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護宗大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跟著陸葉朝駐地趕回,幾百修士一路上有說有笑,熱鬧至極。

  這一次出征的經歷對任何一個修士來說都有些如夢似幻,大家先是處理了自家駐地上的蟲巢,緊接著往北殺進了天煞殿的駐地,滅了人家幾百修士,攻占人家駐地。

  之後又往東南方向轉戰,打下馮氏的駐地,殺了馮氏數百人。

  此刻眾人所在的位置,算是自家駐地東面六十里的樣子,不遠。

  是以只不到半個時辰後,一行數百人便返回駐地之中,遠遠便看到天機殿廣場前鋪天蓋地的蟲族泛濫。

  天煞殿那邊的蟲潮,顯然是已經蔓延到這邊來了。

  在那無邊無際的蟲族包圍中,小灰那龐大的身影格外醒目,它不時揮動著翅膀,從這個地方跳到另外一個地方,低頭一啄,一個蟲族便當場斃命,再一啄,又是一個蟲族斃命,偶爾還抬起爪子抓幾下。

  整個廣場上,遍地都是蟲屍,也不知道它在這裡殺了多久。

  見到這一幕,陸葉心頭大定。

  他之所以敢把碧血宗所有修士全都帶出去浪,就是因為駐地中有小灰坐鎮,哪個不長眼的敢闖進來,小灰自會教他做人。

  眼下的局面陸葉也是想到了的,他帶著幾百修士在外面耽擱的時間太長,天煞殿的蟲巢距離這邊只有幾十里,若無人遏制的話,肯定會蔓延到這邊來。

  在返回的路上,陸葉就已經安排好處理事宜了,這裡的蟲族實力普遍較強,三四層境的很多,不乏五六層境的,倒是不見七層蟲族,這裡畢竟是蟲潮的最外圍,實力強的要麼在蟲巢之中,要麼之前被陸葉引到馮氏駐地那邊去了。

  因為早有安排,所以眾人一趕回,便有條不紊地行動起來,一個個小隊緊密相連,不斷朝前推進,將廣場上的蟲族趕盡殺絕,這邊一有靈力波動,更多的蟲族被吸引過來。

  天機殿前,陸葉手按刀柄,面前一道流光飛掠,但凡有敢靠近天機殿的蟲族,立刻便會被他御器斬殺。

  天機殿內,花慈正將手按在天機柱上,之前從天煞殿和馮氏掠奪過來的加持可以化作功勳轉移到自家的天機柱中了。

  陸葉不知道將那些加持換算成功勳到底掠奪了多少,但數量肯定不會比他在棋海中的收穫差,雖說掠奪加持這個過程中會出現大量損耗,但碧血宗這次可是掠奪了兩家,哪怕馮氏那邊的加持跟無極軒平分了,可無論是天煞殿還是馮氏都是經營了最起碼幾十年的宗門,他們天機柱上的加持還能少了?

  不片刻,花慈從天機殿走出。

  「買到了。」

  「貴不?」

  「好貴!」花慈說這話的時候一臉肉疼的表情。

  「那也沒法,別人家有的,咱們也得有,總不能一直這樣,雖說有小灰在,可有備無患吧,知道怎麼布置嗎?」

  「她知道。」花慈拉了下身邊站著的馮玥。

  這女人雖然失魂落魄好像被人玩弄了身心一樣,可好歹也是一方駐地的鎮守使,比起陸葉和花慈兩個半吊子要強的多。

  對上陸葉探尋來的目光,馮玥嘴角扯了一下,似是想擠出一絲微笑,可回想陸葉刺她手掌的一刀,又笑不出來,表情僵硬無比。

  「走!」

  陸葉招呼一聲,領著花慈和馮玥朝一個方向行去,沒理會戰場那邊,那邊的局勢很穩,經由一次次大戰,門下修士們的戰鬥經驗直線提升,哪怕沒有陸葉,應對蟲潮也沒有問題。

  一行三人來到駐地的邊緣一角,花慈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臉盆大小,四四方方的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的匣子。

  這匣子上面雕鑿了各種繁奧的圖案,如果細心去看的話,會發現這些圖案全都是靈紋。

  這是陣基,布置駐地防護大陣的陣基。

  基本上每個宗門都有自己的駐地大陣,或防護,或攻擊之用,如之前的天煞殿,馮氏都是有的,只不過大陣被攻破的同時,他們的陣基也同時毀滅了,所以這東西基本上沒辦法從別人那裡繳獲。

