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遊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龍泉會期間,三大勢力修士之間的交鋒,多是以小隊形式的小規模交鋒。

  以前也試過大規模拼鬥,就是劃定一塊範圍,各方將所有修士都投入這片區域,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拼殺。

  但這樣試過兩次之後,各方都不願意繼續了。

  因為這樣打起來,每一方都損失巨大,付出與收益不成正比。

  小隊形勢的小規模交鋒就不一樣了,傷亡可以得到有效的控制,而且鎮守山峰的那些修士若是察覺情況不對,還可以撤離,保全力量。

  小隊分三種,一種是防守隊伍,坐鎮在一座座山峰上,抵擋來犯之敵。

  一種是攻堅隊,主動出擊,攻占敵方的山頭。

  還有一種是遊獵隊,四下遊走,哪裡有便宜便去哪裡,機會合適的話,也會配合攻堅隊去發起進攻。

  陸葉所在的便是遊獵隊。

  隊伍里總共只有五個人,不過個個修為不錯,除了謝金這個五層境之外,其他三人全都是四層境。

  因為遊獵隊是最容易與敵人發生爭鬥的隊伍,所以對修為的要求就比較高。

  不但如此,五人全都是有坐騎的,這就有很強的機動性。

  天還沒亮,陸葉便與謝金等人匯合了,互相認識了一下,隊伍中四男一女,讓陸葉感到頭大的是,昨晚去夜襲他的那個女子居然也在,見到陸葉之後眸子都在發光,不時地沖他拋媚眼。

  女子叫喬巧兒,是個招募來的散修,性格豪放,穿著也極為大膽。

  另外兩人一個叫宋蠍,一個叫陶天罡,其中陶天罡是青羽山本宗弟子,宋蠍同樣是招募來的散修。

  這個隊伍中原本還有一位青羽山的四層境修士,但日前已經被殺了,由陸葉來頂替這個缺口。

  幾人的坐騎各都不同,有騎狼的,有騎豹的,還有一個巨大的野豬,最過分的是宋蠍的那個坐騎,乃是一隻大蠍子,桌面大小的身子泛著金屬的光澤,高高翹起的尾端閃爍寒光,看著就不好惹,也不知道宋蠍是怎麼降服這種妖物的。

