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擎天宗要倒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郝仁慢慢起身,壯著膽子從自己的儲物袋中取出一些獸肉。

  基本上每個修士的儲物袋都會有一些吃的東西,主要是有備無患。

  他將那獸肉舉起,然後朝應蛟那邊拋去。

  應蛟無動於衷。

  又丟幾塊,依然沒有動靜。

  「沒用啊一葉兄……」郝仁額頭上汗水滴落。

  陸葉輕輕呼了口氣,開口道:「郝兄,你們先走,它一直盯著我,大概不會理會你們。」

  「那你怎麼辦?」

  「我自有脫身之法。」

  郝仁糾結了一下,這才咬牙道:「那一葉兄你小心。」

  這般說著,沖郝箐打了個眼色,兄妹二人躡手躡腳地朝後退去。

  應蛟果然沒理會他們,甚至連看都沒看上一眼,這讓郝仁兄妹既有被無視的憋屈,又有莫名的慶幸。

  直退出百丈遠,兩兄妹才忽然融入黑暗之中。

  陸葉此刻在想一個問題,那就是這應蛟到底看上自己哪裡了。

  據郝仁說,他們兄妹二人來過好幾次這裡,從未見過應蛟,可自己頭一次來,居然就被它給盯上了。

  這很不對勁。

  陸葉回想之前自己做的事情,然後他抬手抓住躺在自己腿上挺屍的琥珀,將它提到自己身子一側。

  應蛟的眸子跟著轉動了一下。

  陸葉又將琥珀提到另一側。

  應蛟的眸子再動。

  確定了,應蛟盯上的不是自己,而是琥珀。只是因為琥珀跟自己待在一起,應蛟的眸子又那麼巨大,所以剛才沒辦法準確判斷,導致陸葉以為自己被盯上了。

  琥珀是妖獸,這可能是它被應蛟盯上的原因,但陸葉覺得,更大的原因可能是那鱗甲中的血氣。

  如果只是因為琥珀的緣故,應蛟早在陸葉等人來到這裡的時候就應該現身,事實上,它是在琥珀吞噬了鱗甲中的血氣之後才現身的,換句話說,它是被陸葉取出來的鱗甲引出來的。

  那鱗甲似龍鱗,又似蛇鱗,而應蛟的本質是一種蛇妖,所以那鱗甲的血氣對它必然有極大的吸引力。

  不過到底是不是這樣,還需要驗證一下才行。

  「依依。」

  「嗯。」

  「帶上東西,遁入地下!」

  陸葉說話間,手伸入儲物袋中,下一刻,取出鱗甲丟給依依,緊接著周身靈力涌動,背後一雙火紅色的翅膀展開,沖天而起。

  依依那邊接到鱗甲的瞬間,就沒入大地之中。

  一直沒有動靜的應蛟在這一刻忽然動了起來,幾乎是在陸葉沖天而起的瞬間,巨大的蛇頭轟然撞在依依方才所處的位置,塵土四濺,那地面立刻被撞出一個大坑,強大的氣浪席捲,陸葉身形飄蕩,迅速拉開距離。

  直飛出百丈高,低頭俯瞰,只見下方一條龐然大物正一下一下地轟擊著地面,似要將藏在下方的依依給找出來。

  妖氣滾滾,聲勢駭人,轟轟轟的聲音不絕於耳,每一下都地動山搖,不片刻功夫,依依原本所在的位置竟出現一個方圓十幾丈的大坑,深也有數丈。

  果然是因為鱗甲的緣故!見此情景,陸葉哪裡還不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測是對的。

  那鱗甲不管是龍鱗還是蛇鱗,肯定是對應蛟有極大的用處,要不然沒道理會被引出來。

  如它這樣的妖獸,已經成長到了靈溪戰場能容納的極限程度,平日裡都會在湖底棲息,根本不會冒頭,因為它已經沒有成長的空間了,說好聽點就是無敵真寂寞,現實點就是混吃等死。

  可如果得到那鱗甲,那情況就不一樣了,它之所以被修士稱為應蛟,就是因為它距離化蛟只差一步,它的本能告訴它,得到那鱗甲,它就可以化形成蛟!如此就可打破天機的封鎖,離開這個束縛它的囚籠。

  不遠處,已經逃離湖邊的郝仁兄妹遠遠觀望著湖邊的動靜,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他們也不知陸葉到底怎麼招惹那應蛟了,竟讓人家發了那麼大的火。

  好在陸葉的身影很明顯,他們倒是不必擔心陸葉的安危。

  高懸於天,陸葉低頭觀望,依依那邊不用擔心,她遁入地下的話,那應蛟哪怕再強,也拿她沒什麼辦法,除非它也有遁地之能。

  現在只要想辦法把應蛟甩開就行了。

  想要甩開應蛟,那也簡單,這妖物是感知鱗甲中的氣血追擊的,所以只要隔絕鱗甲,不讓它感知到就行了。

  簡而言之,收進儲物袋!這是最快捷有效的辦法,陸葉抬手點在自己的戰場印記,傳訊依依。

  依依遵者他的指示,將那鱗甲收進自己的儲物袋中。

  正不斷轟擊著地面的應蛟立刻跟發了瘋似的,聲勢更加駭人了。

  折騰了片刻,再感知不到那鱗甲的氣息,應蛟這才悻悻地調轉身形,朝湖泊那邊游去,蛇口中不斷吞吐的蛇芯,周身翻滾不定的妖氣,彰顯著它內心的不平靜。

  眼看應蛟便要重新進入湖泊中,陸葉忽然想到,若是把這妖物給引到擎天宗駐地那邊……怎麼樣?