  靈溪戰場中,只有靈溪境能夠自由出入,以靈溪境修士的水準,是煉製不出這樣的陣基的,也布置不出足以籠罩一個駐地的陣法。

  陣基從哪來?答案是從花費宗門功勳從天機寶庫中買的,而且這東西也不是單獨某一個修士能夠承擔起的。

  「這一個多少功勳?」陸葉隨口問了一句。

  「八百八十八!」

  陸葉的心就跟著抽了一下。

  「總共多少個?」

  「十六個!」

  陸葉心裡隨便算了一下,發現那是一個很大的數字。

  好在這一次收穫不小,而且花費越多,大陣的威能就越強,總是值得的。

  「就這麼放這?」

  「現在沒時間處理,等回頭有空了,可以將它埋起來,或者做一些偽裝。」

  「不行,得讓人來看著。」

  這可是功勳,陸葉傳訊出去,不多時,便有一批修士從天機殿那邊跑了過來,個個渾身蟲血。

  「你們兩個守在這裡,看好這東西,別讓任何人靠近。」

  「是!」

  「其他人跟我走。」

  在馮玥的指點下,花慈將一個個陣基布置在駐地各處,每個地方陸葉都留了兩個修士看守。

  一番忙碌,總算布置妥當,而此時門下修士們也終於將駐地中的蟲族清理乾淨,外面還有,正源源不斷地湧來,但想要根除的話,還得殺進那天煞殿那蟲巢之中,取走生機核,從源頭上解決才行,否則這蟲潮會沒完沒了。

  這已經不是外圍修士能做到的事情了,哪怕是陸葉,現在也絕不敢進入蟲洞之中。

  花慈手上拿著一個巴掌大的玉盤,那玉盤上流光閃動,一個個小巧的靈紋在其中流淌,這是控制所有陣基的陣盤,是大陣的最核心之物,那些陣基哪怕毀掉幾個,也只是影響大陣的威能,可這陣盤要是毀了,大陣就徹底廢了。

  陳玥在一旁跟她講解,花慈連連點頭,隨著她靈力的涌動,駐地各處忽然嗡鳴一聲,安置了陣盤所在的位置,靈力涌動,彼此間似是生出了奇妙的共鳴。

  緊接著,如水紋一般的靈力自十六個陣盤之中生出,朝四方瀰漫,彼此融合,逐漸朝天空中匯聚。

  一炷香後,一個半圓形,籠罩著整個駐地的光幕成型,將駐地罩在其中。

  大陣成!

  隔絕內外。

  有了大陣的保護,就不用擔心蟲族會隨時攻進駐地了,雖說蟲族的啃噬對大陣光幕有極強的破壞,但只要數量沒積累到一定程度,光幕是可以自行修補的,那光幕本質上就是靈力的流淌。

  而在花慈的控制下,碧血宗的大陣光幕並沒有完全封死,還留了一道幾人寬的口子,所以蟲族們還可以順著這個口子衝進來,但有修士擋在這口子前,蟲族來多少都只是送死。

  這樣做可以緩解大陣的壓力。

  門下修士自發地開始打掃戰場,修整自身,輪流鎮守大陣的缺口,一切都有條不紊。

  大戰中有不少人受傷,花慈便帶著自己的那些幫手開始替人療傷,原本駐地這邊只有她一個醫修,還有些忙不過來。

  如今又多了一個馮玥……

  馮玥也不想的,她此刻心裡亂糟糟的,滿腦子都是與敵人沆瀣一氣,坑殺自家數百修士,哪有心思去幫人療傷。

  陸葉手按刀柄很親切地跟她交流了一下,馮玥為他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情不自禁地投身到救死扶傷這項光榮偉大的事業之中。

  受傷的修士很快得到妥善的醫治,又進練功房修整一番,吃了頓飽飯,頓時變得龍精虎猛起來。

  以陳昱為首,連帶著宗內的幾個六層境,在請示陸葉之後,自發組織了幾波對蟲潮的反攻,戰果頗豐。

  然並卵……

  沒過多久,新的蟲族就再次順著大陣的缺口打進駐地中。

  就在碧血宗這邊安穩度日的時候,外間卻是風起雲湧。

  先是天煞殿和馮氏倖存的修士傳出去的消息,說碧血宗在此次天災爆發期間不處理自家的蟲巢,反而傾巢而出攻打別人的駐地,致天煞殿,馮氏駐地接連被破,門下修士死傷無數,繼而導致蟲潮爆發,已至外圈修士束手無策的程度,荼毒無窮。

  消息傳出,萬魔嶺一方自是同仇敵愾,在表達了對天煞殿和馮氏的同情之餘,對碧血宗和其鎮守使陸一葉自是及盡所能地口誅筆伐,惡意詆毀,碧血宗沒有這個陸一葉之前,這一畝三分地上都好好的,哪怕有些摩擦,那也是正常的陣營對抗,可碧血宗多了一個陸一葉,方圓百里就被搞的烏煙瘴氣,如今蟲潮都打到好多家勢力的門口了,連好幾家浩天盟的勢力都被牽連,碧血宗陸一葉,當以死謝罪!

  浩天盟一方自是彈冠相慶,外圈宗門駐地很少會被攻破,更不要說以一己之力連破兩家駐地,關鍵是駐地被破也就罷了,據說那天煞殿和馮氏的修士都死的沒幾個了,靈溪境這個層次,幾乎被殺的斷層。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