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283章 滅袁紹、狐媚娘、吞併五朝(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城牆之外,許秀、吳玠、王稟帶著反叛的人已經誅殺了李克用,

  大晉王朝已經土崩瓦解。

  剩下的事情只是衍衣衛誅殺大晉王朝頑抗勢力。

  現在三人已經在加入圍殺呂布的隊伍之中了。

  袁紹、朱溫、郭威三人被呂布一個人打得難以招架。

  袁紹此刻十分狼狽,渾身上下的防禦法寶都已經破碎,渾身都是鮮血,臉色十分難看,

  臉上更是添了幾道傷疤。

  他們萬萬沒想到,

  呂布此子竟然有如此神力。

  許秀、吳玠等七人加入隊伍,瞬間變為了十個圍殺一個。

  呂布現在戰袍破碎,一手方天畫戟,虎虎生威。

  十分猖狂的看著眼前十人,喝道:

  「就憑你們這些土雞瓦狗,也是朕的對手?」

  袁紹此刻十分難受,大聲對著許秀喝道:

  「殺,七個元神境的人,三個戰力堪比元神境初期的人,朕不信殺不死呂布。

  這個叼專小人,幾姓家奴,朕早就看他不爽了。」

  呂布被十人圍攻,現在又被袁紹揭短,怒不可遏,不管不顧的對著袁紹沖了過去。

  「袁紹匹夫,你這是找死!」

  方天畫戟帶著無可匹敵的力量,驚天動地的招式,壓得袁紹喘不過氣來。

  大衍的人都在划水打醬油,全力出手制止的只有郭威與朱溫。

  因為他們好像意識到了什麼,要是袁紹死了,不就只有大梁與後漢兩個王朝了嗎?

  那不是朱天命嘴邊的肥肉嗎?

  可是呂布的含恨一擊,徹底激發了自己的所有力量,

  朱溫與郭威根本不敢促其鋒芒,袁紹東躲西藏,大聲喝道:

  「你們在幹嘛,再不出全力,朕就要死了。」

  許秀、吳玠等人冷笑,不急不慢的說道:

  「我們已經全力出手了,呂布太強了,我們實在竭盡全力了。」

  袁紹此刻所有防禦的法寶像紙糊的一樣,被方天畫戟一觸即碎,

  十分絕望,直接元神出竅,放棄肉身,想要逃跑。

  呂布看袁紹元神出竅,知道追不上了,便開始圍殺剩下的九人,

  方天畫戟每揮動一次,整個天空都顫抖一次,仿佛人族大陸都要被打爛一樣。

  而逃跑的袁紹,殊不知道,有鬼在等著他。

  許秀見狀喝道:

  「諸位,呂布如此戰力,今天不殺死,爾等後患無窮,呂布是什麼性格,想必不用我多說了吧。」

  郭威與朱溫現在清醒了過來,怎麼可能還被許秀蠱惑,喝道:

  「許秀,你們大衍王朝是不是想趁著今天,一舉吞併我們五大王朝,根本不是想吃下呂布、李克用,而是我們五個王朝。」

  這時候,呂布也清醒了過來,意識到,郭威說得沒錯,喝道:

  「郭威、朱溫,與朕聯手,到時候還能保存自己的地盤實力,不然下一個袁紹、李克用就是你們!」

  這時候,許秀也喝道:

  「朱溫、郭威,我家陛下武功蓋世,算漏無疑,你們覺得就算活著回去,能抵擋我大衍天兵嗎?」

  這時候,鬼衛的四人已經團團圍住了呂布,只有許秀、吳玠、王稟三人圍著朱溫與郭威。

  二人還未說話,

  許秀又喝到:

  「就算短暫的抵擋了我大衍天兵,隨著時間推移,大衍只會越來越強,

  你們還是要滅亡,不如效仿段正淳,投靠我大衍,說不定還能封侯,永享富貴、氣運加持。」

  許秀的一番話,讓二人若有所思。

  這也是朱天命的意思,能夠收服就收服,不能收服,直接斬殺。

  朱溫喝道:

  「我們有戰鬥聖猿族上古皇族扶持,怎麼可能被你大衍滅掉!」

  一旁的郭威也是這個意思,除非許秀拿出讓他們絕望的東西,不然二人必然不可能臣服。

  許秀喝道:

  「我大衍有一百多位元嬰強者,五六位元神強者,上萬金丹修士,上百萬的先天修士,滅不掉你們?

  我家陛下擁有人族十大神劍之一,滅不掉你們?

