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主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片刻後,玄門眾修在楚天的帶領下尋了一處甬道修整。

  楚天身子靠在岩壁上,一邊等待宗門的人送來物資,一邊藉助戰場烙印傳訊。

  玄門駐地,大片建築群星羅棋布在一座座靈峰間,山間靈氣縈繞,整個駐地更被一片濃霧包裹,從外間看不清內里情況,顯然是有大陣籠罩。

  其中一座山峰的庭院中,丰神俊朗的王殃身穿白衣,站在魚池邊,隨手拋灑著魚食,看著池中錦鯉爭搶。

  他的身後,小竹安靜地站在那裡。

  忽然間,小竹催動自己的戰場印記略一感知,抬頭道:「少爺,楚天那邊遇到了過山虎,邀請他來做客,不過被拒絕了。」

  王殃不語,將手中魚食撒完,拍拍手,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端起一杯茶水抿了口,這才慢條斯理地道:「預料之中,這等人物不會輕易進入別家宗門駐地的。」

  「那少爺還邀請他?」小竹不解。

  王殃笑呵呵一聲:「宗內不少師弟師妹得了人家救命之恩,又從人家手中討了好處,咱們總該有點表示。邀不邀請是咱們的事,賞不賞臉是他的事。」

  小竹哦了一聲。

  「還有什麼?」

  「楚天說那過山虎手中果然有一柄不錯的靈器,然後他自稱一葉。」

  「一葉?」王殃露出思索的神色,片刻後搖頭,這個名字完全沒聽過,九州修行界時不時便會冒出一些讓人在意的新星,當那些新星還沒有綻放出耀眼光芒之前,很少會有人聽說過他們的存在,可一旦他們綻放光芒,那就是萬眾矚目。

  當然,也有許多新星還沒來得及綻放光芒就湮滅了,修行界處處充滿危機,尤其是這混亂的靈溪戰場,每年在靈溪戰場死去的天才不計其數。

  「楚天還說,這人似乎掌握了一道防禦用的靈紋,戰鬥中那靈紋隨心而發,能擋住靈溪四層境修士的攻擊。」

  大戰之中,陸葉頻頻催動靈紋,鋒銳靈紋的話比較隱蔽,因為是加持在長刀之上,就算激發了,旁人也會以為這是長刀自帶的禁制,不會想太多。

  但御守靈紋就不一樣了,那靈紋儘管每次都是一閃而逝,可在楚天的有意觀察下,還是隱藏不住的。

  「隨心而發的防禦靈紋?」這下王殃是真的有些震驚了,「一個靈溪三層境?」

  要知道靈紋這東西極為複雜玄奧,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學習鑽研,這玩意他之前閒來無聊的時候學過,然而那書典中記載的條條畫畫繁瑣至極,玄之又玄,每次都看的他昏昏欲睡,腦瓜子嗡嗡作響,最終以他手撕了那本書典告終……

  「楚天是這麼說的。」

  王殃嘴角有些抽搐:「這到底是從哪個大宗門跑出來的怪胎?」

  沒錯,王殃斷定陸葉絕對是某家頂尖大宗門出身的弟子,因為修為不高,所以跑到外圈來歷練。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推測,完全是陸葉這幾日的驚人表現,據玄門這邊統計,這幾日下來單是他們看到的,死在陸葉手下的九星宗修士就不下二十,其中不乏靈溪四層境。

  能越階殺敵,是出身大宗門的標誌,小宗門培養不出這樣的弟子。

  而且他還有一頭獸寵,那神俊的獸寵可不是一般人能夠降服的,再加上楚天此刻反饋回來的情報,愈發讓王殃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只有出身某家頂尖勢力,才有這樣深厚的底蘊,才能以靈溪三層境的修為催動靈紋戰鬥。

  過山虎的名號,就是從王殃口中傳出去的,因為在王殃看來,陸葉就是一頭過山的猛虎!

  「這放養弟子的風格,倒有些像是天洲那家宗門所為,他們那邊有許多頂尖的靈紋師!」王殃若有所思。

  小竹不知道王殃說的哪家宗門,只知道那個叫一葉的過山虎必定來歷不凡,她開口道:「那少爺,咱們要不要暗中助他?」

  「沒那個必要。」王殃擺擺手,「人家是跑出來歷練的,是生是死都是他自己的事,咱們跑去助他算怎麼回事,若處理不好反會惡了別人。」

  許多大宗門都有放養弟子的習慣,這些天資不俗的弟子在修為不高的時候會離開宗門的庇護,獨自在外闖蕩,磨礪自身,這樣做雖然有極大風險,可一旦成長起來,實力也會遠超同階。

  所以靈溪戰場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即便這些歷練的弟子被殺了,那些大宗門也不會打擊報復。

  這是成長必須要付出的代價,大宗門最不缺少天才,死掉的天才他們也不會惋惜,除非是宗內高層的親眷,不過那也是私人的報復行為,與宗門無關。

  王殃能推測陸葉是某個大宗門出身的弟子,九星宗那邊自然也有這樣的推測,可即便如此,九星宗也沒有放棄對陸葉的追殺,不是九星宗不怕那些大宗門,而是他們知道那些大宗門不是因為此事找他們麻煩。

  「更何況,這次大戰的起因還是此人,我玄門已經替他分擔足夠多的壓力了,識相的話,他該乖乖前來拜山,跟我道謝才對!」王殃輕笑一聲。

  小竹就翻了個白眼,她是王殃的貼身婢女,所以知道的事遠比旁人要多。這一次的宣戰看起來是玄門順勢而為,實際上早有預謀,只是王殃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而陸葉殺了九星宗少主便給了他這個良機。

  對王殃來說,陸葉簡直就是天降福星。

  王殃要去戰場內圈了,在那裡,七層境的修為不算什麼,極有可能會遇到生死危機。

  所以在他離開之前,他要想辦法狠狠打擊一下九星宗,如此,就算他出了意外,這邊的局勢也能安穩一陣子,直到有人能接替他。

  「傷亡怎樣?」王殃又問。

  「死了三十人了,不過七成都是那些散修。」小竹回道。

  王殃頷首,這個結果還算讓他滿意,吩咐道:「加大力度,儘快結束這場宣戰!」

  只有儘快結束這場宣戰,才是計劃的開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