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戰鬥中成長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轉瞬間,彼此的距離就已經拉近到十丈!

  董叔夜才剛出手兩道術法,全都被陸葉躲開。

  靈力狂涌,董叔夜面前出現了一個火紅色的圓盤,自那圓盤之中,一枚枚拳頭大小的火球噴涌而出,密密麻麻朝前方覆蓋過去。

  黑暗的溶洞立刻光芒大亮。

  這一道術法他在兩個半月前追殺陸葉的時候用過,比起金弧斬,單個火球的殺傷力小上許多,可勝在數量多,覆蓋範圍大,而且相對於施展金系的術法,施展火系他更拿手一些。

  直直朝他衝去的陸葉眉頭一皺,立刻後閃,腳步一錯,便要從旁繞開,然董叔夜同時調整方向,一身靈力不斷地灌入面前的紅色圓盤之中。

  轟轟轟轟……

  一個個火球飛出,打在四面洞壁上,傳出密密麻麻的聲響,一根粗大的鐘乳柱後,筋疲力盡的琥珀縮在這裡,一動不動。它的體力消耗太大,幫不上陸葉什麼忙,在開戰之前,陸葉便讓它在這裡躲好,免得被誤傷。

  而且就算琥珀體力尚存,這樣的一場戰鬥它也難以插手,它的成長確實不小,可比起陸葉需要面對的敵人還是差了很多。

  陸葉朝前突襲的計劃失敗,只能不斷地繞著圈子,藉助那一根根聳立在地上的鐘乳石抵擋董叔夜的攻擊。

  但他並不急躁,因為這樣的情況對他有利,董叔夜維持術法是需要消耗靈力的,著急的應該是董叔夜才對。

  果不其然,只幾息之後,董叔夜便換了術法,抬手一指,一條飛舞的火蛇朝陸葉藏身的鐘乳石後捲去,那火蛇比起用靈符催動出來的火蛇更加逼真,火焰燃燒的蛇身上,隱約可見幾片鱗甲。

  火蛇捲住那鐘乳石,陸葉卻已提前避開,董叔夜扭頭瞧去,再次見到陸葉自側旁氣勢洶洶地殺來。

  他連忙催動靈力,故技重施,又有一面火紅色如燃燒的圓盤出現在面前,自那圓盤之中,一個個拳頭大的火球轟出。

  陸葉的身形在這一刻開始變得飄忽不定,躲過一個又一個火球,不斷地拉近彼此距離。

  董叔夜微微皺眉,他發現比起方才,陸葉的反應好像快了一絲。

  這不是錯覺,陸葉的動作確實快了一點。

  境界的提升雖說能讓修士實力增加,但實際上剛剛晉升的那一會兒是需要一點時間來適應的,陸葉為了引董叔夜入瓮,特意將六十三竅卡住,突破之時董叔夜就殺了過來,他根本沒有時間去適應身體的變化。

  他只能在與董叔夜交手的時候慢慢適應,好在這種激烈的交鋒中讓人感到巨大壓力,適應的速度也很快。

  陸葉又一次被逼了回去,但他感覺再過片刻自己就能完全掌控新增的力量了。

  繼續躲在鐘乳石後,避開董叔夜的術法攻擊,待他調整的時候悍然殺出。

  反應和速度又快一絲。

  陸葉有一種強烈的直覺,這一次能成!

  閃身躲開那一個個襲來的火球,實在躲不開的便用御守靈紋抵擋,十丈,八丈,五丈……

  陸葉抬手拔刀,長刀出鞘的瞬間,火紅色的靈力攀附刀鋒,黑暗的空間中,整把刀好似燃燒了起來。

  刀光閃過,鋒銳靈紋加持,陸葉一刀朝董叔夜劈下。

  董叔夜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錯愕,似乎想不通陸葉是怎麼突進自己身邊的,幾乎是本能地,他抬起雙臂架在身前,好像要憑自己的肉身擋住那凌厲一擊。

  嘩啦一聲,金色的靈光破碎,是董叔夜進山洞之前拍在身上的金身符,憑陸葉如今五層境修為的一刀,一般的金身符已經擋不下了,只一刀,就將金光斬破。

  然而還不等陸葉欣喜,面前金光閃動,兩道交叉的金弧斬便呈十字型朝他襲來。

  距離太近,根本沒法躲避。

  中計了!

  就說董叔夜好歹也是個六七層境的法修,被自己突進到身前,怎麼會做出用雙臂招架的愚蠢動作。

  那根本不是在招架他的攻擊,是董叔夜藉此掩飾自己施展術法的動作,為了騙過陸葉,他臉上的表情甚至都極為真實。

  演的真好!

  事實上陸葉想錯了,那錯愕的表情是真的在錯愕,董叔夜完全沒想到自己會被陸葉這麼容易就近身了,抬起雙臂是有所預謀,一直以來,他都給陸葉一種一次只能釋放一道術法的印象,可實際上那並不是他的極限。

  當陸葉那一刀斬下的時候,他順勢斬出兩道交叉的金弧斬,因為他覺得自己有金身符護體,再加上他本身的靈力護身,雙重護持下,陸葉無論如何都不能一刀斬了他。

  可陸葉若吃他兩到金弧斬,不死也慘!