  我大衍還有時間秘境,元神期以下都有效果,難道你們未來還是大衍的對手?」

  許秀連續高聲喝到,每一問題都讓二人絕望。

  郭威喝到:

  「就算如此,我們也能去其餘地方建立勢力,為何要屈居人下?」

  許秀覺得二人被算計不是沒道理的,這麼淺顯的道理,還要自己給他們解釋,不由得喝道:

  「當整個人族大陸都被占領,你們還能占領什麼地方稱王稱霸?哪裡還有你們的容身之處?

  與其耗盡心血去其餘運朝獲得官位爵位,還不如投靠潛力無窮的大衍。」

  許秀一番話,再次讓二人沉思了起來。

  許秀說得沒錯,人族大陸風雲變幻,未來必定會是幾個主要的勢力爭霸,

  遲早都要滅亡,還不如選擇一方投靠。

  投靠現在的大衍王朝是雪中送炭,投靠大明、大唐、大漢、大隋是錦上添花。

  至於大秦?

  那裡只適合養老。

  投靠大秦說不定大秦都不會要他們。

  大秦要求可高著呢。

  二人都是帝王,利弊得失,前因後果,只需要提點一下,就會明白,

  郭威、朱溫二人緩和了語氣,帶著一絲期翼的問道:

  「那我們投靠大衍,會獲得什麼地位?」

  許秀看二人語氣緩和,知道心動了,說道:

  「侯爵,但不能掌握兵權,沒有封邑,但是有氣運加持,各種俸祿靈晶石、丹藥、靈藥都不會少;

  後人可以選取三人入讀大衍皇家大學,可以參加大衍科舉;

  你們的臣子也會選取部分賢良為我朝所用;

  你們要是想要為大衍效力,也可以親自給陛下說,

  大致就是這些,具體的細節可以商議,只要你們配合大衍收取東瀛新島。」

  二人相視一眼,這個條件已經十分有誠意了,不僅妥善的處置了自己的家族,臣子也得以妥善的解決。

  二人當即說道:

  「我等願意投靠大衍。」

  許秀聞言鬆了一口氣,說道:

  「很好,你們的選擇非常名字,陛下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結果,再等一會,陛下就要攻破大雍皇都,呂布將無任何依仗。」

  說罷,五人瞬間沖天而起,加入圍剿呂布的戰鬥之中。

  大雍,皇都。

  此刻闕虎帶著30萬禁衛軍,已經打破了城牆。

  高達千丈的城牆,被八寶神火破禁車與金丹強者輪番攻擊,

  早就承受不住了。

  轟然倒塌。

  陳宮緩緩飛到天上,

  帶著大雍的精銳,冷冷看著一騎當先的闕虎,暗道一員虎將,但是還是面色寒冷的喝道:

  「朱天命,你既然親自來了,怎麼不敢出來一戰?」

  陳宮聲音直達天際,傳遍了大雍帝都方圓百里,朱天命在帥帳之中,

  聽得清清楚楚,

  隨即,朱天命緩緩飛出,看著一臉滄桑的陳宮,緩緩喝道:

  「陳宮,呂布此人不足以你輔助,投靠朕,朕給你舞台實現你的抱負,何必為了呂布堅守於此。」

  陳宮冷笑道:

  「朱天命,別以為本相不知道你的打算,想要吞併五朝,你是痴人說夢,本相在這裡布下了九絕劍陣,

  此陣乃是上品仙陣,你們必定是有來無回!」

  剎那間,無數的劍氣沖天而起,瀰漫在整個天地之間。

  雪白的劍氣,呼嘯的劍刃,

  讓人不寒而慄。

  就算是普通金丹修士,稍微不注意,都要飲恨在此。

  朱天命看著冥頑不明的陳宮,知道只有親手擊碎他的幻想,才有可能讓其臣服。

  朱天命喝道:

  「闕虎,帶領禁衛軍,給朕平了這什麼所謂的九絕劍陣!」

  闕虎當即喝道:

  「遵旨。」

  「禁衛軍,起陣!」

  一個浩大的軍陣驚天而起,帶著無數的沙塵,沖向了劍氣凜冽的劍陣。

  陳宮見狀不由得一喜,朱天命不知死活,

  必然是要讓其知道其中的厲害。

  朱天命豈能看不見陳宮臉上的表情,不由得冷笑,未免太不把自己的禁衛軍當一回事了吧。

  不滅戰卒,在朱天命的培養之下,早就用的是仙級軍陣,

  各項法寶、法器都是頂尖。

  打造出的一支超級精銳的力量。

  雖然只有三十萬人,但是足以對抗五六倍的敵人。

  果不其然,破碎的城牆之下,

  劍氣雖然凜冽,但是已經逐漸減弱。

  反而是軍陣光芒大作,

  爆發出強大的威力,不到兩刻鐘,

  陳宮引以為豪的上品仙陣,就被闕虎破解,

  現在整個大雍帝都都暴露在大衍鐵蹄之下。

  朱天命冷冷看著陳宮,喝道:

