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師姐能醫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謝金將那儲物袋丟給陸葉。

  陸葉接過,一臉不解:「這是……」

  謝金笑著解釋道:「這是我青羽山給師弟的酬金,一點功勳兩塊靈石,斬殺敵方五層境額外獎勵十塊,師弟這一路行來共殺五層境一人,四層境三人,三層境五人,二層境六人,以師弟四層境修為,所得功勳應該是四十九點,師弟可以點點。」

  人家一開口不但將陸葉這一路上殺了多少人說了出來,連什麼修為,得多少功勳都計算的清清楚楚。

  若不是知道那影月盤的存在,陸葉險些要懷疑別人是不是把眼珠子扣下來放在他身上了。

  「來之前湯武師兄一再叮囑,這些靈石一定要交到師弟手上,還請師弟切莫推辭,就先不打擾了,師弟好好休息。」

  謝金語速極快地說完,也不給陸葉再說話的機會,便掀開帳篷離去。

  留下陸葉拿著那個儲物袋與琥珀面面相覷。

  片刻後,陸葉查探自己手背上的戰場印記,發現果然多了四十九點功勳,總數已有兩百二十三之多。

  最後那個五層境兵修……死了嗎?想來也是,自己最後騎乘琥珀從他身邊掠過的時候,加持了鋒銳靈紋的一刀斬斷了他的半個頸脖,當時陸葉急著遁逃,也沒查看戰果,不過從功勳的增加數量上來看,那五層境確實死了。

  他隨手將儲物袋丟在一旁的桌子上,自己坐了下來,從自己儲物袋中取出清水大口喝了起來。

  這一日夜的奔波戰鬥,著實把他累壞了,琥珀現在跟條狗一樣,吐著舌頭,陸葉便也給它餵了水。

  依依冒出來,走到一旁打開那儲物袋,清點一番,發現裡面足有一百零八塊靈石,眼珠子都開始冒光……

  她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多靈石,她其實也挺貪財的,只是沒花慈那麼嚴重,主要她跟琥珀之前沒有生財之道,只能靠打劫那些低級修士勉強維生,這情況直到跟著陸葉走出青雲山才開始好轉。

  「陸葉陸葉。」依依有點小興奮,抱著那個儲物袋不想撒手,「他們這是什麼意思?」

  「收買咱們。」

  「為什麼呢?」依依一臉天真地問道。

  陸葉便跟她簡單說了一下龍泉會的事情,「作為要以一敵二的一方,所以青羽山這邊是可以召集一些幫手的,大多都以散修為主,只要他們不去求助那些與他們交好的勢力來助戰,都不算違背契約,咱們今日殺了那麼多太羅宗修士,青羽山自然生了招募之意。」

  這些信息都是記錄在謝金給他的那個玉簡中的,當時看到這些的時候,陸葉心中便隱隱有所猜測,直到謝金又交給他這麼多靈石,他就證實了自己的想法。

  青羽山這邊會派二十多個修士前來接應自己,就是看到了自己的價值,而這個價值,是他一路殺出來的。

  如果他沒有這樣的本事,青羽山這邊豈會操心他的死活,大家本就沒親沒故的,每天死在靈溪戰場中的修士多了去。

  可人家從頭到尾就沒提招募的事,先派大批人手將他接應過來,安置在這裡療傷,更直接奉上了之前殺敵的獎勵,不得不說,這事乾的很漂亮,最起碼不會讓人覺得反感。

  湯武……陸葉想起了謝金之前提到的名字,這人應該就是青羽山那個九層境了。

  「這樣啊……」依依了解了其中原委,「你怎麼想的?」

  陸葉不答反問:「你覺得呢?」

  她低頭看看自己手中的儲物袋,慢慢放下:「若是太危險的話,還是不要了,三個勢力在這裡大戰,場面太混亂了。」

  陸葉笑了笑:「其實也不算危險,參與龍泉會的修士的修為被限定在二層境到五層境之間,只要不在同一時間被太多五層境圍攻,都不會有事。」

  「你想參加?」依依歪頭看著他。

  「我想睡覺。」

  依依噗嗤一笑,忽然抬頭看了看帳篷外面:「有人來了。」說完一頭鑽進了琥珀體內。

  外面傳來一個悅耳的聲音:「一葉師弟在嗎?」

  「請進!」

  門帘被掀開,一個少女走了進來,看年紀跟依依差不多大的樣子,不過有些地方卻比依依大多了,不敢說橫看成嶺側成峰,最起碼鼓鼓囊囊。

  她頭頂著一方巾帕,身上還穿著類似圍裙一樣的東西,那圍裙上許多噴濺的血跡,斑斑點點。

  這是青羽山的醫修?

