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 功勞分配、陰暗算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七章

  7.27 功勞分配、陰暗算計

  當晚,鎮南關中,原茜香國中軍大堂。

  「鎮南關,是大順朝南疆門戶,與西北的平而關、水口關並稱為『南天三關』,早在漢朝就已經建立,中間多次改名,用過界首關、大南關等名號。

  這鎮南關的名字,還是前明時改的,當年太宗皇帝與那晉王李定國爭奪天下,最後將其趕到了茜香國地界,奠定了大順朝的根基。

  但這李定國也是不世出的名將,堅決要留個反攻通路,雖說南天三關的另外兩關都被我漢軍打下來,但這鎮南關卻始終沒能奪回,兩國殺的血流成河,時至今日。

  我南安郡王一脈世代鎮守南疆,傳到本王這裡,已經是第五代,歷代都想要奪回來,卻到現在也沒能做到,為此光是我劉家人就有十一人血灑關前。

  這次一戰大勝,我軍斬殺茜香國自元帥李飛鵬之下過五萬人,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勝利,更別說還奪下了這南天第一雄關。

  衛賢侄,本王要謝謝你,終於圓了我劉家五代人的夢想。」南安郡王嘴裡說著「謝謝」,語氣也好,表情也好,卻都很是複雜。

  不只是他,大堂內一眾鎮南軍將領同樣如此,他們很多也是世代在鎮南軍中,有的甚至是跟著第一代南安郡王建立鎮南軍,一直傳承下來。

  他們打了幾輩子的地方,如今卻如兒戲般被別人打下來,要說高興肯定有,但更多的,恐怕是無法咽下去的羨慕妒忌恨吧?

  「哈哈哈,王爺言重了,小侄雖然自認為猛將,可也要在王爺的指揮下才能取得如此大勝,更何況各家的首級功眾多,不是我金陵衛一家的功勞。

  此次大勝若是報上去,無論如何也能讓各位將軍再進一步,甚至封爵傳承也不是不可能。」衛旭就是再笨,這時候也知道該說點什麼。

  「底下這群廢料,本王不敢說什麼爵位,但你小子怕是直接就能復了忠勇伯府的榮光!」知道不是時候,南安郡王恢復了笑容,甚至還開起了玩笑。

  「那就借劉伯父吉言了!」眼看氣氛寬鬆了很多,衛旭笑著拱手說道。

  「這一次勝利下來,不管是斬殺了李飛鵬,」南安郡王下意識的看了看帥案上的匣子,那裡面裝著首級,「還是這鎮南關先登功勞,無論如何都是你的。

  只是此次斬殺敵軍近五萬人,我鎮南軍畢竟是出兵近三萬,兒郎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說到這裡,南安郡王故意停住了話頭,卻抬眼看向衛旭,一時間整個大堂內竟然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王爺謙虛了。」足足十幾秒之後,衛旭才滿面笑容抬起來頭,「雖然我金陵衛是此戰的先鋒,可畢竟人數有限,就是一人兩個首級功,又能殺幾個人?

