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陸葉在此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天還未亮,兩人便再次上路。

  一路躲躲藏藏,陸葉不知藍羽蝶到底用了什麼方法,但她似乎有偵測附近環境的本事,在她的指引下,兩人能避開很多潛在的危險。

  因為陸葉經常會感覺到附近有修士在交手的靈力波動,而且那些靈力波動明顯都很強大。

  陸葉心中明白,內圈的那些修士已經趕過來了,正在彼此針鋒相對。

  一日後,在藍羽蝶的指引下,陸葉進入一個山谷中。

  坐在陸葉身前的藍羽蝶在自己的戰場印記上一陣搗鼓,很快,從一個方向掠來十幾人,這群人看樣子是經歷過不少戰鬥的,不少人身上有傷。

  「自己人,不用擔心。」察覺到陸葉的緊張,藍羽蝶連忙說了一聲。

  那群人便朝這邊奔掠而來,沒等他們到近前,藍羽蝶便抬起手背,嬌喝道:「來的可是北斗宗的師兄?」

  為首一個絡腮鬍子大漢同樣對著藍羽蝶展露自己的印記,回應道:「正是!」

  很快,那十幾人便在絡腮鬍子的帶領下衝到近前,陸葉打量這群人,兩個七層境,三個六層,其他的都是四五層境。

  整體實力相當不錯。

  藍羽蝶翻身下了虎背,抬頭望著陸葉,臉上有些歉意:「我只能陪你到這裡了,後面的路需要你自己走,會有其他人去找你的。」

  一日前她便讓陸葉丟下她自己走,結果陸葉沒同意,無奈之下,她只能聯絡附近的盟宗,這才有了眼下的局面。

  陸葉不願丟下她獨自逃生,是怕她遭遇什麼不測,自從之前一場大戰之後,藍羽蝶就變得有些虛弱,孤身一人若是遭遇什麼強敵,肯定抵擋不了。

  聽了她的話,陸葉洞悉了她的打算,頷首道:「明白了。」

  「你就是那陸葉?」絡腮鬍子看向虎背上的陸葉。

  陸葉頷首,迎上對面的十幾道目光。

  絡腮鬍子咧嘴笑道:「我們修為不高,幫不上什麼大忙,但萬魔嶺的人想欺負人卻是不成,後面的追兵我們替你擋下,你走吧,活下去,碧血宗這面旗幟不應該倒下去!」

  陸葉神色複雜地望著這群人,在此之前,他從未見過他們,也與這些人從未有過交集,然而此時此刻,他們卻都是為了自己而來。

  他們如此,紫霞山的人如此,那些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與萬魔嶺的修士爭鬥的人也是如此。

  陸葉心中思緒翻滾起來。

  他忽然發現,雖然他只是個五層境的小修士,一直以來都是獨自修行,但他不是一個人,他的背後站著師門碧血宗,站著浩天盟這麼一個龐然大物!

  不管上一輩到底有什麼恩怨,不管他們為什麼要把爭鬥的漩渦放在自己身上,總有許多人因此而死。

  碧血宗陸葉如今不僅僅只是他的名字,更是一個象徵!

  這個象徵足以讓絡腮鬍子這樣一群人,在簡單幾句話之後便性命相托。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從未有哪一刻,求生的意志如此強烈。

  陸葉坐在虎背上,衝下方眾人鄭重抱拳:「若能不死,定來與諸位師兄把酒言歡!」

  眾人回禮,絡腮鬍子咧嘴笑著:「那我們等你!」

  陸葉調轉方向,琥珀絕塵而去。

  身後很快傳來交手的動靜。

  攀上附近的一座山峰,陸葉回頭去望,只見北斗宗那十幾人正被眾多追擊過來的萬魔嶺修士圍攻,四面八方還有許多聽到動靜的修士匯聚而來,短短片刻時間,那邊就形成了一個超過五六十人的混戰,人數還在持續增加著。