  陸葉一看到她就想起了花慈,花慈在坊市救人的時候就是這幅打扮。

  少女並不見外,許是得了上頭的吩咐,見了陸葉之後微笑道:「我是青羽山的,我叫穆靈。」

  陸葉便起身行了一禮:「見過師姐。」

  穆靈含笑道:「我來替師弟檢查下傷勢。」這般說著,她便走到一旁從儲物袋中掏取一些東西來。

  陸葉道:「我沒什麼傷,師姐幫我把獸寵看一下,它傷勢嚴重一些。」

  「那可不行。」穆靈轉過身,「湯武師兄吩咐了,一定要好好醫治師弟。」

  別人這麼熱情,陸葉著實不太好拒絕,只能依從吩咐,好在他確實沒什麼傷勢,所受的外傷都不嚴重,隨便處理一下就好了,唯獨最後與那個五層境兵修硬碰硬的一擊,讓他受了點內傷。

  但那也是經由御守靈紋擋下之後的衝擊,被穆靈一番手段醫治,頓時感覺好多了。

  悉心認真地處理完陸葉的傷勢,穆靈這才開始處理琥珀身上的傷勢,一根根插進琥珀體內的箭頭被拔出,然後敷上草藥。

  忙碌了大半個時辰,穆靈才告辭離去,臨走前還留了兩粒療傷丹下來,說是給陸葉和琥珀各服用一粒。

  陸葉沒客氣,等她走後,便與琥珀分著吃了。

  依依冒出來,氣鼓鼓地盯著陸葉。

  「怎麼?」陸葉被她盯得莫名其妙。

  依依不說話。

  「到底怎麼了?」陸葉著實是一頭霧水。

  「哼!」依依把小腦袋一扭。

  陸葉伸手朝她臉蛋捏去,稍稍往上提:「有什麼話就說。」

  忽然鬆開,依依連忙鑽進琥珀體內,又有人來了。

  裹著一股香風,一個身材豐滿的女子走進來,語氣輕柔:「這位師弟,該療傷了。」

  陸葉一臉愕然:「不是……剛才……」

  那女子便道:「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躺床上去。」

  陸葉暗暗驚嘆,青羽山這是得多重視自己,療傷這種事都要來兩遍,可他確實沒受什麼傷……

  見陸葉還在遲疑,那女修便催促道:「快躺上去。」

  醫修的脾氣好像都不怎麼好,陸葉想拒絕來著,卻已被那女修按到了床上躺好,緊接著上衣都被她扒了下來。

  柔軟的小手開始在陸葉胸膛處遊走,女修媚眼迷離:「看不出來,師弟的胸口這麼結實……」她伸手划過那一道道猙獰的疤痕,讚嘆不已,「男人的戰功,真是讓人迷醉。」

  陸葉就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等那女子的手繼續滑動的時候,他連忙起身,一把握住對方的手:「這位師姐,你是青羽山的醫修?」

  女子便對陸葉拋了個媚眼:「醫修只醫身,師姐能醫心!」

  陸葉猛然想起,這女子,不就是自己方才跟著謝金過來的時候,對自己拋媚眼的那個嗎?

  這傢伙絕不是青羽山的醫修。

  陸葉抓著她的手不放,頭疼道:「這位師姐,我有傷在身。」

  女修道:「些許傷勢算得了什麼,人生苦短,還需及時行樂才對,明日上了山頭,說不定就死了,師弟你說是不是?」

  陸葉望著對方高聳的胸口,不住頷首:「師姐說的很有道理!」

  忽然感覺到兩雙目光正盯著自己,陸葉抬眼一看,正對上琥珀和依依的眸子。

  依依都快氣炸了,無聲地指了指,琥珀便一個虎躍,啊嗚一口咬出。

  一陣地動山搖,那女修罵罵咧咧地從帳篷里跑出去,一手還揉著身後,若不是琥珀口下留情,那一口能將她咬殘。

  原本還算整潔的帳篷一片凌亂,床也塌了……

  陸葉無奈地坐在地上,依依兩個腮幫子高高鼓起,瞪著他,咬牙切齒道:「人家說的很有道理哈?」

  「確實很有道理啊。」

  「她說的哪裡有道理了?」

  「人家就是有很大的道理啊。」陸葉伸手在自己胸口處比劃了一下。

  依依氣的冒火,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口,最終大叫一聲,一頭扎進琥珀體內。

  陸葉與琥珀面面相覷,最終決定先去搞點吃的,這一日夜幾乎沒吃東西,屬實有些餓了,尤其是對他們兩個大胃王來說。

  走出帳篷,尋了一攤篝火,從自己的儲物袋中取出一些獸肉燒烤,這邊還沒開始吃,便陸陸續續有受傷的修士前來,有來送肉的,也有來送酒的,好不熱情。

  自來到這個世界,陸葉還從沒碰到這麼多熱情的修士,好在那些修士都只是放下東西,隨便寒暄兩句便走。

  陸葉一一應對,倒也得體。

  不愧是出身大宗門的弟子,氣度當真不凡,那些修士心中暗暗想。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