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白撿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片刻後,陸葉收好天機契,冥冥之中有無形偉力落下,融入馮玥體內。

  「抹除你自己的戰場印記。」

  陸葉吩咐一聲。

  失落的馮玥聽到這句話,欣然應道:「是!」

  片刻後,馮玥手背上有一片紅光崩潰,化作點點螢光消散,這是戰場印記被抹除的徵兆。

  陸葉已取出自己的鎮守使大印,往那大印上哈了一口氣,對馮玥招了招手,口中念道:「今收散修馮玥為碧血宗記名弟子,恭請天機見證!」

  大印往她手背上一蓋。

  藍光涌動,馮玥望著陸葉的眸中一片感激,雖說她丟了鎮守使的身份,但保住性命總是好的。

  「去捐四千功勳。」

  「啊?哦。」馮玥連忙小跑步走到天機柱前,一番施為,心疼的要命,以她的七層境的修士,等閒情況下是不可能積攢到這麼多功勳的,可別忘了,她是馮氏的鎮守使,自然可以搞一些中飽私囊的操作,就跟陸葉之前可以給自己發月俸一樣,不過陸葉發的月俸都是他跟花慈在棋海中賺來的,所以發的心安理得,可馮氏那邊不一樣。

  陸葉也是聽說她有四千多功勳,這才決定收她為碧血宗的記名弟子,簡單來說,這是馮玥的買命錢。

  既然沒辦法從馮氏那裡得到讓人滿意的贖金,從馮玥這邊搞點功勳也是不錯的,要不然他把人擄來做什麼?當花瓶養著嗎?

  想養眼的話,多看看花慈就行了。

  「五師兄,捐好了。」馮玥返回,學著別人喊了陸葉一聲五師兄,嬌滴滴的。

  陸葉瞥她一眼,高聲道:「碧血宗記名弟子馮玥,對宗門不敬,本人陸葉,行鎮守使之責,剝奪馮玥記名弟子的身份,恭請天機見證!」

  「?」馮玥一臉呆滯地望著陸葉,感受到自己手背上才出現沒片刻的印記又一次崩潰,化作螢光消散。

  她屬實是沒想到陸葉就這樣當著她的面過河拆橋了,而且……她就喊了一聲五師兄,怎麼就對宗門不敬了?

  她喊的不夠親熱嗎?

  直到此刻,她才反應過來,她對陸葉的價值,就是那四千功勳而已,之前收錄她為記名弟子,只是方便她捐獻功勳。

  如今的她,已經被榨乾,沒有任何價值了……

  身子有些發軟,她踉蹌後退,聲音帶上了哭腔:「還是要殺我嗎?」

  「怎麼會!不管怎樣你也給本宗貢獻了四千功勳,而且我一般不殺女人,之前都是嚇唬你的。想留下來的話隨你,想走的話也隨你,就這樣!」

  陸葉說完,走到天機柱前,返回本宗,留下馮玥呆呆地站在那裡,不片刻癟嘴哭了起來。

  她什麼都沒了……

  陸葉是不可能真把馮玥收錄進宗門的,哪怕作為散修依附都不行,不管怎麼說,馮玥也是馮家原來的鎮守使,可以擄她,可以殺她,唯獨不可以收她,這關乎到兩大陣營一直以來維持的默契。

  否則以後大家都這麼幹,那被俘的醫修固然不會死,也只有投效敵人一條路可以走了。

  有天機契在,陸葉不擔心馮玥對會碧血宗這邊有任何不利的想法,所以她想走便走。

  若她不想走,選擇留下來,哪怕萬魔嶺那邊發現了她的蹤跡,也可以解釋為碧血宗跟馮氏沒談好贖金,不是碧血宗不放人,是馮氏出的價錢不夠,沒誠意。

  陸葉估計這女人大概率不會走,馮氏眼下正愁抓不到她,她敢離開碧血宗駐地,那就是自投羅網。

  所以她應該會留下來的。

  等於是碧血宗這邊白撿了一個沒名沒份的醫修……這就很妙。

  眼下蟲潮剛過,靈溪戰場內估計會安寧一段時日,碧血宗旁邊的兩個鄰居都被打殘了,無論天煞殿還是馮氏,都已沒了與碧血宗對抗的資本,正是碧血宗這邊接手附近礦脈的好時機。

  這事有花慈安排,倒不用陸葉操什麼心。

  他決定趁這個機會去明心峰那邊跟雲夫人好好學習靈紋之道,若是能學會如何破陣,那就最好不過了。

  嘗過攻占別人家駐地的甜頭,陸葉眼下是食髓知味,殺萬魔嶺修士固然也可以得功勳,可哪有攻占駐地來的快。

  所以破陣是關鍵,只要能破開別人家的防護大陣,那他就可以為所欲為!

