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梅琳娜的情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就是菈妮的身體?」阿褪看著那具幾乎燒焦了的屍體問道。

  「卡利亞書齋通往利耶尼亞的神授塔,菈妮的身體就在這裡,所以沒錯。」路葉點點頭說道。

  兩人將視線集中在那具身體上面。

  菈妮身為拉達岡與稀人蕾娜拉的後代,其身軀自然也不小,身高超過了兩米。因為皮膚被燒焦了的緣故,菈妮身體的細節和面容都完全看不清楚了,不過還能看出來菈妮的身材窈窕,腦袋邊上還殘留著尚未燒盡的紅色髮絲。

  這足以證明菈妮的發色原本是紅色,與現在深藍色頭髮完全不同。

  不過也可以理解,畢竟菈妮的附身的人偶,是她按照自己的老師「雪魔女」的樣子製成的。

  但是……紅色的頭髮,路葉心想菈妮應該隨她爹拉達岡。

  如之前菈妮所說的那樣,路葉在她的身上找到了一枚傳說級別的護符,還有死亡咒痕。

  前者只是微微有些焦痕,擦拭一下就完好如初。

  而刻在菈妮身上的死亡咒痕,則是由命定之死的力量造成的,不會因為簡單的燒灼而被抹去痕跡,從外表看它是白色的,就像是一條彎曲的蜈蚣一般。

  按照慣例,路葉看了一下物品介紹。

  【獲得物品:觀星少女的傳說】

  【說明:雕制關於女王傳說的護符,能提升智力。】

  【觀星少女仰望夜空步行,度過一段不停追趕星星的旅行。隨後她遇見了滿月,成為女王。】

  路葉想了一下。

  物品說明中的觀星少女遇見滿月,成為了女王,應該說的就是蕾娜拉。

  怪不得菈妮身上會有這個,原來是當媽的給女兒的護符啊。

  【獲得物品:死亡咒痕】

  【說明:刻在「月之公主」菈妮捨棄的身體上的咒痕,也被稱作缺半的百足傷環。】

  【在半神初次死亡時,會被刻下咒痕。常理而言,那會是一道圓形的環。然而半神的初始死者有兩位,

  因此咒痕分成兩個缺半的百足傷環。菈妮是身體方面的初始死者,而死王子則是靈魂方面的初始死者。】

  菈妮身死,魂未亡。

  而死亡子應該就是指黃金葛德文,身體未死,但靈魂卻已經被殺害。

  「好了,這個給你。」路葉將那枚金色的菱形護符遞了出去。

  「欸,給我嗎?」

  「嗯,提升智力用的,我不太用得上。」

  「雖然很感激你……不過我怎麼感覺你話裡有話呢?」阿褪狐疑的問。

  「哪有,我可沒有抱著那種因為你太笨了所以想給你提一提智商的想法才把護符給你啊。」

  「喂,你明明已經說出來了!」

  「哪兒有,你拿著護符的話,輝石魔法的威力也會強上一些吧?」

  「這倒是……」

  阿褪看了一眼手中的盧瑟特法杖。

  這本來是薇爾莉特在使用的。

  不過即便是這麼強的法杖,在她手裡也完全沒法跟薇爾莉特相比。

  阿褪心說這大概就是使用者之間的差距吧。

  也不知道薇爾莉特和艾斯德斯小姐現在怎麼樣了……

  拿到了死亡咒痕之後,路葉立刻從神授塔的賜福點傳送回了大賜福。

  然後,他將死亡咒痕交給了羅傑爾,順利完成了任務。

  積分+10000。

  這樣一來,自己手裡就有一萬五左右的積分了。

  次日清晨,天還未亮的時候。

  路葉打開了商店,裡面的物品已經刷新。

  【1、輝圓劍陣(非輝石加強版)】(5000積分)

  【說明:以輝圓劍陣魔法為基準,加以改良得到的能力。消耗所有專注值,讓多餘的武器以劍陣的形式圍繞在使用者周身,進行防禦或攻擊,使用者能無消耗發揮一把武器的戰技】

  【2、追蹤型穿甲子彈】(500積分/彈匣)

  【說明:附帶破甲以及追蹤效果。彈頭經過特殊改造,貫穿力加強,能夠自動追蹤目標。】

  【準星?那是什麼,像是西部牛仔對決一樣,只管扣下扳機就行了。】

  就只有兩樣商品?

  路葉有些憤懣,你還不如直接給我刷兩個大盧恩出來!!

