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血脈里的仇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耶賽爾城。

  近萬怪物包圍了耶賽爾城,和守衛城市的士兵展開了殺戮和激戰,光芒從海面照射進入海底,一具具屍骸從海底里漂浮而出。

  這些罪民擁有強大的戰鬥力,他們瘋狂且嗜血。

  而守衛的士兵雖然經過訓練,但是安定祥和的生活讓他們無法和這些從深海魔淵之中殺出的怪物們相比。

  加上怪物們那龐大的數量,一時之間殺得耶賽爾城的保衛者節節敗退,從海面逃入城中。

  「啊!」

  駕馭著奇蝦的耶賽爾城領主帶著一批人在海面之上和這些怪物們激戰,最後陷入重圍,被一名高達兩米多的怪物擊殺。

  連同他座下的奇蝦,一同成為了怪物們的食物。

  領主座下的衛士高喊,讓領主的兒子離開。

  「守不住了,耶賽爾城完了。」

  「快去告訴王!」

  「瀆神之人恩斯的子嗣,他們又回來了。」

  領主的兒子被遠處海面上下密密麻麻的怪物嚇破了膽,亡命的向遠方逃去,而侍衛們則替他擋住了追擊的怪物。

  隨著侍衛被擊殺殆盡,成千上萬的怪物奔向海底之城,殺入了進去。

  屠殺降臨,無人生還。

  耶賽爾城。

  陷落了。

  怪物們占據了這片富庶的海底之域,霸占了他們的漁場和一切。

  月色之下,幾個渾身是傷的三葉人從海底里爬出。

  他們匆匆爬上海岸,進入了神降之城。

  耶賽爾半夜被喊醒,走入了高大的宮殿接待了領主的兒子,這位同樣也是耶賽爾的後輩,王族的血脈之一。

  他哀哭的跪在大殿之中,開口的第一句話便是。

  「王!」

  「耶賽爾城……沒了。」

  耶賽爾立刻站了起來,凝重的看著他。

  「沒了?」

  「耶賽爾城出什麼事情了?你的父親呢?」

  其一點點說出了發生在耶賽爾城的慘事,他說的時候帶著顫音,仿佛不敢回憶那慘絕人寰的場景。

  「父親死了,被那些罪民們活生生給吃了。」

  「整個耶賽爾城,估計都沒有人活下來了。」

  「王!」

  「那些被神放逐的罪民,又從海底的魔淵之中爬出來了。」

  耶賽爾瞳孔放大。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本以為再也不會和恩斯、布恩有任何交集,沒有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再遇。

