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滄溟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半日後,滄溟山主峰,鐘聲九響,山門大開,以滄溟山掌教孟丹城為首,一眾滄溟山長老,護法,執事分列兩旁,恭敬等候。

  掌教帶著叫水鴛的女子現身時,眾人紛紛行禮。

  沒有拖泥帶水,孟丹城直奔主題:「唐老,一切已經準備妥當,裡面請!」

  掌教神色複雜,點點頭:「辛苦你們了。」

  孟丹城含笑搖頭:「滄溟山一直在等這一天。」

  少頃,天機涌動,兩大宗門的掌教在天機見證下,定盟宗之契,儘管滄溟山已全力封鎖這個消息,但在有心人的觀望之下,這個消息還是不受控制地朝外擴散。

  靈溪戰場,一處隱蔽之地,陸葉盤膝而坐,服丹恢復,琥珀伏在一旁,沾滿鮮血的肚皮迅速起伏,儘管疲憊,它卻在大口吃著獸肉,因為它知道,只有吃飽了,才能有力氣逃跑。

  沒有修整太久,陸葉便再次騎乘琥珀上路。

  不過才沒走多遠,一道盤旋在半空中的遁光便忽然飛掠而下,未到近前主動沖陸葉展露了戰場印記,來的是浩天盟的修士。

  「上來!」那人將自己的飛行靈器停在陸葉面前,陸葉就有些躊躇。

  自與藍羽蝶分開之後,他這一路得了好幾位浩天盟修士的接應,否則單憑他眼下的修為根本走不到這裡。

  但那些接應他的修士都沒辦法陪同他太久,前行路上會遭到萬魔嶺一方的阻擾和攔截,每當此時,那些人都得前去迎敵,陸葉便再次孤身上路。

  之前有個九層境的修士便用飛行靈器栽了陸葉一程,不得不說,飛的很快,但沒飛多遠便被萬魔嶺的人發現,險些將他們打落下來。

  若真從那種高度墜落,那人死不了,陸葉和琥珀是肯定活不成的。

  所以此刻一聽來人要自己上去,陸葉就有些心理陰影,藉助飛行靈器確實跑的快,可目標也明顯,及容易被人針對。

  不過眼下他並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帶著琥珀硬著頭皮踏上別人的飛行靈器。

  那人一掐法決,低喝道:「起!」

  那如小舟模樣的飛行靈器便騰空而起,這人倒也聰明,飛的不算高,如此一來,哪怕被人打中了,也不會有什麼性命之危。

  一邊警惕四方,他一邊急速跟陸葉道:「碧血宗已經與滄溟山定下盟宗之契,所以你現在無需前往碧血宗駐地,只要能趕去滄溟山駐地就安全了。」

  「滄溟山?」

  「滄溟山!」

  陸葉連忙取出十分圖查探,他不知道什麼是盟宗之契,但從對方言語中透露出來的信息來看,這怕是自己脫困的關鍵。

  很快他就找到了滄溟山的駐地所在,這是一家七品宗門,位置在外圈與內圈的交界處,距離此地雖說不算太遠,但也絕對不近。

  不過比起前往碧血宗駐地可要近多了。

  他立刻明白,這應該是掌教在出力的結果,否則碧血宗沒道理會在這種關鍵時刻與滄溟山定什麼盟宗之契。

  「滄溟山附近幾家萬魔嶺的勢力都已經對滄溟山發起宣戰,記住了,越是靠近滄溟山越是危險,在抵達滄溟山之前萬萬不可大意!」

  「明白!」陸葉重重頷首,扭頭回望,已有萬魔嶺的修士發現了他的蹤跡,架起遁光在後方追逐,不過也有浩天盟的人在攔截。

  「跑不脫了,你往滄溟山方向趕,前面會有人接應你。」那人這般說著,按下遁光,待陸葉與琥珀跳下去之後,立刻折身,朝追擊過來的萬魔嶺修士迎去,霎時間兩道遁光便撞在一起,靈力嗡鳴。

  陸葉沒有回頭去看,那種層次的修士交手,他幫不上任何忙,騎在琥珀背上,全力朝滄溟山的方向趕赴。

  靈溪戰場變得更加熱鬧了。

  碧血宗與滄溟山定盟宗之契的消息已經傳揚開來,目的為何不言而喻,這就導致滄溟山也成了兩大陣營博弈的中心,四面八方,數不盡的兩大陣營修士都在往這邊方向匯聚,滄溟山方圓千里之內,已徹底亂成了一鍋粥。

  儘管滄溟山那邊早就將所有弟子召回,然而附近幾家宗門的接連宣戰,依然打的他們沒有還手之力。

  眼下滄溟山很多弟子都逼不得已龜縮在自家的防護大陣之內,即便如此也不得安生,眾多萬魔嶺的修士都聚集在滄溟山外,不斷攻擊著大陣,一副要攻占滄溟山駐地的架勢。

  得知消息後,浩天盟不少修士也開始朝滄溟山駐地方向匯聚,無論如何也要保住滄溟山,滄溟山駐地一旦被攻破,那這一場陣營間的博弈就徹底輸了。

  短短一日時間,滄溟山附近已化作一個絞肉池,不知多少修士命喪於此。

  更讓浩天盟一方感到絕望的消息傳來,聖火教眾多修士已趕赴而來,匯聚了大量萬魔嶺的修士,在陸葉與滄溟山駐地之間層層布防!

