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世界樹,昇陽帝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司馬懿也很賺,入仕短短十年,已然躍升了到了太常之位,只要大漢還是勢力榜首的一天,他所能分到的人道氣運,便足以支持自己全力修行。

  事實上朝中摸魚之輩非常多。

  比如帝師王越,他老人家被李彌一道太陰冰魄寂滅寒光凍成冰塊,在海上飄了三年,醒來之後意識到了和太極道人的差距,老老實實的回返雒陽,繼續當他的帝師,只庇護劉協的生命安全,其他什麼都不管。

  比如黃門侍郎鍾繇,整日裡除了修行,就是練習書法,嘗試開創出一種書畫道法來,能讓書畫上的東西活過來。

  比如尚書蔡邕,整日裡以撫琴為樂,不理俗務。

  比如太中大夫孔融,因族中有不少人和袁紹勾結,被關羽直接攻滅,孔融和劉備之間的友誼也破裂了,只能前來投奔朝廷。

  因此區區一個雒陽朝廷之中,廟堂之上居然都是摸魚之輩,只藉助漢室人道氣運來修行。

  全靠盧植和皇甫嵩這兩位老臣南征北戰,維持漢室的影響。

  但是隨著長安的兵敗,盧植的身死,漢室已然失去了最後的希望。

  人們所能看到的,唯有天機榜上的變幻,而李彌於高天之上,卻能夠看清人道氣運的變化,和蛟龍之間的廝殺。

  此前劉備的八年守御之戰,幾乎完全可以稱得上鯉魚躍龍門的一躍。

  在此戰之前,劉備的人道氣運只是一條普通的蛟龍,但是此戰之後,卻是渾身赤色,生出了麟角和龍爪來。

  血與火,徹底改變了劉備,也讓大同之道徹底流傳開來,赤旗即將席捲天下。

  人道爭龍開啟了不到五十年,天下大勢上的迷霧已然散去大半,比李彌想像中的還要快。

  看來要加快虛空橫渡飛舟的往返速度了,否則神洲界的一眾長生真君如果趕不上人道爭龍,未來就不能再算什麼引領潮流的人物了。

  接下來的十年間,戰爭依然從未平息。

  孫策和周瑜斬殺了黃祖,將長沙、豫章、鄱陽三郡納入治下,劉表不得不退守江夏和襄陽,將多年以來對劉繇的征戰中奪取的疆域全部吐了出來。

  袁紹和張角之戰的戰爭亦非常殘酷,最終以張角割去渤海、樂陵、安平三郡,並收服了公孫瓚告終。

  曹操終於把握住了最後一個戰略窗口期,南下攻伐袁術。

  直接將袁術打到了滅亡,劉備只來得及拿下了沛國一郡之地,劉表趁機奪取了南陽郡。

  其他八郡都被曹操拿下,實力瞬間大幅擴張。

  呂布也趁機吞併了上黨郡,黃忠只能前往雒陽投奔天子。

  張魯終於以五斗米道取代了劉焉,成為了益州之主。

  到了建安二十八年,天機榜上僅剩下了十大勢力。

  第一,大漢,天子劉協。

  第二,兗州牧,曹操。

  第三,大賢良師,張角。

  第四,冀州牧,袁紹。

  第五,交州牧,孫策。

  第六,徐州牧,劉備。

  第七,西涼,李儒。

  第八,荊州牧,劉表。

  第九,益州牧,張魯。

  第十,羌人,馬騰。

  最後一家蠻夷——高句麗也被張角平滅了,天下諸侯只剩十位,而且強弱之勢分明。

  李儒、劉表、劉焉、馬騰,顯然不可能贏得人道爭龍,未來真龍,只在曹操、張角、袁紹、孫策和劉備五人之間了。

  第二批神洲界來客抵達了八景宮前。

  這一次太極宗足足有林靈素、葉長生、周軒和岳飛四人。

  留下來擔任第四任太極宗掌教的是守常真人。

  四人都選擇了參加人道爭龍。

  林靈素選擇了黃巾軍,去投張角這位師弟,其他三人都選擇了劉備。

  這也很簡單,周軒是因《赤旗大同經》,岳飛是因為師父魯達,葉長生則是因為天下大勢。

  劉備得見周軒,非常驚喜,仿佛見到了偶像,連忙請周軒為高層講述大同之道。

  周軒對於劉備這麼多年來的實踐也非常滿意,尤其是那場長達八年的血戰,最終樹立起了大同之道的脊樑,甚至比神洲界更加純粹,更加精誠。

  周軒堅決放棄了思想導師的位置,紮根於實踐之中。

  畢竟每一個世界,都有著完全不同的情況,大同之道想要普適,也必須有對應的變化。

  十年間,原本被打成一片白地的青州和徐州已經再次大治,重新變成了樂土,唯有虛空明滅的小沛城,還在訴說著那一戰的恐怖。

  與此同時,天下關注的焦點,來到了荊州牧劉表身上。

  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率大軍親往雒陽,擊退了西涼軍的試探,趁機將朝政攬在自己身上,將劉協再次變成了傀儡。

