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九界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實力不夠強大之前,哪怕是那些八層九層的修士,也不會在空中與人爭鬥,風險太大,而且御駛飛行靈器的同時與人爭鬥,很難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若是不小心被人破了自己的飛行靈器,說不定還會從高空中跌下來摔死……

  這不是開玩笑,是真的發生過的事,而且還不止一例。

  這種情況只有等修士轉修了天級功法之後才會有所好轉,那個時候修士對自身靈力的掌控會有很大程度的提升,能夠滿足一邊御器飛行一邊爭鬥的需求。

  從空中飛過的是個九層境修士,看其靈光就可以看的出來。

  郝仁兄妹二人雖都是八層境,也不願招惹這樣的對手,所以儘可能地隱蔽自身,好在看那人的飛行軌跡,並不是針對此地而來,倒像是偶然路過。

  這讓他們心頭鬆了口氣,此地荒山野嶺,樹木繁茂,只要陸葉那邊小心一些,應該不會暴露。

  對方既然敢這麼大喇喇地自擎天宗駐地上空飛過,大概率是萬魔嶺的修士,哪怕不是擎天宗的,也必然跟擎天宗有些關係。

  一旦暴露,肯定會有一場大戰。

  錚……

  聲音不算太大,可穿透力極強的輕鳴聲響起,似是長刀瞬間出鞘的動靜。

  郝仁與郝箐對視一眼,都有不妙的感覺自心頭升起。

  再朝那從附近掠過的流光看去,那邊果然也聽到了動靜,正按落遁光掠下。

  隨著遁光降落,站在飛行靈器上的身影也逐漸顯露出來。

  郝仁匆匆一瞥,神色凝重,他認出了對方的身份,是擎天宗的一位叫做元廣的修士。

  之所以認得對方,是因為這元廣是上一任擎天宗駐地的鎮守副使,不過上一次靈溪鎮守戰萬魔嶺好像吃了很大的虧,所以很多萬魔嶺勢力的鎮守使和副使都被問責,然後撤了下來。

  五六品勢力的鎮守使大多都是九層境修士,因為這個修為已經足夠了,只有四品宗門,因為駐地靠近核心圈,鎮守使才會是那些轉修了天級功法的修士。

  元廣此人不好惹,他必然已經擁有了天級功法,只是因為開竅數量不夠,還沒有將修行的功法轉換過去。

  但他開竅的數量絕對超過兩百。

  郝仁不清楚那陸一葉哪來這麼大的底氣來挑釁一位這樣的強者,方才那拔刀出鞘的動靜,定是他故意弄出來的。

  此時此刻,紫雲花旁,陸葉安坐,靜靜地望著落下來的元廣。

  沒第一時間出手,是不確定對方的陣營。

  不過很快,陸葉就確定了。

  因為當元廣看到伏在血泊中的四具屍體之後,臉色變得很難看,甚至連臉皮都微微抽動了一下,用一種低沉的語氣問道:「這幾人,是你殺的?」

  轟……

  元廣話音才落,陸葉就已撲至他面前,一刀劈落下去。

  不愧是九層境修士,反應極快,手中一柄長劍橫在身前,擋住了陸葉這一刀。

  近在咫尺,四目相對,元廣大怒:「你找死!」同時暗驚,這七層境,好快的速度,好強的力氣,以高出他兩個層次的修為接下這一刀,元廣的虎口都有些發麻。

  這是兵修還是體修?哪怕是一位九層境的體修,也沒有這樣的力氣吧?

  他認真打量對方,似是看清陸葉的長相。

  「依依!」

  陸葉低喝之時,磐山刀上忽然綻放出刺目光芒,那一瞬間仿佛有一輪太陽在刀身上升起。

  元廣哪裡想到還有這樣的變故,剎那間滿目雪白,一時竟不能視物!他處變不驚,急忙抽身後退,然而卻有無形的力量忽然從天而降,仿佛一座大山壓了下來,讓他不由自主地身子一矮。

  日照,重壓兩道靈紋的變換,著實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戰紋師的戰鬥方式就是這麼詭譎多變,陸葉眼下掌握的靈紋不算多,可已經能在變換靈紋中發揮一些奇效了,可想而知那些成名已久的戰紋師該有多麼難纏,與他們爭鬥的時候,許多手段根本防不勝防,往往敵人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這突然的變故把元廣給驚到了,他抬手一拍腰間儲物袋,一道流光飛出的同時,靈力激盪,絲毫不顧自身的損耗,手中長劍更往前斬出一道又一道劍芒。

  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生出,等視野恢復的時候,元廣駭然發現自身所處的位置竟然變了,原本荒山野嶺,草木蔥翠,此刻竟身處在一片亂石林中。