  身旁希因賽王國的大臣們立刻上前:「王!」

  「一定要奪回耶賽爾城,那是我們最重要的海底之城。」

  「我們在深海里,還有著其他幾座城市和大量的村鎮,一旦讓這些罪民們落下腳來都會受到威脅。」

  耶賽爾也不打算放棄耶賽爾城,但是這些罪民可不同於希因賽的子民。

  這些深淵罪民被剝奪了神賜予的高級智慧,退化成為了如同三葉蟲、如同始祖魚一樣的存在,血脈上幾乎不再屬於三葉人了。

  智慧之王的權能,也沒有辦法拿他們怎麼辦。

  耶賽爾思考了一下,便定下了方略。

  「派幾位祭司帶著魯赫巨怪收回耶賽爾城!」

  「驅逐這些罪民,將他們重新趕回深淵。」

  罪民的重新出現雖然讓耶賽爾震驚,但是對於他來說卻算不上什麼大的危機。

  只是這件事情的發生讓耶賽爾有種不祥的感覺。

  就在不久前,為神靈建造的神殿出現了意外,連他親手為神靈雕刻的神像都坍塌了。

  如今神靈懲罰的罪民又再度出現在了希因賽王國的領域,好像神靈真的在降下災禍一般。

  幾位神之祭司駕馭著奇蝦踏浪而行,領頭的一個則是站在了魯赫巨怪的頭上。

  他們遠遠就看到海里肆虐的怪物,領頭的王族祭司露出了輕蔑的眼神。

  「醜惡的怪物,就應該老老實實呆在深淵之中。」

  數十米的巨物降臨耶賽爾城,恐怖的觸手從海水之中蔓延出數百米,一隻又一隻觸手將那些怪物們絞殺、撕裂、穿透。

  在海洋之中,沒有任何人能夠對抗他們。

  神話生命魯赫巨怪,神之僕從莎莉的眷屬。

  融合怪的出現,立刻將占據耶賽爾城惶恐的四散而逃,連頭也不敢回。

  但是一切並沒有因此終結。

  他們散入海洋,從此見到融合怪就跑,卻專門掠奪和襲擊那些沒有融合怪鎮守的村落甚至城市,

  一兩隻融合怪能夠守住一座城,卻無法守住這麼大的一片海域,更難以將他們趕盡殺絕。

  而且這些怪物們繁衍的速度極快,在踏入這片希因賽王國的漁場擁有了食物之後,更是如此。

  怪物們越殺越多,而三葉人疲於奔命。

  耶賽爾座下的子民和恩斯的後裔在這片海域,以這意想不到的種方式展開了他們宿命一般的對決。

  仇恨依舊在他們血脈之中蔓延,殺戮永不休止。

  ---------------------

  王宮的神之杯花苑。

  這座室內花苑如今已經化為了一片金色的花海,其中種滿了主祭司施洛德精心呵護的太陽之杯。

  施洛德揮手,抱著的水盆里的水便撒入了土壤之中。

  這是屬於高級祭司的力量。

  施洛德查看太陽之杯的時候,不小心被太陽之杯的根系扎著了。

  「嘶!」

  他發出一聲痛呼。

  然後他便發現這太陽之杯的根須竟然在往他骨甲和血肉里鑽,好像想要鑽入他的血肉和他生長在一起。

  「咦?」

  施洛德突發奇想,莫非這太陽之杯真正的用法並不僅僅是吸食它的花粉,而是讓它和自身結合在一起,讓自己徹底掌握這神造之物的力量。

  施洛德早就發現這太陽之杯是一種一半植物一半動物的存在了,此刻看到他在往自己血肉里鑽,更是確認了自己的猜測。

  「神造之物。」

  「我就知道沒有這麼簡單。」

  施洛德激動不已,立刻開始了這方面的研究。

  他覺得自己不僅僅成為了第一名高級祭司,或許他還將開創出一條使用神力的道路來。

  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不斷的用智慧權能和太陽之杯進行溝通。

  施洛德竟然真的將太陽之杯種進了自己的身體,成為了自己的一部分。

  「轟隆!」

  石頭大門打開,施洛德從神之杯花苑裡走出。

  他的模樣已經完全變了。

  一根根根須沿著施洛德骨甲的裂縫探入他的體內,紮根在他的血肉之中,深入他的臟器和他完全結合在一起。

  這是體內看不到的,而在體外。

  他肩頭太陽之杯的花杯隨風搖曳。

  怪異,但是卻又有著一眾奇異的美感。

  「神術!」

  「幻之界。」

  施洛德揮手,肩頭探出的太陽之杯盛開,金色的螢光散落在了數十米之內。

  所有聞到花香的人都會陷入施洛德製造的幻境,他能夠直接影響周圍數十米,哪怕是神之祭祀也逃不過他製造的幻象。

  這是可以媲美魯赫巨怪的強大,另一種道路的強大。

  施洛德興奮極了,他覺得自己找到了正確的道路。

  「太強大了!」

  「這力量太強大了。」

  「這才是神真正賜予我們的力量。」

  一旁的祭司卻擔憂的看著施洛德,這種怪異的形態實在看上去不太正常。

  「施洛德主祭!」

  「這真的可以嗎?它們並不是死物,而是活著的。」

  「神靈賜予力量,或許並不是這麼用的。」

  施洛德聽到對方質疑自己,頓時不滿的看了過去。

  「需要你來揣測神的旨意嗎?我才是接受神啟的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