  各位將軍不辭勞苦,不僅是將侵入國境的茜香國軍隊全殲,更難能可貴的是,還趁機殺出鎮南關,斬殺敵軍無算,功勞誰都抹殺不了!」

  「賢侄所言有理,本王完全贊同!」衛旭的話一說完,整個大堂的氣氛仿佛一下子活了過來,其他將領全都哈哈大笑,南安郡王更是滿面笑容的不住點頭。

  這次作戰,金陵衛作為全軍先鋒第一批與敵人交手,剛剛南安郡王卻只提了衛旭自己的功勞,金陵衛的戰功故意跳過了。

  至於說「五萬個首級功」,自然是沒留俘虜,所有茜香國士卒全部斬首上報,但考慮到金陵衛的功勞,剩下的首級無論如何也不夠分。

  衛旭剛才的話,等於是給手下人平均每人要了兩個首級功,這並不過分,但為了讓其他人夠分,才故意加了兩個要點,「殺出鎮南關」與「斬殺敵軍無算」。

  換一個更直接但也更殘酷的說法,鎮南關外就是茜香國地盤,殺過去隨便湊一湊,十萬首級功都輕鬆,而且「打入敵國領土」與「自家領土防守」,聽起來可不是一回事。

  解決了爭功的問題,衛旭才算是保住了自己應得的功勞,要不然南安郡王的意思很明顯,你自己的功勞我不攔著,其他士卒不歸我管。

  「不僅是如此,哪怕小侄乃是客軍到此,也知道茜香國那邊國力並不突出,再加上這片地界一直是戰場,鎮南關外很大一片區域都是為了戰爭準備的。

  各位將軍帶人出擊的時候,一次肯定也過不去什麼較大兵力,不妨輪流出手,或者分開方向各自出擊,總之一定不能讓茜香國閒著。

  也不只是現在如此,以後哪怕沒有大戰的時候,其實也一樣能夠進行,怎麼著也要讓手下的兒郎有個立功的機會。」衛旭笑著給出了殘酷的建議。

  「哈哈哈,不愧是『一次出手,片甲不留』的衛二公子,想必這就是你向老牛建議的『輪戰』制度吧?很好,真的很好!」南安郡王大笑著說道。

  不只是他,其他鎮南軍方面將領同樣面帶笑容,正如衛旭所說,這種方法是長久的功勞來源,以後也能隨時進行,不用著急。

  其實這種「流水功勞」的方式並不複雜也有過先例,比如前明時期的李成梁,就是用這種「養寇自重」的方式刷軍功,只不過他不小心玩漏了,認了個叫「野豬皮」的家奴。

  之所以以前不行,是因為那時候「南天三關」並不是都在大順朝手裡,他們可以這樣搞,敵人自然也可以,互相放血的結果就是誰都受不了。

  但現在不同,收復了鎮南關,如今的鎮南軍已經處於絕對的攻勢地位,只要留足了防禦兵力,基本上他們已經可以隨便把茜香國擺出十八種姿勢。

  不只是鎮南軍如此,四大邊軍的其他三家同樣可以,這也是衛旭能夠提出「輪戰」制度的戰略基礎,因為這麼玩兒,只能建立在自家處於攻勢的情況下。

  鏡頭轉到鎮南軍駐地,中軍大帳。

  「解決了?」東方白表情凝重的問道。

  「嗯!」衛旭長舒一口氣點了點頭,「至少這次的事情算是過去了。」

  「那就好!」東方白同樣鬆了口氣,擺手示意所剩不多的親衛散開休息,「其他戰鬥部隊也解除臨戰狀態,只需按照正常標準安排警戒就好。」

  「今天這一戰,我們打的確實漂亮,可也引起了鎮南軍的不滿。」東方白淡淡說道,「我也沒想到,他們為了功勞竟然到了如此地步,不少人甚至想包圍控制我們。」

  「所以,我只讓騎兵參與了追擊奪關,卻沒讓步兵跟著,甚至還讓他們就地警戒,防的其實是所謂的『自己人』。」衛旭冷笑著說道,「暗箭可比明刀難對付多了。

  其實也不怨他們惱火,我們這次雙人奪關本就有很大的僥倖成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李飛鵬把整個鎮南關區域的茜香國大軍大部分帶到了主戰場。

  這座雄關中剩下的兵力已經不足三千,正對著鎮南軍方向的大門哪怕是專門加強,也只有不足一千五百兵力,所以我們倆才能殺的血流成河。

  再有一點,茜香國與鎮南軍已經廝殺了上百年,早已結下了血仇,但也互相了解對方,知道彼此習慣性的戰鬥作風,無論鎮南軍方面還是茜香國軍方,其實都有『養寇自重』的思維。

  這才是他們多年一直反覆拉鋸的最主要原因,否則真要是不計代價的攻城,剛剛茜香國方面的戰鬥力你也看到了,真打不下來嗎?」

  「怕是誰都沒想到,來了一個你這種完全不講規矩的,竟然真的一心想要殺敵。」東方白面露笑容,「然後就一下子玩脫了,那個李飛鵬甚至搭上了自己的命。

  只是這樣看來,那位王爺所謂的『劉家十一個人血灑關前』,內里恐怕也談不上有多乾淨,自家人下手的概率更大吧?」

  「這些世家大族一貫如此,其實推而廣之,整個封建時代的王朝也都一個鳥樣。」衛旭不屑的撇了撇嘴,「對自己人的防備遠超敵人。

  特別是對軍隊更是如此,寧可整日裡被外敵當夜壺,也不肯讓軍隊強勢之後擔風險,為此連自毀長城的事情都不知道做了多少次。」

  「那就這樣吧。」東方白罕見的露出軟弱姿態,輕輕靠在了衛旭懷裡,「我都有些後悔了,跟著你面對的問題,可比正道那些偽君子麻煩多了。」

  「是嗎?」衛旭眼睛閃著寒光,「東方白,你這是在作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