  關鍵時刻,皇甫嵩「病重」,黃忠出走,賈詡泥塑木偶,司馬懿和鍾繇投效。

  曹操的勢力和名望都贏得了再一次的躍升,接下來他將目標對準了荊州。

  荊州牧劉表此時雖然只有四郡之地,然而南陽、南鄉、襄陽、江夏,皆是大郡,足有五億人口,富饒到了極致。

  南邊的孫策,甚至東邊的劉備,都盯上了荊州。

  最終的結果是三家分荊州,劉備得到了江夏郡,孫策得到了襄陽郡,曹操得到了南陽和南鄉兩郡。

  曹操一轉攻勢,留曹仁鎮守南陽,開始以朝廷的名義兵進關中,討伐西涼軍。

  可以說在十年間,曹操的戰略規劃非常清晰,每一步都走的非常妙,直接將自己的勢力,擴張到了真正的天下第一諸侯之位。

  劉備因為治下被打成了白地,不得不用十年苦修內功,儘管先後拿下了江夏和沛國,但是收益遠遠不能和曹操比。

  而且更大的麻煩是,孫策和劉備的邊界,已然犬牙交錯,從錢塘一直到江夏,極其漫長,雙方進攻都非常容易,卻難以守御。

  雙方必有一戰,以決定出誰是真正的南方之主。

  而張角和袁紹也必有一戰,決定出誰是真正的北方之主。

  唯有曹操領先一步,中原之主的位置已經被鎖定。

  經過漫長時間的變遷,整個赤縣神州都在修行李彌傳下的道法,整個人道爭龍已經走上正軌,李彌所能從赤縣神州獲得的傳道度已經到了極限,很難再有跨越式的增長。

  而且李彌已經將神霄宮中的雷霆之威消化了個七七八八,距離二九天劫還有非常遠的距離,難以飛速提升了。

  如今最好的辦法,便是前往新世界,繼續開拓。

  如此一來,才是修行和傳道兩不誤,最大化利用時間。

  「太上道印,斡旋造化,我選擇尋找最合適的世界!」

  轟,以赤縣神州上方的八景宮為中心,無盡虛空再次擴散開來,斗轉星移,天地無垠。

  最終停在了一個戰火不休的世界。

  這個世界的靈機層次遠不如赤縣神州,最高大約可以容納二劫真君,域外天魔大軍已然攻陷了這個世界的壁壘,率領著一群綠皮正在這個世界到處肆虐。

  而這個世界原住民中,最強大的是一群長耳朵精靈,還有巨龍、矮人、地精等各種經典奇幻種族,當然少不了人類。

  而整個世界最值得注意的,便是一顆貫穿整個世界,支撐天地的宏偉大樹。

  精靈們的王城,便坐落在這顆大樹之下。

  而這棵樹,也是域外天魔攻伐的最終目標。

  曾經西遊世界五莊觀清風童子的人生經驗,讓李彌很快就認出了這顆大樹的層次。

  按照這個世界本身的叫法,它便是世界樹,但是按照西遊世界的叫法,這是一顆後天乙木靈根,幾乎相當於一件後天靈寶。

  整個世界的靈機全部都是由這顆世界樹所孕育,而精靈便是最初覺醒魔力並將世界樹作為原初之神來供奉的種族。

  好吧,一個非常奇幻的世界,而這顆世界樹,是最難得的珍寶,其價值還在世界本身之上。

  ……

  「影公主,不死大軍已經攻破了外牆,克倫城馬上就要淪陷了!最後一隻獅鷲還在,快快騎著它逃走吧,你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一位衣衫襤褸的勇士倉皇道。

  在他面前的是一身戎裝的公主,精緻的面容上帶著堅毅的神色:「奧魯斯,我們的王城羅曼已經在一年前淪陷了!我的父王和兄長英勇的戰鬥到了最後一刻!」

  「我們的國度已經徹底淪陷了,克倫城是最後一座,逃離了克倫,沒有一兵一卒,我又能去哪裡?」

  「可以前往東北邊的商人國度,他們會收留殿下的!」奧魯斯焦急道。

  「不,那群商人和地精毫無任何忠誠和榮耀可言,我到了那裡只會淪為玩物,絕不可能再有復國的希望!」影公主堅定的說道:「克倫城就是我最後的家園,我絕不會再退一步了!」

  「但是這支不死大軍是由傳奇巫妖西塞羅親自統帥,我們毫無勝算,只會在死後被他褻瀆,化作亡者繼續戰鬥!」

  「只有最後的希望了!」影公主取出了一張古老的黃色捲軸:「傳說中我的先祖就是用自己的靈魂為代價召喚了惡魔,才建立起了整個國度,此刻,我別無選擇。」

  打開捲軸,上面的文字影公主完全看不懂,她只能一咬手指,將自身的鮮血滴在上面。

  然後一種全新的語言突然出現在她的腦海之中,她緩慢而又堅定的用這種神秘的語言說道:「天界青靈,日月星辰。五斗五星,璇璣玉衡。飛步使者,鐵甲威神。左擎泰山,右執崑崙。真符到處,殺鬼萬千。敢有拒逆,化作微塵。急急如律令!」

