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蟲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洞底已被清理出一片乾淨的地方,就連地面都被陸葉施展火龍術烘烤了一遍。

  從幾條繩索自上方垂落下來,那些修為不高的修士便藉助繩索攀下,當然,最主要的目的是方便逃跑……

  一支支小隊舉著火把朝蟲洞深處行去。

  碧血宗是頭一次應對蟲潮,所以眼下的主要任務有兩個,一個是尋找到蟲巢的位置,只要找到蟲巢,那剩下的就好辦了。

  還有一個是探索地下環境,繪製地下空間的地圖。

  蟲潮不會只有這一次,下次還會出現,不過蟲巢的位置肯定會有變化,如今多花費一些精力繪製地圖,下次有地圖參考就省時省力的多。

  陸葉之前下來的時候就發現了,這地下四通八達,岔道極多,幾能與邪月谷的礦脈媲美,也不知這麼複雜的地形是怎麼形成的。

  探索這樣複雜的環境,人少了肯定不行。

  陸葉由衷感到慶幸,在靈溪鎮守戰之後給駐地收錄了不少弟子和依附的散修,否則現在手上根本無人可用。

  忽然想起,水鴛師姐之前提起過,碧血宗收錄弟子的口子既然已開,那麼索性開大點,要陸葉儘量收錄弟子和散修,這跟宗門以後的發展有關。

  如今來看,水鴛師姐肯定是考慮到蟲潮一事,才會給陸葉這般建議。

  陸葉又催動靈力,在這裡構建了一面巨大的聚靈靈紋,此地將成為那些記名弟子和散修療傷恢復的地方。

  花慈等人也會留守在此地。

  做完這些,陸葉沒急著離開,而是先恢復了一陣,煉化了幾粒靈丹,保證自身靈力的充沛,這才起身朝內行去。

  沿途所過,遍地都是碧綠蟲血,蟲屍倒是看不到,都被收起來了。

  很快來到第二個岔口,陸葉隨便選了一條往前行去。

  越是往後,遇到的岔口越多。

  一炷香後,他便來到了一條無人的岔道中,取出磐山刀,一邊殺蟲一邊朝前推進,探尋地形的同時,搜索蟲巢的位置。

  值此之時,這地下四通八達的迷宮內,碧血宗眾弟子和散修在一條條岔道內與蟲族激戰。

  越是往內推進,遇到的蟲族體型就越大,相應地,實力也越強,如此一來,弟子們難免會受傷,受傷者則立刻順著原路退回洞口處,在接受花慈醫治的同時,將自身小隊繪製的地圖取出,交給花慈。

  花慈這邊負責將所有零散的地圖匯總,然後繪製成一張完整的地下地圖。

  進展還算順利,除了沒找到蟲巢的位置之外,每個小隊都收穫不錯,不過隨著遇到的蟲族實力越來越強,傷亡在所難免。

  修士的生涯就是這樣,處處充滿危險,昨日才把酒言歡暢想未來的同伴,或許今日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一日後,正在一條岔道中大殺四方的陸葉得到傳訊,蟲巢找到了,人多了效率就高!

  他立刻折返,朝來路返回。

  半個時辰後,蟲洞入口下方,陸葉披著一身的綠血歸來。

  花慈給他處理了一下身上的血污,陸葉催動靈力蒸乾身上的潮濕,四周火把印照下,與花慈一起來到一張桌子前。

  這桌子上擺著一張地圖,這就是碧血宗七百修士一天時間探索的結果。

  從那地圖上可以看出,地下的岔道數量極多,而且彎彎繞繞,毫無規律可言,許多岔道都彼此相連。

  地圖不算完整,有很多地方都沒有來得及反饋補充。

  花慈手點在一個位置處:「蟲巢的位置在這裡,不過那地方很危險,如今陳昱已經帶隊趕過去了,琥珀和依依也在。」

  陸葉凝神打量面前的地圖,心中逐漸形成一條清晰的路線。

  他又看向地圖的其他路線,開口道:「按四師兄所說,蟲巢是一個很大的地下空間,這個空間內部連通著許多通道,這些通道最終都會朝出口匯聚,也就是咱們這裡,反過來看的話,從咱們這裡出發,不管經由哪一條岔道,最終的指向也是蟲巢的位置!」

  所以如果將整個地圖繪製完成的話,那地圖上一條條代表著岔道的線條,會形成一個紡錘體的形狀,紡錘體的兩端,一個是蟲洞出口,一個是蟲巢所在的位置。

  眼下這個紡錘體已經繪製大半,代表著碧血宗修士的推進進度,不過如今只有一根線條連通了紡錘體的兩端,也就是找到了蟲巢那一隊所代表的線條。

  其他線條都還在推進之中,有些線條進度很慢,因為整體實力不高,有些則不錯,幾乎快要抵達蟲巢所在的地下空間了。

  「我先去蟲巢那邊看看。」

  陸葉說完,轉身朝蟲洞中深入。

  沿途的洞壁上,每隔一段距離都會有一根火把在燃燒。這種尋常的照明之物,幾乎每個修士都會常備許多在儲物袋中,因為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用上,有備無患。

  他的速度很快,只大半個時辰,就感覺到前方傳來激戰的動靜,還有琥珀的咆哮。

  抬眼看去,只見那邊一道道術法的光芒閃爍著,還有少女的凶萌咆哮!

