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主動出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戰鬥已經開始,己方二十多人正朝那邊推進,體修在前,兵修隨後,再後面是法修和鬼修,花慈則在最後方的位置,有兩位修士形影不離地跟著她,替她擋下可能會有的攻擊。

  術法和御器之威開始展露,雙方隔著一段距離交鋒,打的熱火朝天,靈力激盪。

  陸葉與魯玉山站在本島的制高點處,沒有參與戰鬥,兩人有更重要的任務。此刻魯玉山盤膝坐在陸葉面前,靈力涌動,控制自己的蜘蛛造物,神不知鬼不覺地朝敵方的棋島中潛入。

  擺出強攻的姿態,只是為了牽扯對方的注意力,方便魯玉山這邊行動,否則萬魔嶺修士很容易發現那些奇特的蜘蛛,畢竟棋島上基本沒有活物存在。

  陸葉站在這裡,一則是保護正在馭使機關造物的魯玉山,二則是等待時機。

  對方那個陣修必須得殺掉,否則哪怕花慈的手段起效,己方也會出現損失。

  他觀望片刻,扭頭朝海面上望去,那邊又有一座棋島朝這邊飄來,估計一炷香後就會與這邊合併。

  不知來的是敵是友,所以拖延不得,萬一那邊又有幾十個萬魔嶺修士,到時候己方勢必要被兩面夾攻。

  戰鬥的餘波愈發兇猛,直到某一刻,魯玉山睜眼起身:「都就位了!」

  陸葉頷首:「行動吧。」

  他上前一步,雙手托住魯玉山的胳膊,背後火紅色靈力流淌化作羽翼,沖天而起,直朝戰場那邊撲去。

  陣列後方的花慈察覺到這邊的靈力波動,扭頭回望,看到了陸葉帶著魯玉山朝這邊飛來的場景,四目相對,微微頷首。

  眨眼間,陸葉便帶著魯玉山越過了己方隊列,這一幕也讓萬魔嶺的修士們看在眼中,俱都大驚失色。

  雖不知浩天盟這邊到底要幹什麼,但顯然是要有什麼大動作,幾道流光立刻改變方向,朝陸葉這邊掠來,只不過還不等靠近,便失去了力道。

  七層境修士御器的範圍有限,陸葉怎麼可能輕易闖入別人的攻擊範圍?可以說在催動飛翼刺紋的狀態中,他就是無敵的。

  被他托在身前的魯玉山提心弔膽了一陣,發現敵人根本攻擊不到自己,也放下心神,手中法決一掐,口中低喝:「爆!」

  萬魔嶺陣營之中,一隻只潛伏的蜘蛛紛紛爆開,這一下把萬魔嶺眾人驚的不輕,誰也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

  可那些蜘蛛在爆開之後,並沒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傷害。

  就在他們疑神疑鬼的時候,花慈行動起來,一圈肉眼可見的碧綠色氣息以她為中心,轟然朝四方擴散,越過己方修士,將敵方修士籠罩。

  十幾個萬魔嶺修士紛紛慌亂,因為這一刻他們體內的靈力又如上次那般變得晦澀遲滯,運轉不靈,上次他們闖入對方的棋島中便遭遇了這種事,那一戰他們死傷慘重,返回本島之後,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侵入體內的毒物清除,恢復了自身靈力的運轉。

  他們已經不敢隨意闖入對方的小島了,一直都留守在自己的棋島中,可即便這樣也沒辦法避開敵人的手段。

  霎時間,好幾道御器流光被擊落。

  萬魔嶺陣營的後方,一位青衣男子神色凝重地觀望著,手中拿著一個陣盤,只等浩天盟的人踏入一定區域便催動提前布置的陣法之威。

  他隱約感覺到今日怕是凶多吉少,但在臨死之前,他也不會讓浩天盟的人好過,無論如何,都要拖幾個陪葬。

  然而就在這時,莫大的危機感將他籠罩,他猛地抬頭,只見天空中一點明亮的光芒綻放,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光芒越來越亮,短短時間內就仿佛化作了一個小太陽。

  危機感正是從那空中傳來。

  「是那偃師!」護持在他身邊的一個修士低喝。

  魯玉山之前一炮轟碎了一位七層境修士的胸膛,這一幕讓萬魔嶺修士們記憶猶新,眼見那小太陽般的光芒綻放,哪還不知道是何人在準備攻擊。

  他們還看到那偃師身後有一人抓著他,那人背後一雙火紅色靈力流淌的羽翼。

  「別讓他靠近!」又有人呼喝,兩道流光立刻朝這邊飛來,穿梭遊動,只要陸葉敢靠近,立刻就會迎來狂風暴雨般的打擊。

  但陸葉只是帶著魯玉山飛停在他們御器的攻擊範圍之外,任由那兩道流光穿梭的如何迅速,也傷不到他們分毫。

  魯玉山面上的笑容逐漸開始猙獰,經由足足幾息時間的凝聚,他手中那造型奇特的靈器已經蓄勢完全。

  「雷龍咆哮!」魯玉山一聲怒吼。

  強光從天而將,化作一道光柱,直朝那陣修所在的方向轟去,光芒所過,攔截在前方的兩道御器流光直接被轟飛。

  在魯玉山激發自身靈器之威的同時,那陣修便感覺到不妙,匆忙朝旁邊避開,與此同時,一位貼身保護他的萬魔嶺體修手持著一面盾牌靈器,如山嶽一般擋在他身前,靈力催動,那盾牌之上靈光爆閃。