  返回本宗,喚來琥珀,陸葉直奔明心峰而去。

  這些日子他已將雲夫人之前交代的兩道靈紋構建完畢,那兩道靈紋都是無用的數字靈紋,熟悉了之後,雖然在構建過程中也有失敗的時候,可也勉強算得上嫻熟,剩下就只需要時間的沉澱和經驗上的積累了。

  道明來意,雲夫人失笑:「你想破解別人的護宗大陣?」

  「是。」

  雲夫人搖頭道:「那對你來說太遠了,想破解大陣,得先會布陣才行,你會布陣嗎?」

  「不會,弟子可以學。」

  雲夫人略一沉吟,開口道:「原本按你在靈紋之道上的造詣,不應該這麼早接觸這些東西,但你天資不俗,而且又得了靈紋師的傳承,倒是不可以常理來看,可以加快一下修行的進度,在此之前,先考驗你一下吧。」

  她抬手一招,四周飛來幾本書典,擺在陸葉面前。

  「給你半日時間,把這幾本書看完。」

  雲夫人離去,陸葉拿起其中一本仔細研讀起來。

  他之前從雲夫人這裡帶回去不少書典,那些書典中記載的都是靈紋方面的基礎,眼下這幾本書典中記載的內容顯然已經超過了基礎的範疇,已經達到了實用的階段。

  而且講解的都是如何破解靈紋。

  靈紋能構建,自然也能破解,破解靈紋便是破解陣法的一種手法,因為不管哪一種陣法都有靈紋在其中發揮作用,如果將陣法中的靈紋破解了,那陣法自然就無法維持。

  之前打下的基礎這個時候派上了用場,否則陸葉哪怕拿著這幾本書,也看不懂上面在說什麼。

  全心神地研讀著,偶爾看到妙處,陸葉都會生出原來如此的心情,許多他以前感到疑惑的東西在這一刻都得到的解答。

  收穫巨大!

  半日時間,剛好勉強夠陸葉將這幾本書研讀一遍。

  雲夫人返回,取出一塊十寸見方的晶石板,晶石板四周還有靈石鑲嵌。

  隨著她靈力的涌動,那晶石板上立刻出現一道靈紋。

  這樣的靈紋構建出來,若是沒有靈力不斷補充,很快就會消失,晶石板上鑲嵌的靈石就是補充靈力的作用,所以構建出來之後便能一直維持著。

  「破解它!」雲夫人將晶石板遞給陸葉。

  陸葉鄭重接過,催動靈力湧入那靈紋之中,感知著這靈紋的構造,想要破解一道靈紋,首先要搞明白這道靈紋的構造,也就是最基礎的解析,最起碼,這靈紋是由多少陰元,多少陽元組成的,得心中有譜,如此才有機會破解。

  若是搞不明白這個,那根本不可能破解。

  破解靈紋的方式為構建相反的基元,讓靈紋逐漸消融。

  換句話說,想要破解一道靈紋,就得構建出一道基元完全相反的東西……

  解析靈紋陸葉之前做過,自然是有經驗的,所以只觀察了片刻,便心中有數了。

  緊接著他催動靈力,嘗試破解靈紋。

  不過很快,那靈紋便忽然紊亂,靈力爆開。

  第一次嘗試失敗。

  雲夫人將那晶石板接過去,又構建出一道相同的靈紋出來,再交給陸葉。

  陸葉繼續嘗試破解。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每次失敗之後,雲夫人都會重新構建靈紋,然後再交給陸葉,不厭其煩。

  時間緩緩流逝,進展不算快,但陸葉並沒有急躁,而是在一次次失敗之中積累經驗,尋找訣竅。

  雲夫人說他在靈紋之道上天資不俗,其實這並非他本身的天資,而是得益於天賦樹。

  從天賦樹中每得到一道靈紋,他就能同時得到關於這靈紋的一切知識,根深蒂固,如同自己修行出來的一樣。

  那些靈紋中附帶的知識,很多時候與別的靈紋都是通用的,不過能將這些通用的東西活用出來,倒是陸葉自己的本事。

  足足三個時辰,陸葉才破解不到兩成,照這個速度看,想要完全將這靈紋破解,最起碼需要好幾天功法,還需要一些運氣。

  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又一個時辰後,陸葉的進展突飛猛進,直接破解到了八成!

  因為他在那一次次失敗中找到了一些實用的訣竅。

  再一個時辰,靈紋終於完全破解!

  雲夫人頷首:「不錯,書沒白讀,夜深了,明日再來繼續吧。」

  「是!」

  陸葉起身,又從雲夫人這邊帶走幾本沒看過的書典,這才騎著琥珀返回守正峰。

  片刻後,他抱著一個大碗蹲在廚房門口,胡吃海塞,滿腦子都是靈紋的事,水鴛便不斷給他的碗中添著吃食。

  半個時辰後,陸葉摸著滾圓的肚子返回駐地,今日不知怎地,吃的有些多……

  日子一天天過去,陸葉白天便去明心峰那邊跟隨雲夫人學習靈紋之道,晚上便回駐地修行看書,每天過的充實無比。

  蜃境倒是沒再去,在沒把握一次性闖過九關之前,陸葉不打算進去,雖說他眼下有足足五千功勳,可也不能隨意浪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