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楊麼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水面上出現了兩艘戰船,船型不大,兩千石左右,其中一艘是普通戰船,另一艘卻是車船,外置水車槳片,全靠船內的士兵蹬踏航行。

  車船上豎起一桿大旗,上寫一個斗大的『楊』字。

  在兩艘戰船背後,還跟著十幾艘哨船,今天陳東主運氣確實不好,正好遇到楊麼巡江。

  陳東主頓時臉色慘白,『撲通!』跪在甲板上大哭起來,「我的貨啊!這下我要傾家蕩產了。」

  他的貨物價值近兩萬貫錢,運到成都販賣可以賺五千貫,被水賊搶走,皮毛都不會給他剩一絲一毫。

  陳慶已經換上了鐵甲鐵盔,背上一壺箭以及定遠弓,手提方天畫戟,楊再興和陳慶一樣,身披銀甲,手提一桿亮銀槍,後背弓箭,他們二人站在甲板上,威風凜凜,顯得格外的與眾不同。

  「統領的水性如何?」

  陳慶笑了笑道:「水性很平常,最多會泅水而已,你呢?」

  楊再興笑道:」我的水性還不錯,專門練過,等會兒若有冒險之事我來做。」

  陳慶也不和他客氣,點點頭道:「我掩護你!」

  陳東主跪在甲板上,呆呆地望著陳慶和楊再興,他兩腮的肥肉亂抖,忽然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這兩人恐怕非同尋常,從他們兵器就能看出,自己貨能不能保住?

  這時,一艘哨船上前,一名將領大喊,「放下船帆,放下兵器,否則殺光全船人,一個不留!」

  他話音剛落,一支箭『嗖!』地射去,正中這名將領咽喉,將領捂住喉嚨,撲通落江。

  這一箭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牙船上的將領頓時暴跳如雷,揮刀大吼道:「殺上船去,一個不留!」

  貨船上的護衛和夥計都嚇得面如土色,不是說,遇到牙船不動手嗎?

  射箭的人是楊再興,他的箭術和劉瓊、張憲一個等級,只比陳慶略遜半籌,主要是力量不如陳慶,但已經十分高超了。

  陳慶拍拍他肩頭,「等會兒他們上船後你負責射箭,我負責殺人!」

  楊再興嘿嘿一笑,「一言為定!」

  陳慶回頭大喊:「夥計和東主去貨船,護衛留下,船夫也去貨艙!」

  陳慶已經不再是之前的護衛了,他露出了宋軍統領的本色,命令中帶著一種殺氣和威嚴,使眾人不敢不聽,幾名夥計和船夫帶著東主下到貨艙去了。

  陳慶又對八名護衛道:「我乃西軍統領陳慶,你們不想死就跟著我殺敵!」

  八名護衛都曾從過軍,既然敢在長江當護衛,都是不怕死的人,八名又仿佛回到了軍隊,轟然答應。

  陳慶當即部署作戰,八名護衛分為四個組,每組兩人,一人用刀盾,一人用長矛,分別部署在船的八個方向,楊再興跳上船艙頂部,利用一面盾牌和桅杆做掩護,用弓箭射殺敵人。

  陳慶則負責總接應,哪怕吃緊他就支援哪邊。

  「老楊,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我知道的!」楊再興在船頂上答應一聲,他一支箭已射出,一名哨船賊頭應聲落江。

  十幾艘哨船從四面八方圍攏上來,這些士兵其實都是江賊,個個身手矯健,殺人如麻,江面就是他們的天下,還是第一次有人敢挑戰他們。

  哨船上的賊兵們憤怒了,一支支飛爪鉤住大船,迅速向上攀爬,八名護衛用刀砍,用長矛捅,和江賊們激戰在一起。

  楊再興箭無虛發,連射八箭,八名小頭目都被他一箭射殺,哨船上的賊兵都發現了他的厲害,紛紛舉起弓箭向他射來。

  陳慶掌控著船頭,兩艘哨船十幾名賊兵從船頭兩側爬上來,可惜他們運氣不好,遇到了陳慶。

  陳慶大開殺戒,揮舞方天畫戟,殺得十幾名賊兵血肉橫飛,人頭落地,慘叫聲不斷,甲板上屍體堆積,到處是殘肢斷臂和滾動的人頭。

  最後兩名賊兵被嚇傻掉了,轉身跳入長江逃命。

  這時,護衛老吳被一支冷箭射中臉龐,慘叫著倒地,他的搭檔是一個年輕護衛,沒有多少經驗,見賊兵一擁而上,嚇得他大喊起來,「我擋不住了!」

  一個身影從天而降,陳慶大吼一聲,長戟橫掃,三顆人頭飛起,反手一刺,刺穿另一人的胸膛,後面一名賊兵揮刀向陳慶後頸砍來,『噗!』一支箭射穿他的脖子,賊兵一頭栽倒。

  陳慶又連殺兩人,回手向艙頂豎起大拇指。

  「這邊沒有賊人了,去支援許護衛!」

  陳慶將年輕護衛推到另一邊,他大吼一聲,揮動方天畫戟,向對面湧上來的賊兵殺去........

