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流水之下,燃燒的天幕(兩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與此同時,多元宇宙的某個角落

  「屏住呼吸,去感受那水中之靈……」

  「萬物於水中注視,因而你無懼長夜……」

  弗朗則跪在涓涓的流水面前,試圖聆聽著那萬物之聲。

  戴在眼前的黑布封閉了他的眼耳兩識,因此他能將心神交匯在心靈的深處。

  漸漸的,弗朗則聽見了某種清澈的呼喚。

  那似是愛人卷念的耳語,又似是家人長情的呼喚。

  那是萬物之聲嗎?

  弗朗則試圖去靠近那份依戀。

  然而下一瞬間,他眼前黑布的勐然被人掀開。

  過於明亮的光芒,瞬間讓他脫離了那種靜謐的狀態。

  在陡然心生的嗔怒之後,弗朗則看清了掀開黑布的存在,他的表情頓時變得恭敬起來:

  「師傅。」

  而很快,弗朗則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是那些外魔?」

  眼前蒼老的僧侶聞言點了點頭。

  在那猶如樹木般粗糙且充滿了褶皺的臉龐上,是一雙平靜如水的眼眸。

  「那邪神仍然試圖矇騙我們的心神……」

  言語之間,老僧侶充滿了一種不為人知的憂慮。

  他的心神清澈如水,而此刻,卻難免也產生了些許漣漪。

  弗朗則見狀,卻是上前寬慰:

  「您已經做得夠好了,我們終能挫敗它。」

  弗朗則看向自己的師傅。

  這位曾經名不出眾的僧侶,在他的生命走向第八十個年頭的時候。

  終於因一舉揭穿外神的陰謀,而為世人所諸知,更被各大教廷視為南國中堅力量。

  一次又一次,在那通往萬物心靈深處的門扉之前,他們抵禦住了邪神無所不用其極的入侵。

  老僧侶卻顯然沒有那麼樂觀:

  「它並非一位執拗的神祇——我總覺得,它在尋求另外的黑暗力量……」

  而就在弗朗則試圖說些什麼的時候,他看見自己師傅的臉色陡然變得肅穆起來。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www.yeguoyuedu.com 安裝最新版。】

  那是一種弗朗則所未曾見過的肅穆,更充斥了一種作為萬物之聲的聆聽者所罕有的凌厲殺意。

  「去告訴教宗們,是戰爭……」

  老僧侶勐然站了起來,然後將弗朗則往前用力一推。

  弗朗則甚至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只覺得周遭光影變化。

  等到恢復感知時,才發現自己已然一臉茫然地躺在了某個教會之中。

  此刻,一眾信徒正在進行宗教儀式。

  看到突兀出現的弗朗則,眾信徒頓時也不由得一愣。

  而反應過來的弗朗則頓時大呼:

  「戰爭……」

  …………

  …………

  「你瞧,拒絕了我——只會導致更為痛苦的毀滅……」

  「你將看到你的王國和民眾在無可匹敵的力量面前顫慄,你將目睹你的信仰與卷念在摧毀一切的黑暗面前撕裂……」

  「你將……在懊悔中痛苦……」

  老僧侶盤坐在流水之上,而在他身後有漆黑的陰影浮現。

  它在低語,它在陳述……

  老僧侶勐然睜開雙眼,卻沒有回頭。

  他平靜眼眸中,似乎多了一些其他的波動:

  「我以為你會出現得更早。」

  「看來,你遇上麻煩了……」

  老僧侶的言語,頓時引來了一陣沉默。

  仿佛一條不甘心的毒蛇舔了舔獠牙後,那漆黑的陰影再次開始自顧自地出聲:

  「虛空會吞沒你的世界,沒有一點殘骸餘下。」

  「而你……在破滅世界的精神殘餘里苟延殘喘的凡人,還能做什麼呢?」

  「我之前給你允諾現在仍然有效——你還有力挽狂瀾的機會。」

  「活著亦或死亡,虛假亦或真實,對於存在於精神世界的你,又有什麼分別?」

  「對於那些無法分清一切的凡物,那是恩賜……」

  老僧侶聞言反而笑了笑:

  「於我而言,你確實強大。」

  聽到這裡,老僧侶身後的陰影滿意地點了點頭。

  然後下一刻,老僧侶又道:

  「所幸,你沒那麼聰明……」

  「是嗎?那就讓我麾下的大魔告訴你——什麼叫做『聰明』……」

  漆黑的陰影似乎被老僧侶的話語所觸怒,下一瞬間它徑直消散。

  而老僧侶則隱約間,嗅到了什麼東西在燃燒的味道。

  隨後,難以描述的驚懼與震顫,難以明晰的鮮血與死亡,仿佛那突兀而至的陰雲般,遮天蔽日地湧來!

  恍忽間,那前方原本平靜的流水,也陡然變成了赤紅的一片!

  好像剎那間,整個世界都燃燒了起來一般!

  老僧侶平靜的眼眸中,逐漸多了幾許亮色。

  他凝視著那正在不斷翻湧的流水,好像有什麼巨大的事物要從其中出現一般!

  邪神的大魔?

  老僧侶握緊了手中的兵刃。

  在這方地界,他無懼一切黑暗與邪祟。

  哪怕化為無靈的枯石,他亦當守住這萬物的門戶。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所有的水域都開始翻滾!

  那濃郁的死亡氣息,讓老僧侶甚至無法去相信那所對應的殺戮與業力。

  然而,這卻讓他心頭的警惕放緩了一些。

  那明澈的心靈之中,萬物之聲予以他啟示:

  諸如那般的邪神,駕馭不了這樣危險的存在……

  即便是短暫的交互,也不會是以統御的形式存在。

  於是,在老僧侶的凝視下,那流水之下一個他所未曾窺見的宏偉身影勐然浮現!

  在其身後是一片燃燒的焦土,整個世界都在他宏偉的軀體之下化為通紅的一片!

  再沒有任何言語,能夠去描述對方從「虛幻」走向「真實」的凝現。

  那是一種意志層面最為激烈和直觀的衝擊!

  流水般的平靜世界裡,陡然有風暴喧躁而起。

  驟起的狂風中,老僧侶的長袍被吹得獵獵作響。

  如此,他得以看見那擎天的身影……

  雖未完成目光的交匯,可老僧侶能給感覺到對方那有如實質的注目。

  「您果然並非那位邪神所言,由它支配的大魔。」

  在那足以令絕大多數凡物瞬間失卻意識的衝擊下,老僧侶緩緩開口說道。

  老僧侶的言語,引來了對方的短暫沉默。

  而在心靈的世界裡,那驟然拉高到仿佛要令人失明的狂躁火焰,老僧侶知道,對方的意識顯然並沒有表現得那般平靜。

  「它誕生於這裡?」

  不多時,猶如雷霆般的聲音從天穹傳來。

  老僧侶聞言頓時搖了搖頭:

  「如您一樣,它從不可知的異域而來。」

  「那它該死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