  但萬魔嶺的人明顯更多一些,將浩天盟的人圍聚在中間,術法之威不斷綻放。

  有人被打倒在地,拖著重傷之軀朝敵人撲殺過去,臨死前砍翻了一個萬魔嶺的修士。

  有人怒吼著衝進敵群,不知施展了什麼手段,轟然爆開,炸的敵人暈頭轉向。

  他看那絡腮鬍子身中數刀,鮮血飛濺,卻是一步不退。

  他看到藍羽蝶再次在敵群之中翩躚起舞,雙刀化作漫天刀光。

  琥珀焦躁不安地度步。

  陸葉強壓著衝殺過去的衝動,深吸一口氣,仰天怒吼:「碧血宗陸葉在此!」

  「陸葉在此!」

  「在此!」

  山谷中迴蕩著這震天的怒吼,連綿不絕。

  伴隨著琥珀的咆哮。

  許多正朝那邊戰場趕赴的萬魔嶺修士扭頭朝這邊望來,正見到那山頂之上,少年騎乘雪白大虎的身影。

  夕陽西下,少年的身影格外醒目。

  「陸葉在那邊!」有人高呼。

  「快去殺了他!」

  有萬魔嶺修士撤出戰圈,朝陸葉這邊飛奔而來,更多還沒來得及加入戰團的人也急忙朝這邊趕來。

  甚至還有在附近的萬魔嶺修士,聽到聲音也調轉方向。

  山谷下方,藍羽蝶等人壓力立減,她撤回了己方陣營中,渾身鮮血粘稠,望著陸葉所在的方向,咬牙罵了一聲:「混蛋!」

  絡腮鬍子哈哈大笑:「忽然覺得,哪怕死在這裡也死得其所了!」

  等眾多萬魔嶺修士攀上山峰時,陸葉早已跑的沒影了。

  他又不傻,怎會在原地等死,喊一嗓子主要是給藍羽蝶他們減輕壓力,否則那樣圍攻之下,藍羽蝶他們凶多吉少。

  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有多少效果,騎在琥珀背上,回頭去看,只見天空中不斷地有一道道身影起起伏伏,那是一個個修為到了七層境的修士,有短暫的滑行之能。

  他心頭大定,這麼多七層境跑過來,藍羽蝶他們那邊大概沒有太大危險了。

  身後的追兵只憑滑行想要追上陸葉還是有些不太現實的,比起被董叔夜第二次追殺那會,琥珀現在的速度又提升了一些,那鱗甲的血線淬體對它幫助極大。

  所以陸葉一點都不擔心會被這些人追上,他忌憚的是那些從核心圈跑出來的強者,那些傢伙可都是能御器飛行的。

  然而怕什麼就來什麼,才跑沒多久,陸葉便感覺到身後有一股凌厲氣機以極快的速度朝自己接近。

  他忙回頭看去,果然見到一道遁光從後方飛掠而來,而從那人的速度來看,只怕是個九層境!

  「琥珀快跑!」陸葉趕緊催促一聲。

  琥珀把吃奶的力氣都拿出來了,可依然沒辦法擺脫對方,彼此的距離不斷拉近著,同時一個有些耳熟的聲音傳來:「小子,你死定了!」

  韓遮月?陸葉立刻聽出這聲音是誰,竟是那太羅宗的韓遮月。

  想想也不奇怪,謝金之前給自己傳訊,說明消息已經傳到了青羽山那邊,青羽山能得到消息,太羅宗自然也能得到。

  龍泉會時期,太羅宗因為陸葉死傷巨大,在那中心峰大殿之中,韓遮月就已經不掩飾對陸葉的敵意和殺機。

  龍泉淬體之後,青羽山的湯武為了防備韓遮月對陸葉下殺手,甚至親自將陸葉送到了易安城。

  如此一來,哪怕韓遮月想殺他,也不知該去哪裡尋找,她一個九層境也不至於一直盯著陸葉,此事大概率會不了了之。

  然而當陸葉的種種消息不受控制地擴散出去之後,韓遮月立刻發現,機會來了!

  龍泉會失利,她被宗內的那些老傢伙們好一頓數落,心中對陸葉的恨意更深,得知這傢伙竟是那碧血宗弟子之後,立刻從太羅宗駐地出發,正趕到附近,便聽到陸葉喊了一聲:「碧血宗陸葉在此!」

  這可真是瞌睡來了就有人送枕頭,她立刻便追殺了過來。

  身在半空中,望著下方遁逃的身影,韓遮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芊芊玉手抬手,兩指間捏住了一根羽毛模樣的東西,看那羽毛上的靈光,這東西赫然是一件靈器!

  她正要將這靈器打出,下方一座山頭上忽然傳出一聲爆鳴,緊接著一道身影沖天而起,仿佛離弦之箭般,撞向她的飛行靈器。

  韓遮月臉色一變,連忙躲閃,卻依然被那強大的衝擊力沖的東倒西歪。

  一道周身熱浪蒸騰的身影出現在她斜上方,那人一拳轟出:「滾下去!」

  強大的攻勢壓迫而來,韓遮月猝不及防之下竟沒能躲開,急忙催動靈力屏障擋住這一擊,身形卻被這一拳轟的斜斜墜落。

  轟地一聲,她砸落在地上,灰頭土臉地爬起來,瘋了一般尖叫:「湯武,老娘跟你勢不兩立!」

  「說的咱們以前有什麼交情一樣!」湯武冷笑,提著拳頭就朝韓遮月衝殺過去,「廢話少說,先吃我一拳!」

  一個體修,一個法修,都是九層境的修為,而且彼此是老對手了,立刻打的不可開交。

  然而湯武本身實力就比韓遮月要強上一線,再加上占了先機之便,沒片刻韓遮月就被揍的暈頭轉向,她披頭散髮狼狽無比,口中叫道:「青羽山與碧血宗素無交情,你發的什麼瘋?」

  湯武冷哼:「老子又不是為碧血宗而來!」

  韓遮月立刻明了,這肉蠻子不是為了碧血宗而來,那就是為了自己而來!

  這一場兩大陣營的博弈,有人是因為上一代與碧血宗的交情,有人是為了私怨,也有人是為了磨礪自身,主動投入這浪潮之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