  遠處的車船上站著一名頭戴金盔的大將,此人也很年輕,皮膚黝黑,長得膀大腰圓,滿臉橫肉,相貌十分兇悍,一雙三角眼中充滿暴戾之氣。

  此人正是洞庭湖賊首楊麼,他極為崇拜三國名將甘寧,自詡綽號小甘寧,也使一對短戟。

  他聯合長江和洞庭湖各路水賊,被推舉為首領,手下有士兵數萬人,在洞庭湖四周攻城掠寨,聲勢浩大。

  楊麼在年初大敗澧州鎮撫使程昌寓的兩萬軍隊,並俘獲了著名船匠高宣,高宣投效楊麼,並為其打造了速度極快的車船,使得楊麼水軍如虎添翼。

  今天楊么正好乘坐一艘中型車船來試船,同時巡視長江,沒想到正好攔截住了陳慶所在的貨船。

  楊麼眯眼望著貨船上悍勇無比的陳慶,所過之處摧枯拉朽,殺人如割草,士兵無一活命,死得慘烈無比,著實令他有點心驚膽戰,此人簡直如殺神下凡,他和他的手下都沒有這樣的武藝,也沒有這樣的殺氣。

  還有躲在船艙頂部的弓箭手也是個厲害的人物,楊麼就沒見他射空過,至少有二三十人都被他射殺,幾乎所有哨船頭目都死在他的箭下。

  「傳我命令,牙船壓上去!」

  江面上頓時鼓聲大作,信號旗飛舞,牙船加快速度向貨船衝去。

  牙船上有八十名賊軍,由大將夏飛統領,夏飛手執一桿鐵刀,身材高大威猛,他是楊麼的親兵統領,手下八十人也是精銳善戰的親兵。

  此時,十幾艘哨船的七十餘名士兵已殺得只剩下不到十人,他們只敢站在哨船上遠遠吶喊,卻沒有人再敢靠近大船二百步內,對方箭無虛發,靠近就被射殺,他們都膽怯了。

  貨船上的護衛也只剩下四人,其中兩人還帶傷,這時對方戰船鼓聲大作,牙船向這邊疾速駛來,四名護衛頓時臉色變得慘白。

  楊再興從船頂上跳了下來,笑道:「統領何不讓他們去貨艙防禦?」

  陳慶看了一眼四人,見他們渾身發抖,害怕到了極點,便點點頭令道:「你們四人拿著長矛和盾牌去貨艙,把艙蓋反鎖了。」

  四名護衛如獲大赦,連忙拿著長矛和盾牌向貨艙內跑去,厚重的艙門蓋上,從裡面用大鐵鎖將艙門反鎖了。

  陳慶注視著站在牙船船頭上的敵將,冷笑一聲道:「這人自以為強悍,想找死,看我怎麼成全他!」

  楊再興欣然道:「久聞統領神箭,今天可開眼了!」

  陳慶取下定遠弓,抽出一支狼牙箭,拉弓如滿月,一支箭無比強勁地射去,這一箭略向左偏了半尺,看對方拿槍姿勢應該是左撇子,必然會向左偏。

  果然,夏飛見對方一箭射來,舉刀撥打,同時身體左傾,不料這一箭的速度比正常弓箭快了一倍,他一刀劈空,箭已到眼前,再躲已來不及,他恐懼得大叫一聲。

  『噗!』一箭正中右眼,可不是射瞎一支眼睛,狼牙箭射穿了頭顱,箭尖從後腦透出,夏飛直挺挺仰面栽倒,張著嘴,瞪大了眼睛,箭矢插在右眼上,滿臉血污,異常猙獰可怖。

  楊麼嚇得倒吸一口冷氣,這名悍將的箭術比剛才那人強大得多,夏飛的武藝他是知道的,不在自己之下,居然被對方一箭射殺。

  『此非安全之地,君子不可立危牆之下!』

  楊麼已經感到不安全了,立刻喝令:「後退十里!」

  車船掉頭,轟隆隆向南面駛去。

  楊再興也駭然嘆服,這份準頭或許他也能辦到,但這一箭強大的速度和力量,他就遠遠不如了。

  這時,牙船撞上貨船,賊兵用鐵鉤鉤住船身,搭上了船板,副統領大喊道:「對方只有兩人,殺了他們!」

  八十名悍匪尖聲大叫,揮舞著長矛和戰刀,向貨船奔來,不等陳慶動手,楊再興率先沖了上去,一抖亮銀槍,頓時梅花點點,殺氣瞬間湧現,奔在最前面的五名賊兵幾乎同時咽喉中槍,一起倒地。

  陳慶仰天大笑,「這盤小菜可不夠咱們兩人分啊!」

  他一擺方天畫戟,衝進了敵軍群中,儼如一隻猛虎撲進了羊群,頓時血霧瀰漫,血肉和肢體橫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