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虎踞山林,威風凜凜,大虎面前,兩道身影僵硬無比。

  正當白淨男子不知所措時,就聽那邊的陸葉道:「虎大王息怒,規矩我懂,按大王的規矩來,大王可莫傷我性命!」

  這般說著,他從腰間解下自己的儲物袋,裝模作樣催動了一下靈力,將儲物袋丟下,不但如此,他將手中的長劍也丟了。

  大虎瞧著他,輕輕地哼了一聲:「既然懂規矩,那繞你一命也可以。」

  「謝大王!」

  大虎又轉頭看向那白淨修士:「你小子呢?想死,還是想活?」

  「想活!」那白淨修士脫口而出,一臉肉疼的表情,學著陸葉的模樣從腰間解開儲物袋,打開禁制鎖,丟到面前的地上。

  他之前在坊市中聽到過一些傳聞,說青雲山中有一頭能口吐人言的妖獸,不少修士遇到了,不過那妖獸一般不傷人性命,只對靈丹和靈石感興趣,只要修士願意付出一些代價,便能從虎口下逃生。

  他沒想到自己只是追著陸葉進山,居然就碰到這隻妖獸了,這可真是倒霉透頂。

  大虎對兩人的表現還算滿意,又開口道:「你們可別耍什麼花招,若是叫我知道你們沒把禁制鎖打開,哼!」威脅的味道不言而喻。

  「打開了!」陸葉與白淨修士齊聲道,不但如此,陸葉還伸手一指那白淨修士:「大王,他手上武器還沒丟,怕是想對你不利!」

  白淨修士一愣,心中把陸葉罵了個狗血淋頭。

  大虎明顯也怔了一下,不過很快它便轉頭看向那白淨修士,喉嚨里發出威脅的低吼。

  噹啷……

  白淨修士乾脆利索地拋下手中長刀,心痛的幾乎在滴血!要知道他手中的長刀可是一件靈器,儘管品階很低,但那也是靈器,低級修士手中有靈器跟沒靈器,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可以說一把靈器能增他一成實力!

  然眼下保命要緊,激怒這樣一隻妖獸,他必定沒什麼好下場,與自家性命相比,身外之物皆可拋。

  「大王,如果沒其他吩咐,那我們就先告退了。」陸葉開口道。

  「滾吧。」大虎漫不經心地咆哮一聲。

  陸葉與那白淨修士俱都緩步朝後退去,沒有將後背露給大虎,這是正常的應對,任何人在面對威脅的時候,都會報以警惕之心。

  然而退出幾丈之後,白淨修士愕然地發現陸葉竟忽然衝出,一把抓住丟在地上的長劍,勢若奔雷地朝自己撲殺而來。

  白淨修士大驚失色,完全沒想到陸葉竟會有這種離譜的操作,大虎當前,不是應該保命要緊?他哪來的膽子?

  他來不及多想,幾乎在陸葉有所動作的下一刻,他也朝前撲去,幾步來到自己的武器前,一把抓起,靈力灌入長刀,刀身上光暈流淌。

  勁風撲面而來,白淨修士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手中長刀便迎了上去。

  鐺地一聲,白淨修士還未完全站起的身子一下子被壓倒,跪倒在地上。

  一個有所預謀,一個倉促應對,這一下是陸葉占了上風。

  白淨修士猛地抬頭,見到陸葉沉穩冷漠的眼神,這一瞬間,他隱約察覺到了什麼。

  容不得他所想,陸葉已經提劍刺來。

  白淨修士急忙催動靈力護持周身,同時一刀朝陸葉劈去,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的護身靈力沒有起到半點效果,那一柄長劍直接貫穿了他的心窩,透體而出。

  陸葉又一腳踹出,將白淨男子踹飛出去,長劍從心口處帶出一串鮮血。

  電光火石間,兩人已分出了勝負,陸葉不知對方有沒有死,並沒有貿然上前,而是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攻擊靈符,捏在手上,以備不時之需。

  對方若敢站起來,他馬上激發這道靈符。

  不過放眼望去,那白淨男子躺在地上的身子猛地抽搐了幾下,便沒了動靜,看樣子自己那一劍是刺中要害了。

  修士間的爭鬥就是這麼驚險,往往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分出生死。

  地面被鮮血染紅,刺鼻的血腥味瀰漫,陸葉大口喘息了幾下,平復劇烈的心跳。

  一點紅光忽然從那白淨修士屍體的方向飛出,掠入陸葉的手背上。

  「怎麼……」大虎頭頂上,依依的身影冒了出來,有些無所適從地望著陸葉。

  方才陸葉忽然衝到這邊來,急急地跟她說一聲:「幫忙打劫。」

  緊接著,那白淨修士就追殺過來了,依依便明白陸葉遭遇了什麼,與大虎配合做了一場戲,反正這事他們兩個拿手,順便還能打劫點好東西,何樂而不為?

  可是……不是打劫嗎?

  怎麼還出人命了?

  依依慢慢反應過來,要打劫的是她跟大虎,而陸葉從始至終都是要殺人,只不過是借了他們的勢。

  「你騙我?」依依怒視著陸葉。

  陸葉瞥她一眼,批評道:「演的太浮誇了!」

  「什麼?」依依一頭霧水。

  陸葉正要再說什麼,不遠處忽然傳來輕微的聲響,他只是遲疑了一下,便發力沖了出去,同時聲音傳來:「你們的秘密暴露了,還有人在附近,不想死就趕緊過來!」

  依依欲哭無淚,感覺自己上了賊船下不來了,與大虎對視一眼,依依一咬牙:「追!」

  大虎咆哮,四足飛奔而去。

  叢林中,身段妖嬈的女修滿面惶恐失措,玩命奔逃,她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錯事。

  然而那能怪得了她嗎?她只是想活的更好一些,不想再曲意奉承那些噁心的客人,都是散修,憑什麼她要日日夜夜看人臉色?這一次的事情如果順利的話,那她以後的日子要好過很多。

  可她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她找的那個人居然失手了。

  自天機商盟出來,一路循著那人留下的暗記追蹤至此,原本以為可以坐地分贓,可她看到的情景卻是那個叫陸葉的散修殺了她找來的人,心慌意亂之下暴露了行蹤,如今還被追殺。

  她不想死!她還年輕,以後還有大把的好日子,怎麼能死在這種地方?

  然而身後追擊的動靜越來越近,她知道自己怕是在劫難逃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