  話雖如此,買還是要買的。

  路葉的儲物空間內幾乎都是武器,像是那顆耐高溫的球啦,混種大劍啦,薇爾莉特的大劍,夜與火之劍之類的……幾乎要將空間內塞滿了。路葉正愁這些東西賣不出什麼高價沒法處理,沒想到剛好出現了一個能讓他將這些武器利用起來的能力。

  嗯,買。

  追蹤行穿甲子彈?

  不用多說,也買!

  阿褪還在休息,路葉關閉了商店,去鐵匠那裡強化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武器。

  這是一筆很大的開銷。

  不過這也是為了提升自己的戰鬥力,投資自己怎麼能說是浪費錢呢?

  「這之後……就是思考該怎麼拿到大盧恩的事情了吧?」

  路葉想了想。

  王城現在進不去,所以蒙葛特的大盧恩免談。

  這麼一來,只剩下鮮血君王蒙格、女武神瑪蓮利亞,還有「褻瀆君王」拉卡德了。

  該選誰好呢?

  女武神瑪蓮利亞暫時免談,畢竟是能夠跟拉塔恩戰平手的人,而且還有猩紅腐敗。

  那就只有從蒙格和拉卡德的身上下手了。

  路葉打定了主意,準備先去找樊雷打聽下情況。

  然後再回一趟魔法學院,畢竟之前魔法學院那些魔法人偶,似乎是通過學院升降機底層的擄人少女人偶抵達火山官邸的,說不定自己可以用同樣的方法快速抵達?

  吃完早飯,阿褪從小紅帽羅德莉卡那裡用在永恆之城裡見到的鈴蘭強化了骨灰之後,她又從剛睡醒的柯林那裡學了一些禱告。

  正當兩人準備離開的時候,左邊的通道盡頭突然傳來了可怖的嘶吼。

  阿褪被嚇了個激靈。

  「不是吧,怎麼了?」

  兩人走到左側。看到通道盡頭的書房內,盤坐著一個看起來滿是痤瘡的鎧甲的紅色人影。

  剛才的聲音,就是他發出來的。

  「稍安勿躁,只是來了位新人罷了。」這時,百智爵士走了過來。

  「新人?」路葉問。

  「嗯,身懷詛咒的『食糞者』,我勸你們最好不要接近他。」

  「啊?」阿褪歪著腦袋,「他……吃屎?」

  百智爵士說,「他是以進食污穢,來表達自己的意願。」

  「也就是說他吃屎嘍?」

  「我不知道……別問我了,再說我又沒有看他吃過。」百智爵士說,「總之,他很危險,讓他一個人帶著就好,哦對了,你有空嗎?這段時間你想必有不少收穫吧,同志,我想和你聊一聊。」

  百智爵士看向路葉。

  路葉想了想,答應了。

  反正有賜福點,花不了多少時間。

  兩人交談了一會兒。

  百智爵士問了路葉一些情報,關於米凱拉、瑪蓮利亞以及蒙格的下落。

  只要提供這三位的情報,那麼就會獲得相應的酬勞,這是一開始就說好了的。

  不過路葉知道後面兩個的情報。

  對於米凱拉,他一無所知。

  「哦,瑪蓮利亞果真在聖樹,嗯,看來我沒猜錯。不過如果不是瑪蓮利亞的腐敗導致的話,那麼聖樹現在的模樣……抱歉,我自說自話了。至於蒙格,沒想到那傢伙居然在地下開銀行……你現在還需要新的兩枚大盧恩對吧?方便的話去確認一下蒙格的存在,就更好了。」

  「當然,你的情報很有價值,按照預定,我願給予你秘術。」

  路葉得到了【黑焰庇佑】以及【王之勝防護】兩個高階禱告。

  前者能夠有效提高物理減傷率,而後者則能包含周圍我方人物,大幅提升聖屬性減傷率。

  不過物品說明中有點讓路葉很感興趣。

  那就是與雙指的長時間對談後,基甸徹底理解:從很久以前,所有的一切就已經毀壞了──包含那枯老乾瘦、顫巍巍的指頭,還有黃金樹。

  所有的一切就已經毀壞了?

  路葉試著問百智爵士,但後者對此的解釋是法環破碎,黃金律法出現問題。

  大概就是這樣?