  這是……

  「陣圖?」元廣失聲。

  與此同時,察覺到爭鬥動靜急忙趕來支援的郝仁兄妹也瞪大眼珠子望著依依面前的靈器。

  「陣圖?」

  所謂陣圖,是由極為高明的陣修聯手器修一併煉製出來的,陣修布陣,器修煉圖,其中或許還需要強大的靈紋師出手幫忙,煉製複雜,耗費的材料也很珍貴。

  以往郝仁只聽說過陣圖的存在,可從未親眼見過,因為這東西根本就不是靈溪境修士能擁有的。

  不說他們,便是整個銀光島都沒有一件陣圖,可是今日,他竟在一個靈溪六層境手上看到了陣圖這種傳說之物,真真是開了眼界。

  心中震撼,不愧是碧血宗,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連陣圖這東西都有,而且還交由靈溪境的修士來使用,也不怕搞丟了。

  事實上他想錯了,這陣圖並不是碧血宗的東西。

  碧血宗也沒有陣圖……

  這是雲夫人的東西。

  得知陸葉要進內圈,雲夫人便很擔憂他的安危,畢竟陸葉在金光頂上鬧出那麼大的動靜,極有可能會引起萬魔嶺一方的針對。

  她已將陸葉預定為自己的衣缽傳人,同時作為一個頂尖的靈紋師,怎會不給陸葉準備點好東西。

  所以她把這珍貴的九界圖交給了陸葉,此物之貴重,超出了靈器的範疇,已經可以歸納為靈寶了。

  除了這九界圖之外,還有另外一件東西,不過那東西對鬥戰無用。

  考慮到陸葉修為不夠,雲夫人將此靈寶九成威能封禁,只留下一成,否則以陸葉和依依的修為,根本休想催動這九界圖。

  但哪怕這靈寶只剩下一成威能,依依也沒辦法完全發揮出來,不過用來自保已經足夠了。

  依依不通陣法,陸葉眼下算是略懂,不過不要緊,九界圖是陣圖,但它同時也是一件靈寶,不需要依依懂什麼陣法,只需要催動力量灌入其中,便可發揮出九界圖的一些威能。

  之所以被稱為九界圖,是因為這陣圖之中蘊藏了九個不同地形的小空間,激發之時可以將人收進陣圖之中,九個小空間被封禁了八個,只剩下一個亂石林地形的小空間可以動用。

  這是真正存在的地形,煉製九界圖的時候,雲夫人在九州尋了一片這樣的地形,以自身強大的靈紋之道將之剝離,然後煉化進了九界圖中,其他八個地形的小空間都是這麼形成的。

  此刻九界圖就漂浮在依依面前,她一身靈力涌動,不斷往內灌入。

  從外人的視角來看,這九界圖就像是一副潑墨山水畫,畫中是一片亂石林的地形,一個個高矮不一的石柱林立,地面上鋪滿黃沙,透著一股蕭瑟的意境。

  而在畫中某一處位置,還有兩個小小的身影正互相對峙,其中一人的神態與身形,分明有陸葉的影子。

  而另外一道身影,跟那元廣極為神似。

  「內陣圖!」

  郝仁吞了口口水。

  陣圖分外陣圖和內陣圖兩種,外陣圖的話一旦布置,籠罩範圍內,陣法重重疊疊,若有敵人踏入其中,那就會激發陣法之威,殺傷來敵,可以說是設伏殺敵的不二之選。

  內陣圖就如這九界圖,會將敵人拉扯進陣圖之中,催動陣圖內的陣法剿之。

  兩種陣法的定位不一樣,至於哪種更珍貴,就不好比較了,反正放眼整個九州,陣圖的數量都是不多的,因為煉製這東西太麻煩。

  最出名的要屬一張叫山河圖的陣圖,那是天洲一家一品宗門的鎮宗之寶,內部封印了一條條山川河流,都是經由神海境大修煉化的,那每一條山川河流都能祭出殺敵,威勢極為恐怖。

  此圖是那家宗門花費上千年時間一點點完善積累起來的,並非一代人之功。

  九界圖是雲夫人一人煉製出來的,威能上自然比不了傳說中的山河圖,可哪怕它只能發揮出一丁點的威能,也足夠陸葉和依依眼下使用了。

  陣圖之中,代表陸葉和元廣的身影已經開始交鋒,隱有微弱的靈力波動從陣圖內部傳出,只看畫上的情景,仿佛兩個墨水人在打架,很是滑稽,可是陣圖內的搏殺卻是極為兇險的。

  「我們兄妹可幫忙。」郝仁收拾心中思緒,連忙開口,總算明白陸葉為什麼會主動挑釁一個路過的九層境了,原來還有這一手底牌。

  只要他們兄妹二人殺進陣圖中,那就是以三敵一,元廣必死無疑!

  他本以為這是陸葉的打算,誰知依依搖了搖頭:「陸葉沒有求援,暫時不用,多謝二位。」

  郝仁便不再多說,探頭朝陣圖之中望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