  宋蠍本人更是一副病懨懨的樣子,皮膚泛著綠色,一副命不久矣的表情,陸葉很懷疑這傢伙是不是會隨時暴斃。

  山野中,四周一片靜悄悄,五人五騎靜默待命,各自閉眸調息。

  只不到一炷香時間,謝金便忽然開口:「出發!」

  四人齊齊睜眼,翻身上了坐騎,在謝金的帶領下,朝一個方向奔去。

  那邊一座山頭上,一群青羽山修士正在對抗秦家修士的進攻,場面焦灼。原本秦家一直在看熱鬧,不過韓遮月發了脾氣之後,秦萬里只能調動起自家的人手參與進攻,給青羽山施壓。

  謝金這五人小隊的任務便是配合自家的守山修士們對秦氏的人進行夾攻,遊獵隊的強大機動性由此體現出來。

  然而才前行沒多遠,謝金便高喝一聲:「迎敵!」

  對方的遊獵隊也出動了,正朝這邊迎來,用不了多久兩支隊伍就會碰面。

  片刻後,前方已隱約可見敵人的身影,那騎著一隻只妖獸的修士在山林間靈活騰挪,雙方的距離迅速拉近。

  謝金打頭,陸葉與喬巧兒分列左右,宋蠍陶天罡則在更後方,五人五騎呈矢字行朝前突進。

  彼此還有三十丈的時候,靈力便開始涌動,也不知是默契還是怎地,謝金與對面領頭的那位五層境修士各祭出了一張金輪符,靈符激發時,一道道金弧斬朝對面襲去。

  鋒銳的斬擊讓一棵棵大樹倒下,地面也被犁出一道道斬痕,兩方修士各自騰挪躲閃攻擊。

  靈符之威用盡時,兩方修士已正面迎上,兩條長鞭從各自隊伍中卷出,長鞭上靈光閃動,分明都是靈器。

  長鞭絞在一起,各自發力之下,兩人同時被拽下坐騎,長鞭的一頭,喬巧兒一臉嫌棄地望著對方的一個四層境修士:「男人玩什麼鞭子?臭不要臉!」

  那修士悶不做聲,一抖長鞭解開束縛,劈頭蓋臉就朝喬巧兒打來,喬巧兒也不甘示弱,兩人當即戰成一團,甚至就連彼此的坐騎就開始互相撕咬。

  這兩人打的熱鬧,其他人也沒閒著,身形交錯的剎那,兩個小隊最起碼有六人被打落坐騎。

  修士們其實都不太習慣騎乘自己的坐騎作戰,坐騎最大的用處是代步,其次是輔助戰鬥,騎在坐騎上很難發揮自身的實力。

  陸葉也落下地來,不過他是主動翻身下來的,剛才正面的碰撞中,對方的一個四層境被他一刀斬下來,雖沒受傷,卻也頗為狼狽。

  好不容易站起身來,陸葉已持刀撲到近前,一刀就那人頸脖處劈砍過去。

  那人反應不慢,連忙抬起手中靈器格擋,哪知這一刀並沒有完全落下,長刀在對方靈器前停了下來。

  靈力涌動起來,這人猛地抬頭,一眼便看到陸葉抬手對著他,掌心處泛著淡紅色的光芒。

  翅膀撲騰的聲音響起,一隻肥鳥突兀出現,一頭撞在那修士懷中。

  轟地一聲,靈力爆開,灼熱的氣息瀰漫,那修士慘叫一聲跌飛出去,胸口處一片血肉模糊。

  雪亮刀光划過眼帘,這人大驚,全力催動護身靈力,然而頸脖處只是微微一疼,視野便開始傾倒。

  陸葉已收刀,他發現有術法配合起來,殺敵比以前輕鬆多了,以往就算他能殺掉這樣一個四層境,也得砍上好一陣,修士不是砧板上的魚肉,想怎麼砍就怎麼砍,他們手中也是有武器的,會擋下致命的攻擊。

  可是一道術法下去,對方除非起什麼防禦性的靈符,否則很難擋住,趁其心神大亂時,陸葉自然是想怎麼砍就怎麼砍。

  幾乎是一個照面的功夫,一位四層境修為便飲恨刀下,別人的戰鬥幾乎才剛開始,陸葉這邊就已經結束了。

  他腳下發力,幾步便衝到最近的戰場處,這邊謝金正與敵方一位五層境修士打的不可開交。

  兩人都是兵修,碰面的第一時間就下了坐騎,貼身搏殺,不過彼此實力相當,很難分出勝負。

  驀然間,那五層境背後生出一股涼意,勁風襲來時,他急忙一低頭,頭頂上頓生涼意,斷髮飛揚,頭皮都被削下來一塊。

  再抬頭時,這才看清襲擊他的人是誰,而附近不遠處,還有一個族人躺在血泊之中。

  他心神大震,這就死了一個人?

  驀然想起之前接到的消息,驚駭地望著陸葉:「是你?」

  他總算想起來,前兩日有一個傢伙,憑一己之力殺穿了太羅宗的地盤,那人似乎就是騎著一頭雪白的大虎。

  據說太羅宗那邊死了十幾個人,連五層境都被殺一個。

  之前沒認出陸葉,是因為秦家之前沒與陸葉接觸過。

  謝金本就不好對付,如今又冒出來這樣一個兇徒助陣,他豈是對手?立刻萌生退意。

  然而此刻想退又豈是那麼容易的事,陸葉聯手謝金一輪強攻,打的這五層境節節後退,只短短十息功夫,這人便空門大開。

  陸葉眼疾手快,一刀斬出,長刀上靈光閃動,靈紋加持,刀鋒落下時,此人被開膛破肚,慘叫一聲,跌倒在地。

  謝金手中長劍連抖,直接刺穿了對方的手腕,切斷了對方的手筋。

  咣當一聲,武器落地,陸葉長刀翻轉,直刺而下,扎進對方的心口處。

  拔刀時,鮮血噴涌,下一瞬,陸葉與謝金分別掠向左右,那邊還有兩處戰圈打的焦灼。

  陸葉撲向的是喬巧兒的戰場,她與那個男修把各自的長鞭舞的風生水起,長鞭之上靈光不斷閃爍,喬巧兒臉上被抽了一鞭,半個臉蛋都高高腫起,一道鞭痕極為顯眼,但她的對手也沒好到哪去,也不知遭遇了怎樣的創傷,此刻姿勢有些古怪,兩條腿夾緊了,臉色蒼白如紙。

  眼看己方已損失兩人,最強的一個五層境都死了,這男修便知自己時日無多,硬扛著喬巧兒一鞭,被抽的皮開肉綻,從儲物袋中摸出一張靈符便朝她打去。

  那靈符爆開,化作三道品字形的斬擊,瞬息間就襲至喬巧兒面前。

  喬巧兒想躲,卻躲不開,急忙後退想從自己的儲物袋中摸一張金身符出來,就在這關頭,一道身影忽然撲到她面前,一面靈光閃動,宛若盾牌模樣的東西擋在前方。

  篤篤篤……三道斬擊落下,沒能撼動那盾牌分毫。

  危機化解,喬巧兒眨眼望著擋在自己身前的身影,抿嘴笑了起來,不過那臉上的傷勢讓她的笑容顯得有些可怖猙獰。

  轟隆隆的聲響傳出,一頭野豬攜衝撞之勢衝殺而來,那持鞭的男修剛挨了喬巧兒一鞭,已被打的筋斷骨折,根本避不了。

  碰地一聲,野豬將男修撞飛起來,嘴角邊的獠牙刮下一片血肉,待落地時,那四層境只有進氣沒有出氣了。

  喬巧兒一鞭抽下,憤怒的長鞭直接將這人的腦袋抽爆開來,好像抽碎了一個西瓜。

  另一邊,宋蠍的輕咳聲響起,他的身邊,那巨蠍的尖尾上戳著一個人,高高舉起,那人一時未死,還在劇烈掙扎,鮮血和內臟不斷灑落,場面血腥。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