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什麼叫坐收負面情緒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聽到帶土的質問,絕驚駭欲絕!

  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樣,月球,這時他魂牽夢繞之處!

  一千年了,終於,他可以親自踏足這個罪惡又神聖的領地!甚至於絕深深懊悔,為什麼他觀察忍界一千年,從來不知道還有這樣的通道?這一定是那兩個傢伙搞出來的!

  結果過於激動讓他得意忘形,只能強行打哈哈:「咦,我們竟然在做同一個夢嗎?」

  帶土:「這個幻術有點意思。」

  絕:「是啊是啊,在夢裡我想用什麼術,就用什麼術,實在是太爽了。」

  帶土:「可是,你又是如何知道【六道-地爆天星】這個術的呢?我從沒聽過這個術,可見就連宇智波斑也不知道吧?否則也不會不教給我。」

  絕罕見的湧出強烈的負面情緒,心中暗罵:「該死的百變華山!該死的幻術!該死啊!」

  「啊哈哈,這,這只是我隨口瞎編的,難道你真覺得有這樣的術嗎?」

  帶土深深的看了絕一眼,然後破開幻術醒來。

  他一醒過來,就聽到小南在怒罵:「百變華山,你這個混蛋!混蛋啊」

  只見小南一副顫抖中的樣子,前胸劇烈起伏著,但神情古怪,懊惱中帶著三分留戀。

  佩恩默然半晌,問:「這麼大型的幻術,你是怎麼能夠做到讓他從容布置而你卻沒有發現的?」

  小南幾乎從來沒被長門這麼斥責過,一時間羞憤交加,濃烈的負面情緒差點讓她黑化。

  只聽佩恩問道:「你到底夢到了什麼?」

  小南吐了一個超長串的泡泡:「我夢到了,那段時光。」

  這時佩恩依次救醒了角都和希奧米,只剩下神農和大蛇丸。佩恩是唯一沒有中招的,倒不是他的輪迴眼足以免疫大筒木一族的幻術,而是他並不是本體出行。

  看了眼無人施救便迅速醒來的帶土和絕,佩恩給神農施救,突然,神農驚叫:「大蛇丸!你給團藏送去的到底是什麼!宇智波信的右臂呢?咦?」

  他扭頭看了看,才發現大蛇丸依舊閉目,其他人都盯著他。

  只聽佩恩溫和的問:「大蛇丸給了團藏什麼?」

  「呃,是夢裡,我做夢看到大蛇丸給團藏一條手臂!」

  神農汗顏。

  在曉組織中雖然他感受到首領的器重,但大蛇丸才是他的熟人。

  然鵝,正在這時大蛇丸喊道:「神農?神農呢?你怎麼消失了?真是個白痴笨蛋,我就應該殺了他!」

  然後睜眼醒來。

  頓時神農尷尬無地,用腳摳兩室一廳不在話下,咬牙切齒問:「這個該死的幻境到底是誰做的好事!」

  大蛇丸睜開眼,一絲尷尬都無有,淡淡的說:「應該是那個叫做百變華山的傢伙。他的幻術不簡單,讓我想到一個人。」

  神農的負面情緒狂漲,這份延綿不絕的負面情緒一如之前的幾份,被藏在水道出口處的列音收到。

  水道出口距離隧道出口還有一點距離,不虞被枇杷十藏發現。為了保險起見他藏了不止一枚苦無,飛雷神果然傳得過來,只不過非常費水門,他的苦無也不多了,這種跨地圖傳送必須慎重。

  連續收到超大量的負面情緒,而且還不知道從何而來,搞得列音也是相當的懵逼。

  什麼叫坐收負面情緒啊?就是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得著了……

  他是目睹了曉組織鑽入地窟才傳送過來的,已經等候多時了。

  只見一群人出現,列音的眼睛一眯,走在中間的那個不是神農麼?

  這傢伙原來沒有死!還加入了曉組織?

  這樣一來……列音的目光頓時轉向佩恩,長門一定就在附近,要不要去乾死他?

  只是想想佩恩另外那五道肯定保護著長門,而且說不定還有什麼別的後手,這事還是從長計議吧……反正他們也掉進月球這個大坑裡了!

  為了加深他們入坑的程度,有必要讓大筒木們跟他們照個面……

  他儘量躲遠,然後拿出一個珍貴的封印捲軸。

  這捲軸之所以珍貴,因為其中封印了幾隻大筒木傀儡!

  這是上一次在這個地點活捉的,以魘遁驚退那個控制傀儡對他放狂言的大筒木後把剩下幾個人形傀儡全給收了起來。

  幾乎在通靈出傀儡的同時,佩恩一聲厲喝:「誰!是誰在那裡!」

  而在佩恩厲喝的同時,傀儡也發出嘎啦嘎啦響聲:「誰!是誰在那裡!」

  咦?速度夠快,這是秒上線?

  月球上的大筒木對傀儡的控制可以說是一種藝術,他把傀儡放出來一定會被發現,只不過沒想到上線如此之快。

  此時不可節約,列音立刻以飛雷神傳送到另一個觀察點位,在這動盪之中並沒被人發現。

  只聽傀儡發出一個機械式的聲音:「螻蟻們,你們成功激怒了我!」

  佩恩連冷笑都省了:「你是在和神講話。神羅天征!」

  「轟」的一聲,無形的力場將這隻傀儡直接按到洞壁上,仿佛掛了一幅畫,隨後「叮叮噹噹」,零件掉了一地。

  「這……」

  小南極為驚訝,她當然想到過會遇到敵人,但這傀儡的出現還是讓她駭然。

  無它,對於傀儡她並非一無所知,這傀儡是誰控制的?又是怎麼實現控制的?傀儡師人在哪裡?

  列音也極為驚訝,他居然又笑納一筆堪稱龐大的負面情緒。

  只聽傀儡的頭顱中先是發出一串無意義的聲響,隨後傳出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很好,在對力量的運用上,你雖然弱小,但配得上我們的重視。」

  佩恩看都不看,傲然說道:「無非一些裝神弄鬼之輩,繼續前進。」

  他不看,帶土看,走上前去扒拉零件盯了一會,說:「這傀儡,做工不簡單呢。」

  絕也看了一眼:「哪裡不簡單了?」

  「沒有任何機關,沒有千本,這傀儡似乎只能以體術進行戰鬥?」

  帶土抬頭:「你見過這樣的傀儡麼,絕?」

  「呵呵呵呵,反正我們有神。」

  這話讓人分不清是真心還是陰陽怪氣。

  列音的圍觀也到此為止,等到曉組織一行離開,從容返回忍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