  下一刻,整個世界的屏障轟然洞開,紫青雲霧繚繞瀰漫,一位穿著神秘法師袍的年輕法師陡然現身於面前。

  這位法師看起來也就二十多歲,容貌俊美到了極致,渾身上下都帶著神秘的氣息,很有可能是一位魔法大師。

  奧魯斯鬆了一口氣,一位魔法大師固然不可能戰勝傳奇巫妖,但是護衛著公主跑路還是問題不大的,總比真的召喚出惡魔來要強得多。

  這位「魔法師」正是李彌,他剛剛抵達這個奇幻世界,卻聽到道家三洞神咒之太上使者咒,也是非常奇妙。

  面前的人類女性同樣是黑髮黑眼,放眼整個世界的人類中,也是最有類中華的。

  李彌只是稍作推衍,便瞬間明了其中緣故。

  一位長生真君曾經橫渡虛空流落至此,機緣巧合救下了一支土著人類,這老不休的毫不猶豫的在這裡傳承了一支血脈,並授以部分武道,最終形成了昇陽帝國。

  可惜昇陽帝國的後裔被長耳朵的精靈打擊了上千年,最終於三百年前土崩瓦解,分成了七個人類國家。

  帝國後裔被趕到了帝國最偏遠地方,建立起了昇陽王國。

  可惜好日子不長,如今連昇陽王國都到了末日,唯有最後一位後裔,便是面前這位影公主。

  影公主有些失望,又有些慶幸,她用不熟練的華夏語問道:「請問您的姓名和職業等級?」

  這裡的職業劃分,簡單粗暴的是學徒、職業、大師和傳奇,再往上就是神靈的領域。

  基本上大師對應金丹,傳奇對應元嬰,長生果位已經等同於最初級的神靈。

  李彌如今一劫真君的實力,放眼整個奇幻世界也是最頂級的大佬,基本等於各大神系的主神。

  小小的一個奇幻世界,居然也有七八個神系近百個神靈,真是讓神的位格大幅下降。

  按照神仙等同,修行世界的神,至少也有真仙道行,這裡等同長生果位就敢稱神,也算是好笑。

  昇陽帝國的血脈本來是傳承者那位長生真君的道法,但是在帝國分崩離析的時代,失傳了,如今甚至連華夏文字都不認得了。

  雖然都是小打小鬧,但是李彌難得遇到了奇幻世界,對於這裡的巫妖、精靈什麼的還是非常好奇的。

  於是飄然飛到了克倫城上空,看著一群不死大軍攻城。

  這只不死大軍幾乎毀掉了整個昇陽王國,但是和赤縣神州的軍隊一比,狗屁都不是,也就比天夏界的冥域衝擊強一點。