  然而再強烈的光芒也被那從天而降的光柱所掩蓋。

  強大的靈力波動徐徐消散,從天空到地下,有宛若螢火蟲一般的光粒在湮滅。

  再看被光柱籠罩之地,那萬魔嶺體修的盾牌靈器上布滿了裂紋,嘩啦一聲碎裂開來,與此同時,那體修也噴出一口鮮血,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青衣陣修倒是沒受到傷害,但也被強烈的衝擊震的七葷八素。

  才剛剛爬起,一道身影已經從天而降,緊接著雪亮刀光在眼前划過。

  不遠處,魯玉山噗通一聲落在地上,吐出嘴裡的泥土,望著已經殺進敵陣後方的陸葉,疼的齜牙咧嘴:「太現實了吧!」

  他那一炮打出去之後,陸葉立刻便把他丟了,要不是他七層境修為,好歹還有點御空之能,這一下恐怕要摔死。

  說歸說,卻沒有責怪之意,他知道陸葉是想儘快殺了那個陣修,匆忙爬起,提著自己的雷龍炮就沖了過去。

  然而才衝出幾步遠,便見陸葉又沖天飛起,身上飈出鮮血,幾道流光跟在他屁股後面追殺不止。

  「得手!」陸葉高吼一聲。

  「殺!」浩天盟陣營中,高泰怒喝,第一個朝前衝去,敵方陣修已死,那些布置的陣法無人驅使,已成死物,再不用有所顧忌。

  戰鬥很快結束,沒有陣修,又被花慈削弱了實力,人數上還處於絕對劣勢,萬魔嶺一方哪能是對手,一個個接連倒下,很快便被趕盡殺絕。

  又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除了少數幾人受傷之外,無一人死亡,受傷最嚴重的還是陸葉。

  他憑藉飛天之能殺進敵人後方,在宰了那個陣修的同時,也被另外幾個萬魔嶺修士打傷了,所幸都只是皮肉傷,無關緊要。

  「繼續打,不要停!又有一座棋島靠過來了。」

  陸葉說完,一群人便知道他在打什麼鬼主意,法修立刻催動術法,其他人則御器互攻,打的熱火朝天,叮叮噹噹的聲音和靈力起伏的動靜傳出去老遠。

  藍羽蝶帶了兩個人隱藏到附近,查探情況。

  片刻後,地動山搖,兩座棋島碰撞在一起。

  又過片刻,藍羽蝶那邊傳來消息,不用演戲了,來的是居然是浩天盟的人,而且足有十多位。

  雙方匯合,己方人數暴增至近四十人。

  不過比較陸葉等人這邊,這十多人的形容就狼狽多了,幾乎人人帶傷,衣衫滿是鮮血,還有重傷的幾乎快瀕死。

  得知這邊有個醫修,十多人俱都喜出望外,按傷勢輕重,花慈一一給他們療傷。

  因為有戰場印記在,所以棋海之中消息的傳遞還是很快的,如今浩天盟一方幾乎所有人都知道萬魔嶺這次有備而來,欲要大肆屠戮浩天盟修士。

  但即便知道了這個情報,浩天盟這邊也無法改變局勢,如今所有浩天盟的人都只抱著一個期望,能與碧血宗所在的棋島匯合,因為傳聞他們那邊不但有醫修能醫治傷勢,還有幾道巨大的聚靈靈紋,能讓人迅速恢復。

  可是與哪一方的棋島合併他們根本無法掌控,大多數浩天盟修士能做的,就是儘量抱團,在戰鬥中儘量少死人,如此一來,再碰到敵人的時候才有反抗的力量。

  不得不說,陸葉等人所在的棋島,在一定程度上打亂了萬魔嶺一方的部署,若不是他們殺了那些萬魔嶺修士,萬魔嶺那些小團體肯定會不斷膨脹匯聚,如此一來,任何碰到他們的浩天盟修士都只有死路一條,此消彼長之下,萬魔嶺一方的優勢會滾雪球一般擴大。

  他們斬殺萬魔嶺的人,不單單只是殺敵這麼簡單,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許多己方修士的滅亡。

  高泰之前說他們肩負著拯救浩天盟的重任,雖是玩笑之言,但局勢確實慢慢朝這個方向發展了。

  而有過這一次成功的合作經驗,陸葉等人殺敵的方式也變得更加靈活起來,不必再被動等待,在必要的時候完全可以主動出擊。

  為此,千機閣的魯玉山和他師妹二人正在緊急製造那些小型的機關造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