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戰場內圈,一處凶地中,一場大戰結束,殺的滿身是血的男子正在打坐調息,梳著雙丫髻的少女站在附近警戒,神色雖然疲憊,可那雙眸子卻明亮無比。

  少爺在休息,她哪怕再累,也不會讓人打擾到少爺。

  這少爺婢女的組合,正是玄門的王殃和小竹二人,打下九星宗駐地之後之後,王殃便領著小竹離開了戰場外圈,進入了內圈之中,因為如他們這樣的修為,只有在內圈磨礪自身,才能獲得足夠多的好處。

  在外圈固然可以稱王稱霸,可那只會讓自身修為止步不前,稍微有點追求的修士在實力達到一定程度後,都會往內圈和核心圈靠攏,最主要一點,在這裡才能賺取足夠多的功勳。

  打坐中,王殃忽然睜開眼睛,查探自己的戰場印記。

  「嗯?」他的表情一下子變得極為古怪。

  小竹聽到動靜扭頭望來:「怎麼了少爺。」

  王殃看著她:「說出來你可能不信,董叔夜那傢伙給我傳了條訊息。」

  「董叔夜?」小竹訝然。

  九星宗駐地被攻占,董叔夜急匆匆趕回,被自家少爺破了三處靈竅,自此杳無音訊,後來從九星宗那邊傳出消息,董叔夜叛出了宗門,九星宗針對他發出了通緝,但直到現在九星宗也沒能將董叔夜緝拿回來。

  靈溪戰場太大,除非九星宗那邊專門抽調出幾個修為高的修士尋找董叔夜的蹤跡,否則很難找到他。

  至於董叔夜為何能給王殃傳訊,那自然因為兩人互加過「好友」的……

  並非兩人有什麼交情,主要是兩人作為各自宗門駐地的鎮守使,兩家宗門互相敵對,下面的師弟師妹們經常會爆發一些衝突,作為各自宗門的鎮守使,時常有一些談判要進行。

  各自在戰場印記中留下對方的烙印,在很多時候也方便隔空對話,能省去很多麻煩。

  當初是董叔夜加的王殃。

  但他無比後悔這個拒絕,因為自從兩人可以藉助戰場印記聯絡之後,王殃便不時會發出一些類似「斬你狗頭」「滾出來受死」之類的問候,搞的董叔夜煩不勝煩,好幾次都想把王殃的烙印給抹除了。

  自從董叔夜被破了三竅之後,王殃便沒再找過他了,靈竅被破,日後前途無望,董叔夜再不可能對王殃構成威脅,他又被九星宗通緝,對於這樣一個喪家之犬,王殃沒興趣多加理會。

  卻不想,今日他居然主動傳訊過來。

  「他說什麼?」小竹好奇。

  「說出來你可能又不信,他傳過來的居然是關於那過山虎的消息。」

  「過山虎一葉?」

  這個人小竹記得很清楚,雖不是玄門弟子,可玄門能攻占九星宗駐地,此人占了很大功勞,當時她還奉少爺的命令賣給他一部地級功法,時間一晃快三個月過去了,小竹也沒想到居然會再次聽到這人的消息,而且還是從董叔夜那邊傳過來的。

  這事處處透著詭異,怪不得少爺的表情那麼奇怪。

  「你自己看看吧。」王殃說著,將那訊息傳遞給小竹。

  小竹一瞧,眉頭緊鎖起來。

  「陸一葉,騎乘雪白大虎,兵州碧血宗弟子,絕世天才,兩月半時間修為從靈溪三層提升到靈溪五層,現位於豐雲山,疑似歸宗途中。」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

