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想和你做筆生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聽說什麼文曲星轉世,武曲星下凡。

  什麼金翅大鵬雕轉世岳飛精忠報國,上界金龍化身金兀朮想扳倒大宋。

  這些不論是什麼教派的大神,人家轉世相當於刷經驗,一托生就已經被安排了使命。

  天上的神仙那麼多,不止他們需要下界刷經驗,小神小仙,就連生火的,做飯的,看大門的到了一定年限,也需要下凡走一遭,就當是休假了。

  有體驗人生的,也有夢想著在凡間歷劫升官的。

  不論多大的神仙,轉世後,基本上他們的記憶就被封印起來,當然,李修緣那樣的單說。

  而這些神仙們,他們也有七情六慾,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他們不甘心下凡一世只能碌碌無為,他們也想有一段精彩的人生。

  可他們轉世後的身份是上天註定,想要打破這種梏桎很不容易,有大毅力的,經過自身的努力或許還能成功,但大部分人直到死後回天還不能有所作為。

  這種人回到天上,大部分都會後悔,後悔在凡間怎麼就不能轟轟烈烈一點呢,好不容易下界一次,卻碌碌無為的過完一生。

  回到天上連一點值得回憶故事的都沒有,就像好不容易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可惜在夢裡卻沒有做一些現實中不敢幹的事。

  生活中是個苦逼上班族,好不容易做個夢,在夢裡還要九九六,對冷麵女上司點頭哈腰。睜眼的那一刻非常後悔,心想著,早知道是在做夢,我就該……

  所以,這類神仙為了可以在轉世之後有一些值得回味的事,或者有什么小願望想要實現的,就要找一個人。

  曹德旺。

  也不知道曹德旺用的是什麼方法,可以讓這些小仙們聯繫到他。

  按曹德旺的說法,小雞不尿尿各有各的道。依據他的這個職業,他廣交人脈,在三界圈子裡都是有口皆碑的,奸商!

  因為曹德旺也不是白給人家幹活,他要收取報酬。

  他要的價錢太高,許多沒什麼職位的小仙根本支付不起。

  天庭上的花仙子,瑤池養魚的仙童,食神手下的燒火工,他們能有什麼?

  就像孫秀才,想找到和他同一時間下界修行,並且在天上就暗戀許久的女仙子結成連理,做一世夫妻。

  但由於曹德旺的要價太黑,孫秀才拿不出來,導致這個交易沒有達成。

  但是你以為曹德旺只做神仙的生意嗎?

  那就大錯特錯了!

  妖魔鬼怪的生意他也做。

  有妖精想成仙得道,他有辦法。有厲鬼不想投胎入職陰司,他也有門路。

  總之,他的生意遍布三界。

  就像曹德旺跟張小乙吹牛逼時的那句話似的:

  「咱有關係!」

  聽完曹德旺的解釋,張小乙的認知是徹底的被打敗了。

  他目瞪口呆,啞口無言。

  「氫氦鋰鈹硼?」

  「啊?」

  「白潔你知道是誰不?」

  「不知道。」

  張小乙低頭心說,不是老鄉?

  這思想如此前衛,竟然不是同行,我還以為是老鄉呢。

  「那你那個外國話是哪學來的?」

  「京城唄,大乾實力強大,番邦外國年年進貢,學習先進經驗。在京城有不少紅毛黃毛,我偶然學過幾句。」

  「厲害啊,這麼愛學習的嗎?」

  「那你都學過什麼話?」

  「就是一些日常用語,

  i love yo u,

  oh yes,

  try it hard,

  go easy,

  please don't,

  come on ,baby。

  口到擒來,咱啥不懂。」

  曹德旺挑了挑眉,張小乙愣了一下,右手大拇指慢慢升起。

  「你還真不愧是姓曹啊。」

  張小乙這個表情,曹德旺瞬間瞭然,讓他沒想到的是,張小乙也懂這些外國話。

  是了,他身邊跟著一條青蛇,而且青蛇身邊的另一個姑娘一看就是大婦,而且修為不低。

  能讓兩位夫人和睦,恐怕段位不在我之下。

  「道友也深得此道?」

  張小乙連連搖頭,就算前世他也沒做過這樣為國爭光的事兒啊。

  「有過耳聞,但還不曾實施,還是你厲害。」

  曹德旺擺擺手:「小道爾小道爾,不值一提。」

  「道小嗎?」

  「哦不,大道!」

  曹德旺反應過來,哈哈大笑。

  聊了這麼多,好在張小乙的腦容量夠大,要不然真接受不了。

  尤其曹德旺也是真厲害,英語說的這麼溜,一看就是沒少和外國人交流。

  誤會解開,

  張小乙把小松鼠還給了曹德旺,曹德旺接過松鼠後道了句謝。

  小松鼠在曹德旺的手裡拼命掙扎,但他那點小力氣,怎麼可能掙脫,被曹德旺死死的攥在手心裡,險些背過氣去。

  「看你往哪跑!」

  「他這是因為啥得罪了你?」

  張小乙指著小松鼠問。

  「咳,這小傢伙想要成仙,但資質不高,若是一點點修行不知還要等到何年何月。這不是就找到了我,想走個捷徑嘛。」

  「他的報酬也不夠?」

  「我一般都是見錢辦事,我這工作吧,沒什麼保障,所以都是先給錢。

  這小傢伙跟我商量,說先付我一比定金,等我告訴他如何走捷徑成仙之後,他又說這個方法太冒險,不想做了,讓我把定金推他,世間哪有這個道理?

  我把方法都告訴他了,他還想把錢要回去,白嫖?」

  張小乙低頭看了看掙扎的小松鼠,腦袋不大,還挺精啊。

  「那你怎麼處理他?」

  曹德旺照著小松鼠腦袋彈了幾下,小松鼠躲避不開,只能受著。

  「還能怎麼辦,把他記憶清除,然後放了。」

  「不,你不能這麼做!」

  小松鼠極力反抗,聲嘶力竭。

  曹德旺抬手拿出一面銀色鏡子,對著小松鼠一照。

  「不,不,放開我!」

  鏡面發出一道藍光,將小松鼠包裹,片刻之後,小松鼠也不掙扎了,滿臉茫然。

  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張小乙和曹德旺。

  緊張道:

  「兩位道爺,小的沒犯錯吧?」

  之前的一切都不記得,仿佛第一次見到他們倆一樣。

  張小乙饒有興趣的看著銀鏡,這法寶不錯。

  「沒事兒,看你可愛。」

  小松鼠鬆了口氣,獻媚道:「您看,您看,您隨便看。」

  「不看了,沒意思。」

  曹德旺把小松鼠放到地上,松鼠對曹德旺拜了拜,又轉向張小乙。

  「您要看嗎?」

  「我瘋啦,看你?」

  「那小的告辭,告辭。」

  說完,一道清風吹過,小松鼠跑開了。

  這玩意兒被人家耍了還感恩戴德,確實有點意思。

  「我還以為你得滅口呢。」

  「那不可能,我這個行業本就是灰色產業,上面都盯著呢。

  現在沒找我,不是懶得動我,那是因為我沒有做過什麼太過分的事。

  外加上咱平時是也得積攢點功德什麼的,嘿嘿,要不然我早被雷部那幾位找去喝茶了。」

  張小乙點點頭,這玩的是真野!

  「道友還有其他事兒嗎,若是無事,我就先告辭了。」

  「沒事了。」

  「在下告辭。」

  說完曹德旺轉身就要離開,張小乙站在原地,忽然叫道:等一下。」

  曹德旺轉身好奇的問:「道友還有何事?」

  張小乙忽然說道:「想和你做筆生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