  那位坐鎮後方的傳奇巫妖,和當初冥域的炎無極一比,境界相差無幾,手藝卻糙了不少。

  這種對手,李彌根本懶得動手,取出了好久不用的盪魂鍾,將其丟給了影:「你可以試著搖動它!」

  影是一名魔劍士,距離大師級只有一線之隔,相當於築基後期,驅動黃級法寶的盪魂鍾問題不大。

  影公主有些不明所以,卻發現這個奇怪的魔法道具需要巨大的魔力方可以催動。

  影拼盡全力將魔力灌注其中,碧玉小鍾輕輕搖盪起來。

  整個克倫城內外,正在肆虐的不死大軍,隨著聲波的傳播,一波接一波的倒下,於瞬間化作骸骨,亡魂消散。

  僥倖存活的人類大喜過望,紛紛歡呼雀躍起來。

  影萬萬沒想到,這件魔法道具居然有如此神奇的效果,是天災克星!

  至少也是一件傳奇魔法寶具,這也意味著,面前這位看起來非常年輕的魔法師,很可能是一位傳奇魔法師!

  克倫城得救了,昇陽王國得救了!

  影帶著希冀的目光投向了李彌,他已然是她最後的希望。

  李彌搖了搖頭。

  就在影希望的心幾乎跌落深淵之時,面前的傳奇魔法師卻又取出了一件新的魔法道具,一個好像是太陽,散發著無盡聖潔光輝的聖器!

  影用顫抖的雙手接過這件聖器,她走出了克倫城,直面傳奇巫妖西塞羅!

  西塞羅正在檢查自己的部下為何突然消散,卻突然看到了亡國公主手中那件可怕的聖器,散發著無盡的光明神力。

  西塞羅的巫妖之軀瞬間在這件光明聖器的光輝之下消散,唯有他的亡魂在生死一瞬間歸於命匣。

  「我們勝利了!」

  奧魯斯狂喜道。

  所有的倖存者都歡呼起來,他們將影公主高高拋起,慶祝著勝利。

  「謝謝您,神秘的魔法師,難道您是光明之神的選民?我是昇陽王國的最後血脈,影·阿拉索。」影公主上前對李彌致敬,誠摯的詢問道。

  「我和你的先祖來自同一個世界。」李彌微微頷首,真要選擇一股勢力傳道的話,只能是昇陽王國。

  無他,看著順眼。

  「你的先祖,按照這個世界的標準,是一位神靈,而我,同樣如此!」

  影的瞳孔瞬間張大,怪不得阿拉索家族一千年前居然能建立起如此廣闊的大帝國,原來是神靈的後裔,自己的身上,流淌著的神靈之血!

  而值得慶幸的是,在阿拉索家族即將終結之時,自己又召喚出了第二位神靈!

