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建軍(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陳慶終於明白王彥為何擔心自己能不能建立秦州軍?

  要知道陳慶和傅選的關係一直就不好,從一開始,陳慶就搶了傅選侄子傅墨山的機會,一旦傅選取代王彥的都統制之位,自己將來的日子就難過了,王彥顯然很清楚這一點。

  王彥又笑道:「既然宣撫使給了你三千軍隊的額度,這三千士兵我來撥給你吧!」

  「恐怕傅都統會有意見!」

  王彥冷冷哼了一聲,「他有意見也沒有用,現在還輪不到他做主!」

  陳慶若有所悟,恐怕王彥調離和傅選有關。

  陳慶又道:「能不能把楊元清、鄭平他們調給我?」

  「你寫一份名單下來,我這就給你安排!」

  陳慶隨即寫了一份十幾人的名單,遞給了王彥,王彥看了看放在桌上,「我還有三天時間,我會替你安排好。」

  沉默片刻,王彥又道:「撫恤錢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

  這也是王彥了,張浚壓根就沒有提這件事。

  陳慶笑著擺擺手,「這事和都統無關,千萬不要自責,再說,呂相公已經答應把我代墊的錢還給我,其實影響不大。」

  王彥看了他半晌,緩緩道:「以後這種事情還會經常發生,你既要靈活處理,也要堅持原則,用自己錢給陣亡士兵發撫恤之事,切不可再做了。」

  陳慶點點頭,「呂相公提醒過我,我心裡有數了。」

  「那就好!」

  王彥欣然笑道:「今晚吳都統要為你接風洗塵,我們好好喝一杯!」

  ..........

  晚上的接風宴喝得很團結,很和諧,甚至連傅選也敬了陳慶兩杯酒,恭喜他高升。

  出乎陳慶的意料,鄭平也升為指揮使了,這和他在臨安的父親有關,在朝中有人情,不升官都難。

  吳階還找來幾個妓女助興,這一頓酒,陳慶被灌得酩酊大醉,一覺睡到次日上午才醒來。

  陳慶慢慢坐起身,發現自己躺在一頂大帳內,身邊當然沒有女人,王彥準備安排一個使女夜裡服侍他,被他一口拒絕了。

  頭疼欲裂,口中乾渴無比,陳慶起身找到一隻裝滿清水的葫蘆,一口氣喝掉了半葫。

  這時,外面傳來一名士兵的聲音,「指揮使,統領還沒有醒來呢!」

  「應該醒了,你去看看!」

  這是楊元清的聲音,昨晚接風宴上,陳慶就感覺他有點心事,沒有機會問他。

  陳慶大步走出營帳,果然是楊元清,「老楊,真是你啊!」

  兩人歡喜地擁抱一下,陳慶又笑道:「我給你帶來一個族人,你看到了嗎?」

  「你是說楊再興把!我見到他了,和我同族當不同堂,但他和楊政的關係不錯,昨晚被楊政拉去聊天了。」

  陳慶眉頭一挑,「楊政這混蛋,可別撬我的牆角。」

  「確實有可能,楊再興是我們這一輩武藝最高強的族人,不過得看他本人,他想跟統領,楊政磨破嘴皮也沒有用。」

  「我們走走吧!頭痛得很。」

  兩人走上大散關城牆,沿著城牆緩緩而行,陳慶扶著城垛望著遠處的山巒,長長感嘆道:「真快啊!一年了。」

  陳慶說是他來大宋整整一年了,楊元清卻以為他在說富平之戰,他也嘆息道:「是啊!一場富平之戰,改變了多少人的命運。」

  「老楊,王都統怎麼回事?」

  陳慶壓根就不會相信王彥是因為受傷被免去軍職。

  楊元清苦笑一聲道:「就是因為『八字軍』三個字。」

  八字軍是大家平時的稱呼,他們實際上是涇源軍一部,只是大家平時都這麼稱呼,連張浚自己也稱呼八字軍,怎麼會出問題?

