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可以商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山西太原第一軍司令部

  「八嘎呀路……全都是一群廢物……堂堂一個步兵聯隊,居然被支那人偷襲了指揮部。聯隊長都被打死了不說,居然連聯隊旗都被人搶走了,這簡直就是大日本帝國的恥辱……恥辱……」

  寬敞的辦公室里,十多名將佐級軍官站成兩排,連大氣也不敢喘低下了頭。

  日本華北方面軍第一軍司令官筱冢義男中將盯著站在他面前的獨立混成第4旅團旅團長笠原小泉少將強忍著怒火道:「笠原君,你的第三聯隊在蒼雲嶺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不但聯隊長戰死,就連聯隊旗也被支那人搶走,你這個旅團長就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笠原小泉垂著頭,身體挺得筆直,臉上滿是羞愧之色:「司令官閣下,這件事確實是我的錯,請您責罰我吧!」

  「責罰?」筱冢義男冷笑道:「你打算讓我怎麼責罰你,把你撤職查辦還是送上軍事法庭?亦或是讓你剖腹?」

  他的話每說一句,笠原小泉的頭就低一分。

  自從1937年日本和華夏爆發了全面戰爭以來,雖然淞滬一戰打破了日軍三個月亡華夏的狂言,但在這三年裡,日本人已經占領了大半個華夏。

  以國民黨為首的華夏軍隊只能節節敗退,這個時期也是日軍囂張氣焰抵達頂峰的時候。

  可就在這個時候,卻出了這麼一檔可以說是自近代以來從未有過之恥辱的醜事,

  他們的聯隊旗居然讓華夏軍隊給繳獲了,這無疑是給一臉狂傲的日軍一記響亮的耳光。

  當笠原小泉收到消息後差點沒暈厥過去,他麾下的聯隊出了這檔子醜事,身為旅團長的他絕對難辭其咎,不敢怠慢的他趕緊向他的頂頭上司筱冢義男作了匯報。

  筱冢義男聽後肺都要被氣炸了,聯隊旗被奪,這可是自明治維新以來開天闢地的第一次,其性質之嚴重絕對要比整個聯隊被殲還要嚴重得多。

  這種事情是掩蓋不住的,筱冢義男第一時間就把消息上報給了華北方面軍司令部,而華北方面軍又上報了華夏派遣軍司令部,最後甚至還驚動了東京大本營。

  是的,你沒看錯,一面小小的破旗居然驚動了東京大本營。

  原因很簡單,因為那面旗子上有天皇的親筆簽名,而對於已經把天皇神聖化的日本人來說,代表著天皇的聯隊旗居然被他們所鄙夷的華夏人給繳獲了,這也代表著他們的尊嚴被華夏軍隊給踐踏了。

  看著垂頭不語的笠原小泉,筱冢義男握著軍刀的手都露出了青筋,此時的他殺人的心都有了。

  筱冢義男原本是第十師團師團長,1938年率領第十師團參加了武漢會戰,由於戰功出色,被大本營於1939年7月份提拔為第一軍司令官,主要維護山西的治安和剿滅山西境內的國民黨軍隊、八路軍以及各種地方武裝。

  剛來到山西沒多久的筱冢義男原本雄心勃勃準備大展拳腳,沒曾想還沒等他有所動作,就鬧出了聯隊旗被繳獲的醜聞,差點把他給氣爆。

  不過能當上第一軍司令的他也不是無能之輩,他轉頭問旁邊一名垂手站立的大佐:「山本君,我讓你收集的情報弄得怎麼樣了?」

  這名中年大佐不是旁人,正是直屬於筱冢義男直接指揮的大和魂突擊隊隊長山本一木。

  只見他向前一步出列,朝筱冢義男鞠了一躬後肅然道:「司令官閣下,根據我們收集到的消息,擊斃了坂田君並搶走了聯隊旗的支那人並非是支那人的正規軍,而是一支地方武裝,嚴格的說,這支武裝只是支那的一支地方民團?」

  「納尼?」

  「ありえない……這怎麼可能?」

  山本一木的話語一出,不止是筱冢義男,就連旁邊的軍官們也全都傻了眼。

  聯隊旗被奪走已經是奇恥大辱了,現在他們還被告知,搶走聯隊旗的只是華夏一支連雜牌都算不上的地方自治武裝。

  「山本君,你的話是真的嗎?」這一下,筱冢義男的眼睛瞪得老大。

  「是的!」

  山本一木神情嚴肅:「司令官閣下,這是我們潛伏在支那軍內部的特工傳回來的消息,可信程度極高。」

  「這怎麼可能?」笠原小泉失聲道,「我詢問過,突襲了第三聯隊指揮部的支那軍隊全部頭戴德式鋼盔,身穿德式軍服,而且他們的武器極其精良。

  不僅有步槍、衝鋒鎗,機槍,甚至還有大量的迫擊炮,坂田信哲是在措不及防的情況下才意外身亡的,這樣的一支軍隊怎麼可能只是一支地方民團呢?

  說句不中聽的話,如果支那連地方自治的民團都是這樣裝備的話,帝國軍隊早就被趕下大海了。」

  周圍的軍官也開始議論紛紛,雖然笠原小泉的話很不中聽,但也不是沒有道理。

  如果臉華夏的民團都裝備了大量的衝鋒鎗和迫擊炮的話,恐怕他們現在要考慮的不是如何占領華夏,而是該想著如何保衛本土了。

  筱冢義男也疑惑道:「山本君,你的情報是不是搞錯了,什麼時候支那人的地方民團都有這麼精良的裝備了?這怎麼可能?」

  山本一木無奈道:「司令官閣下,卑職一開始也不相信,隨後又重複查了兩遍,最後才確定了情報的真實性。

  根據情報,那支民團的團長名叫高洪明,出自蓮台縣一個頗有名的家族。兩年前被他的父親送到外地念書,三個月前才回的蓮台縣,回來之後他就立即組建了這個民團,也就是說,這個民團的組建時間只有不到三個月。」

  「不到三個月?」

  眾人發出一聲驚嘆,但隨後湧上心頭的卻是巨大的羞恥感。

  一支組建不到三個月的民團,居然擊斃了他們一名大佐聯隊長,還把聯隊旗也繳獲了,這讓歷來驕橫的他們情何以堪。

  筱冢義男卻皺眉道:「山本君,那個高洪明為什麼這麼仇視帝國軍隊?依你之見,這個人能不能收買,甚至說服他將那面聯隊旗歸還給帝國。

  只要他願意歸還聯隊旗,無論他提出什麼條件,都是可以商量的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