  「陳宮,還有沒有後手,朕要親手殺死你心中的幻想。」

  陳宮現在心神大亂,戰鬥聖猿族留下的陣法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就在此時,一道靚麗的聲音響起,讓人竟然心生一股躁動。

  「朱天命,你以為你贏定了嗎?」

  剎那間,無數人將士的心智都被此女迷惑,

  朱天命腦海中《大衍神元經》瘋狂運轉,定睛一看,

  是一個及其美麗的女子。

  只見此女玉體修長,曲線妙曼,婀娜多姿,簡直是魔鬼的身材,仙子的面孔。

  美麗的長袍之下,是掩飾不了的絕妙身材。

  最為讓人驚訝的是,

  其身後還有九條皓大的白色尾巴。

  是什麼身份,一目了然。

  朱天命喝道:

  「醒來。」

  此時,不少將士才緩緩醒來。

  朱天命暗道好險,是自己來了,不然必然被陳宮擺了一道。

  要是不御駕親征,必然是損兵折將。

  都以為上品仙陣是陳宮的底牌,沒想到此女才是陳宮的底牌。

  元神巔峰的修為,氣息十分強大,讓朱天命都有一種不安。

  朱天命冷冷看著這個十分美麗的狐族女子,問道:

  「你是何人?」

  狐族女子語氣一變,酥酥的說道:

  「陛下不要那麼凶嘛,奴家乃是狐族狐媚娘,」

  其聲音無比魅惑,才醒來的幾百萬大軍,瞬間再次被迷惑。

  與此同時,一股清香從帝都之中散發出來。

  配合上其婀娜的身材,仙子的面孔,不由得讓人沉醉其中。

  朱天命惱怒喝道:

  「妖女,安敢壞朕將士道心。」

  頃刻之間,朱天命祭出干將劍,

  加強版的『劍盪八荒』劍氣呼嘯而至。

  這是帶著《十盪十劍》的劍意,人族十大神劍的加持,

  欲要一舉斬殺狐媚娘。

  狐媚娘豈能感受不到這裡面驚人的攻擊,

  原本一臉魅惑的表情,變得十分驚駭,聲音都變了色,喝道:

  「好強大的劍氣,好強悍的威力,好一個朱天命。」

  倉促之間,狐媚娘被打得衣衫不整,臉色有些通紅,

  但是此刻在別人眼中,卻是無比的誘人。

  正所謂朦朦朧朧才是純欲的巔峰。

  紅彤彤的臉蛋,讓人垂涎欲滴。

  狐媚娘嬌聲說道:

  「原來陛下喜歡這一口,等會妾身要不要單獨為陛下舞上一曲?」

  朱天命也是暗罵一聲妖精,然後實力全部展開,

  《大衍帝經》緩緩鋪展開來,

  《大衍神元經》再次喝醒沉睡的將士,

  朱天命喝道:

  「朕拖住狐媚娘,其餘人給朕衝進皇都,滅了大雍殘存的氣運金龍,給許秀、吳玠他們爭取時間。」

  狐媚娘聽了,立即高聲喝道,不復剛剛禍亂天下的模樣。

  「朱天命爾敢!」

  狐媚娘想要飛到皇都之中,再次激活殘缺的大陣,但是朱天命怎麼會給他機會。

  喝到:

  「你的對手是朕,」

  瞬間把狐媚娘拖住。

  縱然狐媚娘是元神巔峰,但是朱天命此刻的氣息已經不弱於她了。

  朱天命冷冷說道:

  「說,你們幫呂布的目的何在?」

  狐媚娘見被朱天命鎖死,不由得再次激發自己的魅術,酥酥的說道:

  「陛下,您好鐵石心腸啊,奴家嬌滴滴的弱女子,您怎麼忍心下手。」

  剎那間,狐媚娘風情萬種,配合其衣衫不整的樣子,

  一般人根本招架不住。

  朱天命見這個狐媚娘一直不肯說自己的來歷,不由得惱怒道:

  「說出你的來歷,不然朕等會活抓了你。」

  狐媚娘見朱天命不受自己的魅術影響,不由得收起了惺惺作態的樣子,一臉高冷的說道:

  「朱天命,本宮乃九尾天狐族太上長老之一,呂布的大雍王朝有我們的心血在裡面,給我們九尾天狐族一個面子,不要滅掉大雍;

  未來出了人族大陸,我九尾天狐族必然照拂你一二。」

  朱天命冷笑,說道:

  「九尾天狐族?朕的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還是呂布這種人,更沒得說了。」

  剎那間,三百六十五桿大周天星辰幡飛了出來,欲要活捉狐媚娘。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