  聖火教雖只四品宗門,但在幾十年前它可是一品,之所以品階跌落,全拜碧血宗所賜,在那個年代,不止聖火教一家被碧血宗打的品階接連跌落。

  被封月禪堵著駐地大門的百鍊谷也是,還有另外好幾家宗門。

  他們與碧血宗之間的仇怨,遠比其他宗門更甚。

  在碧血宗輝煌強大的那個年代,他們躲在暗處瑟瑟發抖,不敢露頭,但幾十年下來,碧血宗已經徹底沒落了,只要殺了那個陸葉,下一次宗門品級評定碧血宗就會被除名。

  可以說那幾家曾在碧血宗手下吃過大虧的宗門,一直在等著這一天的到來。

  他們又怎會讓陸葉輕易進入滄溟山的駐地?

  這也是掌教不願輕易與滄溟山定下盟宗之契的原因,因為他知道這樣一來,勢必要將滄溟山推上風口浪尖,哪怕如今滄溟山已是七品宗門,在兩大陣營對抗的浪潮下,也未必能夠全身而退。

  九州,滄溟山大殿,天機柱前,水鴛抬手按在天機柱上。

  孟丹城一臉肅穆:「師姐,千萬小心了。」

  水鴛一笑:「碧血宗的事,總不能光讓你們出力。」

  掌教站在一旁,也凝聲叮囑道:「若事不可為,切莫逞強!」

  「是!」水鴛恭敬地應了一聲之後,催動戰場印記。

  下一瞬,她的身影變得模糊,很快消失不見。

  靈溪戰場,滄溟山駐地,防護大陣上不斷盪出一層層漣漪,諸多滄溟山修士奔走告急,雖全力維持,可這一次來攻打駐地的萬魔嶺修士太多,其中不乏從核心圈跑過來的強者。

  哪怕坐鎮此地的鎮守使已將防護大陣威能催至極限,防護的力度也在迅速削弱。

  「還能支撐多久!」那鎮守使凝聲問道。

  「照眼下局勢來看,用不了兩個時辰,大陣就要被破了!」副使回道。

  「兩個時辰!」鎮守使呵了一聲,「這可有些不妙,傳令下去,所有人準備決死一戰!」

  那副使臉色一變:「師兄!」如此局勢下,不是應該在大陣被破前放棄駐地,返回九州嗎?在這裡跟人決死一戰,不知多少同門要喪命於此,一個不好,滄溟山要被殺的斷層。

  鎮守使淡淡道:「這是掌教親自下的命令!我不管咱們上一輩的人跟碧血宗有什麼牽扯,但既是掌教的命令,那就得遵從!你親自坐鎮天機柱,膽敢怯戰逃跑者,殺無赦!」

  那副使咬牙:「是!」

  不過還不等副使轉身前往天機柱處,防護大陣忽有異樣動靜傳來。

  鎮守使眉頭一皺:「誰開了大陣?」

  剛才那動靜,分明是大陣被打開一瞬間的緣故。

  兩人聯袂閃出大殿,抬頭望去,所見一幕讓他們呆立當場。

  只見大陣外一道黑色的流光穿梭來回,伴隨著那黑色流光的穿梭,一個個萬魔嶺修士慘叫著從天空中跌落下來,那黑色流光就像是一股死亡之風,吹到哪裡,就將死亡的氣息蔓延到哪裡。

  便是那些來自核心圈,修行了天級功法的強者們,也擋不住這黑色流光的殺伐。

  「這是誰?」鎮守使呆住了,自家宗門沒這麼猛的人……

  副使也一臉震驚,心中很懷疑是不是那個叫封月禪的靈溪榜首殺過來了,可封月禪是個法修,跟眼前這人也對不上號。

  短短片刻時間,萬魔嶺一方被殺的修士便有十多人,這些人無不是自核心圈趕過來的強者們。

  一時間,滄溟山防護大陣壓力大減。

  有淡紫色的雷霆之力在那黑色流光附近滋生,鎮守使瞬間明了:「這是哪位前輩強行殺進來了?」

  靈溪戰場只有靈溪境的修士才能安全進入,超過靈溪境的修士雖然可以付出巨大代價強行闖進來,但一身實力會被壓制到靈溪境的程度,也只能施展出靈溪境的手段。

  另外,這種人一旦在靈溪戰場殺了人,無所不在的天機就會對其做出一些懲罰。

  那淡紫色的雷霆之力便是懲罰的象徵!殺的人越多,雷霆之力就越濃郁,如此積累之下,終有一刻闖入之人會支撐不住,死在那紫雷轟擊之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