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火鳳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哇,好漂亮的鵪鶉!」

  夜色下,依依望著面前那隻肥大的,通體泛著淡淡紅光,紅光之中還有一絲絲輕微金色流淌的小鳥大叫。

  若不是這鳥乃是陸葉靈力具現出來的,只怕她要把它捧起來。

  陸葉額頭就爆出一根青筋,糾正道:「什麼就鵪鶉了,這是火鳳凰,來跟我讀一遍,火!鳳!凰!」

  依依盯著他,一副這明明就是鵪鶉,你莫當我眼瞎的表情……

  琥珀也湊了上來,低頭嗅了嗅面前撲騰著翅膀飛滯在半空中的肥鳥,發現這玩意不但不能吃,好像還挺危險的樣子,便一個虎躍跳開了。

  陸葉感覺自己被侮辱了……

  他明明研習的是一道火鳳凰之術,可到頭來怎麼搞出個這玩意?

  拿著那紅蓮沖霄決確認一番,自己施法的手段和靈力的催動應該都沒有問題,可是哪裡出問題了呢?好好的一道火鳳凰之術,怎麼就變成了火鵪鶉術。

  這就是自己潛心研習了一整個白天的結果?陸葉有些哭笑不得。

  在他眼下所掌握的種種手段中,催動御守靈紋的消耗是最大的,鋒銳是其次,至於聚靈靈紋,很小。

  火鳳凰術的消耗,介於御守和鋒銳之間。

  一整個白天的鑽研,加上之前的十幾次嘗試,終於成功,結果卻是這個樣子,他內心很難接受。

  就好像初為人父的男子,忽然看到自己新生的孩子其丑無比,恨不得將之塞進母胎,回爐重造。

  然而結果已經這樣了,不管他接受不接受,都無力改變。

  這玩意能拿出去對敵?只怕放出來沒把敵人燒死,已經把敵人給笑死了。

  「好吧,這是火鳳凰!」依依見陸葉一副受到巨大打擊的模樣,違心地說了一句。

  「這是鵪鶉……」陸葉一抬手,那鵪鶉消散在半空中。

  他走到一旁,脫下上衣,開始練刀。

  果然,術法什麼的都是垃圾,唯有刀術才是自己的歸屬。

  以後我要是再鑽研術法,我就是坨屎!他心中暗暗發狠。

  ……

  匆匆十日後,一頭雪白大虎闖入一片山峰林立之地,陸葉端坐在虎背上,風塵僕僕。

  從青雲山那邊出發至今已有四個多月,但真正趕路的時間其實只有一大半,很多時候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耽擱了,他急著趕往碧血宗駐地,所以自英山那邊出發之後,便一直沒有停歇。

  如今距離碧血宗駐地還是很遙遠,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總有走完的時候。

  從十分圖上來看,這一片叫百峰山,因為大大小小的山峰正好一百座之多,附近勢力也有三家。

  陸葉不願與那些出身宗門的人接觸太多,免得不小心暴露自己的身份,便打算從這百峰山穿行過去,他這一路行來都是如此,很少會與修士有什麼交集。

  百峰山的範圍雖然很大,但以琥珀的腳力,應該要不了幾天就能穿過。

  依依就特別喜歡這種地方,因為在這種山野間,她能找到許多藥材,自從那天賣藥受到刺激之後,她就更勤奮了。

  值此之時,百峰山最中心的一座山峰處,赫然矗立著一座大殿,大殿中不少修士正在進進出出。

  大殿正中心,一面巨大的影月盤擺放在正中心的位置,那影月盤呈圓形,將整個百峰山的地形地勢都囊括其中,在其上清楚呈現。

  不但如此,它還能監察百峰山中修士們的動向,用一種直觀的方式反饋出來。

  在這影月盤上,有三種色彩不一的光芒在不斷閃爍著。

  其一為藍色,其二為黑色,其三為紅色。

  每一個光點都代表一位修士,光點的光芒越濃郁,修士的修為就越高,三種顏色,代表了三個宗門。

  正是分散在百峰山外圍的三家勢力。

  一家屬於浩天盟陣營,青羽山。

  另外兩家屬於萬魔嶺陣營,分別為太羅宗和秦氏,後者是一家家族勢力。

  放眼整個九州,家族勢力能做大的很少,因為一個家族想要發展起來有很大的局限性。

  當然,凡事沒有絕對,九州當中還是有幾個底蘊極為深邃的家族的。

  而在七八九品這個檔次中,還是有許多家族勢力的。

  陸葉在邪月谷中遇到的那余曉蝶,還有劉氏兄弟,其實都是出身家族,只是因為實力太弱,沒有品級,邪月谷的人打上門,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秦氏雖然也算一家九品勢力,但與真正的九品宗門比較起來,還有些差距,好在附近還有一個太羅宗相互照應,所以在靈溪戰場中的日子不算太難。

  眼下是三個勢力舉行名為龍泉會的時期,所以三家的很多修士都聚集在百峰山這邊。

  這個傳統已經延續上百年了,每三年舉行一次。

  起因是這一處大殿中下方暗藏的龍泉,這是一口蘊含了奇妙力量的泉水,泉水噴涌時會出現一種靈霧,修士進入其中可以淬鍊體魄,化解丹毒。

  對低級修士而言,體魄越強自然越好,尤其是那些日後要走體修路子的修士來說,龍泉能給他們奠定極好的修行基礎。

  靈溪戰場中有許多珍稀的資源,比如一些礦產,一些靈果,都是戰場獨有,九州根本尋不到的東西,許多勢力為了爭奪這些資源,互相攻伐無數年,彼此結下血海深仇。

  對青羽山,太羅宗和秦氏這樣的外圈勢力而言,龍泉無疑是極為重要的資源。

  當初龍泉剛被發現的時候,還沒有秦氏,只是太羅宗和青羽山之間的爭奪,每次都要死不少人,不過因為青羽山底蘊更雄厚一些,所以每次都是青羽山獲勝。

  直到五十年前,秦氏在附近選了個駐地,也加入了這樣的爭奪,同屬萬魔嶺陣營,秦氏與太羅宗是天然的盟友,以二敵一,青羽山哪是對手。

  在此之前,哪怕青羽山獲勝了,龍泉的力量也消耗不完,因為一個宗門的修士數量總是有限的,等青羽山修士走後,太羅宗的修士還能去喝點殘羹冷炙,雖然淒涼了一些,總好過沒有。

  但現在輪到太羅宗和秦氏獲勝,情況就不一樣了。

  兩家的修士比一家要多,龍泉的力量每三年就只能積攢那麼些,這兩家修士一用完,龍泉就變得跟普通泉水無異,再沒有半點淬鍊體魄的效果。

  幾次三番下來,青羽山掀桌子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