  這估計是一頭跟小灰同級別的存在,如果可以的話,那擎天宗的修士們肯定要感動的痛哭流涕。

  陸葉此行內圈,一是磨礪自身,二是報金光頂之戰的仇怨,原本打算在保證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儘量多殺一些擎天宗修士。

  可現在看來,野心似乎可以更大點?

  前提是他能把應蛟引過去。

  「依依,東西取出來,然後跑!」陸葉給依依傳訊。

  「好。」依依也不多問,又將收起來的鱗甲從儲物袋中取出。

  湖邊,剛準備入水的應蛟立刻有所察覺,身子都仰直了,迅速朝一個方向掠去,將近二十丈長的身子,速度卻是極快,保守估計,琥珀全力飛奔的話都跑不過對方。

  應蛟追擊的方位,正是依依遁逃的方向,如此看來,它確實能感知到那鱗甲中血氣所在的方向。

  這種強大到不講理的妖獸,感知果然很敏銳。

  而且它的速度太快,依依根本甩不掉。

  半個時辰後,應蛟停了下來,又一次轟擊地面,卻是依依在陸葉的指示下,不斷往地下深入。

  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依依的速度不如應蛟,陸葉想藉此測試下應蛟對那鱗甲的感知範圍有多大。

  依依遁地是有極限的,越是往深處,地下的立場干擾就越嚴重,那種無所不在的力場跟元磁礦瀰漫的元磁力場類型相似,都有禁錮靈力的作用,所以依依越是往下,能發揮的實力就越差,一旦所有靈力被禁錮,那她就會永遠被困在地下深處。

  百丈深,便是依依的極限了,那種距離下,依依一身靈力的流動幾乎要被壓制大半,再往下就很危險了,尤其是對她這樣的靈體來說。

  片刻後,依依傳訊過來:「怎麼樣?」

  「可以了。」

  哪怕依依已遁入百丈深的位置,那應蛟依然沒有放棄,依依所在的地面上,已經被它搞出十多丈深的坑洞了。

  照這樣的速度,依依若是停止不動,用不了一個時辰,應蛟就能把她給挖出來。

  「繼續跑起來,我給你指明方向。」陸葉又傳訊過去。

  「嗯。」

  很快,在藏身地下的依依的帶領下,應蛟開始行動起來,沿途所過,一棵棵大樹倒下,地面上留下清晰可見的爬痕。

  陸葉給依依糾正了一下方向,確定方向沒錯,這按落身形,收了飛翼,將已經緩過來的琥珀丟在地上。

  郝仁兄妹飛奔而來,俱都茫然。

  「一葉兄,現在什麼情況?依依師妹呢?」

  陸葉翻身上了虎背,開口道:「依依很安全,現在的情況……不好說,只能說擎天宗大概要倒霉了。」

  「擎天宗要倒霉?」郝仁一時腦袋有些轉不過彎,可瞧了一眼應蛟離去的方向,頓時反應過來:「應蛟要去擎天宗駐地?」

  「不出意外的話,是的!」

  「應蛟為什麼要去擎天宗駐地?」

  「大概是它今天心情不好,殺氣有點重?郝兄,就此別過了。」

  陸葉說完,琥珀追著應蛟離去的方向就竄了出去,留下更加茫然的郝仁兄妹。

  應蛟是肯定會被引到擎天宗駐地的,這傢伙現在對那鱗甲中的血氣極為渴求,輕易不會放棄。

  而擎天宗駐地那邊現在大概有很多修士聚集,畢竟他與郝仁才剛突襲完人家的礦脈,殺了人家不少人。

  天色尤暗,擎天宗的人不敢這個時候跑出來查探,那就只能等到天明。

  可他們大概想不到,等來等去,等到的竟是一條應蛟!

  幾百修士匯聚,殺機騰騰,嚴陣以待,結果應蛟殺來,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局面肯定會變得很熱鬧。

  陸葉不知憑應蛟的本事能不能攻破人家的防護大陣,這渾水是他攪和起來的,自然要去湊個熱鬧。

  郝仁兄妹雖比他修為高一層,可那種混亂局面下,兩個八層境鬼修難有自保之力,所以陸葉沒打算邀請郝仁兄妹。

  在此分別是最好的選擇,說到底,大家也只是萍水相逢。

  若是應蛟攻不破別人的駐地大陣,那也無妨,只要雙方起衝突,擎天宗的人就少不了傷亡,反正陸葉看熱鬧不嫌事大,總歸沒什麼損失。




章節目錄