  若是陸葉看到這條信息,只怕要目瞪口呆,那絕世天才的評價他萬萬是承受不起的,想當初邪月谷中檢測天賦,他只得一葉而已,被那個叫樂山的小鬍子好一陣調侃。

  「兵州碧血宗?」小竹訝然失笑:「少爺,咱們猜錯了呢,那過山虎好像不是什麼大宗門的弟子。」

  「是啊,猜錯了。」王殃嘴角噙著一抹微笑,「但人家的來頭可不比那些頂尖大宗門出身的弟子小。」

  「兵州碧血宗……」小竹呢喃一聲,之前看到這個宗門名字的時候沒怎麼在意,只是覺得隱約在哪聽說過,此刻聽少爺這麼一說,忽然反應過來:「這是那個宗門?」

  「正是那個宗門!」

  小竹嚇一跳,隱約意識到事情不太對,「董叔夜給少爺傳遞這個消息做什麼?」

  「他哪裡是給我傳遞,他是在快死的時候給印記里所有烙印都傳遞了。」

  「他快死了?」

  「他已經死了!」王殃在接到消息的時候已經嘗試聯繫董叔夜,然而戰場印記中屬於董叔夜的烙印正在徐徐消散,這是對方已經死亡的標誌。

  只一瞬間,王殃便明白了董叔夜的用意,這一句簡單的訊息極有可能在靈溪戰場乃至整個九州,都掀起一股滔天巨浪。

  王殃不知董叔夜到底給多少人傳遞了消息,可從他選擇無差別傳遞消息的行為模式來看,他在傳遞消息前應該離死不遠了,所以壓根沒時間甄別印記中的烙印都是誰。

  是那過山虎殺了董叔夜?很有可能,消息中說那陸一葉已是靈溪五層境,董叔夜被自己破了三竅,修為跌落至六層境,對一些妖孽般的人物來說,越一階殺人並非難事。

  何等恐怖的修行速度,如果董叔夜傳遞的消息沒錯,那自己當時可真是小看了那過山虎,對方確實不是出身頂尖大勢力,但那些頂尖大勢力出身的弟子也未必有他厲害。

  莫名地,王殃胸口熱血涌動,霍然起身。

  「少爺?」小竹不知自家少爺怎地一副戰意勃發的樣子。

  「盛會即將到來,咱們也去會一會天下英豪!」王殃說著話,大步朝外行去,同時吩咐道:「把消息往外傳!」

  「哦。」小竹跟在王殃身後,抬手點向自己的戰場印記。

  值此之時,靈溪戰場各處,很多人都收到了董叔夜傳來的訊息,有人無動於衷,因為根本不知道董叔夜傳這個訊息有何用意,可有人卻是表情凝重,連忙將消息上報。

  一傳十,十傳百,只短短不到半日時間,消息就已傳遍了整個靈溪戰場,有心人都知道兵州碧血宗出了一個天才弟子,修行速度極快,只兩個多月時間就從靈溪三層境成長到了五層境。

  這世上不缺修行上的天才,兩個多月晉升兩層境看似提升很大,但在修士修行的前期,只要資源和修行環境足夠好,這種提升速度也是能實現的,尤其是那些出身頂尖大宗門的弟子。

  又或者在戰場中有一些奇遇……

  靈溪戰場到底是怎樣的一處空間,位於九州何處,至今沒人搞明白,曾有人推測,靈溪戰場跟九州完全沒有關係,是九州之外的世界,也有人推測,這戰場是古老時代的大能之士以莫大偉力隔絕出來的空間。

  兩種推測都有緣由,因為戰場中曾出現過很多根本不是九州風格的遺蹟,也有一些年代極為久遠的遺址。這些遺蹟和遺址平時不為人察覺,隱藏的極深,可總有一些氣運逆天之輩能在這些地方得到一些奇遇,從此一飛沖天。

  如果那個碧血宗弟子在戰場中得了一些奇遇,兩個多月時間修為提升兩層境就解釋的通了。

  但很快,有關於那陸一葉的消息從九州方面傳入。

  不到半年前,兵州浩天盟攻打邪月谷,邪月谷被攻占之後,十家宗門收錄門徒,當時那個陸一葉被碧血宗收錄門下。

  其真名叫陸葉,一葉只是當時有人給他起的綽號,因為天賦檢測的時候,他是一葉的天賦。

  而那個時候,他才只開一竅!

  換言之,不到半年時間,這個陸一葉便從一竅修士成長到了五層境,平均一個多月晉升一層,對比兩個半月提升兩層境修為,不到半年從開一竅到五層境無疑更令人震驚!

  一葉的天賦稱不上天才,能有這麼快速的成長,必然只有奇遇可以解釋。

  而且他可沒有什麼很好的修行環境,因為當時碧血宗掌教唐遺風帶他回宗的路上遭遇了偷襲。

  事後傳出情報,唐遺風雖力斃偷襲者,可自己也身受重傷,這半年來一直在岙山養傷,閉門不出,至於那陸葉,則在交戰的餘波中慘死。

  才剛收錄一個門人的碧血宗,便又斷了傳承……

  浩天盟副盟主龐振證實了這個消息,勃然大怒,下令徹查,著實抓住了幾條暗中與萬魔嶺陣營有勾結的大魚,當時這件事在整個兵州修行界鬧的沸沸揚揚。

  可現在看來,龐振完全是在放屁。

  那陸葉根本沒死,而是被唐遺風送進了靈溪戰場,甚至於唐遺風是否受到重創都有待確認。

  畢竟唐遺風那老東西,看起來仙風道骨,德高望重的,可實際上一肚子壞水……當年九州萬魔嶺陣營的修士,深受其毒。

  修行界的消息速度傳遞是很快的,只一天時間,陸葉的出身來歷,乃至在歸宗路上與掌教被人偷襲的事都被人挖了出來,就差底褲穿的什麼顏色了。

  有些事根本隱瞞不住,只要有了線索,那些有心人便可將所有事情串聯起來。

  一時間,不少宗門認真起來,兵州碧血宗,大幾十年前可是整個九州大名鼎鼎的宗門,也是許多敵對勢力的噩夢,那個年代的萬魔嶺修士,是在碧血宗的蹂躪打壓下,反抗著艱辛生存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