  「還請尊貴榮耀的霓下,接受阿拉索家族的信仰和效忠,請您庇護我們,從今日起,我們都是您的子民和羔羊!」影跪倒在地,虔誠的祈求道。

  「不,我拒絕!」李彌的聲音清澈高遠,卻讓影如墜冰窟。

  「我輩道人,從來不會向任何人祈求,道路只在自己腳下,哪怕對方是真的仙神!」

  「站起來,恢復你的本姓——夜,從今日起,我將向你和你的子民傳下道法,王國的命運,只能靠你自己來奮鬥!」

  影連忙站起身來,用華夏語說道:「多謝前輩,敢問您的稱號?」

  「貧道太極。」

  夜影畢竟是昇陽王國最後的公主,她很快就安撫了克倫城的百姓,並組織市民清理了城中屍骸和廢墟,重建了秩序。

  李彌傳授了夜影太極拳和太極劍。

  所有想要修行道法的,都必須學會華夏文字,放棄原本的字母文字。

  這一點規矩是絕對不允許打折扣的。

  只能是以夏變夷,絕不能是以夷變夏,否則李彌寧肯不傳道。

  夜影的修行天賦,放眼整個奇幻世界也是最頂級的,還要勝過葉長生和林靈素少許。

  她最擅長的是光影之道。

  整個奇幻世界的超凡力量,最出彩的無疑是魔法和神術。

  魔法和神術亦有可觀之處,但是最大的問題就是限制太多,並且大多需要付出代價。

  不像道法修行,幾乎沒有短板,只要法力足夠,打上幾年也沒問題。

  這裡哪怕是傳奇法師,施展最高等級的傳奇法術,也只能按次算,當成戰略武器而不是普通攻擊。

  神術的代價更大,神靈的信徒真的就只是羔羊,不像神道體系的神,只是天道之下天庭中的打工人而已。

  如果李彌真的選擇在這個世界當神,很快就能收割傳道度,並且數額絕對不小。

  但是李彌根本懶得這麼做,於道不合。

  傳道講究的是公開公正,無所求,而不是拿著超凡力量,將世人當做奴隸和羔羊來牧守。

  路線錯了,越強大越反動。

  夜影的天賦極高,短短一個月太極拳和太極劍入門,已經開始修行完整的《太極長生經》,順便入門了《太陽金真九煉法》。

  李彌也為其量身打造了一柄玄級神兵,可以在光影兩種模式中變幻的光影之詩。

  「天啊,居然是一件半神器!」夜影激動的想要哭了,從來沒見過這麼大方的神靈,阿不,道人。

  夜影公主非常有積極主動性,當晚就想夜襲李彌。

  她很有野心,打算如當初的老老老老祖母一般,將這位異世界的神靈拿下,傳承神靈的血脈,重建昇陽帝國的輝煌。

  然而連門都進不去,在窗外徘徊了半夜,只能不甘的離去。

  「奧魯斯,我忠誠的護衛騎士!」夜影修行短短一月,已然成就金丹,相當於大劍師境界。

  「殿下,我在!」奧魯斯單膝跪地。

  「我將向你傳授太極神靈所賜予的秘法——太極神永生之不朽經文!這是至高的榮耀,希望你能為昇陽帝國的復興而奮鬥一生!」

  「我將誓死效忠殿下和帝國,直到死亡到來!」奧魯斯堅定的說道。

  夜影公主的野心極度膨脹,她決定要復國,不再是復昇陽王國,而是千年以前輝煌強大到極致的昇陽帝國。

  她不斷傳授親信華夏語和華夏文字,並且將《太極長生經》分解成了許多環節,然後讓這些親信手下通過立功來一步步的解鎖,開啟新篇章。

  她通過演講告訴民眾,她是神靈的後裔,終將恢復帝國的輝煌,當她在太陽之下高高舉起光影之詩的聖光模式時,整個城市都沸騰了,他們誓死效忠和追隨這位聖光公主,為帝國大業添磚加瓦。

  而李彌已經離開了昇陽王國,來到了世界樹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