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散游社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散修們沒有根基,沒有長輩宗門庇佑,進了靈溪戰場也步步危機,所以很多散修會抱團取暖,形成一個個小團體。

  九州大陸上那些新興的宗門,基本都是由這種小團體慢慢發展來的。

  此地以花慈這個醫修為核心,聚集了十多位散修,形成了一個叫散游社的小團體。

  阮靈玉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陸葉只一番打探,便搞明白散游社那些散修的大體實力。

  花慈的修為是最高的,足有五層境,而在她之下,還有兩個四層境,剩下的,基本都是二三層境的修士了,人數總共也就十一個人而已。不過因為陸葉最近一直在房間裡療傷,所以除了花慈和阮靈玉之外,只見到另外一個四層境的修士。

  這樣的小團體放眼整個靈溪戰場可以說是不計其數,與真正的宗門比較起來自然沒有可比性。

  陸葉參與過玄門與九星宗之間的宣戰,兩個宗門雖只八品九品,可雙方出動的人手總量已有上千人,散游社投進去的話,連個浪花都翻不起來。

  這幾日下來,陸葉一身靈力已恢復充盈,甚至已開始修行,如今他靈溪三層境,三十竅盈滿,想要開一竅的話,最少也要消耗十五粒蘊靈丹,不過因為有聚靈靈紋輔助,所以這個消耗要小一些。

  他從裂天峽出來的時候,手中靈丹快三百五十粒,本以為足夠自己修行到靈溪四層境還有富裕,可現在看來有些不太夠用。

  主要是每日還要付給花慈五粒靈丹作為醫療費,他這傷勢沒有一月修養怕是好不了。

  這還是在花慈的悉心照料之下,若是沒有她的醫治手段,恢復時間只會更長。

  期間他用十分圖查探過自身所處的位置,發現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距離那瀑布大概有上百里的樣子,換言之,他在昏迷之後隨波而下飄了這麼遠距離。

  依依與琥珀之前跟他分散了,他還想去尋找一下,當時琥珀被打傷,陸葉連查探它傷勢的時間都沒有,好在那董叔夜的目標只是他,沒有去理會琥珀。

  琥珀只要當時不死,有依依陪伴在側,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養傷,然後去找琥珀!陸葉這般計劃著。

  夜色下,陸葉赤著上身,在竹樓前的空地上揮刀劈砍,前幾日因為傷勢問題耽擱了練刀,今日總算好一些了,陸葉便有些耐不住性子。

  一旁的竹樓窗戶邊,阮靈玉雙手拖著下巴靜靜觀望,搞不清楚這樣刀光劍影的有什麼好,明明有傷在身,不好好躺著,偏要跑出來折騰。

  不過她也勸不了,便只能放任自然了。

  忽然,她眼前一亮,抬手招呼:「花慈姐。」

  不遠處,花慈的身影出現,身後還跟著一個身形壯碩的男子,那男子正是陸葉之前見過的,一個叫做孔牛的四層境修士。

  據阮靈玉所說,花慈之所以每天早出晚歸的,是因為她要去附近的坊市給那些散修療傷去病,藉此賺取修行物資。

  散修們的爭鬥很激烈,經常會受傷,傷勢不嚴重的話服用療傷丹就可以,可若是傷勢太嚴重,那就得找醫修治療,否則必定會留下隱患,可是他們沒有宗門可以依靠,找同為散修的醫修無疑是唯一的選擇。

  如此一來,花慈就有生意可做了,這或許是成為醫修最大的好處,他們往往不需要上陣拼殺就能得到足夠多的修行資源。

  月色下,花慈漫步來到陸葉前方不遠處,回頭對孔牛叮囑了一聲,讓他先去休息,孔牛便離去了。

  在散游社這個小團體中,花慈無疑受到所有人的敬重和愛戴,她的命令所有人都會遵從。

  阮靈玉之前跟陸葉說大家都是花慈姐救下來的並非誇大其詞,而是確有其事。這個小團體的所有人,基本都得到過花慈的救治,是她憑一己之力將這些人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這些人都承過花慈的救命之恩,被救之後,或為她的人格魅力折服,或因其他原因,選擇留在這裡。

  陸葉收刀,周身熱浪滾滾,雖然傷口處有鮮血流出,可這麼一活動筋骨,他只覺通體舒暢。

  而且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近距離感受過死亡的原因,他感覺自己的刀術好像有所精進,不過這事跟找個人砍一下才能確定。

  「嘁……本來還以為能多賺點靈丹,怎麼恢復這麼快?」

  花慈那邊傳來輕輕的嘀咕聲。

  陸葉忍不住眼角一跳:「你說什麼?」

  幾日接觸下來,沒有之前的生分,陸葉也逐漸發現了這個美人的真面目,這傢伙是個十足的財迷,每日療傷之後第一時間便會找陸葉索要靈丹,一副生怕陸葉會賴帳的架勢。

  她昨日甚至給陸葉推銷了一種更苦的藥汁,陸葉喝完之後感覺自己臉都綠了,而且那種苦澀是無論如何都壓不住,結果她又給陸葉準備了另外一種藥汁,號稱可以緩解,兩大碗藥汁下肚,要價四粒靈丹。

  陸葉當時有些懷疑這女人是不是在騙自己……

  不過從今日自己的傷勢恢復情況來看,她確實沒有騙自己,昨日喝的藥比起之前都要有效。

  花慈展露出那獨有的讓人迷醉的笑容,聲音依舊輕柔如水,沁人心脾,睜著眼睛話說瞎話:「我說你身體恢復的真快。」

  陸葉拿手點點自己的耳朵,示意她自己還沒聾。

  花慈沒看到似的,雙手端在小腹前,端莊優雅:「既如此,那今晚就開始正式治療了。」

  「正式治療?」陸葉一怔,「那之前……」

  「之前是準備階段,你以為你的傷這麼簡單就好了嗎?」花慈一臉嚴肅,「醫者父母心,放心,我會好好醫治你的,保證不會讓你留下任何隱患!」

  陸葉一臉茫然,心中冒出來的唯一念頭就是,這女人怕不是又要忽悠我?

  「先去洗個澡,我準備準備,馬上就來找你!」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