  「七層蟲族,音音快攔住它!」陳昱的聲音響起。

  對蟲族的實力劃分,如今大家心裡也有一個譜了,所謂七層蟲族,就是相當於七層境修士的蟲族。

  「人家是女孩子,陳昱師兄你太過分了!啊,我跟你拼了!」

  陸葉轉過一個拐角,正看到何汐音周身氣血沛然,手持一面等身高的大盾頂在前方,在她面前,一隻比她還要高大的螳螂揮動螳刀,砍的那盾牌碰碰響,每一刀落下,何汐音的身子都要震上一下。

  別看何汐音一副軟萌的樣子,其實她是個體修!

  陸葉之前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可是狠狠吃了一驚,也不知這小小的身子裡,怎麼就蘊藏了那麼沛然的氣血。

  有她頂住了那個七層蟲族,陳昱和依依等人自然放開了手腳,一道道術法和御器之威打出,瞬息間將那螳螂斬殺。

  但隨後而來的,卻是一隻又一隻體型巨大的蟲族。

  「快退,數量太多了!」陳昱大吼,這邊的動靜顯然是驚動到了蟲巢中的蟲族,好幾隻七層蟲族,還有許多六層五層的都涌了出來。

  在陸葉來之前,他們就已經且戰且退,退出去好大一截距離了。

  「體修只有站著死,沒有退著生,我還行!」何汐音咬牙,忽然身子一輕,往後飄去,「噯?」

  剛才那一瞬間,她感覺有人抓住了她的衣領,直接把她甩飛出去了。

  輕盈落地,定眼看去,只見自己原本的位置已經多出了一道身影,有火紅色的流光在甬道中流傳,一隻只蟲族在嘶鳴中倒下。

  靈力攀附的長刀劈落時,高高躍起衝來的七層蟲族直接一破為二……

  「陸葉!」依依驚喜的叫聲響起。

  「五師兄!」

  一聲聲叫喊傳來,陸葉甩了甩磐山刀上的血跡,微微頷首:「先殺!」

  有了他的增援,原本快要崩潰的局面立刻穩住了,御器流光之下,一個個蟲族斃命,眾人一路朝前推進。

  陸葉沒再出刀,御器就足夠了,他甚至有空去觀察依依和琥珀。

  琥珀成長巨大,自來到碧血宗之後便好吃好喝,每日吞服靈丹無數,而且隔三差五便跑來找陸葉討一道鱗甲上的血線。

  如今的琥珀實力強弱沒有一個直觀的評斷,它畢竟不是修士,可它在戰鬥中一身妖氣的波動,卻絲毫不遜於一個六層境修士,金色的妖氣纏繞周身,讓它通體金光燦燦,威風凜凜,虎口咬下時,那些蟲族堅硬的外殼也能一口咬碎,巨大的虎爪拍落,蟲族身上立刻多出一個凹坑。

  至於依依……最開始她是想跟著水鴛師姐學習醫術的,因為陸葉經常會受傷,所以依依最大的夢想便是成為一個醫修,如此一來,她隨時隨地可以給陸葉療傷。

  然而夢想終究只是夢想,被現實毒打一頓之後,夢想破碎了,為此,依依之前黯然神傷了好幾天。

  之後水鴛師姐見她太過消沉,便建議她跟掌教學習術法,依依原本也沒報什麼指望,結果這一下卻是打開了新天地的大門……

  依依學習術法的情況到底怎麼樣,陸葉一直沒有詢問,但她大部分時間都跟在掌教身邊。

  直到此刻,見到一道道術法在依依手上變著樣地綻放光芒……

  其實私下裡,掌教不止一次稱讚過依依在術法之道上的天賦,更推測依依在化作倀靈之前應該本身就是法修,很多時候掌教只是教了兩三遍,依依便能將術法施展出來。

  她是琥珀的伴生倀靈,琥珀有多強,她就能有多強,所以她此刻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也相當於一個六層境的法修。

  而且因為她是靈體,沒有五行偏向這一說法,所以不管是什麼屬行的術法,她都能施展出來。

  她最大的問題就是自身力量的恢復,作為一個靈體是沒辦法吞服靈丹的,她想要恢復的話,只能躲在琥珀體內,煉化琥珀的氣血。

  所以琥珀和依依的組合,力量的來源都是琥珀本身,這會加劇琥珀的消耗。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