  陳慶還是不解,「應該不是張浚的原因吧!」

  「不是,宣撫使從來就沒有在意過,是傅選!」

  「果然是他!」陳慶腦海里出現傅選昨晚滿臉奸詐的笑容。

  楊元清點點頭,「傅選朝中有人,他寫了一封信,把王都統告了,據說官家很不滿意那八個字,便以都統受重傷為由,調離了軍隊。」

  陳慶心中冷笑一聲,『赤心報國,誓殺金賊』這八個字如果改成『忠君報國,誓殺金賊』,恐怕就不會有問題了。

  當然,陳慶也知道,八字軍有點類似於種家軍、岳家軍,有私軍的嫌疑,加上旁邊有小人攛掇,趙構不能容忍也正常。

  「傅選的後台是誰?」陳慶又問道。

  「朱勝非,統領知道嗎?」

  「是他!」

  陳慶和朱勝非沒有交集,但確實見過此人,在新兵訓練比武之時,朱勝非是觀文殿大學士,暫時兼任兵部侍郎,長得又瘦又高,相貌很清雅,據說也是天子的心腹。

  「我還想再和統領說一說撫恤錢之事。」

  陳慶精神一振,「你說!」

  楊元清取出厚厚一本冊子,遞給陳慶,「這是清冊,發放了一大半,還有四百多名士兵的家人沒有找到,剩下的錢鄭平存到成都的錢鋪里去了。」

  陳慶翻了翻冊子,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名字和手印,著實不容易。

  「這件事辛苦你了!」

  楊元清笑了笑道:「我是應該的,多虧王都統派了十幾名文官協助我,仔細核對,要不然就算有人冒領我也分辨不出來。」

  「還有四百多人是因為他們家人在關中不方便嗎?」

  「是的,但我聽說,也有的家人都死了,統領,這件事恐怕是一件長期之事,得一直尋找。」

  陳慶點點頭,「這件事我讓小乙負責。」

  「統領,我還能跟隨你嗎?」

  楊元清吞吞吐吐道:「王都統要走了,我不想跟隨傅選,他的侄子傅墨山很惡毒,居然罵我環慶狗!」

  「傅墨山就是一條瘋狗,不用睬他!」

  陳慶拍拍楊元清的肩膀笑道:「你不要擔心,我已經和王都統說好了,你和鄭平、小乙他們都會調給我。」

  楊元清大喜,「幸虧統領回來了,要不然我以後的日子難過了。」

  「你手下有一千人,鄭平手下有一千人,這就兩千人,還差一千人,你有沒有什麼建議?」

  楊元清想了想道:「王都統手下有一支神臂弩軍,五百人,半年前成立,是從整個西軍挑選出的精銳,當時吳嶙和王都統爭了好久,被王都統爭到了,如果能拿到這支神臂弩軍,對將來統領收復秦州大有幫助!」

  陳慶著實動心了,他知道只有床弩和神臂弩能射穿女真騎兵的盔甲,練神臂弩很不容易,這個機會一定要把握住。

  「不過難度很大!」楊元清又道。

  「為什麼?」

  「這支神臂弩軍已經被傅墨山預定了,他將出任這支軍隊的指揮使。」楊元清有點後悔告訴陳慶這件事。

  陳慶頓時有點頭大,繞了一個圈,自己居然又要和傅墨山那個粗人爭奪軍隊。

  ..........

  下午,陳慶吞吞吐吐給王彥提起了神臂弩軍這件事,王彥一拍大腿,「你昨天咋不說,昨晚我答應把這支軍隊還給吳階了!」

  陳慶一怔「不是說那位傅將軍.....要接手這支軍隊?」

  「那是他一廂情願罷了!」

  王彥從桌上取過一份軍文遞給陳慶,「這是傅選的推薦書,他倒是想把這支軍隊給他侄子,但你看上面我簽字加印了嗎?」

  陳慶看了看軍文,下面主將一欄還是空白的。

  王彥冷笑一聲道:「這支軍隊我壓根就不想給他侄子,他侄子從來就不會上前線作戰,給了他就是一個軍營內的裝飾而已,白白浪費了這麼犀利的軍隊,所以昨晚吳階一開口,我就當即答應了。」

  就在這時,傅選怒氣沖沖走了進來,後面跟著他的侄子傅墨山。

  「老王,你這次做得可不地道!」傅選一進大帳便聲討王彥。

  陳慶站在一旁打量傅墨山,差不多有一年沒有見到他了,他長膘了,去年還是一個很黑壯魁梧的大漢,像一頭野豬,但現在野豬變成了家豬,脖子那麼粗,肚子那麼大,像口大鐵鍋倒扣在肚子上。

  傅墨山也認出了陳慶,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目光挑釁般地望著陳慶。

  陳慶當然明白他得意來源何處,因為他的叔父要轉正為主將了,他以為終於可以收拾自己,可憐的豬娃子,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組建秦州軍了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