  不過即便不是,路葉目前也無從得知,畢竟人家不願意說。

  離開了大賜福之後,路葉和阿褪來到了寧姆格福的艾蕾教堂附近。

  跟咖列打了個招呼之後,剛準備往樊雷那裡走,梅琳娜就現身了,身上還背了個包袱。

  「阿梅!」阿褪驚喜的喊道。

  「好久不見。」路葉說。

  梅琳娜微微點頭致意。

  「你這段時間都去哪兒了?」阿褪問。

  「火山官邸。」梅琳娜淡淡的說,「拉卡德就在其中,不過他隱藏得很深。光憑你們,是很難找到他的確切位置的。」

  「啊……一個官邸而已,再大也不可能比史東薇兒城還大吧?」阿褪說。

  「那啥,我記得破碎戰爭里打得最慘烈的就是火山官邸那杖了吧?」路葉說,「不可能小到哪裡去的……那麼阿梅你還有什麼情報麼?」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叫我的名字,不要學一旁戴著頭盔傻乎乎的褪色者。」梅琳娜淡淡的說。

  「很好,阿梅,現在我的已經不是曾經的我了,你對我的頭盔有什麼意見嗎,很好,咱們到外面去解決吧!!」

  路葉在阿褪腦袋上敲了一下,讓她安靜下來。

  梅琳娜開口道:「火山官邸的主人叫塔妮絲,目前正在招募『族人』,打算跟黃金樹對著幹。」

  「哦!很不錯嘛!」路葉讚賞道。

  「那些加入了火山官邸的戰士,會去執行獵殺同類,也就是褪色者的任務,他們被稱為『叛律者』。」

  「等等,叛律者?」

  路葉想起來了。

  之前在離開雷亞盧卡利亞魔法學院的時候,自己一行人撞見了一個被追殺的女孩。

  而那些追殺女孩的人,則自稱來自火山官邸的叛律者。

  「沒錯,叛律者會收到任務,殺死其他的褪色者戰士,證明了自己實力的人,就會走上謁見之路。」

  「謁見之路是什麼啊?」阿褪問。

  「也就是覲見火山官邸真正的主人——拉卡德。」梅琳娜說,「不過也只是說的漂亮,塔妮絲招募叛律者的真正目的,是通過狩獵其他褪色者來篩選有實力的戰士,然後送到拉卡德那裡,淪為他的養料。」

  「喂,這也太陰險了吧!」阿褪抗議道。

  「也就是說,只要我們證明自己是『有實力的戰士』,就能見到拉卡德?」

  「是的,我提前為你們準備了一些東西。」

  說著,梅琳娜從包袱里拿出了一些頭盔,其中還有一些是路葉很眼熟的!

  那是之前參加紅獅子城戰鬥祭典的褪色者們的頭盔!

  「我提前偷看了一些狩獵信上的內容,然後找那些被狩獵的褪色者們拿來了這些,作為狩獵的證明。」梅琳娜說道。

  「阿梅你是怎麼說服他們給你頭盔的?」阿褪好奇問道。

  「用你們的名號。」梅琳娜說,「擊敗了拉塔恩的戰士,一般來說褪色者們會給幾分薄面的。」

  「也就是說,順利的話,我們可以直接對付拉卡德,拿到他的大盧恩嘍?」

  梅琳娜點點頭:「所以說,給你加智力是有好處的。」

  「阿梅真是的,別把我說得一開始就跟個笨蛋一樣啊。」

  「不過你們還需要邀請函。」梅琳娜說,「否則會引人生疑。在利耶尼亞地區有一個來自火山官邸的人,她可能需要幫助,具體的位置我標在地圖上了。」

  「好!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動身吧!!」阿褪興致勃勃。

  「等等,在那之前我能耽誤一下嗎?」路葉問。

  「可以,不過最好不要耽擱太久,梅琳娜說。」

  「不會的,只是去問問情況,馬上回來。」

  路葉朝外面走去。

  幾分鐘後,他來到了引導之始,見到了正在種植瓜果的白面具樊雷。

  看到路葉到來,樊雷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噢,一段時間不見了,今天您一個人嗎,身邊的同伴呢?」

  「其他人有事。」

  「嗯,這樣啊,如何,立誓布……沾染上女巫的鮮血了嗎?」

  「沒有,我就是來問這件事的。」路葉說,「說實話,經過一段時間的考量,我想加入你們……可是這段時間我沒有見到其他女巫。」

  樊雷見狀嘆了口氣:「唉,看來這交界地,有女巫的褪色者已經不多啦……不過,其實也不用那麼死板,活的女巫找不到,可以用死去的女巫的血來代替。」

  「你的意思是……?」

  「有個叫做維克的褪色者,他的女巫應該在迪可達斯大升降機附近的一個村子裡,你可以去試試。」

  (本章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