  這一場算計董叔夜得手了,他的兩道金弧斬斬在陸葉胸口。

  陸葉身子跌飛出去,半空中胸口一悶,吐出一口血霧。

  可董叔夜也失手了。

  彼此交鋒的剎那,董叔夜慘叫一聲,往後不迭地退去,低頭看,雙臂上深可見骨的傷口,血肉翻卷。

  他不禁瞪大了眼睛……

  這是五層境能斬出來的一刀?開什麼玩笑!

  那區區一刀先破了他的金身符,又破了他的護體靈力,將他的雙臂斬傷!

  暗自慶幸時刻維持著靈力護身,否則這一刀能將他的兩隻胳膊砍下來。

  一個剛剛晉升的五層境,哪有這麼犀利的攻擊,對方手上的是什麼品質的靈器?

  他上次追殺陸葉的時候,只見過陸葉以御守靈紋作戰,知道他那靈紋有極強的防護力,直到此刻,他頭一次領教陸葉的進攻力,當真驚出一身冷汗!

  暗暗後怕,差點玩砸了。

  「咳咳……」那邊被打飛出去的陸葉杵刀站起,口中滿是鐵鏽的味道。

  董叔夜凝神朝他胸口望去,很快失望,陸葉的胸口沒有被斬傷的痕跡,在那最後的瞬間,他及時催動的御守靈紋抵擋,斬擊雖擋下,可衝擊力卻是擋不住的,這一下讓陸葉受了暗傷。

  他稍稍感知了一下,胸口發悶,但沒有骨折的跡象,是好事,龍泉淬體之後,自己的體魄有了極大提升,抗擊打能力變強了很多。

  董叔夜可不會給他喘息的時間,陸葉才剛站起身,他便忍著雙臂的疼痛催動術法打來。

  金色的,紅色的,白色的術法,各種術法一道接一道,連綿不絕,陸葉只能狼狽躲避。

  好一會,他才緩過勁來,折身朝董叔夜那邊殺去,長刀再次如火燃燒。

  有過一次突進董叔夜身前的經驗,這一次就變得輕鬆許多,尤其是在董叔夜雙臂受傷之後,他施展術法的頻率明顯降低了不少。

  而隨著陸葉的突襲,董叔夜也在不斷地往後退避,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事先選好戰場的重要性了,如果是在野外,董叔夜只需一個滑行就能遠離陸葉,可是在這密封的空間中,他根本沒辦法施展自己的優勢。

  距離再一次迅速被拉近,董叔夜的表情逐漸猙獰兇狠。

  眨眼間,陸葉已撲至董叔夜面前三丈,俯身躲開一道術法的同時,手中長刀斜撩而上。

  志在必得的一刀竟是打了個空,強大的衝擊自上方襲來,陸葉連忙抬手催動御守靈紋擋住,衝擊力讓他身形一矮,身形止不住地往後滑去。

  抬眼一看,董叔夜竟懸浮在半空中,一臉譏諷地望著陸葉:「小子,你太小看法修了!」

  他確實不會飛,可他會御空術,憑藉這一道術法,短時間的凌空還是可以的。

  一個五層境的兵修,除非長了翅膀,否則拿什麼跟他斗?可以說這一戰從開始就已經註定了結果。

  之前沒有展露這個本事,是因為他以為自己能殺掉陸葉,可這一番交手後才發現,哪怕對方才晉升五層境,也不是那麼容易殺的,如今手臂已經受傷,不宜再拖延下去了,必須速戰速決。

  抬手戟指陸葉,董叔夜面色冷厲,指尖處靈力開始涌動,一張桌面大小的圓盤開始勾勒成型。

  陸葉速度太快,而且有那防護的靈紋,單體術法很難殺掉對方,所以董叔夜準備動用一招大範圍殺傷術法,他要讓這整個溶洞都被火焰燃燒,只有這樣,才能確保殺死對方。

  靈力匯聚的圓盤徐徐成型,下方有靈力涌動起來,伴隨著噗嗤噗嗤的聲音,一隻體型肥碩的火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頭扎進董叔夜的懷裡!

  轟地一聲,肥鳥爆開,董叔夜一臉錯愕地從空中栽落下來,剛匯聚成型的圓盤也就此煙消雲散,這一瞬間,他身上的靈力波動變得紊亂至極。

  術法?這傢伙會術法?從半空中跌落下來的董叔夜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千算萬算,著實沒想到陸葉這個剛晉升五層境的傢伙居然會術法。

  而且對方施展那一道術法簡直就是信手拈來,施法速度比他還要快上一些,打的他毫無防備。

  這傢伙也是法修?

  眼角餘光瞥見陸葉迅速朝這邊接近,董叔夜連忙調整身形,然而在施展那一道大型術法的過程中被打斷,更硬吃了對方一道術法,哪怕他有靈力護身也後果嚴重,此刻他一身靈力激盪不休,在靈竅中瘋游亂竄,身形僵硬無比。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