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寵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過此時此刻,琥珀的局勢好像不太妙,一隻巨大的灰鷹站在它面前,低頭俯瞰著它,鷹隼之中流露出審視的神色,似在考慮,眼前這個小玩意……能不能吃!

  琥珀的身形是很壯碩的,可跟它面前的灰鷹比較起來,卻又小巫見大巫,兩隻凶獸對比而言,琥珀幾乎只有人家的爪子大。

  可見這灰鷹的體型。

  陸葉想起李霸仙之前說的一句,碧血宗駐地雖然沒有弟子主持大局,可還有一隻凶物,外圈的宗門一般打不下來。

  看樣子這灰鷹便是四師兄口中的凶物了!

  進來之前,無論是二師姐還是四師兄,都沒有特別說明這隻凶物的情況,如此看來,這灰鷹對自己應該沒太大威脅。

  這麼想著,陸葉急忙走上前去。

  灰鷹有所察覺,扭頭朝陸葉看來,鷹眸之中審視的味道更濃。

  琥珀也看到陸葉了,一個轉身就橫在陸葉與灰鷹之間,它的身旁,還有一位修士頭疼地望著這一幕。

  「是滄溟山的師兄?」陸葉上前詢問,來人實力不弱,最起碼也是一位修行了地級功法的九層境,否則沒辦法將琥珀一路送過來。

  「正是。」那人微微頷首。

  「見過師兄!」陸葉行禮,「有勞師兄一路護送,感激不盡。」

  那人含笑道:「順路而已。」他上下打量陸葉,讚嘆道:「一葉師弟果然丰神之資,之前金光頂之戰令吾輩心神嚮往。」

  陸葉謙遜道:「師兄過譽了。」

  完了,以後怕是真的要頂著一葉的名號行走九州了。

  兩人又寒暄幾句,那滄溟山修士還有事在身,便告辭離去了,陸葉又是一番感激。

  目送他遠去,陸葉抬頭望著一直站在旁邊的灰鷹,對方也低頭看來,然後俯下身子,鳥喙在陸葉頭頂上輕輕碰了兩下,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振翅飛走,很快落到不遠處的一座峰頂。

  待灰鷹走後,琥珀才放鬆下來,走到陸葉身邊,大腦袋蹭來蹭去。

  「走吧,帶你去碧血宗!」陸葉拍了拍琥珀的腦袋,這句話是對琥珀說的,也是對依依說的。

  沒理會沿路那些散修詫異的目光,陸葉徑直回到天機殿中,站在天機柱前一陣搗鼓。

  進來之前,二師姐讓他從這裡請一張寵契,可是他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請來寵契。

  想了想,開口道:「碧血宗弟子陸葉,恭請寵契一張。」

  戰場印記處傳來溫熱的感覺,一些從未接觸過的信息傳入腦海中,意識中,似乎還多了一張古樸的獸皮紙。

  他很快明白,這就是寵契,可以讓修士與獸寵之間生出一種密不可分的聯繫,如此一來,獸寵就可以跟隨修士進出靈溪戰場,就拿琥珀來說,它是靈溪戰場中誕生的妖獸,如果沒有這張寵契的話,是沒辦法離開靈溪戰場,前往九州的。

  這倒是有些神奇,讓陸葉想起了李霸仙之前請來的天機契。

  無論是天機契還是寵契,都不可能平白無故地誕生,這些東西是從哪裡來的?為何只要恭請天機便能請出來?天機又是什麼?

  陸葉心中生出了一些疑問,但他並沒有深究,他感覺這些東西必然蘊藏了極大的秘密,距離他還是太遠了。

  請一張寵契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而代價便是一百點功勳,陸葉方才得到的信息中說明了這一點。

  他查探自身戰場印記中的信息。

  姓名:陸葉。

  身份:碧血宗弟子。

  修為:六十四竅。

  位置:靈溪戰場。

  功勳:九百四十三點。

  修為上變化不大,殺董叔夜那一戰,他就開至六十三竅了,這麼些天下來,他才多開了一竅,主要是這段時間一直在逃亡殺敵,根本沒有多餘的靈力去開竅。

  功勳的變化就大了,他記得殺了董叔夜之後,自己的功勳才不到四百點,可現在已經快一千數了。

  大頭自然都是金光頂一戰得來的,金光頂上他連戰四十三場,殺敵最起碼三十數,除了第一個被殺的是個五層境,其他的都是六層境,每個人都能給他增加十二點功勳,那最後一戰更有二十一點功勳。

  單是金光頂上,他得到的功勳就差不多有三百六七十的樣子,多出來的都是沿途殺敵所得。

  一百點功勳數量不少,別看陸葉現在功勳快破千,可得到這些功勳並不容易,這些功勳代表著他一路過來的戰績。

  不過依依與琥珀與自己相識於微末,一路相伴而來,陸葉能屢次死裡逃生,也多虧了琥珀的腳程,所以無論如何這一張寵契也是要請的,莫說一百點,便是要他所有的功勳,陸葉也不會皺下眉頭。

