,但還是讓謝道韞把玉簡接過來。

  朱天命看完之後,瞳孔一縮,沉聲道:

  「玉簡之中所言,當真?」

  段譽說道:

  「當真!」

  「走!」

  大衍東海域邊境。

  朱天命看著元嬰九層巔峰的段正淳,沉聲問道:

  「玉簡所言當真?」

  段正淳說道:

  「當然當真,一門中品仙經,兩門下品仙術,下品仙陣、仙禁各一門;

  五門天級極品功法,十門頂級大神通,三門天級極品陣法圖紙;

  地級特殊兵種晉級符五門;

  地級上品、極品功法、上品大神通各自十門。

  15顆凝嬰丹,100顆結金丹,1萬顆先天丹,

  元嬰期晉級丹藥30瓶,金丹期晉級丹藥500瓶;

  除此之外,還要1000枚上品靈晶石,大衍一個侯爵之位。」

  朱天命聽完都沒有討價還價,直接說道:

  「可以,朕同意了。」

  這些東西,朱天命很久之前就有很多了,這次去殺了不少元神巔峰的異族,更是獲得了不少。

  而且鬼元為上古鬼聖,更是一座移動的圖書館,這些東西,除了丹藥、靈晶石,

  基本不怎麼費錢。

  而且這應該是段正淳的底線,一個即將亡國的亡國之君,跟他講價還價,朱天命覺得掉身份。

  段正淳說道:

  「就知道衍皇爽快,11州地盤,15億人口,一千萬後天三重的軍隊,三百萬聽命於朕的直系官員,大理皇宮,

  全部都是衍皇的了,而且衍皇得到大理的地盤之後,還可以以朕的名義,收復失去的失地。」

  段譽此刻也說道:

  「除此之外,現有的11州都是重重布防,只要衍皇大軍一到,就可以接手城防。」

  段正淳接過話來,說道:

  「大理內部反抗的勢力,要麼被送往前線,讓大元消滅了,要麼朕已經把他們屠殺了,

  衍皇接手十分簡單,只需要派遣官吏,就可以了。」

  朱天命說道:

  「朕可以先給你部分東西,等到大軍接管大理的地盤之後,在全部給段皇,如何?」

  段正淳說道:

  「可以。」

  大衍元年十二月一日;

  大理皇帝段正淳宣布:

  「大理百姓,朕乃段正淳,這是朕最後一次以皇帝的身份下達最後一封聖旨;

  由於元寇猖獗,大理兵盡藥絕,

  無力抵抗,為了大理百姓生計,大理融入大衍,朕退位讓賢,成為大衍侯爵;

  百姓切勿抵抗大衍官民,大衍會給你們帶來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功法,以及各種基礎丹方;

  是朕無能,無力守護大理,百姓勿念。」

  這一操作,讓佛門、大宋、大明、大元全部沒反應過來,

  就在十二月二日,大理在邊疆就構建好了傳送陣,

  大衍第二集團軍武驤軍在張遼的率領下,已經接管大理西部防線,防禦完顏婁室這一路大軍的進攻,

  大衍第一集團軍飛虎軍在李存孝的率領下,已經接管了北方防線,防禦脫脫帖木兒這一路大軍。

  並且李存孝與張遼也在整合大理一千萬大軍,這樣一來,總計一千八百萬大軍足以守住現在的防線。

  六個集團軍,除了海軍,陸軍五個,抽調出兩個,其餘三個集團軍,也足以防禦五大王朝。

  危急時刻,甘寧的鎮海軍,也隨時能夠轉化為步軍,上城牆守城。

  朱天命接管大理王朝,最先反應過來的是佛門,

  靈吉菩薩看著退去龍袍的段正淳,不由得說道:

  「段皇當真是好手段,本座佩服。」

  段正淳淡淡說道:

  「儘管滅亡已經成了敗局,但,我也要獲得最大的利潤。」

  兩日之後,大衍接手大理王朝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震大陸,

  最為震驚的還是大元天朝,

  大明與大宋雖然有所預料,但是也沒想到段正淳賣得這麼徹底。

  脫脫帖木兒、完顏婁室已經放緩了征伐腳步,與大衍兩軍對峙。

  都是老對手了,知道彼此都不是傻子,打下去,也是徒增傷亡罷了。

  大衍此刻正在源源不斷的往新地盤派遣官員,

  要想徹底掌握在手中,基礎官員怎麼也得三百萬,

  而且捕快司的鋪設也得同步進行,

  各項大衍的政策也得實施下去。

  禁衛軍闕虎也帶著二十萬大軍平熄大理內部的叛亂、剿滅各出的山賊流匪。

  要以極快的速度收取大理百姓的民心。

  好在大衍有時間秘境,三百萬的基礎官員雖然多,

  但是加上儲蓄的人才,各地抽調的人才,也勉強能夠湊齊。

  朱天命在段正淳宣布投降的一剎那,也順利的突破到了元嬰九層巔峰。

  李清照也順利突破到元神中期,

  大衍高級官員都有所突破。

  天地果位,朱天命也獲得了一個下元八運,兩個下元九運。

  李存孝也在一兩個月之內,突破至元神境界。

  現在第一集團軍楊延平在管理事情,高順、陸文龍等人在主持大理軍隊的融合。

  如今,大衍擁有28.5個州。

  大元天朝,皇宮。

  鐵木真呆呆的看著眼前猶如光幕一般的震大陸地圖,

  現在大元的處境十分不秒,

  在地圖上已經與三個敵對勢力接壤,

  而且大衍有兩處地方與大元接壤,要是三朝一旦聯手進攻,

  大元招架起來,還會十分吃力。

  鐵木真沉思了一會說道:

  「從全國範圍,選擇優質兵力,補充到邊軍之中,以防有所不測,命令脫脫帖木兒與完顏婁室,堅守占領的地盤,不與朱天命大軍正面交戰。」

  旁邊的太監恭敬的說道:

  「諾!」

  就在太監剛剛出去的時候,又一個太監走了進來,

  對著鐵木真恭敬的說道:

  「陛下,吏部尚書哲別大人求見。」

  「讓他進來。」

  一番禮節之後,哲別說道:

  「陛下,前因後果弄清楚了,朱天命是故意利用我們、佛門來滅亡大理王朝,

  之所以在東瀛新島花費大力氣趕我們走,也是為了讓我們出兵大理王朝,

  現在朱天命的目的已經達到,我們都成為了他的棋子。」

  鐵木真其實也想了過來,只是一直不願意承認,現在哲別說了出來,

  鐵木真也不得不說道:

  「朕知道,然暗線隨時注意大理皇族的人的動向,殺掉大理皇族絕大多數人,只留下段譽,

  然後告訴他,這一切都是朱天命在背後主謀的,與我們無關,給朱天命養一條時刻噬主的狼崽子。」

  哲別說道:

  「要是段譽知道大理之所以亡國都是朱天命在背後一步一步計劃的,未來想想就有趣。」

  鐵木真說道:

  「去吧。」

  大宋,皇宮,陸秀夫、文天祥此刻也在給趙匡胤匯報所有情況,

  趙匡胤皺著眉頭,思索道:

  「朱天命現在目標達成,會不會斬草除根?」

  文天祥說道:

  「朱天命此人十分狡詐,對敵人更是冷酷無情,不出意外,他必然會再次利用大元的手,除掉段正淳一眾大理皇室。」

  陸秀夫說道:

  「陛下,我們要通知段正淳嗎?」

  趙匡胤說道:

  「不用,就算段正淳知道了,也無力對抗朱天命,我們要與大衍交好,朕命不久矣,一旦駕崩,大宋必定會進入一段時間的動盪,要是得罪了朱天命,恐怕會趁機攻打我們。」

  文天祥也說道:

  「大理已經是棄子,幫段正淳得罪朱天命,這又何苦呢,與我們的利益一點不相符合。」

  最後趙匡胤一錘定音道:

  「這事就當做不知道,下去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