  心念微動間,天機柱前出現一個乳白色的漩渦,徐徐旋轉,同時陸葉的功勳減少了一百點。

  他探手朝那漩渦中掏去,取出一張古樸的獸皮紙。

  根據自己之前得到的信息,他咬破指尖,在那獸皮紙上按下了一個指印,催動靈力,對著一頭霧水的琥珀,將那獸皮紙打出。

  獸皮紙熊熊燃燒起來,化作一道火光朝琥珀罩下,朝它體內融入,琥珀雖不明所以,卻沒有動彈,因為那火光對它沒有任何傷害。

  片刻後,火光熄滅,陸葉明顯感覺自身與琥珀之間多了一層聯繫,這聯繫不但能讓彼此在距離不太遠的位置感知到對方,陸葉好像也能更清楚地察覺到琥珀的想法了。

  這寵契,倒是有些玄妙。

  沒做耽擱,陸葉帶著琥珀返回碧血宗本宗。

  待他走後,幾個腦袋才從天機殿門口探頭探腦地張望過來,見到裡面空無一人,這才確定,碧血宗那個陸一葉,來駐地了!

  消息很快擴散開來,不少散修變得憂心忡忡……

  本宗天機殿中,二師姐和四師兄還在等候,見到陸葉和琥珀一起現身,李霸仙便含笑道:「見到小灰了?」

  「小灰?」陸葉愕然,很快反應過來,李霸仙說的是那隻巨大的灰鷹,不由眼角一抽:「誰起的名字?」

  那般神俊威風的凶獸,竟被冠以這樣一個隨便的名字……

  「那是大師兄當年收服的獸寵。」李霸仙笑著解釋,「大師兄離開靈溪戰場之後,它便一直待在駐地中,所以二師姐才讓你不要為駐地操心,眼下碧血宗駐地沒什麼好東西,而且還有小灰坐鎮,外圈的宗門等閒時候不敢來冒犯。」

  說話間,他朝陸葉丟出一枚玉簡:「駐地中的大概情況我都寫在裡面,有空的話自己看看,身為鎮守使,在駐地中修行還是有很大好處的,尤其是你眼下修為尚低。」

  陸葉接過玉簡,微微頷首,忽又想起一事,拍了拍琥珀的腦袋:「出來跟我二師姐和四師兄打個招呼。」

  水鴛與李霸仙不解地看著琥珀,不知道它要怎麼打招呼。

  不過很快,兩人的表情便驚奇起來。

  依依的身影慢慢飄出來,有些羞澀,輕聲細語:「見過二師姐,見過四師兄!」她也不知該怎麼稱呼水鴛和李霸仙,便隨著陸葉喊了。

  金光頂之戰中,依依一直沒露面,主要是露面也沒什麼用,而且她是靈體,不太方便示人。

  但在這裡就無所謂了,無論二師姐還是四師兄都是自己人。

  李霸仙定定地瞧了一會兒,這才看向陸葉,挑著眉道:「可以啊小師弟!」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

  陸葉便解釋道:「依依是琥珀伴生的倀靈,一路行來,她跟琥珀幫了我很多。」

  「倀靈?」水鴛好奇,繞是以她的閱歷,也沒見過依依這種存在,好奇上前,抬手捏了捏依依的胳膊,驚訝發現跟捏一個實體沒什麼區別,但她能看出,依依確實是個靈體,只是可以在虛實之間轉化身軀。

  水鴛和李霸仙的審視讓依依感到不安,求助地望來。

  水鴛拍了拍她的腦袋:「既是小師弟的夥伴,那就是碧血宗的人,以後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

  她的話似有極大的安撫之力,依依定定地瞧著她,眼圈慢慢發紅,然後猛點頭。

  從今以後,我也有家了!回想當初決定跟陸葉走出青雲山,滿心慶幸。

  李霸仙沖陸葉打個眼色,朝外行去。

  陸葉邁步跟上。

  走出天機殿,李霸仙開口道:「原本你入了宗,是會安排教習來教導你修行的,尤其是你眼下五層境修為,也該確定以後的派系了。不過碧血宗如今這個樣子你也看到了,恐怕沒人能教導你什麼,老頭子固然強,可他很多年沒教過人了,而且他為人死板的很,不適合做這事。」

  不知道從哪忽然飛來一個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砸在李霸仙腦門上。

  肉眼可見地,李霸仙腦袋上腫起一個大包,他沒事人似,轉過身,頂著那個大包看著陸葉:「好在你這一路自己修行的也不錯,不過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確定自身的派系,你有沒有仔細考慮過?」

  「兵修!」陸葉盯著李霸仙頭角的崢嶸,果斷給出了答案。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